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景与信仰:爱尔兰神话传奇故事(一)

幻景与信仰:爱尔兰神话传奇故事(一)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章 引言

希德不是所有人都有缘得见的,它们可以变形,可以长大也可以缩小,可以随心所欲变成任何形状。它们还会以男人或女人的形象示人,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可能是最近的款式,也可能是早已过时的式样。它们时或也会化身鸟兽、水桶或一堆羊毛。它们藏在一团尘土中从我们身旁经过,它们的数目多如草叶;它们无处不在,安家在堡垒、圆形封闭地和杂草丛生的古代圆形土丘之中,附近放置采集来的带刺灌木以起到保护作用。如果它们想要住和我们一样的房子,不一会的工夫就能自己盖起来。只要它们中意,它们可以重建被克伦威尔的手下毁坏的石头城堡,使之重新灯火通明、歌舞升平。它们自己的国度叫作“蒂尔-南-奥格”,即“年轻人的国度”。此国位于地下或海底,又或许就在我们生活的区域附近。对于饮食,不论是人家在灶台上或门槛外留给它们的东西,还是冷了的土豆或者一杯水或牛奶,它们都来者不拒。但是逢到节日盛宴,它们会从物质世界挑走各类食材的精华,却把毫无价值的相似之物留下充数;它们要是盗走了山上长的好土豆,农人就只能挖到腐烂干瘪的坏土豆;肉还在锅里的时候,它们就汲走了其中的劲力,这样当肉装盘上桌时已经不能滋养人的身体了。它们对盐敬而远之,因为盐中含有对它们有害的成分。它们会去上好的酒窖把葡萄酒拿走。

据说它们内部也会争斗,而它们的音乐是世所未闻的美妙,有人还曾见它们在岩石上舞蹈。人们时常见到它们玩曲棍球,把球击向球门。它们每一户都有一个皇后,皇后的力量比其他成员都强;但是最强的是它们的愚者,堡垒愚者阿玛丹-纳-布里欧纳。它是最强大、最邪恶、最致命的一个,受到它攻击的人无药可救。

它们要是对一个人友善,会把自己的力量注入他的身体里,从而帮助他工作;或者会告诉他去何处寻找宝藏和藏匿起来的黄金;它们还会藉某些从它们那里学到或求得本领的智者之口,告诉这人如何寻到走失的牛,或藉智者之手治愈这人的疾病,或者明示所患之病无药可治。有时候它们把受其召唤去往精灵世界之人的灵魂又送回我们的世界,这似乎与它们自身的意愿背道而驰。它们会通过许多方式召唤人们到它们的国度:使邻居的眼睛变成邪眼[1],或是一下触碰、一阵风吹、一次跌倒、一场惊吓等等。那些受到它们触碰的人,世间的肉身逐渐销蚀,力量出借给了那些隐形的生物。因为这些影子般的存在无论是在争斗中,还是在进行曲棍球比赛时,统统需要从人类的躯体获得能量。年轻人因为这个原因被带走,年轻母亲被带走则是因为它们需要奶汁哺育新生的希德婴儿,被带走的姑娘则可能自己便在那里成了母亲。

当这些人被带走的时候,一具长得跟他们相像的身体,或者一具样子跟身体相似的东西就躺在原处顶替他们。一段时间以后,这些人也许会获准回到他们的村子,为了这一天,他们也许要等上七年,也许要等两个七年或三个七年。不过有的人却必要等到阳寿将尽时才能返乡,乡人认作早已亡故多年的人,此时已成了垂垂翁媪,听其魂归故里,入土为安。

希德分为两个种族。其一高大英俊,生来乐天,性喜调谑,时常引得人在田野里迷失了方向,或是给人的明明是金子,一转眼却化为枯叶和尘土。它们在夜间成群结队地骑马或乘车出行,穿着精美的衣裳,并以鲜花装饰自己,一路欢声笑语。另一个种族的族人却身形矮小,心怀恶念,大腹便便,身前挂着个口袋。谁家的男人或女人要死了,有时就会有一名希德妇女以哀婉的哭丧作为预告。死亡时刻来临时,有时会听到空中或房子周围传来打斗声,那是因为此人在那幽昧世界中有朋友,当他身处险境之时,朋友们正在为了他而战斗。

人们时常看见已逝之人跟它们在一起,当同伴、兄弟或朋友遇到危险时,他们还会出手相救。他们有的在人世还有未了之愿,于是便会来到人间,请求在世之人相帮,或是替他们祷告,或是代他们偿还债务。它们会以某种奇怪的形状到处游荡,或者被限制在一个地方,或者像飞鸟般在空中穿梭。当希德化身一阵风从我们身旁经过时,我们应该说些祝福的话,因为它们中间也许就有我们自家的逝者。已逝之人与圣徒具有相同的本质,他们都是由肉身凡胎而成为了不朽者,都已洞悉世间的纷纷扰扰。而希德和天使一样,是在造出地球之前就已存在的。在古代爱尔兰,它们被称为众神或众神之子;现在对它们则另有定论,认为它们是因为傲慢而被逐出天堂的天使。

以下文字便是录自众多亲见希德的人和一些知晓希德法力的人的见闻。

奥·格

1916年2月,于库尔[2]

注释:

[1]邪眼:很多民间文化中都存在关于“邪眼”(the evil eye,或称“邪视”)的迷信,人们相信他人嫉妒或厌恶的目光会给自己带来伤害或噩运。

[2]库尔(Coole),位于爱尔兰戈尔韦郡,为作者居住地。(译注)

(英)格雷戈里夫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