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颂

平安颂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9章 破镜不可重圆3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本已绝望的林菀毫无准备忍冬会有此帮说,但她很快明白过来有所逾越的忍冬是在帮自己、为自己争取,当下便跟着忍冬跪下恳求夏侯炳:“外祖父,求你老人家出面让林家人将我爹娘合葬在一起吧。”

夏侯炳方才已经听闻林菀娘在林家的种种遭遇,但是他同时也想起了自己妻妾付氏之死,从内心深处,他已认定如若不是因为林菀娘和林家那个穷秀才,他挚爱之人也不会去得如此之早。

他虽然感动林菀为她做糕点所付出的一切,但是却压根不可能就这样答应林菀的要求,将这两个他痛恨万分的人合葬在一起!

当下只见他摇摇头坚持自己的决定:“我说过,我办不到!”

“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外祖父你老人家就原谅我娘吧,她已经得到了惩罚,现下已经逝去,你就不要和已死之人计较了,出面让林家人安葬我娘吧!”

林菀已经顾不得太多,跪着一遍遍祈求夏侯炳,见到对方不为所动,林菀干脆说出隐情:“我曾听我家老仆提过,我娘当年是被人陷害的,我也坚信我娘她绝对不是那种不知廉耻之人,你就念在她当年也是被人陷害的份上,就原谅她,将她好好安葬吧!”

夏侯炳渐渐有几分不耐烦,看着一心恳求自己的外孙女,认定自己收留她已经是天大的恩赐,见不得她继续提出更多的要求,便狠心回绝她道:“如若你娘真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那么当年她就该自尽为自己正名!”

这番狠辣之词,另林菀委顿在地,整个人伤痛得发不出半点声音。

忍冬摇摇林菀,林菀挣扎着站起身来,哀伤又心酸的接过话来:“如若我娘当时自尽,那便没了莞儿,那么莞儿现在站在这里算什么?莞儿倒不如现在就去死了,好让我娘不受这份欺辱,生下我这个拖累她的女儿……”

夏侯炳彻底被林菀激怒了,大吼一声:“混账,你胡说些什么?”

“难道不是吗?外祖父你是如此厌恶我娘,我娘那个时候也生不如死,她是因为自己的亲娘才不先死,后来又有了我,她那么善良的一个人,连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自然是宁愿舍弃荣华富贵也要生下我来了。你是我娘的亲爹,你还不了解她的为人吗?”

“她的为人……哼,我就是太了解她的为人,才知道她当年被我宠坏了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随几个丫鬟便去看灯会,惹下如此大祸,害死了她娘,也害了自己一辈子,现在又交出你这么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竟敢违逆长辈之人!为杜绝这样的事情再行发生,以后夏侯府邸所有女儿再不得私自出府去。你给我好好记住了!”

夏侯炳是彻底被激怒了,气得吹胡子瞪眼不说,尤觉得自己胸中恶气难出,顿时拿起桌上一个杯子,扔在地上,摔成几块碎片,生生压住了想要继续辩解的林菀。

“我与你娘如同此杯,父女情断,不可复合!”

忍冬见到夏侯炳是真的动怒,连忙拉住林菀,在她耳边低声劝说:“小娘子,这件事情我们从长计议,今天就算了吧!”

林菀擦擦眼泪,点点头,虽不死心,却知道今日已经再无可能达到目的,只得先行离开为上。

夏侯炳见到林菀如此听一个丫鬟的劝告,当下冷着脸冲忍冬说道:“你赶紧带着莞儿回去房中休息,如若你再怂恿莞儿提出为她娘下葬的要求,你就不必留在府中了。”

“不是她……”林菀辩解起来:“一切都是莞儿自作主张,请外祖父勿要责怪忍冬。”

“你……”

眼见两人又起争执,不忍心林菀继续挨骂的忍冬,连忙回答夏侯炳:“是,老爷,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任意游说主人了。”

“如此甚好,如若不然,立刻将你撵出府去!”

夏侯炳一挥衣袖,背转过身去,闭上了双眼,压抑心中痛苦和愤怒,不愿意再多看一眼林菀。

伤心万分,失望到极点的林菀蹲下身来,捡起外祖父摔碎的杯子,跟着忍冬出了书房而去。

夜色渐浓,林菀呆呆的坐在椅子上,桌上的饭菜已经凉透,她却毫无食欲。忍冬命人端了出去热了又端回,只见林菀换了个姿势,改为呆呆的看着那只破碎的杯子。

看起来是因为今天受到的打击太大,叫她十分伤心。

“小娘子,慢慢来吧,俗话说人心都是肉长的,我相信夏侯大老爷迟早会被你的诚意感动的。”忍冬走过去,坐在她身边,轻声劝解,“这只杯子就扔掉了吧,别老看着它惹得自己伤心。”

“不……我要证明,破镜可以重圆!”林菀抬头,神情坚定的说道。说完只见她走去书柜旁边,拿出了《指尖流光》细致研读。

此时却听得外面有人敲门,却见是外祖父他老人家的书童捧着一套书册和笔墨前来。

忍冬迎上前去,只听小书童解释起来:“夏侯老爷特意嘱咐我送来这些,让莞儿小姐别胡思乱想,认真学习。”

忍冬知道这是夏侯炳主动缓和与林菀的关系,便替无心答话的林菀回复书童:“你去回老爷的话,就说林菀一定会努力学习,不会辜负他老人家的期望的。”

“是。”书童看了一眼忍冬,满意离去。

眼瞅着林菀又一次在课堂上受到徐老先生表扬,夏侯雪的嫉妒之情已经忍无可忍,偏偏这日上课,夏侯瞳和夏侯雪又在上课之时说些林菀讨祖父欢喜的话来。

“昨日林菀亲自泡了茶和做了糕点给外祖父送去,外祖父十分欣喜,特意让人送去一套十分珍贵的古今名人画册不说,还将上个月太子殿下亲赐狼毫和墨锭也赐给了林菀呢。”

“谁说不是呢,莞儿表姐亲自侍候在当家祖父他老人家跟前,细心周到,加之她勤奋学习,深得外祖父他老人家喜欢,俨然已经成为府中红人。我们可是羡慕得不行呢!”

夏侯瞳和夏侯雪你一言我一语,说着有的没的,林菀听得心中发苦,昨日外祖父遣人送来东西,不过是弥补他不愿意下葬林菀娘的遗憾罢了。

林菀心中百般滋味,有口难辨,被几人误解也无从辩起。

夏侯俊听得夏侯瞳两人如此说法,十分替林菀高兴,前来说些道喜的话语,而夏侯春也乐意来凑个热闹,看场好戏。

一时间只见茗烟阁的长亭上林菀被众姐妹包围,颇有一番风头正茂的感觉。

夏侯雪与夏侯烟雨两人被冷落在一旁,心中自然是不舒服到了极点,要知道林菀没来之前,众人都是要用仰望的姿态凝视着两人的,此刻却被林菀抢去风头,夏侯烟雨能够当做没有看见,夏侯雪却是不行了。

她可是堂堂夏侯府的嫡孙女,决不能被一个不正经的穷亲戚抢了属于自己的荣誉。何况现在她的未来可是掌握在祖父手中,决不能让林菀比自己更受祖父的喜爱。

她当下招手让一个丫鬟过来,嘱咐丫鬟趁林菀等人不注意偷拿了一张林菀的画作,而她在下学之时,则拿着这张画作到了自己的母亲季氏房中,将林菀的画递到季氏手中,告起林菀的状来。

“娘,你且看看这林菀的画吧,她得到了先生的私下指点,突飞猛进,眼看着就快名扬西都了,你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女儿我的风头就被她一个外来穷儿抢了去,到时候整个西都的贵公子们都只知道她林菀比我们这些正经的夏侯府邸子孙还强,这才真是要断了我和妹妹的前途了啊!”

季氏正在休憩品茶,此刻听见女儿一进门便说出这一通捕风捉影的话来,立刻招手屏退两旁丫鬟。丫鬟婆子带着众丫鬟鱼贯而出,偌大的卧房偏厅顿时只剩下夏侯雪与季氏两人。

“你别着急,待我看看这画。”

季氏同样出身书香门第人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擅长下棋布局,所以平时心机深沉,头脑灵活,自然不会因为女儿的一番话就全盘信了,当下细致看来林菀所做此画。

只见这是一副分为观赏新柳与荷花两部分组成的仕女图,第一部分情景为:开轩卷帘,薰沐春光,观赏垂柳新绿,少女拂袖起舞,女主人怡情自德;第二部分描绘:梧桐树下,芙蕖出水,绿叶如盖,湖心春色中,美丽女子乘船悠游,其乐融融。

季氏深刻记得,这副原图是重工笔之画,勾绘精微,十分华丽,但众仕女脂粉气较重,且面目雷同。

虽然林菀此图是系临摹之作,却在明暗晕染和远近透视方面十分注重,这一来便使得人物五官十分有立体感,而其画风细腻,人物气息渲染华贵,功力绝不可小觑。而更难得的是,林菀大致修整了几个仕女的面貌,使得此画有了自己的特色,在融入自己的观点后的这幅仕女图,已经不只是单纯的临摹之作,而是有了新的面貌。

在她这个年纪能够临摹此画已是不易,竟然还能改其缺点,显然这林菀拥有的才情在自己的女儿估计之上。

季氏不得不重视起来。

“这画你留下,我到时候拿去你祖母看看。”

“真的吗?娘,你可要为女儿做主啊,想个办法将那林菀赶出茗烟阁,决不能再让她继续跟着我们一起学下去!”夏侯雪高兴之余,继续在自己娘亲季氏耳边吹耳边风。

季氏十分疼爱自己这个大女儿,安慰她几句,便起身了。

季氏身后跟着两个贴身丫鬟,一路向前院夏侯老夫人的地界走去,她心中所想,一幅画断然不能将那林菀如何,正寻思着该如何编排林菀的不是,便听见一个丫鬟急匆匆的跑来告知:“夫人,夏侯大老爷去了晨芳苑了。”

“此话当真?”季氏仿佛找到了打开僵局的钥匙,当即追问起气喘吁吁的丫鬟。

缦彩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