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徒生童话

第10章 园丁和他的贵族主人

离京城约十四五里的地方,矗立着一幢古老的地主庄园。它墙壁很厚,有塔楼和尖尖的山形墙。

不过只有在夏天的时候,那个富贵的家族才会过来住。这是他们所有房子中最漂亮最好的一座。它看上去就像是新盖的一样,里面安静又舒适。门上有一个用石头刻着的族徽,族徽的周围和门上的扇形窗上爬着许多美丽的玫瑰花。一片草场整齐地坐落在房子前。这里还有山楂树,白的红的都有,还有各种名贵的花,房子的外面也是如此美丽。

他们雇了一个很能干的园丁。看管这些花圃、果园和菜园,这是一件很让人愉悦的事情。这里保留了老花园的部分面貌,包括几排密密麻麻的黄杨树,被剪成王冠和金字塔的形状充当篱笆。篱笆后面长着两棵庄严的古树,一年四季几乎都没有叶子,树上有一堆堆像垃圾的泥土,其实是鸟雀窠。

从很多年以前,这群叽叽喳喳的乌鸦和白嘴雀就在这里安了家。这儿成了一个固定的鸟村。鸟就是这儿的主人,是这儿最古老的家族,鸟儿才是这里真正的贵族。在它们眼中,里面住着的人不算什么。它们容忍这些步行的人类,即使有时候他们会用枪指向它们,把它们吓得发抖,到处飞着“呖呖”叫。

园丁经常建议主人砍掉这古树,因为他觉得这些树不好看。可是如果没有了这些树,这些喧闹的鸟儿就可能迁去别的地方了。所以主人不愿意砍掉这些树,更不愿赶走这群鸟儿。这些东西是自古以来就有的,跟房子有密切的关系,不能随便就放弃它们。

“亲爱的拉尔森,这两棵树是鸟儿一直以来的遗产,还是给它们留下来吧!”

拉尔森是园丁的名字。

“拉尔森,你是不是觉得工作的空间太小了?整个的花圃、温室、果园和菜园已经够你忙的呀!”

是啊,那些地方都是他需要去照料的地方。他满怀爱心地照料着这里的一切,把它们都安排得井井有条。主人知道他很勤快。但有一件事却很奇怪,那就是别人家里的花朵和水果,全都比自己花园里的好。这让园丁很难过,因为他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工作做到最好。

有一天主人把他叫去,温和而严肃地对他说,前天他们去探望一个有声望的朋友,这位朋友拿出来招待客人的苹果和梨子又香又甜,所有的客人都称赞不已,羡慕得不得了。这些水果当然不是本地产的,不过如果我们这里气候允许的话,应该引进来种植。他从朋友那里打听到,这些苹果和梨子是从城里最好的水果店里买来的。他让园丁去水果店打听这些苹果和梨子从哪里采购的,并且订购一些枝条回来种。

园丁正好跟水果商非常熟,因为自己园子结的果子主人吃不完,他就拿去卖给这个水果商。

园丁进城去问这个水果商,这些上等的苹果和梨子是从哪儿来的。

“是我自己园子里种的!”水果商说着便拿出来让他看。

嗨,园丁很高兴!他赶快回去告诉主人说,苹果和梨子都是水果商自己种出来的。

主人不相信:“拉尔森,这不可能!你能让那个水果商写一个书面证明吗?”

这很简单,很快园丁就取来了一个书面证明。

“这真让人意外!”主人说。

后来他们开始种了这些水果,桌子上每天都摆着大盘的新鲜水果,这些新鲜水果都是从自己园子里种出来的。有时他们还会把整筐整桶的水果送给朋友们,甚至送到国外。

过了些时候,一天主人去参加宫廷举办的宴会。在宴会上他们吃到了皇家温室自己种出来的西瓜,汁水又多又甜。

第二天主人便把园丁叫来。

“亲爱的拉尔森,请你跟皇家园丁说,让他帮我们弄点西瓜的种子吧,他们的西瓜太鲜美了!”

“但是皇家西瓜的种子还是向我们要的呢!”园丁高兴地说着。

“那么皇家园丁一定懂得怎样把瓜果培育得更好吧!”主人说,“他种的瓜真是太好了!”

“这样说来我觉得太自豪了呢!”园丁说,“那我告诉您吧,去年皇家园丁的瓜种得并不好。他看到我们的瓜长得好,尝过后就订了三个让我送进宫里。”

“拉尔森,你可千万别说他那西瓜就是我们园子里的!”

“我说的是真的!”园丁说。

于是他让皇家园丁写了一张字据,证明皇家餐桌上的那些西瓜就是从他们园子里摘来的。

这让主人大吃一惊,但他们并没有保守这个秘密,而是拿着字据到处给大家看,把西瓜种子送到很远的地方,就像他们当时送插条那样。

后来他们听说这些枝条都长得非常好,结出的都是上等的果子,并且还是以他们的庄园命名的。而且这些名字还传到了英国、德国、法国。

“只希望园丁不要自以为很了不起就好。”主人说。

但是园丁却另有想法:他要让大家都知道自己的名字,他是全国最好的园丁。于是他每年都会想各种办法弄出一点新奇的东西。不过他经常会听别人说,他最早培育出来的水果,比如苹果和梨子的确是最好的,只是后来的品种就远不如以前了。西瓜确实非常好,只是它们属于另一个种类。草莓也很鲜美,不过和别的园子里产的差不多。等到有一年他种萝卜失败了,人们就只说这些倒霉的萝卜,而对别的好东西只字不提。

这种情况下,主人倒觉得心里舒服了很多,他说:“亲爱的拉尔森,看来今年的运气不怎么好啊!”他这样说让自己感觉很愉悦。

园丁每周会更换两次各个房间里的鲜花,他把这些花布置得非常有艺术性,使它们的颜色相互搭配,看上去更加鲜艳。

“拉尔森,你还很懂艺术,”主人说,“这是上帝赐予你的,并不是你本身就有的!”

一天,园丁拿着一个上面漂着睡莲叶子的水晶杯走了进来。叶子上有一朵鲜艳的蓝花,看上去有向日葵那样大小,它粗大的梗浸在水里。

“这是印度的莲花!”主人看到后禁不住叫了出来。

这样漂亮的花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在白天,他们把它放在阳光下,晚上就放在人造的光下面。见过它的人一眼就能看出它出奇的美丽和珍贵,就连这个国家最聪明高贵的公主也这样说。

主人很荣幸地把这朵花献给了公主,于是这花便进了王宫。

后来主人要亲自去花园里再摘一朵这样的花。但是他怎么也找不到,于是他喊来园丁,问他那朵蓝色的莲花是在哪儿摘到的。

“我一直在找那花,怎么找都找不到!”主人说,“温室里就连花园的每个角落我都去过!”

“嗯,那些地方当然找不到了!”园丁说,“它只是菜园里一种普通的花!不过,说实话它很漂亮不是吗?它看上去像蓝色的仙人掌,事实上它不过是朝鲜蓟开的一朵花。”

“你早就该告诉我实情的!”主人说,“我们都以为它是一种罕见的外国花。你在公主面前嘲弄了我们!她看到这花觉得美极了,但是不认识它,虽然她对鲜花很有研究,只是她懂的那些和蔬菜是没有关系的。拉尔森,你怎么能把这种花拿到房间里来出丑呢!”

于是这朵从菜园里采来的美丽蓝花就被拿走了,因为它根本就不属于这里。主人向公主道歉,并且告诉她那只是一种蔬菜的花,园丁一时心血来潮把它放到客厅,他已经被严厉地训斥过了。

“这样做是不对的!”公主说,“是他让我们真正注意到这个被忽视的美丽花朵,也让我们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发现了美!只要朝鲜蓟花一开,御花园的园丁就要每天往我的房间里送上一朵!”

事情就照她说的办了。

主人告诉园丁,以后他要每天送给他们一朵新鲜的朝鲜蓟。

“它的确很漂亮!”男主人和女主人齐声说,“并且非常珍贵!”园丁被称赞了一番。

“拉尔森很喜欢这样被人称赞!”主人说,“他就像一个被宠坏的孩子!”

秋天来了一场可怕的风暴。吹得特别厉害,一晚上过去,很多树被连根拔起。包括那两棵布满了鸟雀窠的大树也被风吹倒了。这让主人觉得很难过,但园丁却很高兴。

“拉尔森,这下你可高兴了!”主人说,“古树被风吹倒了,鸟儿也飞去了森林,古时候留下来的东西全都没了,所有的痕迹和纪念都不见了!这让我们非常难过!”

园丁什么话也没说,但是他在心里盘算着早就想做的事情,就是怎样利用这块阳光普照的美丽地方,现在他要让它成为花园的骄傲和主人的快乐。

古树在倒下的时候压塌了那些黄杨树篱和修剪的别致花样。

园丁在这儿种了很多本乡本土的植物,都是从田野和树林里移过来的。

别的园丁觉得不能在这里种植大量的植物,他却种了。他根据每种植物各自不同的需求,分别把它们种在阴暗处或是有阳光的地方。他用心去培育它们,因此它们个个都长得非常茂盛。

从西兰荒地移来的杜松,形状和颜色都很像意大利的柏树;平滑而多刺的冬青,一年四季都是美丽的绿色,好看极了。在干燥的高地上种着很多被人忽视的牛蒡,它们那么新鲜美丽,可以直接插进花束里面。在较低的潮地上则种着款冬,这也是一种被人们忽视的植物,但它纤秀的梗子和宽大的叶子非常别致。毛蕊花足有五六尺高,花朵一层一层地开着,就像一座有许多枝干的大烛台站在那里。还有车叶草、樱草花、铃兰花、野水芋和长着三片叶子的美丽酢浆草。所有的东西都那么好看。

前排成行的小梨树支在铁丝架上,这些都是从法国移植过来的。在充足的阳光和精心培育下,它们很快就结出了水汪汪的大果子,就和法国本地产的一样好。

在古树原来的地方,竖起了一根高高的旗杆,丹麦的国旗在上边迎风飘扬。国旗旁边还有一根杆子,在夏天和秋天收获的季节,会在那上面悬着啤酒花藤和一簇簇香甜的花朵。但是在冬天按照惯例,会在上面挂着一束燕麦,好让天空的飞鸟在欢乐的圣诞节能够饱餐一顿。

“拉尔森越老越感情用事了,”主人说,“不过我能感受到他的真诚和忠心。”

新年的时候,城里一个画刊登了一张关于这幢老房子的图片。人们可以在画上看到旗杆和燕麦。画刊上说,这是保持和尊重传统习俗的美好行为,而且和这座古宅很相称。

“这都是拉尔森的功劳,”主人说,“人们现在都很赞赏他。他是一个幸运的人!我们简直也要为他而感到骄傲了!”

但是他们却一点也不觉得骄傲!他们觉得自己是主人,可以随意辞退拉尔森。不过他们没有这样做,因为他们是好人,像他们这样的好人还有很多,对所有像拉尔森这样的人来说也算是一桩幸事。

是的,这就是“园丁和他的贵族主人”的故事。

(丹麦)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