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很想他

我也很想他
上QQ阅读APP,阅读体验更流畅

第8章 羞于启齿的愤怒

魏先仿佛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刻,神情并不如何慌乱。他没有看未婚妻,而是低下头似乎在思索什么,动作像是定格了,然后戴上眼镜,面对她在沙发椅上坐下,视线刻意偏离了她的脸:“你一定知道了。”

“我想听你解释。”辛意田压抑着愤怒说。

“事实正如你所想——但是,但是……”他看到对方脸上伤痛的表情,没有办法继续往下说。

“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你告诉我!”辛意田无法自控,大声喊了出来。

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魏先也在想。

一开始两人只是偶尔通个电话,碰到了就一起吃个饭,辛意田通常都在场。他虽然觉得她漂亮迷人,却从来没有动过其他的念头。直到七月的某一天,她打电话给他,问他可不可以来机场接一下她,又说是晚上,不妨碍他上班。于情于理,他没有办法不去接她。

到了松露花园,他帮她把行李箱提上楼。她倒饮料给他喝,笑说没有力气下楼吃饭了,叫外卖吧。他表示同意。她兴致很高,拿出一瓶五粮液,说是珍藏的,问他敢不敢喝。被她这么一激,他立马夸下海口,说他从小就混饭局,一瓶哪够。她立马又拿了一瓶出来,说这是一对,极其难得,只要他能喝,她就任由他糟蹋。

两人举杯一来一往,越喝越多,越喝越迷糊。接下来,事情自然而然发生了。醒来后他自责不已,一厢情愿地认为这个错误可以被纠正。可是王宜室不这么认为,毫不顾忌地打电话约他见面、吃饭、逛街、看电影,反正她既没工作也无家庭,时间多的是。

他曾跟她激烈地争吵过,两人不能这样,这是不对的。她用鄙夷的目光看他:“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想趁你那个宝贝未婚妻还不知道,趁机跟我划清界线,重新做回你的大好青年,是不是?你玩完了我,拍拍屁股就想走?你以为世界上的事有这么容易?我就这么好欺负,由得你搓扁揉圆,肆意糟蹋?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她——”

他把她的电话抢下来,抽着烟烦躁地问她到底想怎样。她突然大哭大叫:“辛意田的心是肉长的,人人都怕磕着碰着,一个个捧着她护着她,不忍心伤害;难道我的心就是石头做的吗?由得你们踩来踏去不过瘾,还要重重补上一脚,我就不会疼吗?”

他看着她哭得喘不过气来,眼泪鼻涕弄得他身上到处都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事情就这样一拖再拖。

听完他的叙述,辛意田冷冷地说:“听你这么说,她是有意引诱你,而你,则是顺水推舟了?”

魏先没有为自己辩解。

“那这事,你想怎么解决?”辛意田很想冲上去给他一个耳光,但是忍住了。王宜室对她竟有这么深的妒意和敌意,这让她心惊胆跳,十分不安。

“我不知道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魏先艰难地开口,“但是,无论如何,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交待?怎么交代?”辛意田见他还在犹豫、拖延、拎不清,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指着他鼻尖说,“事情无非两个选择,她或者我。你想明白再来找我。现在——”她指着门外,忘了这是魏先的房间,“你给我滚!”

魏先呆了一呆,料不到她处理的手段竟如此雷厉风行,见她正在气头上,不敢多说,默默拿了外套出门。

辛意田看着房间的门在眼前缓缓合上,想到魏先暧昧不清的态度,开始焦虑起来,半跪在床上爬来爬去,没有办法安安静静地坐着。“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她喃喃自语,是自己还是魏先,不然怎么会被一个王宜室趁虚而入?

她光脚从床上跳下来,站在阳台上吹风。夜色和冷风让她的心情一点一点变得平静。有一瞬间她很荒谬地希望太阳不再升起,世界就此沉沦,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梦,醒不醒来都无所谓。

她想洗澡,这才发现浴室里没有她的洗漱用品。这不是她的房间。她打开门,魏先穿着一双拖鞋,可怜兮兮蹲在门外。她脸上的表情冷若冰霜,没有看他一眼,甩门扬长而去。

辛意田想尽快回北京。她跟公司商量,让他们提前派一个人过来接替她的工作。负责她的齐主任说:“公司想要在上临设立办事处,打算由你负责。你真的决定回北京,不要再考虑考虑吗?你在上临的业绩完成得很出色。”

“谢谢主任的器重和栽培。不过,我还是想回北京。”

齐主任很惋惜,不由得问:“为什么这么坚持?留在上临对你在公司的职业发展很有帮助。”

她低声说:“我……我未婚夫在北京,长期分居两地,不好。”

齐主任听她这么说,只得算了,说:“我会向上面申请尽快派人过去接手你在上临的事务。你把该整理的东西整理好,准备做交接。”

辛意田开始收拾行李。何真得知她要回北京,有点惊讶:“这么快?怎么说走就走?”她耸肩说没办法,公司方面的安排,又说,“到时候我会把新来的同事介绍给你,你们继续合作。至于提成方面……你们自己再商量。”

何真表示了解:“那明天晚上我在‘芙蓉阁’请你吃饭,就当是践行了。”

“不用了,破费这个干什么!我们什么关系,还用这些虚礼?”

“得了得了,你也别客气了。就当是我们沾你的光,改善一下伙食。”

在“芙蓉阁”吃饭的时候,何真见她食欲不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关心地问:“你怎么了,怎么这么没精神?没出什么事吧?”辛意田连日来心里压着一块大石,一个可以商量的人都没有,委实难受。她一直在犹豫,说出来是不是可以好受一点,多一个人出出主意也好。

陆少峰给老婆倒牛奶,插嘴说:“这还用说,肯定是累的呗!交接啊,搬家啊,托运啊,事儿多着呢。哪像你,成天吃了就是睡,猪!”

“我猪怎么了?猪还不是你自己看中的啊?”

陆少峰忙嬉皮笑脸说:“对对对,我公猪,你母猪,然后生一窝小猪崽子。”

辛意田听着两人斗嘴斗得不亦乐乎,勉强一笑,低头装作喝饮料。

她把同事小孟带到上大,介绍给认识的老师,请大家以后多多关照。因此大家都知道她要走了,表示要请她吃饭。她推辞说下次吧,她又不是不回上临了,以后机会有的是。

*

一天她从干洗店提着好几件衣服出来,手机响。她把衣服搭在手臂上,伸手到包包里面去找,手忙脚乱好一会儿才找到。看见屏幕上的名字,她脸色立马变得不好,接起来放在耳边,沉声问:“什么事?”

“要不要出来谈一谈?”电话那头传来王宜室的声音,听起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她想了想:“好!哪里?”

“上次逛街的那家甜品店,你还记得吧?”

“我就在附近。”

“那好,我等你。”对方说完利落地挂了电话。

辛意田也不回酒店了,带着衣服直接打车过去。她乘电梯来到二层,通过外面的玻璃墙看到王宜室悠然自得地坐在那里翻杂志,桌前放了一杯喝了一半的咖啡。她走过去,把衣服堆在靠里面的沙发座椅上,然后在她对面坐下来。

“喝什么?”王宜室伸手招来服务生。

她没有看饮料单,坐直身体说:“果汁,猕猴桃。谢谢。”

王宜室见她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没有说什么,眼睛落到她干洗的衣服上面。其中两件衣服的纽扣和链坠上均出现了手写体“b.”的字样。她哼道:“低调的奢华,果然跟他很像。”

辛意田没听清,疑惑地看着她,一脸戒备地问:“你说什么?”

相较于她的紧张,王宜室显得十分轻松:“谢得喜欢你,你知道吧?”

辛意田料不到她竟会以这个话题开场,冷声说:“关你什么事?”

对面的人压抑着怒气发出一声冷笑:“哦,不关我的事啊——那么魏先呢?总关我的事了吧?”

辛意田用逼人的目光瞪向她,过了会儿一字一句说:“我一直在猜你这样做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如果你真的喜欢魏先,那样还好一些。”

王宜室恍若未闻,依然保持优雅的微笑说:“哇哦,你比我想象中聪明嘛。但是我和魏先之间,究竟怎么回事,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即使是你,也是外人。”一如她和谢得之间一样,其他人都是外人。

怎么才能做到像她一样,一丝愧疚之心都没有?辛意田用难以置信的目光打量她:“你总是习惯这样吗?勾引有妇之夫?”

“魏先是有妇之夫吗?据我所知,你们还没有结婚吧?”

辛意田用力压下涌上心头的怒气:“王宜室,无论你说得多么天花乱坠,表现得多么趾高气昂,都不能改变你这么做是不对的事实。”

王宜室眼睛眯了起来,卸下脸上伪装的亲善,阴沉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也是这么跟魏先说的吗?然后逼他快刀斩乱麻?”

辛意田蓦地明白过来了。大概是魏先要跟她分手,她心有不忿,因此找上门来想给她难堪。看穿了对手虚张声势的把戏,她心里顿时一轻,靠在沙发上悠然自得地看着对方,却不说话。

她这种一副胜券在握的神态激怒了王宜室。她挑眉冷笑说:“你以为你赢了?早着呢!不信,咱们走着瞧。”

辛意田生平最不愿意树敌,尤其是女人。结果只会两败俱伤。她叹了口气说:“如果一个女人千方百计要勾引一个男人,更何况还是漂亮的女人,我不认为哪个男人能抵挡得了。所以,我信。我跟魏先有三年的感情,我们一起度过了在法国那些艰难的、举目无亲的日子。这种相依为命的感觉我想你即使不能感同身受,也一定能理解。”说到这她停了停,用真诚而恳切的语气说,“我跟他结婚,不是因为你,也不是因为谢得,是因为我想跟他结婚。”

至少到目前为止,她还是这么想的,真心诚意地这么想。

王宜室一时被她的坦诚镇住了,但是很快恢复常态,仰着下巴说:“你以为我真的随便到只要是男人就能上我的床?”男人对于王宜室来说分两种:一种是看得见吃得到;还有一种是看得见摸不着。谢得对她来说无疑是后者。因此她只好转移目标,有时候难免带着一种破坏的心理。

“我一直以为你喜欢……谢得……你为什么硬要缠着魏先不放?”为了打消她的执念,辛意田换了个话题,尽管这个话题让她感觉有些别扭。

没想到这像导火线一样点燃了王宜室的积怨。她不遗余力地讽刺她:“原来你为了一个魏先真的可以对谢得这么无情!连我都替他感到寒心。心中的女神对他根本就不屑一顾,甚至弃他如敝履,随时可以牺牲——”

辛意田怒火一直烧到脸上,双手用力绞在一起,实在忍无可忍,冷喝道:“你说够了没?”

王宜室顿住了话尾,挑了挑眉看似适可而止,但是她接下来的话让辛意田彻底失控——

“你是不是性冷淡?”她右手食指放在唇边,貌似漫不经心地问。

辛意田像是被人重重扇了一个耳光,勃然色变站起来。对她来说这无疑是一种极大的侮辱。她转而怨恨起魏先来,男人在床上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她居高临下看着王宜室,尽量装出鄙夷、蔑视的样子,但是她不知道自己做得成不成功。她抱起衣服,丢下一句:“跟你没什么好说的。”头也不回地走了。其实更像是落荒而逃。

从商场走到太阳底下,被脏水泼了一身的感觉非但没有消散,经过烈日一晒,反倒发酵了,恼羞成怒的感觉越来越严重。她没有打车,沿着街道快步向前走,越走越快,就差跑起来了。挎包上的金属链打在胸前,很疼。她喘着气停下来,把头埋进衣服里,无声地问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生气、愤怒呢?”

因为被戳中了痛处。

她一直怀疑自己是性冷淡。但是这种私密的事,她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包括医生。因此王宜室这样不留情面地揭她短处,她分外不能忍受。

她和魏先大多数时候都是发乎情、止乎礼。偶尔情动,她没有办法投入,换个方式帮他——魏先对此并没有说过什么呀!加上他们还没有结婚,怕惹出乱子,在这方面有所顾忌,这样她难道也做错了吗?

她停在路中间,恼怒不已,只恨那天晚上没有给魏先一个耳光。也不知他胡说八道了些什么,让王宜室这样羞辱自己。

其他事情她都可以应付自如,哪怕是痛苦、绝望、恐惧、憎恨这些激烈的负面情绪,她都可以想办法很好地化解。唯独这件事,她羞于面对,情绪一时找不到宣泄口,因此耿耿于心,越想越怒,越怒越不知道怎样做才能恢复常态。她不希望因此而产生心理阴影,在这方面有异于常人。

这是第二次有人问她“你是不是性冷淡”了。

第一次还是在大学的时候。大学里她开始学会交朋友,但大多数都是女性朋友。有人注意到了,开玩笑对她说:“嗨,辛意田,你也该交男朋友了,不要总是跟女朋友同进同出,人家还以为你是同性恋呢。”在大家的怂恿下,她尝试着跟同系的一个师兄交往。

那师兄叫什么,长什么样子,她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只记得姓孙。每次跟她见面,嘴里都叼一根棒棒糖。晚上在树林里吻她,她尝到他嘴里甜得发酸的味道,立马把他推开。大概是她脸上露出的厌恶的表情打击到他了,他不假思索地问:“你是不是性冷淡?”

交往一事不了了之。她不觉得伤心,反倒松了一口气。

回想起来就像是一个笑话。然而现在她无法逃避,开始逼问自己,到底是身体上的原因还是心理上的原因?如果能找到解决之法,自然是再好不过。她一路走一路想,突然又停下来,对着路边的玻璃橱窗做出凶神恶煞的样子,怏怏不乐地说:“我怎么知道?统共只交过魏先这么一个男朋友!”

就这样浑浑噩噩走回酒店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夜色,街灯,车流,商店,晚风,星空,这些画面像电影里的镜头一样快速在她眼前闪过。眼看酒店在望,她突然失去力气,一屁股坐在路边长长的石阶上呆呆坐着,一动不动。她累得有种想把手里的衣服扔进垃圾桶的冲动。

“就这样石化也不错,总比被情敌羞辱‘性冷淡’要好。”她自暴自弃地想。整个下午,这件事一直在她脑海里盘旋不去,牢牢地占据着她的整个身心,像要生根发芽一样。

有阴影朝她的方向靠过来。她艰难地挪动身体往旁边让了让。来人不识相地在她左手边坐下。她极为不客气地瞪过去,想让他离自己远点,抬头却看到谢得一脸浅笑地转过脸来。

他一副心情不错的样子,而她却糟糕透了。

她远远地看见他的车子十分醒目地停在酒店门口,大概是在等她。她失去了说话的兴致,也不问他有什么事,径直望着某一处夜空发呆。

谢得也不说话。

奇异的,这样的沉默却并不让人觉得难堪。就这样过了几分钟,他突然问:“要不要吃冰淇淋?”

辛意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见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没有说话。他拍了拍衣服站起来。走了几步,辛意田喊住他问:“你有零钱吗?”

他愣了一下:“带了卡。”

辛意田把怀里抱着的塑料袋罩着的衣服一股脑儿扔在地上,从包里翻出一张纸币递给他,耸肩说:“没有了,只有十块零钱。算了,帮我带瓶水吧。”

很快他拿着一盒冰淇淋和一瓶矿泉水回来了。辛意田接过冰淇淋,问:“怎么只买一盒?你呢,不吃吗?”

“钱不够。他们刷卡机坏了。”

“哦,那你喝水吧。”

他一开始没什么表示,过了会儿盯着她的冰淇淋说:“我也想吃。”

辛意田瞟了他一眼,无视他暗示的话语和炽热的目光,断然拒绝:“不行。”说着挖了一大勺往嘴里送。

“不行算了,我吃饭。”他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我也饿了。走,吃饭去,我请客。所以——”她下巴微抬指着地上的衣服,看着他的眼睛滴溜溜乱转。

谢得犹豫了一下,还是弯下腰把衣服抱起来。但是他的脸色越来越差,走到车边时,几乎是把衣服像破布一样扔在后座,只差在上面踩两脚了。

她任意地指使他,甚至拿他当苦力,而他,竟然甘之如饴。他对这样卑微的自己感到愤怒。

她仿佛没看到,径直问:“你想吃什么?”

他不说话,车子像离弦的箭一样射出去,左弯右拐后在一栋貌似私人宅院前停下。辛意田下车望着城中这个著名的私家餐馆,侧身看谢得,睁大眼睛说:“你这是报复还是挑衅?哼,我还请得起!”说完昂首阔步走了进去。

她一上来就点酒。谢得没有阻拦。两人像斗气似的各据餐桌的一方,拿面前的饭菜当作敌人,一通乱扫。

辛意田喝了不少的酒,不但自己喝,还要谢得陪喝。她一只手拿着酒杯,一只手撑着下巴,端着脸一本正经地说:“我的面子不够大是不是?请不动谢总喝这杯酒?”谢得一开始不理她,后来被她逼得没办法,瞪着她发狠说:“万一出了什么事,可别怪我。这是你自找的。”

她甚至跟他喝交杯酒。两个人手挽着手,脸贴着脸,炽热的呼吸纠缠在一块儿,喝得谢得浑身都热了起来。

趁着理智尚存,他制止住她,叹气说:“够了,走吧。”辛意田在他的半扶半抱下坐到车里,头一歪抵着车窗睡着了,露出一截白皙滑腻的后颈。

谢得看着眼前醉得不省人事的她,唾手可得,内心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半晌,他叹了口气,车子还是调头朝她住的酒店的方向开去。

李李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