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一步海阔天空

第7章

小萨从梦中惊醒,瞟了一眼闹钟。三点了,是时候准备出发了。因为担心错过去奋兴会的机会,他只断断续续睡了几小时。他前一晚反复捣鼓自己的闹钟,但搞清楚怎么用它后,他意识到闹钟声可能会把他妈妈也吵醒。所以他决定一晚上只打几个盹,熬到出发的时间。他做到了。

他擦了擦他的眼睛,打了个哈欠,从床上翻滚而下。他悄悄地穿上了他昨晚放好的衣服,随后悄悄跳出窗户。当他踩着屋外松软的草地时,他再一次犹豫了,心想要不要给妈妈留张便条。他不想让她担心,但与此同时,如果她知道他在哪儿,她一定会过来把他带走,这样他就会错过牧师说的有关上帝的言论了。迟疑了片刻后,他觉得自己做的是正确的事情,因为他在奋兴会里学到的东西能让他妈妈再一次幸福起来。所以他把走廊下面的包拿了起来,朝着通往普瑞塞皮欧斯的大路走去。

黑暗笼罩着他,有一阵子他已被恐惧所征服。小萨突然想起了关于安迪森恩和普瑞赛皮欧斯之间的大路的故事,不禁心惊胆战。胡安·何塞告诉他,这条路上到处是强盗和野狗,恐慌中,小萨想到,他没有带什么武器来对付野狗。他从来就没做过这样的事情,他会犯错么?要是他在路上受伤了,他妈妈会更伤心的。

但是接着,他抬头看见了头顶那宛若防护罩的天穹上,百万颗星星闪烁着,他觉得自己只有用一架天梯才能够到它们。他清楚地听见了奔腾的水流不顾一切地冲向岩石,随后疯狂地撞了上去。这儿的夜晚与他舒适的家完全不同,曾让他倍感害怕的怪诞的歪斜树影此刻突然变得柔和热情。他站直了身体,决定勇敢地完成自己的任务。

当他走到大路时,胡安·何塞朝他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萨缪尔,等等我!”胡安流利的西班牙语打破了夜晚的宁静,小萨觉得半英里之外躺在床上的妈妈都能听得到他的喊叫。

“喂!”他在黑夜里轻声说道,“你来这儿干什么!”

“我怕我赶不上你。”胡安·何塞弯下腰喘着气,撑着跑到小萨身边,“我给你带来了玛利亚的消息。”

小萨停住了脚步,刹那间都忘记了自己的使命:“什么?”

“她说你伤透了她的心。”胡安依旧喘着气说道,“她还说如果你真的是一个男人,你会知道你该做什么。”

小萨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他想起了玛利亚,想起了她黑亮的眼睛,想起了她那让他对她一见倾心的金黄的头发。他不想把和她约会的事情搞砸。但是他妈妈站在悬崖边的画面让他不得不这样,还有他最后一次见到他爸爸的场景,那样虚弱,却又那么平静,只因为一个叫耶稣的人。他知道的,即使这是以他的挚爱为代价,他也不得不倾尽全力,好让他的妈妈再次幸福。这就意味着他得去奋兴会。他只能卑微地祈求玛利亚最终会明白为什么他不得不这样。

小萨抬头看着无边无际的星海,意识到这趟旅途也许不只是关乎他母亲的快乐。他自己也需要聆听牧师的教诲。有人创造了这些星星,他想知道那个人是谁。

“你会怎么做?”胡安问道,他现在不像刚才喘得那么厉害了。

“你告诉她我要成为真正的男人,不得不去做一些重要的事那些话了么?”

“告诉了。”

“告诉她我希望能再约一个日期了么?”

胡安·何塞点了点头。

“告诉她我同意她所有的条件了么?”

“告诉了!萨缪尔!我把你所有的话都告诉她了!”

“那我就不明白了。她想要我怎么做?”

胡安耸了耸肩,踢了踢泥地。他捡起一块石头,砸向黑暗里的一棵树的树干。几乎没有偏差地正中目标。“谁能知道女生在想些什么呢?”

小萨暗自悲叹一声,随后回头看着他的家。“听着,胡安·何塞。告诉玛利亚,对不起,我伤了她的心,我很想按时赴约,但我不能取消今天的行程。我是家里的男人,有些事我必须要做。只要她和我说她要我做什么去弥补,我一定会做的,好吗?”

“好的。我会告诉她的。”

“谢谢你了。我必须得走了。”

“别忘了,”胡安说,“你答应我要告诉我上帝的事情。”

“我不会忘的。”小萨说,“我带了一些纸和一支钢笔,我能把所有的事情都记下来。”小萨沿着路出发了。他已经有点累了,但他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加布里埃拉从梦中惊醒,半梦半醒间,她似乎听到有人不停在唠叨。是噪音么?她勉强听了一会儿。什么声音也没有,她便翻了个身,继续睡觉。今天是周末,她打算睡到自然醒。

小萨走了一会儿,汗液顺着背流了下来,他挺累的,需要休息一下,而路旁正好有一块大岩石,他便坐了下来。他看了看表,那块他爸爸临终前留给他的表。他吃惊地发现,竟然他已经走了几个小时了。小萨凝视着海面,晨曦自海面上升浮起。他开心地笑了,毕竟,他已受够了黑暗。

他随即把包从肩膀上卸下来,打开了它。玻璃罐里的水几乎漏光了,包里的东西都被打湿了。小萨很渴,很快喝完了罐子里剩下的几滴水,随后把玻璃罐扔到一边。他为胡安·何塞准备的记东西的纸也湿了,便也扔掉了。饼干盒滴着水,不过幸运的是,饼干都有一层塑料包着,所以还是干的。把饼干盒放到一边后,小萨撕开塑料套狼吞虎咽地吃着。他没想到自己会这么饿。

他边吃边思考,他是现在吃掉带着的金枪鱼罐头,还是等会儿再吃,但没多久他就发现,他竟然没带开罐器。饥肠辘辘的他吃起了只湿了一点点的墨西哥胡椒糖。他在地上搜索着石头,找到后,他努力用石头敲打金枪鱼罐头,试图以此开罐头。十分钟后,他把毫无被打开迹象的罐头放到一边,无比沮丧。他的胃饥饿得在咆哮。

他感到沉重的身体摇摇欲坠,极度困倦。慢慢地,他几乎睁不开眼,于是他决定索性睡一觉,他想,也许小睡一会儿之后,他会好起来,能更快地走完剩余的路程。所以,他脱下了他的衬衫,缠在他湿漉漉的书包上,把这当成枕头。很快,小萨就睡着了。

大概七点钟,劳尔到了黄色小屋。他觉得今天要是能在树林间清出几条小路是再好不过的了,清完后他们就能很方便地采橙子了,他希望萨缪尔也来帮忙。他还没走到门口,加布里埃拉已经端着两杯茶出来了。“我老远就看到你了。”她说,“干活前要休息一下么?”

劳尔咧嘴露出黄牙,感激地接过了茶:“谢谢。”

他们一同坐在了带着海水湿气的椅子上,劳尔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了一封信:“莫娜让我给你的。”

加布里埃拉有些好奇地打开了它。里面是一张老旧的剪报。报纸上的图片已经褪色,几乎不能辨认,但它看起来像是一片有着几百个黑点的大海。远远地,还有一艘巨大的油轮。她快速读完报纸上的故事,随后震惊地抬起头:“我从不知道这件事。”

劳尔点了点头,“我倒是还记得那天的事情。你想让我讲给你听么?”

“好的,麻烦了。”

“你爸爸曾在海岸线上下用相机记录了油轮给我们的小镇带来的伤害。你看,我们的小镇位于贸易线的中点,油轮上的人想在这建立一个港口,并把油轮停泊在这儿。有些人觉得这是一个发展小镇、发财致富的好办法。但是你爸爸带领许多支持他的人一同反对这个计划。尽管他的敌人有更多的时间和金钱,但是他们的反对起到了很大的效果。”

“争吵到了最激烈时,码头已经建好了,油轮上的人宣布他们会在接下来那个星期停泊靠岸。你爸爸和他的支持者都非常生气,因为油轮上的人并没有采纳他们的建议,而且还违背了小镇里大多数人的意愿。”

“所以你爸爸设计了一套观测系统,以观测即将到来的油轮。那一周你爸爸团队里各个小组的人被派去不同的瞭望点,油轮出现时,他们就会奉命吹响号角。号角声引发了全镇和周边地区的号角声。”

“听起来这组织得很好。”

“不仅组织得好,大家也都很勇敢。要知道,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农民和普通劳工。”

“所以第一艘油轮过来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第一艘油轮在清晨时分驶来,此时第一声号角声响起,不久后你就能听到足以爆破整个全镇的号角声。几百个人冲出自己的家、公司,从乡村小路一直跑到了码头那里,在你父亲的命令下,纵身跃入大海。有些人就待在码头旁边的海水里,而有些人则游到了其他地方,但每个人都阻止了油轮靠岸。”

“他们最终获胜了么?”

“是的,他们获胜了。那天油轮没有靠岸,而以后只要它想靠岸,都会有轰鸣的号角声和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跳进海里。这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不久后,油轮公司就在海岸线以下的另一个小镇建立了新的码头。”

“我猜有些人肯定很生气。”

“嗯,人们要么爱死你爸爸,要么恨透了他,就没有态度中立的。”

加布里埃拉默默地坐了一会儿,思索着这件事可能带来的后果。有些人会因为这样而加害她的父母么?是的,会。但她的内心依旧为她父亲的计划而感到自豪,这是一个伟大的计划,他这简单的计划让这样一个大公司都屈服了。

“我必须得去工作了。”劳尔打断了她的思索。

加布里埃拉的思绪回到了现实,“好的,但是我得先问问,你感觉怎样,好点了么?”

劳尔点点头,“挺好的,我觉得我只需要好好休息一下。现在我觉得我已经完全可以去工作了。”

加布里埃拉笑了,心里轻松了点儿,“好的,我先叫小萨起来。”她朝门走去,随后转过身举起了剪报:“帮我谢谢莫娜!”

劳尔笑了笑,露出他的黄牙,点了点头。

加布里埃拉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她不想叫醒小萨。他从来没有睡到这么晚过,这无疑表明,他在他们谈话后熬夜熬了很久。但劳尔需要帮忙,虽然他说他好多了,她依然希望他尽可能少干点儿活,直到医生说他完全康复。小萨不会介意的。她轻轻地推开了他的门。一分钟后,她从前廊的门冲了出来。

“劳尔!”她哭着,“小萨!他不在床上!”

艾谱莉·杰雷米亚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