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时间情为何物

第7章 如鱼水

星期天晚上,天气有点冷,北风呼呼地吹着。在云嫣租的宿舍里,却是一片热乎乎的景象。云嫣亲自下厨,给倪时留做了顿丰盛的晚餐,尤其一个三鲜砂锅,让倪时留更是吃得心头暖暖的。两人吃得很开心,还喝了一点点红酒。吃完饭后,倪时留主动承担了刷锅洗碗的任务,云嫣则在一旁削苹果。倪时留把洗好的碗筷放进柜子里,发现米桶里的米不多了,他跟云嫣说:你先休息下,我去楼下帮你买点米。云嫣说:别了,这么冷,明天我自己去买。倪时留说:一袋米那么重,这些粗活还是让我们男人来吧。一边说,一边还做了个鼓肌肉的姿势,虽然他并没有什么肌肉。云嫣被逗笑了,她把钥匙递给倪时留说:那好吧,我先去洗个澡。

虽然超市就在小区门口没多少路,但倪时留却实实在在感受到北风的肆虐。而且刚才忘了拿副手套下来,拎着米袋的手感觉冻僵了,没什么知觉。倪时留想着可以帮云嫣做点事,让她不用这么辛苦,他也就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口气拎着20斤米一路小跑回去。回到家,倪时留看卫生间的灯还亮着,还有水流的哗哗声,也没多想:女孩子太爱干净了,要是男孩子早就洗完了。于是他拆下米袋,把米倒进米桶,又坐在沙发上,吃了几片苹果。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他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他对洗手间叫道:云嫣,云嫣,没有回应。他连忙去推门,发现云嫣已经晕倒在地,人事不省,旁边水还在哗哗流着。倪时留只觉得全身血直往上涌,他撕心裂肺地喊了句:云嫣,云嫣。然后用浴巾裹住云嫣,抱着她就直往门外冲。在小区门口拦到一辆出租车,司机人很好,一听是煤气中毒,立刻狂飙车将他们送到最近的医院。一路上,倪时留都很自责:都怪自己,买米挑挑拣拣,买了那么久;还有回到家也没一点警惕性,又耽误了一会;要是云嫣有什么事,他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医生说:还好,要是再晚点送过来,人就有危险了。

吸了高压氧以后,云嫣感觉好多了,只是还有点胸闷。倪时留心有余悸地说:你刚才真的吓死我了。云嫣说:还好有你在。倪时留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云嫣:我没事了,谢谢你。倪时留:干吗那么客气,你是不是想报答我的救命之恩?云嫣:你说怎么报答?倪时留:那就以身相许吧。云嫣脸一下红了。倪时留连忙说:开玩笑的,我是说啊,我们两个孤独的孩子,以后就要在一起相依为命了。

为了相互有个照应,也为了节省生活成本,两人决定搬到一起住。他们运气还不错,在苏州河畔临近地铁的一个小区里找到了一个一居室,装修、家具都很简单,但总的来说比他们之前各自租的房子要好很多。刚刚搬完家,整个屋子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云嫣坐在床边,身上穿了一件T恤,因为汗湿的关系,已紧紧贴在身上,尽显女人的轮廓。倪时留突然很冲动,一把抱着云嫣,脱掉了她的衣服,在脱她内裤的时候,云嫣有点挣扎,倪时留说: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云嫣拽着内裤的手松了,但她的眼睛却紧闭着,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紧张。之前无论倪时留如何冲动,云嫣都坚守着最后阵线,但也许是那次煤气中毒事故,让云嫣也想开了。倪时留三下五除二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身体胀胀的很难受。尽管倪时留之前也看过些小说和片子,但轮到自己,毫无节奏可言。他亲了云嫣几口,就直奔主题,两三分钟就结束了,感觉根本没有书上和碟里描绘得那么美好。就好像第一次吃到人参果的猪八戒,一口吞了下去,连什么味道也没尝到。

记忆中,好像只有阳光透过白色的窗帘,洒在白色的床单上,留下些婆娑的影子。

倪时留倚在床边问云嫣:你,不是第一次?云嫣摇摇头说:不是。两人都沉默了好久,云嫣问:你会介意吗?倪时留说:不介意,介意又能怎样呢。大家又是一阵沉默。倪时留心想:云嫣之前也告诉过自己,她曾经有个谈了两年的男朋友。两年呢,怎么可能就是拉拉手那么简单呢。倪时留躺了下来,脑中却如走马灯般浮想联翩。

倪时留第一次有性意识是在小学五年级,当时学校汇演,隔壁班有个很漂亮的小姑娘跳舞,将整个腰身都倒翻了下去。那天晚上,倪时留第一次梦遗,醒来发现床单湿濡濡一大片。

初中的时候,有一次上体育课发现抱着杆爬,磨蹭那里很舒服,他开始疯狂地学习爬杆。也就是从读初中开始,倪时留开始了自慰。那种感觉真的很好,烦恼、压力、委屈在那一刻通通消失。有时候,一天他竟然要弄上两三次。有时候,因为看到书上的一段话,或是一张图片,或是今天看到的什么人,总有些不同的刺激,让他晚上可以在自己的世界里自由地翱翔。没错,自由地翱翔。

还有一次,跟一群高中同学去阿辉家看黄色录像。这是倪时留第一次看这种东西,还是老外的,倪时留目瞪口呆。还没看10分钟,突然阿辉的爸爸开门进来,他是刚出门,可能忘了拿什么东西。机智的阿辉赶紧从录像转到电视,电视节目正在播一个老中医在讲养生的东西,阿辉的爸爸很疑惑地看着十几个男孩子在看这种无聊节目,看了一眼没说什么就走了。那天,倪时留他们看了一个多小时,很多东西都忘记了,只记得有一匹黑马和一个很白的外国女人,给他刺激太大了,过了很多年,那种画面感还经常浮现在倪时留的眼前。

倪时留静静躺在云嫣身旁,两个人都在望着天花板发呆。从12岁到24岁,从男孩到男人的路,倪时留整整走了12年。此刻的心情,倪时留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人生有很多憧憬,到来的时候却发现并不如想像的那么美好。就像高中的时候,家长老师都说:就苦这两年,等到了大学你们就进了天堂了。当你怀着憧憬一路苦学,毫不容易考进大学,却发现大学跟期待的并不一样。也许没有了高中苦学的压力,但你同样会有新的痛苦和烦恼。突然一阵电话铃打断了两人的沉默空间,云嫣的电话响了,是梅眉。

梅眉是云嫣为数不多的好朋友,虽然她跟云嫣的性格相差甚远。云嫣不太爱说话,在很多人的场合一直都是扮演倾听者的角色,偶尔说句话也是轻声细语。而梅眉却是个话痨,说话就像打机关枪,又快又密,别人想插句话都难。另外云嫣家境不太好,让她从小就养成了俭朴的习惯,穿着也很朴素;而梅眉父母是做生意的,所以梅眉有点大小姐脾气,花起钱来大手大脚,总是把自己打扮得靓丽光鲜。倪时留倒不是对梅眉有什么意见,只是觉得梅眉太闹,跟她吃饭,耳根没法清静。再加上每次吃饭,梅眉都点些很贵的菜,然后总是抢着自己买单,倪时留也觉得不太好。每次梅眉就会半开玩笑地说:倪哥哥,倪老师,倪医生,我知道我又跟你们唠唠叨叨了两个小时。你知道我啦,要是一天没有人听我说话我难受;要是专门请个心理咨询师多贵呀,我只用请你们吃饭,简直太划算了。倪时留往往这时候哭笑不得,而云嫣也似笑非笑看着他们。倪时留也跟云嫣讨论过这个问题,说梅眉太闹。云嫣笑着说:你就当她是我们的女儿得了,小孩子就是这样的啦,叽叽喳喳。你别看她年纪不小,但心理年龄还很小的。倪时留也笑着说:要她是我女儿,早给她掐死了。心想也算了,就多包容点。云嫣也难得有个闺蜜。

这天,云嫣和倪时留应约赴梅眉安排的饭局,她说要把男朋友带来认识下。当倪时留走进包间的时候,他愣住了,原来梅眉的男朋友居然是付正。这真的是个很小的世界。有很多人,你这辈子再也不打算见到,可是偏偏命运的安排就是那么古怪。

什么情况?后来听说他不是跟官二代结婚了吗?倪时留脑子一下有点反应不过来。付正看到倪时留倒是一脸热情,脸上全无尴尬之意,这些年在国企也不是白混的。倪时留也只好随便敷衍下,一顿饭吃得非常勉强。只有梅眉一个人兴致很高,又是点菜,又是劝酒,谈笑风生的。聊着聊着发现付正和倪时留居然是一个学校的,梅眉更像是发现了宝一样,连忙追问倪时留:那你在学校有没听说过付正,他可是跟我吹牛说,他是学校近十年来的风云人物。大二就入了党,又当上了学生会主席;校园歌手大赛又拿了第一;还负责校编辑部,出版过很有影响力的校刊,自己也写文章,还曾经代表学校参加过全国大学生辩论大赛。说追他的女生从珠江一直排到白云山。哈哈这一切是不是真的,我还真不相信呢。倪时留看到梅眉眉飞色舞的表情,那是一个恋爱中的女人炫耀自己男友的语气,说是不相信,其实已深信。倪时留真的很心酸,他只淡淡说了句:不好意思,我真没听说过。你知道我一直都是闲云野鹤型的,对学校的事情向来是不闻不问不参与的。

吃完饭回家,倪时留赶紧对云嫣说:赶紧叫梅眉跟这个姓付的分手,他有老婆的。云嫣叹了口气说:这个梅眉知道的,我之前也劝过她几次,她好像陷得太深了。倪时留又赶紧把大学里校花的事告诉云嫣,云嫣有点无奈地说:这件事我会转告她的,不过你刚才也看到了,她现在正沐浴在爱河,看那个人什么都是好的,现在跟她说什么估计她都听不进去。

原来梅眉跟付正是通过一次朋友聚会认识的,付正看到梅眉,就开始狂追她。而梅眉也对身材高大,外形俊朗的付正一见倾心。直到两人上了床之后,付正才告诉梅眉自己已经结婚了,不过他信誓旦旦对梅眉保证,他一定会离婚,一定会娶梅眉。他对她哭诉自己婚姻的不幸和生活的压抑,说他老婆是如何仗着老爸,盛气凌人,老是骂他。说他感觉不到任何家庭的温暖和老婆的温柔,处处夹着尾巴做人,在单位要伺候老丈人,回到家要伺候家里这个姑奶奶。说他只有遇到梅眉,才又重新领略了什么叫做爱情,什么叫做两情相悦。

听到这,倪时留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蓦地想起了校花,胸口又是一痛。倪时留对云嫣说:你好好再劝劝梅眉吧,反正以后我是不想再见到那个混蛋了。

ROCKY郝先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