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已过期:总裁前夫请放手

爱已过期:总裁前夫请放手
上QQ阅读APP,阅读体验更流畅

第23章 暧昧的惊吓

看着夜墨羽的这系列的举动,夏微凉下意识的抬头,夜墨羽的表情很认真,动作很仔细,仿佛他眼前正面临的是一件很值得花心思的大事一般,根本不是什么不值一提的小事。

只是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夜墨羽看了一眼手机快步走了出去。

“爷爷、奶奶,墨羽真的有照顾我,你们不要在责怪他了,爷爷,您身体也不好,千万别因为我们的事情气坏了自己的身子。”

夜墨羽挂了电话走回来,夜峥嵘的表情也缓和了下来,只是看着夜墨羽手机不离手的样子他还是不满的皱了皱眉头,“微凉现在是特殊时期,公司的事情完全可以让别人去管理,你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照顾好微凉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你别本末倒置了,就算你要处理公务,可以,放到医院来。”

听到夜峥嵘这句话,夏微凉觉得,是不是夜墨羽又要和爷爷吵架了,夜墨羽对工作环境的要求的苛刻,在夜氏集团她可是亲眼见过的,现在要他过来,这……

夏微凉还觉得这个事情可能性基本为零,可偏偏夜墨羽却回答的很干脆,“好,我会安排的。”

听了这个回答,夏微凉愣了愣,他竟然为了她宁可忍受这种在眼中不合规夜的办公场所……

一瞬间,夏微凉觉得心中五味杂陈的,想想夜墨羽从昨天到今天的一系列举动,她真的感觉夜墨羽在改变,至于这个改变的原因是什么,她现在不敢推测。

峥嵘和乔淑对视一眼都满足了,又聊了两句,两个老人就离开了。

不一会儿护士就给她又挂上了一瓶。

知道夜墨羽就在她身边,夏微凉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她不自觉的就开始闭目养神。

只是没一会儿,夏微凉就睁开了样,她看了看夜墨羽,他正对着电脑专心致志的工作的很投入。

都说工作中的男人很让人着迷,夏微凉看着夜墨羽,有些不敢相信平常他们经常是相处不到一个小时就要争辩上几句,或者是好长一段时间他都不愿意出现在她的视线中,可是现在他竟然能愿意在她的病床前陪着她!

或许是夏微凉的目光太过的专注了夜墨羽抬起头来的时候,两个人的目光就撞在了一起,对上夜墨羽那别有深意的目光,夏微凉有些慌乱的别开眼,她读不懂,夜墨羽眼神的含义。

可是当夏微凉低下头的时候,夜墨羽却还在看她,准确的说是在看她的肚子!

夏微凉被夜墨羽的这个眼神看的心里都发毛了,手不自觉的紧了紧护着腹部,这是一种下意识的保护姿态。

看着这一幕,夜墨羽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收回目光默默的开始工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夏微凉觉得疲倦了就会眯一会儿,可就算是这样半梦半醒的,她也经常能感觉到夜墨羽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每次都是那种别有深意的目光,看着她,夏微凉觉得五年夫妻,她还是有点读不懂夜墨羽此刻看着她的眼神中到底是什么意思。

只是被这种目光洗礼着,夏微凉觉得她真的是想好好休息都做得不到了,她就不懂了,夜墨羽这样做事情效率真的可以吗?

他一向不是对工作都要求的一丝不苟吗?

再一次对上夜墨羽那种别有深意的目光,夏微凉感觉自己实在是忍不住了,她倾身过去,想要抓住挂着吊瓶的铁杆。

“你在做什么?”看着夏微凉的动作,夜墨羽的脸都黑了,他就在眼前,她要做什么,都不知道要开口吗?

夏微凉看着夜墨羽不悦的样子,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开口:“墨羽我……我……我想上厕所。”

话落,夏微凉觉得好尴尬,脸上不自觉的发烫,他们虽然是夫妻,可是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只是那种不温不火的状态,甚至于因为这个孩子的存在,他们的关系还一度降到冰点。

现在她还要他帮她的忙,要不她自己真是有点难为人。

可就留在夏微凉胡思乱想的时候,夜墨羽已经站起来帮她拿起耐挂着吊瓶的铁杆,然后还细心的把她扶起来。

“走吧。”

夜墨羽的动作自然,到了厕所门口,夏微凉只感觉脸上发烫。

“给我吧……”她不自觉的说道。

“你行吗?”夜墨羽的目光在她身上一转。

对上夜墨羽笃定的样子,夏微凉只是语塞,现在当然是不方便的时候了,可是……

夏微凉盯着夜墨羽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了。

可是夜墨羽却一点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不对,进了卫生间把吊瓶插好,然后……然后……

夏微凉只感觉脸色爆红,整个人都快僵住了,她定定的看着夜墨羽低头为她解……扣子!

“你……你……”

“不脱裤子你能上厕所?”

夏微凉“……”

夏微凉只感觉自己都要晕过去了,他怎么会为他做这种事情?而且还说的这样理直气壮,一本正经。

他们是夫妻没错,可是他们之间的亲密程度完全没到那个程度吧?

夏微凉就瞪大眼睛傻乎乎的看着夜墨羽的动作。

等到夜墨羽抬起头的时候,夏微凉觉得自己快憋闷的要晕过去了。

“怎么了脸这么红发烧了?”

夜墨羽的手放在夏微凉的额头上轻轻滑动,他的掌心暖暖的,可夏微凉感觉自己真的快要晕过去了,夜墨羽他能不能不要给人这么大的惊吓?

他们之间结婚五年,她的记忆中都对夜墨羽这种透着关心的举动没有丝毫的有期望能落在自己身上,可是当这一切来的都太突然的时候,夏微凉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啊,真的要受不了了。

夏微凉坐在马桶上都不想起来了,她只要想到夜墨羽这个架势分明就是想要帮她扣扣子,她就觉得她还是不起来算了。

仿佛是看穿了夏微凉的想法,夜墨羽一本正经的开口道:“站不起来我就抱你了。”

噌的一声,夏微凉就站了起来。

然后——夜墨羽细心的为她把扣子扣好,然后!

“你不是说不抱我的吗?”夏微凉都快晕过去了,她没法想象夜墨羽到底是怎么做到一手抱着她,一手还要拿着吊瓶,可是偏偏面前的人她就真的做到了!

“我抱你,需要理由?”

听到这个霸气的回答,夏微凉欲哭无泪的看着夜墨羽,她快被他吓死了好不好!

如果别人可能会觉得夜墨羽的举动透着几分暧昧和亲昵,可是于她而言却只有惊吓。

夜墨羽话音刚落,夏微凉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夏微凉正准备接电话,夜墨羽却自顾自的拿过她的手机为她接通点开了扩音:“这样辐射小点,对宝宝更好。”

夏微凉:“……”这点辐射,她都没放在心上,难得夜墨羽还能关心的到。

“微凉,你现在哪家医院?”电话那头是谢婉君急切的声音。

“婉君,你怎么知道我在医院?”

“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情,我现在就问你,有人说,夜墨羽抱着你急匆匆的从梦回云南餐厅出来,然后夜墨羽的朋友还在追问他要不要等120,微凉,这些到底是不是真的?”

“是。”

“你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把自己折腾到要进医院的地步?而且还要找120急救车,是不是夜墨羽又欺负你了?”

夏微凉:“……”这个问题叫她怎么回答?

电话那头谢婉君在焦急的的等着夏微凉的回答。

“微凉,你怎么不说话呀,微凉……微凉……”

“夜墨羽和我在一起。”

话音落下,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久,这才响起,谢婉君的惊呼声:“微凉,你开什么玩笑啊,夜墨羽怎么可能会和你在一起,你别为了骗我们安心就胡乱说话啊,你现在身边一定是没人照顾,这样吧,我和彬彬还有晓云,我们三个人一起去看你,然后商量下轮流照顾你的事情,微凉你看这样可以吗?”

夏微凉:“……”

看着夜墨羽表情不好看,夏微凉就有几分欲哭无泪,这都什么事啊,夜墨羽是真的在照顾她啊,为什么他们不相信,如果真的惹毛了夜墨羽,谢婉君在d市还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微凉,你别不好意思啊,我们是朋友,你身边我照顾你很正常的,我们不可能看你在医院一个人孤零零的,微凉,你要记得,就算夜墨羽不珍惜你和宝宝,我们可是你的闺蜜还有宝宝的干娘,我们肯定是会照顾你的。你说说你在哪个医院,我们三个现在就去看你。”

“我照顾自己的太太,你很吃惊?”夜墨羽语气不好。

看着漆黑的手机屏幕,神色莫测的,夏微凉看不出夜墨羽到底在想什么,可就越是这种看不出就越是让人觉得胆战心惊。

“啊,我的天,夜墨羽,天啊,微凉,在你身边的竟然真的是夜墨羽?”谢婉君惊叫一声,然后急切的说道:“微凉,快告诉我你在哪家医院,我要马上去看你。”

“省立医院,妇产科私人病房。”夏微凉话落,谢婉君就挂断了电话。

忘忧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