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眼之印(全集)

第15章 小岛诡事(1)

问了一圈下来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韩西城是真急了,他对着张却吼道:“你听说这小子会去哪里吗?”

张却摇头道:“我和你一样,他对我也不是什么话都说的。”

韩西城道:“不过船和家伙都在,这小子就算是想跑,他总不能游泳回去吧?”

张却将那把枪拿了起来道:“怎么办?”

韩西城想了想道:“还能怎么办,赶紧找啊,岛也不算大,说不定这小子躲在哪个没人的地方拉屎呢。”说罢怒气冲冲地和张却出了山洞。

赵边城道:“孟总,你有没有办法帮我把这个锁打开,看来有必要限制他们的行动了,韩西城现在的状态已经有点不对了,我们不能冒险。”

孟洋道:“那不简单,你自己用手就能开锁了。”

赵边城用手一拉还真把锁打开了,孟洋道:“这里的锁可都不灵光了,你们想要出来就自己动手。”

原来是这样,我也把锁扯了开来,只见赵边城拿出手枪,和一个手下一人一边躲在了洞口两边,没过一会儿他冲我们打了个手势,我们赶紧各自回到房间躲好,只听韩西城的声音隐隐约约地传来:“他妈的绝对有古怪,老子不干了。”

张却道:“只怕没这么容易吧,而且我们现在也回不去啊。”

韩西城道:“这不还有艘小艇吗,我就是划都要划回去,这岛太邪门了,什么事情没做,就死了两个人。”

张却道:“罗东的事情还没有确定,不能就说他死了。”

韩西城道:“还需要证明吗?他又没驾船出海,这座岛地形也不复杂,你说他到哪里去了?”

张却道:“可是他在洞里面,即使……你知道我的意思,至少应该有一定的响动吧,我们没听见任何声音啊?”

韩西城道:“我懒得操这心,反正我是要走,你走不走随便。”

张却道:“你不能这样,当初来是你要来的,现在又是你说要走,那我算什么?”

韩西城道:“我他妈走了你就是老大,这还不够吗?”

他骂骂咧咧地当先走进洞里,张却随后跟了进来,却并没有发现隐藏在洞口两边的人,赵边城和他的手下,举起手枪道:“别动。”

韩西城顿时僵住了,过了一会儿,他骂道:“操他妈的,老子就不该出这趟海,什么怪事都被我给遇上了。”

抱怨是没有意义的,他们的枪被缴了,赵边城他们居然连手铐都带了,将这二人铐在了铁门上。韩西城道:“给老子烟,老子要抽烟。”

赵边城一脚就踢在他的脸上,骂道:“你他妈对谁自称老子呢,再说一遍试试,我打碎你一嘴牙。”

这时我们都打开铁锁走了出来,韩西城懊恼地道:“就我是傻子,你打死我吧,反正我也活不成了,能死在你的手里,至少不会太痛苦。”

赵边城道:“别危言耸听,你们上这座岛到底是干吗来了?老实交代,要不然有你们好受的。”

韩西城苦笑道:“没什么好交代的,我们上岛你也知道,船沉了我们不上这里还能去哪儿呢?”

赵边城道:“别扯犊子了,你们上这里绝对是有目的的,老实说到底为了什么?”

我对这些事情并不感兴趣,过了好几天没有出去,心里记挂着那个水坑的事情,这便出了洞口向水坑而去,等我到了水坑旁愣住了,因为我又看见了那块黑色的平地。

想到上次我冒冒失失地从上面走了一遍,顿时出了一身冷汗,真差点尿了裤子,冷不防被人拍了一下,吓得差点蹦了起来,只听王晨飞道:“小邹,你怎么了?”

原来是他,我这才长长舒了口气,指着水坑道:“你看这里。”

王晨飞走到旁边仔细看看,又用手按了按,然后闻了闻手指道:“小邹,说了你别害怕,这应该是个巨型生物。”

我吓得立刻倒退了几步道:“它……它就这么停着是什么意思?这种行为也太诡异了吧?”

王晨飞道:“这座岛下很可能有一片空心区域,巨型水生物地盘意识很强,这里很可能是它盘踞的地点。”

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您的意思是说咱们脚下其实有一个庞然大物?”

王晨飞道:“从它的体型来看确实是这样,黄海海域没有大白鲨,而鲸类是需要换气的,不可能长时间待在水底,你看这个东西它裸露出来的部位并不是气孔。”

我道:“那么这是不是您说的海龙王?”

王晨飞道:“这绝不是海龙王,海龙王的体型有点像鳄鱼,有四肢,它是可以上岸的,如果这里真的有一只海龙王,那么我们可能都要倒霉。”

我道:“可是您说过去的科学家就是在这座岛上饲养海龙王的,那么他们岂不是找死?”

王晨飞想了一会儿才道:“所以他们都死绝了。”

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以您的经验都判断不出这是什么东西?”

王晨飞道:“这只是露出一块皮肤而已,确实很难判断,不过我们脚底下有一头巨兽这是肯定的,所以没事你最好离水边远一点。”

我道:“咱们还是回去吧,我不想找倒霉。”

王晨飞笑道:“你确实不适合做海洋这块,一点小状况就吓成这样。”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道:“什么,这能算小状况,王老师,我们现在可是站在一头怪兽的身上,万一它要是爆发了,那我们真是死了都没人知道。”

王晨飞道:“你也别大惊小怪的,海里面体积庞大的动物未必就是怪兽,有的庞然大物脾气可好得很,比方说像蓝鲸,还有鲸鲨,它们的脾气非常温和,潜水员离它们再近都没有危险,所以你也别自己吓自己,有的巨型生物是非常可爱的。”

我起身道:“我就是想确定一下这里面到底是不是有古怪。”说罢转身往洞里走去。这时一阵海风吹来,又闻到了一股恶臭味,众人欲呕。因为这座岛的怪事情确实比较多,任何一个细节都可能是一件古怪事情降临的预兆,所以我很警觉地四处看了看,光秃秃的礁石岛没有任何异常情况。

进了洞,赵边城还在询问那两人,不过看来进展并不明显,孟洋淡淡地对我道:“邹老板,咱俩聊聊?”

我道:“没什么好聊的,只要能太平回去,我就谢谢你了。”

孟洋道:“你这话说得太吓人,我就是希望你相信我,让你上岛真的没有任何阴谋诡计,你千万不要因此而有心理负担。”

我道:“路遥知马力,日子长了就知道我是否判断错了,不过就现在看来,我实在不觉得孟老板让我们上岛能对你的工程有任何帮助。”

孟洋声音有些古怪地道:“你只要上了岛就对我有帮助,我要你做的其实就是这点。”

我心里一动,道:“难道赵边城说的是真的?”

孟洋点点头道:“没错,现在我实话实说了,你应该放心了吧?”

我不知道他忽然这么坦白地对我真正的用意何在,我也不能判断他说的这点是不是还是欺骗我,所以没有说话,孟洋也没有继续说下去。赵边城一直问到开饭时分,韩西城始终没有松口,赵边城也没辙了。饭桌上赵边城道:“无论如何罗东我们还是有必要找到,总不能真闹鬼了?我这个人不信鬼神。”

孟洋道:“这座岛也就这么大,他又没有坐船,还能去哪儿?”

赵边城道:“所以我们才要好好看看,万一真有怪事呢?在海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们应该做好预防工作。”

孟洋道:“你说的也有道理,那等吃过饭我们就出去看看。”

吃过饭后,赵边城扔给我一把AK道:“你和我们一起去。”

我头皮一紧道:“我这人可恐水。”

赵边城道:“都是男子汉,说这种话你不脸红吗?赶紧走。”

听了这话我无可奈何地拿起枪,又一次出洞,不过无论如何我不会接近海边了。赵边城首先去了海边四处看了看,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告诉他我们立足的下方栖息着一头巨兽,想了想还是没有说。

海边有没有人其实是一目了然的,所以赵边城也没有乱走,大概看了看就走了回来。我们几个往西边而去,这又让我看到了那座象征着灾难与不祥的棺材庙。赵边城四人至今没有上这里来过,所以他走了进去,我也跟着进去。上次来我并没有细看,这次留心看了看空荡荡的庙宇,一下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庙顶端居然刻着一个巨大的铁锚的印记,和韩西城他们手上的文身一模一样。

我心里一动,看样子赵边城并没有注意这个细节,他自语道:“妈的,建个庙还没有佛像,这是什么意思?”

出来后目力所及就是下坡处那片滚滚海洋了,洞窟所在的位置比较隐蔽,不去找发现不了,这一趟赵边城并没有找到罗东的蛛丝马迹,我们草草打道回府。

虽然大家都对罗东的失踪充满了疑惑,但是我们也知道这肯定是一件古怪的事情。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们都锁好了自己“房间”的门。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我们大吃一惊,只见洞穴内干燥的地面上满是潮湿的鞋印。韩西城一看就大惊小怪地道:“这会儿真的闹鬼了,这鞋子是罗东的鞋子,他夜里进来过。”

这句话让我感到头皮一阵阵发麻。赵边城皱眉道:“你怎么知道这是罗东的鞋印?”

韩西城道:“这本来就是我们在远洋货运公司统一配发的水手胶鞋,你看看我的鞋底纹路。”

说罢他抬起了脚,果然他鞋底的纹路和洞里的水印丝毫不差。

我们都面面相觑,马伟利胆子最小,道:“不是闹鬼了吧?没来由地罗东昨天晚上跑进来转一圈是什么意思?”

孟洋皱眉道:“别乱说,罗东绝对不可能还活着,留脚印的绝对不是他。”

马伟利都快哭了,声音颤抖地道:“那这鞋印是怎么回事?他们两个都被铐在这里,除了罗东还能有谁?”

孟洋没有说话,望向赵边城,他正在非常仔细地查看着每个鞋印的印记,仔细看了很久,赵边城才起身道:“如果按照鞋底纹路来看,这双鞋子确实是罗东的,不过昨天他既然在这座岛上踪影全无,我想十有八九是遭遇不测了,这件事情如果不是闹鬼,那就是我们这批人里有人故意装鬼。”

孟洋淡淡地道:“赵哥这是在说谁呢,总不会说你自己的人吧?”

赵边城看看自己三个手下道:“事情没调查清楚之前,谁都脱不了关系,包括我在内。”

孟洋略带讥讽地道:“赵哥还是非常正直的,不过我想罗东闹鬼的可能性不大,这不是闹鬼,绝对是闹人,我可以确定你这个观点。”

赵边城道:“是吗?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孟洋道:“我敢说这句话,就算是世界上真有鬼,他也不会到海上来,道理就这么简单。”

赵边城道:“孟老板是吃大海这碗饭的,可别把这里说得比地狱还恐怖。”

孟洋道:“正是因为我熟悉大海,所以才会说得这么肯定,罗东绝对死了,当然他是怎么死的我不知道,不过这个脚印我可以肯定不会是罗东闹鬼。”

湘西鬼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