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的船长(合集版)

第4章 小公子(3)

望着远处的风景,简直就像看到了童话世界。一会儿,有一只小白兔从树底下跳了出来,摇摇短短的尾巴,很快就消失在丛林中。有时候,一群野鸡从丛林中钻出来,朝着天空飞去。

薛特立大喊:“好美丽的地方啊,简直比纽约的中央公园还要好很多呢。”

让他感到奇怪的是,马车已经跑了很久,还是没有看到城堡。他奇怪地问:“哈维夏姆先生,从大门到城堡,到底有多远啊?”

“大约有十几里地吧。”

“哎呀,这么远啊!”薛特立瞪大了眼睛,“住在这里一定很不方便吧?”

马车又跑了一会儿。终于,渐渐可以看到城堡的模样了。这座雄伟的城堡真是难以描绘:简直就像一座山。夕阳西下,几百个窗子反射着夕阳的光辉,美到了极致。所有的墙壁上都爬满了藤萝。城堡周围就是美丽的草地和花园。

“太美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地方。”薛特立涨红了脸说。

马车终于到了城堡门口,有十几个仆人分两队站在那里。有一位穿戴整洁、很有气质的老妇人站在最前面。当她看到薛特立从马车上下来,立刻上前打招呼。

哈维夏姆先生说:“梅伦夫人,这就是小少爷。”

薛特立立刻伸出手来,热情地说:“您就是梅伦夫人?那只猫是您送去的吗?谢谢您。”

梅伦夫人高兴地笑了起来,说:“无论在哪里看到小少爷,我都不会认错他,他长得真像他的爸爸啊。”

她又笑着说:“小少爷,你喜欢猫是吗?这儿还有两只小猫,待会儿我送到你的卧室里。你先去见你的祖父伯爵大人吧。”

薛特立独自走进了书房。这个房间又宽又大,里面的家具很名贵,一些大书架上摆满了书。整个屋子显得富丽堂皇。

这时候,天色已暗,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就看不清楚了。刚进来的时候,薛特立还以为里面没有人呢。过了一会儿,他的眼睛适应了黑暗的环境,他才发现靠近壁炉的椅子上,坐着一位老人。那人并不看薛特立,而是凝视着壁炉里的火光。

老人坐的椅子旁边,躺着一只和狮子那么大的狗。这只狗看到了薛特立,立刻朝他走去。

“达卡!到这边来。”老人开口说道。薛特立听到了老人的声音,并不害怕。他走近大狗,轻轻地拍了拍它的头。那只狗顺从地跟着他向老人那里走去。

伯爵转过脸来,仔细地看着男孩子。这是祖孙俩第一次见面。薛特立看到的是一位头发雪白的老人,他那发亮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伯爵看到的是一个英俊可爱的男孩。他抬头挺胸,一只手放在狗的头上,很有点中世纪骑士的感觉。

伯爵知道他就是自己的孙子,心里突然感到非常高兴。薛特立走到祖父面前,说道:“您就是我的祖父吗?我是您的孙子,我刚刚从美国来这里。”

他伸出自己的手,又说:“祖父,您好。见到您,我真是太高兴了。”

伯爵愣了,从来没有人对他这么亲热。他惊呆了一会儿,才伸出手来,握住薛特立的手说:“你说你看到我,很高兴,是吗?”

“是啊,我很想你呢。”薛特立说完,跳上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高兴地看着祖父。

“我一直在想祖父长什么样子呢,”薛特立顿了顿,说,“在船上的时候,我一直在想祖父和爸爸长得是不是很像。”

“你觉得我们像吗?”伯爵问道。

“其实,我对爸爸的印象很模糊。那个时候,我太小了,记不清楚了。不过,我觉得好像不是很像啊。”

“啊,那你岂不是很失望了?”

“不。不管您和爸爸是否相像,我怎么能不喜欢自己的祖父呢?您这样又慈祥又和气的祖父,做孙子的都会喜欢您呢。”

“啊?我对你很亲切吗?”伯爵问道。

“是啊,”薛特立努力地点点头,“卖苹果的老太太啊,迪克啊,他们都受到您的恩惠,他们都很感谢您呢。”

“迪克?他们是谁啊?”

“祖父当然不认识他们了。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啊。您不是给了哈维夏姆先生很多钱吗?不是说让我随便使用吗?我就用您给的那些钱,替他们做了很多事情。”

“啊,那些钱啊?”伯爵点了点头,说,“那些钱,你怎么用了呢?告诉我吧。”

薛特立于是就把他帮助那些穷人的故事讲给祖父听。谈到迪克的时候,薛特立还把迪克赠送给他的红手帕拿了出来,展示给祖父看。

本来,伯爵很讨厌小孩子,认为小孩子都是任性而胡闹的。就拿他自己的孩子来说,之前两个孩子给他添了不少麻烦。最小的一个虽然没有给他添什么麻烦,但是却扔下他,和一个美国女人结婚。当然,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不孝儿子却给他带来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孙子。

他本来以为一个在美国长大的孩子,肯定是一个没有教养的野孩子。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站在自己眼前的是一个外表英俊、举止文雅的孩子。初次见面,他一点也不害怕祖父,而且还把祖父当成是一个慈祥而伟大的人呢。别人那么害怕自己,而这个孩子却对自己那么亲切,想到这里,他冰山一般的心开始温暖起来,仿佛阳光照进了他的心房。

这时候,一个仆人敲门进来,说晚宴的时间到了。薛特立从椅子上跳了下来,他发现祖父皱着眉头,起身非常困难。

“爷爷,您哪里不舒服?是脚疼吗?我可以帮助您吗?”

“啊,是啊,你能帮助我吗?”

“当然了,我以前就帮助过霍伯伯。他脚伤了的时候,就是我扶他走路的。”

“我虽然才七岁,但是我的肌肉可结实了。”薛特立把胳膊一弯,手臂上的肌肉立刻鼓起一个小疙瘩,就像一座小山似的。

站在一边的侍者笑了起来,他赶紧把眼光转到一边,以免被伯爵责备。

“好吧,既然你那么有信心,那就尝试一下吧。”伯爵笑起来。

薛特立拿起拐杖递给伯爵,说:“爷爷,您用一只手拄拐杖,另外一边靠紧我的肩膀。您别担心,我很有力气的。”薛特立扶着爷爷一步一步地来到了餐厅。

今天,伯爵的兴趣根本不在饭菜上。他一直和薛特立说话。

薛特立很快就吃完了饭。他环顾四周,说:“这房子又大又漂亮,祖父,您住在这里,一定很开心吧?”

“我觉得刚好呢,你觉得很大吗?”

“是啊。谁要是住在这里,都会很高兴的。有美丽的大院子、各式各样的花草。一阵风吹过,好香的味道啊。不过,就咱们两个人住,是不是太大了?这样,我们会不会觉得寂寞呢?”

“啊,和我住在一起,怎么样呢?”

“我相信一定会很好的。我和霍伯伯都能成为好的朋友呢。我喜欢他,仅仅次于我最爱的人。”

“你最爱的人是谁啊?”

“是我妈妈。”薛特立低声说。

他想妈妈了。他毕竟是一个仅七岁的小孩子啊。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忧伤。等老伯爵起身的时候,薛特立赶紧走上前,扶着他走回了书房。

回到书房的时候,薛特立躺在达卡的身边,摸着大狗的头,看着火光,眼睛里露出迷惘的神情。他似乎有心事,时不时地叹着气。坐在椅子上的伯爵看着他,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啊,我在想妈妈。”薛特立回答道,“我,我觉得有点不舒服。我想,在房间里走走,也许感觉会好一些。”他的眼睛里饱含泪水,不过,他在努力压抑着内心的痛苦。他站起来,慢慢在房间里走着。

伯爵看到薛特立非常想他的母亲,心里非常不高兴。但是看到这个小男孩儿,这么小的年纪竟然能如此控制自己的情绪,又觉得很感动。他说:“到我这里来。”

薛特立走到伯爵面前,轻声说:“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离开妈妈一个人在外面过夜呢。我想任何一个人,到陌生的地方过夜,都会感到难过吧。还好,妈妈离我住的地方不是很远。我已经七岁啦。对了,我这里有她的照片。想她的时候,我看看她的照片就可以了。”

说完,薛特立从衣服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按了一下弹簧,盒子就打开了。“您看,这就是妈妈的照片呢。”薛特立对祖父说道。

伯爵皱皱眉头,他虽然不想看,但是碍于薛特立的热情,他还是看了一眼,出乎意料的是,他看到了一位年轻秀丽的妇人形象。

“你很喜欢你的妈妈,是吗?”

“是的,我很喜欢妈妈。”薛特立实话实说,“爸爸去世以后,妈妈辛苦地把我养大。我以后长大了,要赚很多钱给妈妈。”

“啊,那你怎么赚钱呢?”

“我本来想跟着霍伯伯做生意的。后来,我想当总统。”

“英国没有总统,你可以做贵族。”

“啊,如果做不了总统,做贵族也不错。”

他们谈着话,薛特立默默地看着炉火,继续想念妈妈。伯爵还是坐在椅子上,看着薛特立。

半个小时之后,哈维夏姆先生走了进来。伯爵看到他来了,赶紧示意他小点声音。薛特立这个时候已经睡着了。

【伯爵的变化】

第二天早上,薛特立在一个童话般的屋子里醒了过来。在仆人的照料下,他和爷爷共进了早餐。早餐后,薛特立主动提出教爷爷玩棒球。伯爵本来是想应付一下,但是他被薛特立的热情感染了,于是认真地玩了起来。老伯爵忘记了他的脚疼和冷酷的性格,开始和小孙子开心地玩起了棒球。

半个小时之后,一位牧师,莫单特,被仆人引到伯爵的屋子里。因为职务等关系,他经常来这个城堡,也经常和伯爵谈点事情。但是每次他都感觉不舒服。伯爵不是傲慢地对待他,就是对他破口大骂。他真希望一辈子也不和这样的人打交道。

伯爵最讨厌教会的慈善事情,假如需要他出钱救济的时候,他就会很不高兴。莫单特牧师无可奈何。

这个时候,牧师战战兢兢地走了进来,他不知道伯爵现在的心情如何。当他推开门,没想到却听到了小孩子欢乐的笑声。

“啊,是死球!”童音非常清脆。

“啊,是莫单特牧师啊,你好啊!”伯爵向牧师打了个招呼。声音非常亲切,他从来没有听过伯爵用如此动听的声音和他打招呼。

“伯爵,您早啊!”牧师恭敬地走到伯爵面前。

“莫单特,你看,我已经有新的工作了。这是我的孙子。这是教区的莫单特牧师。”

薛特立热情地伸出了手,用大人的口气说:“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啊。”

莫单特握住了孩子的手,脸上露出了笑容。

“莫单特,今天有什么事情找我啊?是不是又有人有困难了?”

“是啊,伯爵大人,那个农民西金斯啊。”牧师看看伯爵,然后接着说,“艾齐田庄的西金斯,去年秋天,他就生病了。他的几个儿子也生病了,得的是猩红热。现在,他妻子也生病了。他们现在连田租都付不起了。听账房的人说,付不起田租,就不让他种这块地了。他很着急。他让我求您,能不能宽限他两天,他一定能交齐田租的。”

伯爵生气了,他说:“这些人就想占点便宜。”

“不是的。西金斯的确是一个很老实的人。他也很努力地干活。只不过运气差了点儿,他家里的人接二连三地生病。要是他没有地种了,他家的人非活活饿死不可啊。再说,他家的人都生病了,必须要吃点营养品。可是他家那么穷,怎么会有营养品啊?”

这时,坐在一边的薛特立突然大声地说:“他和迈克的情况一样啊。”

“啊?迈克是谁啊?”

“他是浦丽阿姨的丈夫啊。他也得了病,付不起房租,又没有什么可吃的。这个时候,爷爷给了我好多钱,我给他们一些钱,让他们付了房租,救济了他们呢。”

伯爵听了之后,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孩子,如果是你,你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薛特立走到爷爷面前说:“假如我是有钱人,我会让那个人继续种地,我还会给他买营养品,让他早点好起来。”

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接着又说:“爷爷,您也能做得到吧?”

“方特罗,你会写信吗?”爷爷没有正面回答他。

“会,就是写得不是很好。”

“没有关系。你把桌子上的东西收拾一下,然后把笔墨拿过来。”

一切都准备好了,伯爵说:“你弄好了吧?那你开始照我的话写。”

西金斯可以暂时留在原来的地方,继续工作。方特罗

薛特立开始写字。他一边写,一边想。写好了之后,他小心地把信纸交给爷爷,“这样写,行吗?”

“很好,西金斯肯定会很高兴的。”

不久,莫单特牧师带着这封信高兴地离开了城堡。

牧师走了之后,薛特立对爷爷说:“我现在可以去看妈妈了吗?妈妈肯定很想我呢。”

伯爵想了想,说:“还有一样东西,你肯定会喜欢的。你按一下铃吧。”

“可是,能不能明天看啊?我好想妈妈。我想她也很想我了吧?”

伯爵故意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那不过是匹小马而已。”

薛特立大吃一惊,他轻轻地问:“谁的小马啊?”

“当然是你的啦。”

“我的?就像那些玩具一样吗?”

“是的,你想看看吗?它就在马圈里呢。”

“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还能拥有一匹小马呢。妈妈听到之后肯定会很高兴的,是不是,爷爷?”

“啊,你到底想不想看小马啊?”

“我,我很想看,但是我更想先去看妈妈啊。”薛特立叹了口气。

伯爵没有办法,只能叫来仆人,驾上马车,带着他们,朝着薛特立妈妈住的地方驶去。

一路上,伯爵看着外面,一声不吭。薛特立滔滔不绝:“妈妈告诉我,不为自己打算,愿意帮助别人的人,就是一个伟大的人。我想爷爷帮助了那么多的人,也是一个伟大的人。”

伯爵看着风景,内心却想着事情,他的领地非常广大,有的人羡慕他的财富,有的人害怕他的冷酷,有的人还想方设法、寻找机会侵占他的财富。但没有一个人像薛特立那样真挚地爱着他,把他当作一个伟大的人,当作榜样来对待。

想到这里,他有些惭愧,觉得自己似乎没有资格当孙子的榜样。

马车终于到了埃罗尔夫人的住处。

“爷爷,我扶您下去吧。”薛特立说。

“不用了,我不下去了。”

薛特立吃惊地说:“爷爷,您不去,妈妈会失望的。”

童心改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