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毒双绝:妃倾天下

第7章 太后箭靶

微弯的细眉,凝雪玉肤,月牙白底不被日光照亮,灿若晶莹,如此美貌天赐福予。然那左半脸上皆然相反,溃烂的血肉,一团团凝固在一起的浓白,坑洼不齐似山里崎岖的路面。

“似乎真的挺恶心的。”向洛云扶额一笑,略带俏皮的眨眨眼,凝视湖面上倒映出来的身影,嫣然浅笑,她在思虑着,什么时候把这脸治好,不过眼下却还不适宜,还是再拖一拖吧。

初秋的晚阳,不炎不凉,风携着落叶的气息,翩飞扬了起来。旋转的落叶若风中彩蝶,舞了舞,飘落湖边,泛起碧波上阵阵涟漪,打碎了那一副丑颜。

波纹渐渐远去,沉浸在远处,湖面露出了另一道身影,向洛云微笑,抬眼看去,“妹妹。”

绝美笑容的弧度却因那丑颜毁了几分俗丽,多了几分令向灵月感到害怕的森然。

“向洛云!您怎么会邀请轩王殿下来我们府里?”向灵月看着她,灵动的大眼避过那恶心的丑颜,只盯着眼睛。

终于不再演戏了啊?向洛云微笑看定她,之前向灵月亲热的叫她姐姐,她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别扭,这戏还真不是谁都能演得出神入化的。

“有什么不对么?”她声音温温柔柔,那已身俱来温柔的嗓音让人有着朦胧的梦幻美。

云轩扬入住向府,最高兴的莫过于向灵月,那是她钟情的男子,每每见他都犹小鹿乱撞,心乱不停。

云轩扬是当朝轩王,而他口中的十一,不用问向洛云都可以猜出,那自然是十一皇子无异,此二人身份尊贵,在府中行贵客之礼,招待周到,许多琐碎之事,向灵月甚至亲自小心操办,每天快乐得像只精灵,今日儿怎么会来她这询问起这事来?

“向洛云我警告你,轩王殿下是我未来的夫君,你别想在他身上动脑筋,否则我就将你的身份公诸于事,让你这个乱伦孽种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见人!”

向洛云不答,只是静静的看她,她的眼神看进对面那双眼眸里,却是一笑,缓缓拾起脚边枯黄落叶,放在了唇边。

干燥木蚀的味道吸入鼻尖,她回头,微笑的道:“妹妹,你恐怕是忘了,轩王殿下可没说要娶你为妃,你现在说这些,不觉言知过早么。”

蒙蒙雾气涌上眼敛,向灵月紧盯着她,袖中粉拳紧了紧,突然又握开,似舒展的兰花,亭亭玉直,“那么,我们等着瞧吧。”

淡绿色的衣裳如来时般匆忙飘然而去,直到消失眼前,向洛云没有动,却轻轻的叹息一声,刚才,那刹那而过的杀气,惊着了她。

向灵月,是想让她死么,爱情,当真是让人盲目的啊……

再抬头,她遮上了面纱,盖住那抹丑颜,望天盘算了下时辰,晚霞已过,也该进宫为太后娘娘复诊了。

帝临城前,向洛云拿着御赐令牌轻车熟路的进了皇城,摸进了坤宁宫,坤宁宫是太后居住的主宫,平日里为避免扰了太后休息,总是安静无声,今儿却有些热闹。

一群莺莺燕燕围着主座上白眉慈目的老人,哭哭啼啼,向洛云走得近些,听到几句,

“太后娘娘,您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皇后娘娘真的是太过分了,妾身等不敢在皇上前缄言,只有太后娘娘您才能为我们做主了,太后娘娘……”

向洛云垂下眼敛,候在了一边,这些女子的打扮看,应是后宫嫔妃,此刻结伴前来声讨皇后,定是有什么事,她不是皇家人,多听一点,多一分危险。

“你们先回去吧,太后娘娘要复诊了。”眼尖的常德子瞅见向洛云到来,赶紧替早已不耐烦的太后谴退那些嫔妃。

嫔妃们看了向洛云一眼,不甘不愿的离开,离去时的那一眼,真叫她心寒胆颤,什么样的女人是最恐怖的?那就是深宫大院里,每天不停思想着计谋要讨皇上欢心的女人。

看来她来得真不是时候。

“洛云,来,到哀家这来。”太后见她,喜上眉宇半分,细碎的白发金黄头饰的交替下,焯焯生辉。

“是,太后。”向洛云没有推脱,走到太后身边坐下。

皇家人说的话,推让与拒绝只会让他们猜疑你的动机,听话,是最有利的保全方式,即使这人是年过半百的太后。

“你这丫头,让哀家看看你的脸,你这丫头也太大胆了,虽然你医术过人,但若是真的有个什么意外,可怎么办才好。”太后看着她的脸,近几日谣言四起,深居深宫的太后也听了不少。

“这几天太后身上可还有曾不舒服的地方?”她并未回答,微笑的扯开话题,边拾起太后的手查看脉搏。

那笑似有一种魔力,让人心生平和,春风过境时那股柔和,让太后越看越是喜欢,“哀家身子现在可硬郎着呢,多亏了洛云你妙手回春啊,这帝临城内的号称太医的,都不及你一双巧手,可惜你身为女子,不然哀家早叫皇上赐于你为太医院掌首了。”

向洛云仍然只是笑笑,敛下眼帘,“太后娘娘厚爱了,您的身体恢复得不错,只要再好生调息,不会再犯病了。”

“哎,你说哀家这把老骨头了,也不知道还能活些几时。”她握着向洛云手,拍着手背,慈爱的叹息,“好几日不曾尝玉兰花茶了,不如洛云去帮哀家采些回来?”

向洛云低垂眸光微闪,恭身领命,“洛云这就去摘些玉兰花来给您泡茶。”

盯着眼前一尺的地方,慢慢退身出了坤宁宫,握在手中竹蓝隐约颤抖,皇家女子,哪个不喜欢保养,不懂保养?几十年下,太后身体硬朗健康如壮年,好好的,又怎会突然病危?

由今日看来,太后也知道自己是遭了人暗算,一连几日连她最喜爱的玉兰花茶都不饮,想来是不再相信身边的人,可却让她去为她摘花,她这是表达了对自己的信任?

太后,这可是将她当成了箭靶啊,帝临城这座大染缸,当真是人人都不可轻视啊,一如那风年烛华的老太后。

凉风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