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你吻别

我和你吻别
上QQ阅读APP,阅读体验更流畅

第3章 “一见钟情”

保安拿着手电筒在他们脸上晃了一下,冷声问:“你们哪个班的?”

唐译坐在地上不吭声,在他一再的追问下,只好小声说:“一年级七班,周晓彤。”

陈上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

“半夜翻墙,这还了得!走,跟我到教导处去。”

唐译欲哭无泪,早知道她还不如实话实说。

“你呢,叫什么?”

“陈上。”回答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不耐烦。

那保安一听到陈上这个大名便头疼不已:“怎么又是你?大半夜的不好好睡觉,干吗呢,你们?”

“不干吗,睡不着,到处走走。学校里连散步也不允许吗?”

十九中的图书馆和食堂都是陈家捐赠的,那保安拿他没办法,只得挥手说:“行了,行了,早点回去睡吧。哎,现在的孩子啊——”摇着头走了。

陈上走了几步,见她没跟上来,冷哼道:“磨蹭什么,你想留在这里过夜?”

唐译只得忍着痛一瘸一拐往前挪。陈上这才注意到她的异样:“你脚怎么了?”

“崴了。”

“哪只脚?”

“好像左脚,可是右脚也疼。”

两人移到路灯下。唐译坐在路旁的长登上,低头看时,左脚崴了,才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已经肿了有半指高;右脚抽筋了,倒不大要紧,缓一缓就会好。

陈上非但不同情她,反而骂道:“你怎么比猪还笨啊,这么一点高的墙,你也能两只脚都出事?”

唐译甩过头去:“不用你管,你走吧。”

他站在原地犹豫半天,最后扭扭捏捏地问:“喂,要不要我背你啊?”

哪知她一口拒绝:“不用了,我自己能走。”

陈上好心被她当成驴肝肺,顿时恼羞成怒:“那你就慢慢逞强吧。”丢下唐译一个人大踏步离开,拐个弯转眼就不见了。

唐译蹦两步歇一歇,好半天才走出十几米远。她气恼地想,都怪他,要不是他把她骗出学校,就不会发生这些倒霉的事了。

陈上在远处看着她艰难移动的身影,不知为何,突然想起初次见到她时的情景,手里提着大包小包,也是这样,挪一步歇一步。

开学的第二天,唐译才来学校报到。唐妈妈怕她着凉,把冬天的被子都给她带上了。沈飞奇陪她一块来的,兼职做苦力。

沈飞奇和她是邻居,青梅竹马,也是冤家对头。两人从小学到初中都在一个班,争第一名争得非常厉害,闹了不少笑话。两家大人看不过去,都劝他们“友谊第一,成绩第二”。唐译嗤之以鼻,代表班级和学校上台领奖的永远是第一,谁会记得第二?

结果沈飞奇顺利地去了上临一中,而唐译倒霉地来到连公立中学都不是的十九中。两人之间越发势同水火。

乘公车到学校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两人背着背包,拖着箱子,手里提着塑料桶和暖水壶等物,磕磕绊绊往前移动。

“又不赶着去投胎,你能不能走慢点?”沈飞奇累出了一身的汗,忍不住抱怨说。

“哎呀呀,您可真能干哪。”沈飞奇长得高而瘦,营养不良似的,唐译故意说反话。她提的东西比沈飞奇只多不少。

“唐译,你真讨厌。”

唐译做作地叫起来:“哎哟喂,我好喜欢你啊——,我呸!”

沈飞奇把行李往地上一扔,罢工了:“今天是鬼节,孤魂野鬼肆虐横行,我也买一张面具戴着辟邪。”

唐译知道他这是拐着弯骂自己,气得差点跳脚。

附近的商贩为了赚学生的钱,特地在阴历七月十五鬼节这一天推出了许多面具,有阎王、判官、黑白无常、牛魔王这些妖魔鬼怪,也有玉帝、王母、太上老君、嫦娥这些神妃仙子。不少学生戴着面具,站在操场上成群结队放孔明灯。

唐译见沈飞奇买了一张阎王的面具,对着镜子左顾右盼,忍不住骂道:“丑人多作怪!”她等了一会儿,见他又跑去问孔明灯的价格,实在忍不住,冲上前说:“喂,天黑了!”使劲推着他往回走。

唐译把一大一小两件行李往他手里一塞,没好气说:“其他的东西我来拿,这总行了吧!”

“凭什么?”

唐译火了:“嘿,你——”好汉不吃眼前亏,她清了清嗓子装腔作势地说,“凭我对你一见钟情。”说着抛了一个媚眼过去。

对方什么话都没,乖乖地提起行李跟在她身后。

真是的,每天不恶心他两句,跟过不去似的。

“到了,你还提着干吗?不嫌累啊。”唐译把肩上、背上、手里的东西一股脑儿堆在脚边,喘气说。

对方把脸上的阎王面具摘下来擦汗。唐译见到眼前的陌生人,吓得倒退三步,花容失色大喊“鬼啊——”,随即反应过来弄错人了,东西也不管了,拔腿就跑。沈飞奇这个大白痴,他要是出了什么事,她怎么跟沈爸爸沈妈妈交代?

最后还是通过学校广播找到沈飞奇的。唐译求神拜佛把他送走,整个人都快累趴下了。

第二天开学典礼,唐译作为新生代表上台发言,陈上一眼就认出了她。原来她就是这个学校成绩最好的女生,长得还蛮可爱的嘛。想起昨天晚上她对自己说的“一见钟情”的话,他很是兴奋。

陈上时不时制造机会跟她偶遇,哪知她对他完全视若无睹。他安慰自己,一定是她太腼腆了,不好意思表露出来。一次,他趁唐译排队买菜的时候冲上去问:“你是不是唐译?”

唐译一脸愕然地看着他:“你是谁?”

陈上狠狠瞪了她一眼,走远了还听见她对身边的人说:“不认识,从来没见过……哎呀,我最喜欢的宫保鸡丁快没了……”

只不过是一句玩笑话,他却当了真。陈上觉得自己是天字号第一大傻瓜,被人耍了都不自知。然而终究是不甘心,怀着这样的心情,他跟父母说他想进优才班。

陈上最后还是打了个电话到她宿舍。夏文倩推着自行车把两只脚都受了伤的唐译接回来。

唐译脚踝肿得拳头大也没去医务室,问宿管处的老师借了一点红花油擦。她行动不便,多亏了夏文倩每天推车送她去上课,又帮她打饭打水里里外外照顾她。等她脚好了,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的事,学生们迎来了翘首以盼的国庆长假。

这么些天,唐译没有跟陈上说过一句话,倒是范从思见她崴了脚,特意跑过来问了一声要不要紧,隔天又买了一篮子水果托人带给她。

国庆期间,大部分学生都回了家,就连夏文倩也到上临亲戚家住去了,只有像唐译这样本地既没有亲戚也没有朋友又离得远的人才不得不留在学校里。

本地电视台要录一期综艺节目,需要一些成绩优秀的学生当嘉宾,有一笔对于唐译来说为数不少的车马费。她二话不说答应下来。录制那天她一大早便爬起来,又是坐公车又是倒地铁,费了好大一番劲儿才找到地方。

万万没想到会在休息室里碰见沈飞奇。两人猛然见了面,终究是喜多过于惊,开学时敲锣打鼓找人事件早已淡忘了。

两人照旧你来我往地斗嘴。负责人把唐译叫过去:“轮到你了,先换衣服,再化妆。”

化妆师对着镜子端详了一下唐译的脸,迅速做出决定:“头发烫一下,扎成斜马尾,上镜会可爱一些。”

唐译一直担心妆会不会太浓了点儿,假睫毛也太明显了,腮红扫得跟贴两块红纸在脸颊两侧没什么分别。化妆师脾气倒很好,安慰她说:“这已经是淡妆了,放心,一上镜什么都看不出来。”

六个学生化好妆,三男三女,穿着服装广告商赞助的英伦式学生制服,并排站在后台听负责人讲解录制时的注意事项。

正式录节目已经是下午三点以后的事了,他们等得妆都快花了才被通知要出场。虽然演播厅下面坐满了黑压压的观众,可是因为节目是录播,他们又只是整台节目其中的一个环节,并非主角,唐译倒不怎么觉得紧张。他们的部分不到半个小时就录完了,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主持人在说话。唐译要下去的时候,主持人叫住她多补了几个特写镜头。

一录完节目,便没有人管他们了。因为台上节目还在录制中,后台简直乱成了一锅粥。唐译连上厕所换衣服都找不到地方,便对沈飞奇说:“咱们走吧,别在这儿添乱了。”

两人乘电梯下楼。沈飞奇问她:“你饿不饿?中午的盒饭根本没吃饱。”

电视台矗立在市中心的繁华地段,唐译看着道路两旁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头一下子晕了,辨不清东西南北。沈飞奇对这儿也很陌生,到处看了看,指着不远处一家大型购物商场说:“里面肯定有吃的。”

两人一路来到地下二层,肯德基、麦当劳、吉野家、麻辣香锅、寿司、拉面、中餐、西餐应有尽有。

沈飞奇要了一份商务套餐,问唐译吃什么。唐译不怎么饿,要了一碗汤慢慢喝着。里面坐满了人,两人便坐在外面吃。

两人穿着录节目时穿的学生制服,唐译又做了头发化了妆,看起来像个洋娃娃,坐在人来人往的过道边上,回头率可以说是百分之百。

陈上放假哪儿也没去,无聊地得在家里,一个人看完新上映的电影出来,想不看见他们都难。他无意中瞥过一眼,一时还没认出戴了黑框眼镜的唐译,直到走过去了,听见她熟悉的声音,这才停下脚步。回头仔细一看,不是她是谁?怎么打扮得……这个鬼模鬼样?

视线再移到坐她对面的沈飞奇身上,忍不住皱眉——这人是谁?

唐译和沈飞奇吃完饭出来,两人站在路边说话。

沈飞奇问她:“现在你去哪儿?”

“回学校喽。你呢?”

“我也回去。今天一大早爬起来录节目,紧张得要死,又困又累。”两人留了联系方式,各自散了。沈飞奇往公交车站的方向走,唐译折回商场,那里有地下通道直通地铁站。

她一踏进商场的大门,便瞧见了站在那里的陈上,双手插在口袋里,一脸不耐烦,似乎在等人。她下意识把头一撇,多绕了几步路,希望他没看见她。

“唐译!”一个甚是不快的声音从背后冷不丁传来。她只得回头,有些尴尬地面对他,好半晌才打了声招呼:“是你啊,好巧。”

陈上也不说话,眼睛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来回打量她。唐译被他奇怪的眼神看得不自然,忍不住问:“怎么了?”

“你COSPLAY吗?”唐译还来不及回答,他又冷冷地扔下一句,“这么短的裙子你也敢穿出来?”

“这个就不用你管了。”她冷冰冰说完,不再理他,乘手扶电梯下楼。

陈上三步并作两步追下来。唐译不客气地说:“你跟着我干什么?”陈上嗤笑一声,扶着扶梯懒洋洋地说:“你也太自作多情了吧?”

唐译气得多下了两级台阶,双手放在胸前做了个“划清界限”的动作。下了电梯,她一时失去了方向,正要问路。陈上把手机举到她眼前:“你说我把这张照片放到学校的BBS论坛上,不知道大家会怎么看你?”

唐译定睛一看,照片的主角是自己和沈飞奇,俨然是刚才他们一块吃饭的时候他偷拍的。她气得伸手去抢:“删掉它!”

陈上举高手臂,任由她像小丑一样在自己身边跳来跳去,施施然地说:“这么精彩的画面,我才舍不得删掉呢。”

唐译压下心中的怒气:“陈上,你到底想怎样?”

陈上沉吟半晌,挑眉说:“这个嘛,我还没想好。”

她忍不住骂道:“卑鄙小人!”

陈上此刻占尽上风,对她的谩骂恍若未闻:“不要站在过道里挡别人的路了,走吧,找个地方坐下来,有话慢慢说。”

“我跟你没什么话好说的。”

“我跟你可是有不少话要说呢。你看——”陈上手指按在手机的确认键上,“只要我轻轻这么一点,这些照片就会以光速在学校的BBS论坛上流传开来。我连标题都想好了:浓妆艳抹、衣着暴露和男朋友约会——这就是所谓的优才生?”

唐译差点没气出眼泪来:“你太过分了!”

“我过分?难道我说错了吗?你看看你自己,是不是浓妆艳抹,是不是衣着暴露,是不是和别的男生一起吃饭?你走出去问一问满大街的人,你这个样子像一个学生吗?”陈上的样子看起来似乎比她更生气。

“这又碍着你什么事了?”唐译实在想不通他为什么非要跟自己过不去。

“这个你不必知道。走吧,要吵架也得等我先喝口水再说。”陈上大步往对面的“星巴克”走去。

“要去你一个人去,我没钱。”唐译心想,我才不做这个冤大头咧。她一个人跑到自动售货机前掏出硬币买了一瓶矿泉水。

陈上被她误认为自己用照片要挟她请客,自尊心大受打击。“难道我会要你付钱?”说着嫌恶地看了她一眼。

唐译冷笑说:“反正我没钱。”她指着不远处的室内喷泉说,“要吵架,行!咱俩坐下来慢慢吵。”

陈上随她在喷泉边上坐下。这个喷泉因为建在室内的关系,泉水喷得很低,探照灯在水底穿云破雾,激起一道道绿色的波浪,浮光掠影在眼前一晃而过。两人背对着喷泉,仍然时不时有溅出的泉水喷到身上、头上、脸上,好在微风细雨的,就那么一点半点,并不难受。

陈上一坐下就开始数落唐译的不是:“你这个人,又小气又自大。”

唐译本来打定了主意要跟他好好说话,坑蒙拐骗哄也要让他把手机里的照片删了,这下脾气再好也忍不住了,跳起来瞪着他,准备发难——

哪知道陈上接下来抱怨说:“有像你这样买水只买一瓶的吗?”他身上只带了信用卡,没有现金,更不用说硬币了,下午看了一场电影早就渴了,一直盯着唐译手里的矿泉水。

唐译不甘心地把自己的矿泉水递给他:“喏,给你,我再去买一瓶。”他不客气地接在手里,一气喝了大半瓶。她清了清嗓子说,“陈上,你喝了我的水,这下总该把手机里的照片删了吧?”

“我有答应过吗?”

“你——”唐译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些照片就是你的把柄,留在我手里用处大着呢,你以为这么容易,说删就删啊?”陈上不愧是在经商的家庭里长大的,头脑精明得半点亏都不肯吃。

唐译怒极反笑,冷哼道:“你以为你拿着这些照片就能威胁我吗?这根本说明不了什么问题。我又没有做任何见不得光的事情,身正不怕影子歪。随便你想怎么样,我才不怕呢。”她懒得跟他解释,头也不回走了。

陈上冲上去追了两步,可是商场里人实在是太多了,一转眼的工夫,唐译的身影就不见了。她又没有手机,他只得悻悻地回家。

这天陈上下了课照例约李喆他们打篮球。钱包、手机、钥匙随随便便往那里一搁,让一个认识的朋友先看着。那男生坐在台下无聊,因为陈上的手机是国外的最新款,他便把玩起来,很自然地上了校内BBS论坛。陈上的ID一直没退出来,他也懒得登录,直接用陈上的ID回复。在草稿箱里看见一组照片,连题目都拟好了,他看得有趣,一时手快就给发了出去。这原本不是一件什么大事,过后他就把这事给忘了。

等到陈上知道这事的时候,BBS论坛上早就炸翻了天,尽管他立马把原帖删了,可是论坛上到处都是转帖,事态已经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

如果是别的学艺术的女学生,这类事情倒很稀松平常,大家顶多嘲讽几句也就算了。可是因为是顶着“优才生里的优才生”这个头衔的唐译,所以一下子便闹得不可收拾。本来嘛,十九中的学生对所谓的优才生已经够敌视的了,现在还天天被老师、父母逼着拿他们做参照物,心里早就憋着一股怨气,现在有了这个发泄的机会,还不往死里落井下石?

可怜的唐译差点没被舆论的大炮轰成了炮灰。

课间休息,几个优差生拿着手机,围在一起兴奋地说着什么,时不时用肆无忌惮的目光看她。唐译心想,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我脸上又没有长花,敲着桌子说:“该交作业了,不然孙老师又要催了。”每次都是他们拖着不交,有答案也不肯抄得痛快点。

何先勇举着手机笑嘻嘻地说:“唐译,没想到你打扮起来很漂亮嘛,看不出来你很有料呢。”其他几个优差生不怀好意地笑起来,引得前面的优才生们也好奇地往这边看。

唐译把眉一横,冷声说:“何先勇,你耍什么流氓?”何先勇见她翻脸,忙结结巴巴解释:“我……我没有,我……我只是……说着好玩的……”

“你还说没有!”唐译忍不住提高声音,把其他正在说话的人吓一跳。教室里顿时安静下来。

何先勇手足无措地看了她一眼,转过头去向其他人求助,奈何没有人站出来替他圆场。对着脸色阴沉得快要滴水的唐译,他只得硬着头皮说:“不就几张照片吗,连艳照都称不上,我刚才都是说着玩的,你……”

唐译有些反应过来,打断他问:“什么照片?”

何先勇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她。

她只看了一眼,就那么一眼,足够那些伤害如同附骨之疽停留在她心里。她颤抖着把手机还给何先勇,面无表情问:“陈上呢?”

有人指着外面说:“刚才和范从思一块出去了。”

唐译握紧拳头愤怒地跑出了教室。

有人看着她的背影不解地说:“她怎么了?刚才的样子好吓人啊!”

何先勇白着一张脸喃喃自语:“我做错什么了吗?”

唐译到处找陈上。他今天没有穿校服,她一眼看见他和范从思站在“爱晚亭”里,两人拿着手机不知在嘀咕什么,风中隐隐约约传来陈上辩解的声音“我也不知道啊”。她气红了眼睛,冲上去用力往前一推:“陈上,你这个王八蛋!”

唐译的体重加上她奔跑的速度推得毫无防备的陈上一下子从亭子里面翻过低矮的栏杆重重跌到外面。唐译一下子傻眼了,吓得站在那里好半天没动静。

爱晚亭建在半米高的大理石台阶上,所幸亭子外面是绿草如茵的大片草坪,陈上跌得狼狈,胸口被撞了一下。

范从思忙跑过去扶起陈上,着急地问:“你没事吧?”又对红着眼睛站在那里的唐译说,“你别急,有话好好说。”

陈上被撞得直吸气,龇牙咧嘴爬起来,一边揉着肩膀一边急急忙忙解释:“唐译,你听我说,照片真的不是我发的。我要发,干吗等到现在啊。这事我也是刚刚才知道……”

唐译冷笑说:“陈上,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我原本只是讨厌你,现在,我根本就瞧不起你。”说完丢下一个鄙视的眼神,气冲冲走了。

陈上和范从思都有点蒙了,她这干脆利落、来去如风的一掌排山倒海打了二人一个措手不及。范从思好半天才说:“她是就这么算了呢还是跟你没完?”

陈上呆呆地摇头:“我也不知道。”

范从思打了他一下:“发什么呆啊,赶紧想想办法。”

陈上用力甩了甩头,愣愣地说:“我这一跌,好像跌傻了。”不然他为什么会有怦然心动的感觉?觉得唐译忍着眼泪、一脸委屈的样子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唐译一言不发回到教室。班上其他人经过刚才这么一闹,差不多都知道了照片的事。夏文倩看了看她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你还好吧?”

唐译闷闷地说:“录节目嘛,化点妆,穿得夸张一点,有什么错?结果大家的话说得那么难听。”

其实情况也不是像她想的那样糟糕。

照片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女生对唐译自然是反感居多,认为她艳俗、做作、不知廉耻;然而男生对她大部分都是“哇,惊艳;漂亮;才貌双全”之类的评价,都为身边“有如此美人却不自知”,以至于发生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这样令人扼腕叹息的事情而悔恨不已,反倒是极尽嘲讽之能事挖苦还处于丑小鸭蜕变阶段的沈飞奇。

“算了,嘴长在别人身上,爱怎么说就怎么说,不听就是了。有那个闲工夫还不如拿来干正经事呢。”唐译只得这样安慰自己。

她虽然如此看得开,还是难免招惹了一些年轻冲动、整日无事生非的小女生。大部分人都是在背后指指点点,也有那么一两个当面冷嘲热讽的,她虽然很不高兴,还是强忍下火气,装作没听见,最可气的是有人在她下晚自习的路上拦着她不让她回宿舍。

唐译背着书包冷冷地看着眼前两个陌生的女生,无奈地说:“你们到底想怎样?有什么权利不让我走?”

其中一个女生看了同伴一眼,仰着下巴说:“我们就是看不惯你假惺惺的样子,装作一脸清高的模样,还不是整天和男人出去鬼混?”

唐译对这些难听的话早已经产生了免疫力,看也不看她们一眼:“你们烦不烦啊?闲得没事做是不是?那请你们继续看不惯好了。”二话不说用力推开她们,从两人中间穿了过去。

其中一个身材瘦弱的女生被唐译推得打了个趔趄,差点跌倒,忙扶住另外一个高个子女生。两人看着唐译走远的身影气得直跺脚,恼羞成怒说:“她凭什么这么嚣张?竟然敢推我们!走,给她点颜色瞧瞧!”

李李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