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敌

劲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章

雷蒙德顺利找到了死亡画师那栋公寓楼,但大楼前门朝向一条偏僻的小巷,他多花了三分半钟才找到。一见到大楼的外观,雷蒙德立刻认了出来。刚加入竞赛俱乐部那阵子,他收到他们一组优惠券,可以在几家零售店打折购物,还可以在几栋指定的大楼低价租房。这栋楼就是其中之一。

这栋十二层的大楼破旧而肮脏,跟照片上完全不一样。就算有人想找个地方扔只猫,也没人会选在这儿。垃圾桶在楼前一字排开,一直延伸到街上,就像新德里的贫民窟搬到了克里夫兰市中心。这地方比雷蒙德那栋楼还差劲,很有些耐人寻味。不过,这里确有一项可取之处:大楼一侧有条混凝土坡道,可以方便残疾人进出。在这些方面,雷蒙德那栋楼的建筑师本该多花些心思。

雷蒙德把绿色帆布包在大腿上放好,闭紧嘴巴,驾着轮椅从垃圾桶旁经过,驶上坡道,来到前门外。大楼里面也好不到哪儿去,有种十八世纪收容所的气氛。

更糟的是,门口总有人迈着方步进进出出,他难免被人注意到。

雷蒙德有些犹豫。在他的生存法则中,第一条就是“不冒不必要的险”。这儿的氛围让他毛骨悚然,直觉告诉他走为上策。但是,一想到可以智胜死亡画师并偷走他的宝贝,那种兴奋感让他无法抗拒,于是他迎难而上。

雷蒙德看到大厅最深处有两部电梯,便驾着轮椅穿过大厅。一部电梯已经趴窝,比厕所还难闻。另一部此刻正在六楼。他俯身按下按钮,等着电梯下来。

十二层的大楼,只有一部电梯能用,难怪死亡画师心焦气躁。住在这种地方,精神正常的人维持不了两分钟平静。也许雷蒙德应该待在附近,等到死亡画师回家,使个有创意的招数,让他从这个悲惨境地解脱出来。说不定还帮了他的忙。

几分钟后,电梯叮的一声,吱吱嘎嘎地停下来,咣当一声开了门。雷蒙德驶入电梯,按下十一楼的按钮。电梯正在关门时,不知从哪儿冒出个人,抓住电梯门,走了进来。雷蒙德屏住呼吸,而这家伙却研究了好一阵子按钮。

“好极了。”他心想,“陪着个不识数的家伙困在电梯里。”

“不好意思,”这家伙说,“我把眼镜落家了。”

“没事儿。你慢慢来,真的。”雷蒙德答道。

“太谢谢了。”这家伙说。

雷蒙德把嘴唇抿成一道缝,目光在这家伙背后游移,从头一直看到脚:一米七五,六十八公斤,鞋子后面有磨损,说明他混得不怎么样;袖子后面有旧补丁,裤子很不合身,补丁磨得锃亮,说明他是坐办公室的,职位不高,大概在呼叫中心上班。

电梯晃晃悠悠地停下来,叮的一声,在二楼开了门。这家伙走了出去。眼看就要关上门的时候,一个穿长裙和羽绒衫的女孩大喊一声:“别关门。”雷蒙德猛戳开门按钮,但女孩自己从门缝挤了进来。

他瞥了一眼手表。为了等电梯他已经多花了两分钟,现在又遇到这种事儿。雷蒙德笑着指了指按钮。“我按过了。”

“知道,谢谢。这两部破电梯从来没有正常过。”她说着,按下地下室的按钮。

“抱歉,这部电梯是往上走的。”他不动声色地说。

“是啊,可是只有这部电梯。另一部我又用不了,你说呢?”

雷蒙德把视线投向她的喉咙,手指上有些发麻。

电梯晃晃荡荡地再度停下来。另外两人进了电梯,转脸朝着门。而他还在直勾勾地盯着她。已经七个月没闻到血腥味了。雷蒙德望着细腻如脂的玉颈,想象着鲜血喷向空中的情景。肾上腺素在血管中奔涌,他面红耳赤。

两人中的一位转身看了他一眼。雷蒙德友善地一笑,垂下眼帘,看着自己的膝盖,等待电梯到达死亡画师那层楼,也等待自己的脉搏慢下来。

时间又过了七分钟,电梯每到一层都停下来。等电梯在十一层打开门,雷蒙德都快喘不上来气了。这下终于不用偷偷摸摸了,也不用谨小慎微了。话又说回来,就这么一部电梯,这一切也在所难免。

他出了电梯,进入长长的走廊。走廊里十分昏暗。天花板上只有一盏平板照明灯,闪烁不定。这里看上去比楼下还差劲。他一边沿着走廊前行,一边察看门牌号,最后来到1148号公寓前。这儿就是他筛选出来的地方,死亡画师的老巢。他停下来,看了看走廊两侧,然后敲了敲门。没有动静。

非常好。

两名干瘦的大男孩从走廊经过,身穿皮夹克,留着一绺一绺的发辫。即便雷蒙德背朝着他们,也能感觉到两人的目光在戳他的脊梁。他没有理会,接着敲门。这一次他敲得急了一些,必须确保没人。

还是没有动静。

他再次看了看走廊,舒了一口气,试了试门把手。门没锁,吱呀一声开了。

“老天!”雷蒙德愣住了。看这家伙一副偏执狂的德行,他家应该锁得像诺克斯堡[1]一样严实才对。

他头上渗出了汗珠,一阵战栗掠过他的脊梁。他呆坐在原地,不知该如何继续。这时有几个女孩从他身旁经过。他掩上门,笑着点头致意,一直等到她们消失在拐角。走廊刚恢复平静,他便侧过轮椅,推开门。门里现出昏暗的客厅。从门口望去,他可以看到桌上有只餐盘,简易厨房的操作台上散放着锅和炊具。

雷蒙德仍留在门口,探进身子。“有人吗?”

无人应答。

“有人在家吗?”他喊了一声。

还是没有动静。

于是他驶进屋内,关上门。

这地方散发着人的体臭,以及陈年垃圾的腐味。他静坐了一会儿,四下打量,捕捉动静。

死寂触手可及。这地方就像是“玛丽西莱斯特号[2]”的船舱,而死亡画师似乎刚吃到一半便起身离去。

雷蒙德孤身一人。

此处不宜久留,于是他立即投入工作。

通常情况下,他会遵循一套固定的流程,每一步都要细心观察。如果缺乏系统性手段,就可能遗漏某些关键之物。

但这次不一样。死亡画师随时可能推门而入,撞见雷蒙德在翻弄他的私人物品。于是他直奔桌子,打开电脑,浏览死亡画师的收件箱,不到一分钟就找到了那封获奖通知。

邮件是东方玉网营销副总裁发来的,语气过于亲热。雷蒙德很讨厌素不相识的人用这副腔调说话。更可恶的是,邮件是这家伙用iPad发来的。这个傻帽真会装腔作势。邮件里写道:

“嘿,死亡画师,恭喜恭喜。您的参赛表现太棒了,所有选手都望尘莫及。”

雷蒙德撇了撇嘴。他的两个参赛账户的确表现很棒,相比之下,死亡画师的表现只能用垃圾二字来形容。他在轮椅上沉下身,接着往下读:

“感谢您的及时回复。您的笔记本电脑套装这几天就会发出,包括一部惠普笔记本电脑、一只手提袋,还有一整套赠品。恭喜!”

署名为“杰迪哈维计算机及外围设备公司营销总监克林顿·爱德华三世”。

“这名字真变态。”雷蒙德心想。有人给自己名字后面加个几世几世,就自以为是什么皇室后裔了,就高人一等了。一瞬间,他开始想象给这家伙名字后面的数字做减法。

可是时间紧迫,他还得写一封邮件,再安排一处收货地址。于是他点击“回复”,输入正文:

“亲爱的克林特,更正一下上封邮件。请注意,我要离开几周出门办事。所以要请你帮忙,把我赢的笔记本电脑发到如下地址……”

他留了一家干洗店的地址,与他那栋楼相隔两个街区。他拿起电话拨号,同时等着邮件发送完毕。

开干洗店的是个老太太,曾给雷蒙德保留过裤袋里的零钱,还给他补过一只衬衫扣子。所以,奖品在她手里很安全,他来取走之前不会被人拆开。他告诉她:家里着了火,破坏严重,发给他的东西没有地方送,而他有个重要的包裹快要到了;他觉得只有她可以信任。

即使通过电话他也感觉得到,老太太的自豪感在膨胀。她十分乐意帮他的忙,甚至提议,如果需要的话,他可以同她合租一套房子。雷蒙德一直很惊奇,人怎么这么容易受骗上当。他不顾自己直犯恶心,装出一副既感激又谦卑的腔调,谢绝了她的好意,然后给了她一个手机号码。他本周早些时候弄来了几部一次性手机。有了这个号码,包裹一到她就可以给他打电话。

花了这么大力气,就是为了教训教训死亡画师。不过,这么干有时候不是为了奖品,而是为了告诉别人怎么玩这个游戏。也许死亡画师下次能稍微动动脑子,别再诬陷别人偷了他的宝贝。

行了,完活儿,该撤了。雷蒙德正要关闭最后一个文件,发现桌面上有个文件夹,名为“竞赛历屎”。

“这个蠢货。”他喃喃道,看了看时间。多看一眼花不了一分钟,于是他点开文件夹。

里面有个Excel文件,详细列出了死亡画师过去一年半参与的所有竞赛。有点意思!他凑过去一行一行细看。

死亡画师使用了以下栏目:“日期”、“竞赛名称”、“参赛者”、“是否结束”、“输赢情况”,最后一栏显示的是动态百分比。雷蒙德在“参赛者”一栏认出了几个账号,都是竞赛俱乐部的会员。当他翻到页末,看到最后一栏时,他听到自己喘起了粗气。死亡画师的胜率高达32%!

“老天!”雷蒙德大声叫出来。他自己的胜率也就16%左右,而且他只参加自认为获胜机会很大的竞赛。

列在这一页首行的奖品是辆摩托车,哈雷戴维森雷鸟牌,三月风暴系列。雷蒙德一度考虑过参与那场竞赛。可是到了最后,他认为最好把时间花在别的地方。现在看到这个蠢人拿了奖,他开始觉得自己当初考虑不周。

后面还列着加勒比海上十日游、价值五万元的钻石戒指、价值一万元的厨房翻新大奖。单看这一页,这家伙的获奖总值肯定达到了六位数。雷蒙德点回上一页,一直翻到去年年中这家伙开始参赛时的记录,情形完全相同。

雷蒙德下巴都快掉了。死亡画师这种人,怎么可能不费吹灰之力拿下那么多大奖呢?

完全说不通。

“没什么大不了的。”雷蒙德在心里说。死亡画师的智力水平跟他不在一个档次上,他能成功靠的只是运气好。雷蒙德有自己一套精心制定的准则,目标都要经过挑选,行动都要规划得极其精准。

“再会,笨蛋。”他说完选中文件,准备删除,“笔记本电脑我会好好照看的。”

这时他停了手。

如果这家伙很享受这种成功,删掉所有东西是否明智呢?最好先复制一份带走。雷蒙德在桌上搜到一只U盘,插进USB口,同时留意着时间。但是他打开U盘一瞧,里面已经有了一个文件,名为“寻宝大赛”。留着一个文件关系不大,反正空间足够,何况死亡画师随时可能回家。于是他复制了所有相关文件,拔下U盘,关掉电脑。

终于搞定。

他转过轮椅,直奔前门。走到一半时,他注意到卧室门开了一道缝。从他的位置望去,窗帘还没有拉开,屋内一团昏暗。

雷蒙德有些迟疑。

如果错过什么东西怎么办?多看一眼花不了一分钟。于是他驶到卧室门口,轻推房门。

房门刚开到一定角度,雷蒙德便看到这家伙悬在屋子中央,甚至不需要进门。天花板上钉着一根墙钉。墙钉上拴着一根电线。电线被人熟练地系成了刽子手绳套。人吊在绳套里。这家伙吊在这儿的时间不会太长,因为裤脚上还有尿液滴下来,在身下积成一滩。

从雷蒙德的位置看过去,这像是自杀。但这不是自杀,他敢拿自己上周二赢的天美时名表打赌。这家伙被人干净利落地干掉了,手法让雷蒙德肃然起敬,却也让他不寒而栗。

他俯身关好房门,擦干净门把手。

“别慌。”他在心里说。

更糟的情形他都挺了过来。几年来积累的实战经验,正是为了防备这种意想不到的局面。

他不顾内心的纠结,抑制住逃跑的冲动,冷静地锁好前门,若无其事地来到电梯前,像以前那样快速按下按钮,不一会儿就回到车子里。

有一点很确定:死亡画师不会再给他添乱了。

不过,雷蒙德不知道凶手会不会。

注释:

[1]诺克斯堡(Fort Knox):美国肯塔基州的一个小镇,美国陆军装甲兵司令部所在地。

[2]玛丽西莱斯特号(Marie Celeste):一艘著名的幽灵船,船员神秘消失,船上物品几乎原样保留。

凯瑟琳·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