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江湖

第11章 破军

没有了巡检的威胁,唐谦和赵凯变得十分放松,两人慢慢悠悠的来到南城门。

唐谦一眼就看见了城门阴影下的贾虎,心里早已没有了对他的害怕,自来熟地喊到:“老贾!告诉你个好消息!巡检走了,我们不用那么担心…”

话没说完,唐谦就感觉到气氛的莫名沉重,贾虎听明明到了他说的话,却毫无反应,就好像与他身处两个世界一样。

实际上,那确实是两个世界。

那是充满斗争的世界,杀气和锐意就好像两条长龙盘绕重叠,好像在嬉戏,更多的像是在争斗!向前看了一眼,唐谦的疑惑得到解答,这一切只是因为城外站着一个男人!

一个提着枪的男人!

他手里握着长枪,长袍随风飘动,不知道风本是因云而生,还是这风吹动了这块云,方云!

方云站在城外因风而动,上午明媚的阳光照在他身上,就好像给他铺了一层铠甲,他就好像是天生的神将!

贾虎在城门内以静制动,城门的前沿挡住了阳光,将他笼罩在一片阴影之内。那阴影杀气纵横如一把利刃,似乎想要将阳光切开!就好像是光明与黑暗的对决,实际上却是锐意与杀气的攻伐。锐意来自方云,更来自他手中的枪。杀气则来自贾虎,看上去却更像是来自他沉默的眼眸。

“赵兄,他不是和那个巡检一伙的吗,怎么没和巡检一起走?”唐谦的语气轻松平和,他对贾虎充满着自信,虽然没有亲眼看见,但听赵凯的描述,这人根本不是贾虎一掌之敌,“难道他以为多把枪,就不一样了?”

赵凯面色沉重却又透着些许惊讶和喜爱,看着方云,也看着他手里的枪,“名枪如龙!”

“什么什么?又一杆名枪?这也太不值钱了”唐谦一脸无所谓,随后又好奇地问道“排名第几?”

“十大名枪之六!”

“那有什么,还不如你的枪,再说一杆枪而已,就算有,就能不一样?”唐谦依旧对贾虎信心满满。

当然会不一样!就好像赵凯之前空手与韩沈打斗,被一只手就压的毫无还手之力,而拿到断胤之后,即便是韩沈也选择退一步使用激将法!对于擅长兵刃的人来说,兵器是否在手有着天壤之别!之前赵凯二流下的水平靠着断胤硬生生能和一流下韩沈对峙。所以当一流正的方云握住了如龙,即便强如超一流的贾虎也绝不敢大意!

场面就这样陷入僵局,方云在城外等了很久,自然也准备了很久。当他看到贾虎的那一刻开始,整个人的气势都提升到了极致。所以他不会动,阳光所照耀到的地方都被他的锐意填满,城外就是他的世界!

贾虎在城门偶遇方云,毫无防备,一开始便落了下成,但他瞬间就散发出了惊人的杀气与方云分庭抗礼。所以他不能动,一旦动了,下意识形成的杀气就会溃散,就会露出明显的破绽。而方云一定会抓住这个破绽刺出全力一枪!贾虎不知道方云这一刺会有多强,但他却没有能够接下的信心!

所以无论一旁的唐谦如何催促,贾虎都不会向前一步,而贾虎挡在唐谦赵凯的前面,唐谦赵凯自然也不能继续前进。于是方云只用了一杆枪便困住了他们三个,就好像困住了整座县城!

“我在扬州看到了你”打破沉默的是方云,他眼睛直视着贾虎,声音刚直,就像他手里的枪一样。

贾虎沉默不言。

“在看到你的时候,我就有感觉你会是我找的人”

“于是我一路跟着你,你的痕迹很难找,但不是无法可寻!”

“最后我来到了这里,来到了这个县城!”

“最终我找到了你,也看到了你身后的两人,他们或许将来真的会变得很亮…”

“但现在我只要你,我天策府只要你!”

“你…就是破军!”

京城翰林院后院,又两个老头正在下棋,其中一个苍颜白发却又精神朗朗,端的是一个仙家做派。另一个七八旬模样,面目苍老,个头很高,看上去像个读书人却又蓬头垢面,与对面形成鲜明的对比。

“腐儒,前些日子可看了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可闹腾了!”

“聊那个做甚!下棋!下棋!老神棍你可要输了!”

“哼,你和我下棋有赢过吗!我听说天策府派了人去找破军?”

“那又怎样,我是翰林院的,又管不到天策府!”

“破军是将星,天策府喜欢一点也不奇怪,奇怪的是历代破军现星都无比明亮,上次看的这颗却又几丝雾气缠绕,明晦之极!”

“你管那么多作甚!无趣!无趣而已!”

“我昨日夜观星象,发现了个有趣的事情,你不想听听吗”仙人老头无视书生老者的叫嚣,平静的问道。

“有趣?不过是被迷雾缠绕了双眼,有什么意思?可笑而已!要说有趣…”书生老者不屑的回答,随后又大喜道,“有趣的是,我这步要将你的军!哈哈!”

“哼,你个酸臭腐儒,我在上一步就已经在将你了!”仙人老者冷笑一声,随即就要吃掉书生老者的帅。

书生老头连忙一拂袖,将棋盘掀翻!

一直超然世外的仙人老者终于变色,大骂道,“你个酸秀才!还读书人,要不要脸!”

“老夫不要了!反正再输也没脸了!”

“你…你!哼!”仙人老者脸色通红,转身离去,嘴里依旧喊到“我早就猜到是这个下场!下次你求我,我也不和你下了,个臭棋篓子!”

片刻之后,书生老者独自坐在石凳上看着满地的棋子,也看着地上的棋盘,更看着棋盘上唯一留下的一颗棋子,那是一颗兵!一个没过河的没多大用处的兵!心里又叹了口气,似乎有些恼怒,又有些怜悯。

“天策府?真是一个笑话呦!”

贾虎听着方云的指认不为所动,唐谦赵凯则是根本听不懂。

方云依旧站在城外,他有自信!他自信有能力可以对付贾虎,更自信贾虎不敢走到城外,不敢走出那小的可怜的一片阴影。即便是眼前的这个破军,他现在也丝毫不惧!

无论怎样,贾虎原本确实不打算就这样出城,他有自信能够战胜方云,但可能只是惨胜,这样不划算。直到方云开口说了话,直到方云开始指认他,他才放心,他知道现在的方云远不是他的对手!于是出乎方云意料,于是正如唐谦所期望的那样,贾虎出了城!

他不是走出了城,而是跑出了城。他跑的很快,就像一道破空的匕首,目标就是城外阳光照耀下犹如神将一般的方云!

意外之余,方云不怒反喜,大喊一声“来的好!”,随即右探弓步,横甩了两下长枪,将如龙枪刺了出去,这一枪凝聚了方云天时地利人和的气势,仿佛捅开了空气,捅开了阳光,更向着阴影捅去!

唐谦不懂武学,但看着这一枪,感到莫名的震撼,不由想起曾经熟悉的话语,脱口而出,“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如此恐怖的一枪就这样向着贾虎而去,而贾虎却速度不减,瞬息之间来到枪尖之前,用手握住枪头的末尾,嘴里一声浑厚的“起!”字,将方云连枪带人翻了出去!

霸道!

太过霸道!

霸道得唐谦瞠目结舌!

也霸道得方云心中苦涩!

这一下并没有让他受多少伤,只是他却能感到无尽的失望!他在这里等了许久,准备了许久,也抓住了贾虎一开始看见他时的破绽,他占尽了优势,占尽了上风,他也提着名枪如龙,然而最终的结果却依旧没变!

难道差距就如此之大?

难道破军真的这么无敌!以至于恩施都派我来找他!

原来他真的是这么无敌!

方云躺在地上,吐了一口血,闭上了双眼,仿佛认命一般。

贾虎看着他,声音冷漠。

“你跟着我来了县城?”

“我是破军?”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更不知道天策府是怎么想的,但我能感觉到可笑!”

“之前我在扬州看见了你,认定你能带我找到目标,之后一直跟踪你,只是我不擅长此道,多次被你察觉。所以你来县城不是跟着我,而是你自己下意识的选择,真正跟着的人是我,我跟着你来到了县城!”

“所以我才敢轻易出城,所以你才会再次输得如此不堪!无法认识自我的人永远不是一个强者!”

“而我,不是破军!”

“你才是破军!”

躺在地上的方云静静的听着,嘴角不由泛起苦涩的微笑,之前吐的鲜血印在他的白袍上。

远远看去,他就好像是残局里红方的棋子。

而且是一颗没有过河的没什么用处的兵!

猫茗的野望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