丫环升职记

第20章 撵添香

“大爷回来了……”

一声通传,李璎珞和沈秀连忙起身相迎。

程少牧一身素服进门,满身狼狈。今天是世子出殡的日子,做为亲友团,肯定少不得一番折腾。

李璎珞带着小丫头侍侯更衣,沈秀奉茶上来,道:“大爷辛苦了。”

程少牧原本是满心疲惫,但看着奉茶的沈秀,却不由的笑了起来,道:“看到妹妹,就不辛苦了。”

说着,接过茶碗,把茶水一饮而尽。

沈秀淡然一笑,接过茶碗,退到一边。

小丫头把程少牧的素服脱掉,李璎珞就道:“素服就先收起来吧。”

丧礼己完,素服自然也用不着了。

“不用收,我一会出门还得带上。”程少牧说着。

李璎珞奇问:“出门要包上素服?”

一般来说,除非特别急的情况,就是少爷出门,也要拿衣裳包袱的。

倒不是像女子那般,上个厕所也得换衣服,而是万一半路弄脏了,总不好让少爷穿着脏衣服继续走。

但要特意带上素服,应该是有丧事了。

程少牧眉头皱起,道:“我要去许家一趟,二姑妈和长林表弟要搬进王府居住,让我去张罗。”

许梅灵堂上嫁给了世子,成了世子正妻,在外人看来己经很荒唐了。

没想到更着急的是许大太太,女儿刚刚进去,自己也要带上儿子一起住进去。

多半是程王妃与许大太太谈了条件,许梅捧着牌位进门,他们一家搬进王府居住。

许大太太应该是担心程王妃失言,所以趁热打铁,也不管合适不合适,都要先搬进去再说了。

“啊,这,这也行啊。”李璎珞听得惊讶。

前朝时,皇室的妻妾皆从平民里头选,像王爷的正妃,娘家人也可以搬进王府居住的。

但是本朝皇室的妻妾,都是出身名门,还从来没见过,女儿成了世子正妻,娘家人一起搬进去的。

许大太太这是完全不嫌丢脸,占到实惠就成了。

沈秀想了想,道:“许大太太就是要搬进王府,也该有王府的管事打理,怎么会劳动到大爷?”

“我那个好姑妈要分家呢。”程少牧语气中透着嘲讽,“庶长子许长青,今年十九岁,年龄大了,不合适搬到王府后宅。为了避免以后麻烦,就先分家出去单过。”

说到许长青,他心头烦燥起来,实在不知道许大太太到底是怎么想的。

嫡子许长林还小,需要一个成年儿子支撑门面,这可以理解。但既然需要,那就好好拉拢。

论礼法规矩,庶子是很难反抗嫡母的。许长青本身又是难得的人才,只要好好使用,振兴许家,绝不是妄想。

结果许大太太是,一边要用他,一边又要防他,防他的同时,又要各种虐待他。

许长青一个成年男人,又不是欠虐的,对这样的嫡母早就怀恨在心。

现在许大太太能搬进王府了,以为有更大的靠山了,就马上把许长青扫地出门,也不想想,燕王府岂是那么好住的。

到时候被许长青抓住机会反咬一口,不但自己倒霉,还会连累旁人。

“原来如此。”沈秀明白了。

许大太太亲生儿子小,程少牧这个娘家侄子己经成年,要分家的话,程少牧出面更合适。

“唉,真不知道许大太太是怎么想的。”程少牧语气中含着不悦,姑妈都没叫,而是直呼尊称。

李璎珞和沈秀皆不敢作声。

小丫头拿来家常衣服,李璎珞侍侯着程少牧穿好,便道:“大爷一会还要出门,要不要让厨房准备饭菜?”

现在己经过了中午的饭点,也不知道程少牧外面吃没吃饭。而且下午还要出门,更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趁着在家时,多吃一点,总比在外面吃饭方便些。

“也罢,让厨房准备吧。”程少牧说着。

沈秀心知程少牧心情不好,程少牧并不是难侍侯的主子,但心情不好也会有些少爷脾气,到时候小丫头们就要倒霉了。

便唤来红袖,交代了几个菜,又特别叮嘱,让厨房细心准备,千万用心。

“我明白,姐姐放心吧。”红袖说着,她也是侍侯的老人了,主子心情不好时,那就小心侍侯,不然当了炮灰,哭都没地方哭。

红袖从后门去了厨房,程少牧在罗汉床上坐下来,眉头紧锁,心中一直盘算着。

程王妃的盘算他就是不知道也能猜出来,问题是……

真的能如她所想吗?他当然也希望程王妃能一直撑权,自己的亲姑妈,总会照顾着平原侯府。

但要是程王妃失势,他又要怎么办??

“大爷,您辛苦了这大半日,里外忙活,实在够累的。”添香突然说着,手捧茶碗奉了上来。

李璎珞不禁看向她,眉头皱起,显意她退开。

程少牧心情不好,其他人都老老实实,这种时候凑什么啊,找骂还是找打啊。

“退下。”程少牧不耐烦挥手说着,心烦气燥时,实在不想说话,也不想理人。

添香却是笑着道:“这是绿豆茶,我亲手捡了绿豆泡成的。现在天还热,有些暑气的,喝一碗正好解渴。”

她是屋里的二等丫头,上头有沈秀和李璎珞压着,几乎没有表现的机会。

难得这一回,沈秀和李璎珞都不说话了,程少牧又看起来比较烦燥不安。这个时候女人上前安慰一把,当个解语花,保证能入男人的心。

说话间,添香把茶碗递到程少牧面前。

“滚。”程少牧一声怒喝,抬手把茶碗打翻在地上。

茶碗摔了个七零八落,茶水也撒了一地。

添香吓了一大跳,立时呆在当场。

李璎珞心中大骂添香找麻烦,却不得不上前收拾。

沈秀低声对添香道:“还不快退下。”

添香虽然在惊吓中,但听到沈秀这么说,却不由的涨红了脸,小声嘀咕着:“都是端茶的,凭什么说我。”

沈秀端了茶,程少牧笑笑喝了。

她也端了茶,结果程少牧反应这么大。

除了长相之外,她哪里不如沈秀了,为什么程少牧就偏偏喜欢她。

“你说什么!!”程少牧怒声说着。

若是平常,丫头嘀咕几句,能恕的也就恕了,主子嘛,肯定不能跟毛丫头太计较。

但是他今天心情不好又有些焦虑,添香再在他面前嘀咕,他就很不耐烦了。

“她不懂事,大爷别跟她计较。”沈秀圆着场,又给添香连连使眼色。

添香也是傻的,主子都生气了,还不赶紧走开,非要挨一顿才高兴。

程少牧心中怒火未消,也是有几分迁怒,道:“在我跟前都这么嘀咕妹妹你,平常还不知道怎么跋扈呢。”

沈秀顿时哑然,有心想说,添香一直这个德性。她就是说了什么,自己也会怼回去。

一屋子丫头,有来有去的拌嘴,她真没太放在心上过。

添香出身好,靠着老子娘的势,平常下人不敢惹她。程少牧也是个惜花的人,对丫头们不错,才在无形中把添香惯成这样。

这也是添香太傻,以为主子好性,就能随便了。殊不知主子就是主子,下人就是下人。

店铺的伙计,嫌掌柜不好,还能不干另寻门路的,像她们这种丫头,生死都是主子一句话的事。

“来人,把她父母叫来,今天就领她出去,我这屋里不留她了。”程少牧怒声说着。

屋里众人皆是一怔,沈秀和李璎珞还好,其他小丫头皆是吓住了。

对于屋里侍侯的丫头,尤其是像添香这种二等丫头,还算得脸的,却被主人撵出去,那就不止是丢了差事,根本就是把老子娘的脸都丢尽了。

而且一直以来,程少牧从来没有撵过人,让她们都以为,这份差事可以永久当呢。

哪里想到,现在主人一句话,哪怕是看着那么得脸的添香呢,还是一样要滚蛋。

“大爷……”李璎珞尝试着求情,但实在说不出来。

刚才沈秀求过情了,现在轮到她了,但她实在不觉得她有这个脸面。

程少牧怒火不减,挥手道:“马上带走。”

李璎珞再不敢出声。

一直呆呆傻傻的添香,此时终于反应过来,脸色是惊恐也是不可思议的,以前她也这么干过,也没什么啊,这次是怎么了。哭着跪了下来,道:“我一直侍侯大爷,现在撵我出去,岂不是让我去死。我不走,我死也不走。”

沈秀微微闭上眼,心里叹了口气。

这话一出,添香这是走定了。添香是真不明白,她这回干的蠢事没什么,关键是撞上程少牧心情不好了。

程少牧是待丫头不错,但这个不错,就好像对待养在家里猫狗。心情好时逗一逗,心情不好了,踢一脚都是轻的,直接打出去省事。

至于少了一个,有的是新人等着进听风轩,个个年轻漂亮,还比原本的懂事乖巧。

“你们别傻站着了,把添香扶回屋里去。”李璎珞指挥调配着,又唤来外头的婆子,“去找管事媳妇来,大爷要撵添香出去,也别耽搁了,马上把人领走。她的东西让她收拾了。”

程少牧脾气发了,她这个大丫头若是再站着不动,她也要倒霉了。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添香蠢笨了点,要不是靠着老子娘,升不了二等。但是她做错了这么多事,都没被赶出去,结果因为一杯茶被赶走了。

只能说主子心情好,便是晴天。主子心情坏,那就活该你倒霉了。

“我不走,我不走……”添香极力嘶喊着。

为什么要赶她出去,只是一杯茶而己,以前程少牧都不会计较的。

只是哪里还有人理她,几个小丫头加上婆子,硬是把添香拉走了。

秋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