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志刚说春秋之六:圣贤本色

第6章 情圣出马

降志辱身矣,言中伦、行中虑,其斯而已矣。

——《论语》

不羞污君,不辞小官,进不隐贤,必以其道。遗佚而不怨,阨穷而不悯,与乡人处,由由然不忍去也。故闻柳下惠之风者,鄙夫宽,薄夫敦。

——《孟子》

圣人,百世之师也,伯夷、柳下惠是也。

伯夷,圣之清者也;伊尹,圣之任者也;柳下惠,圣之和者也;孔子,圣之时者也。

——《孟子》

孟子把柳下惠和伯夷、伊尹、孔子并称四位大圣人,因此柳下惠又被称为和圣。不过柳下惠并不被后代统治者所待见,大概是因为柳下惠比较不尿国君,并且不肯为国家利益牺牲自己的做人原则。

情圣

和圣展禽,盗圣展雄。

一个太严肃,一个太恐怖,而世界需要爱情的滋润。

那么,谁是情圣?

情圣,需要以下几个条件。

首先,风流倜傥,人见人爱;

其次,追求爱情,矢志不渝;

再次,面对情敌,不怕困难;

再次,战胜困难,终成正果;

再次,爱情坚定,还要结晶。

要同时符合这个条件,只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巫臣。

巫臣,情圣,绝对的情圣。

从巫臣见到夏姬的第一眼起,巫臣就决定了自己这辈子就跟这个女人在一起了。当时的情况,巫臣面对的竞争者是楚庄王和司马子重,哪个都比自己有权有势。但是,在追求爱情的力量下,巫臣没有知难而退,他先后两番忽悠,忽悠得楚庄王和子重纷纷退出竞争。

眼看就要抱得美人归,谁知这个时候杀出一个不要命的连尹襄老,凭空截走了美人。

巫臣很失望,很沮丧,但是,他没有放弃。此后,巫臣利用晋楚大战的机会,暗中放箭杀死了连尹襄老,之后又设法骗过了连尹襄老的儿子黑要和楚庄王,把夏姬送回了郑国,然后再利用出使的机会,带着夏姬逃奔了晋国。

为了爱情,巫臣整整用了九年时间,抛弃了国家,抛弃了家族,杀死了朋友。

巫臣带着夏姬到了晋国之后,有情人终成眷属,夏姬也迎来了第二春。后来,年近五十高龄的夏姬与巫臣有了爱情的结晶,他们生了一个女儿。

“我们是从楚国来到晋国的,为了纪念我们的爱情,我们的女儿就叫楚楚吧。”巫臣建议,于是,他们的女儿就叫楚楚了。

楚楚继承了父亲和母亲的优点,像父亲一样聪明,像母亲一样漂亮,因此被父母爱若掌上明珠。很快,楚楚长大了,到了要出嫁的年龄。

登门求婚者踏破了门槛,其中不乏六卿的子弟,可是,巫臣一个也看不上。

“老公,你这个看不上,那个不中意,你到底想什么呢?”夏姬看得有点急了,不知道老公打什么算盘。

“老婆,你想想,咱们花了多大的代价才成了一家啊?你年近五十,我也五十多岁,才生下这么个宝贝女儿,容易吗?怎么能轻易就给嫁出去呢?”巫臣说。现在他已经年近七十。

“老公,你老糊涂了吧?咱们还能守着女儿一辈子啊?”夏姬瞪了巫臣一眼,别看她也已经年过六十,可是看上去也是四十上下。

“当然不是守着女儿啊,我是说要找个好的,找最好的。”

“最好的?最好的是谁?”

“嘿嘿,我告诉你,我看中了一个人,此人是个年轻才俊,全晋国最有才华的就是他。此人出身公族,现在还是国君的老师。整个晋国,只有这个人配得上咱家楚楚。”

“说这么多,谁啊?”夏姬一听,来了兴趣,就这样的条件,还真是不好找。

“谁,叔向,羊舌肸。”

“叔向?”夏姬乐了,然后苦笑一下,“我看,恐怕不行。”

“不行?你认为叔向这孩子不行?”巫臣吃了一惊,走遍了大半个世界,他还没见过比叔向优秀的呢。

夏姬撇了撇嘴,意思是你急什么。

“叔向当然没问题,经常听你说起,我还能不相信你的眼力?我不是说叔向不行,我是担心他老娘。”

“担心他老娘什么?”巫臣没听懂。

“看来,女人的事女人才知道。这样吧,我给你烫壶酒,你喝着,我给你讲讲叔向家的事情。”夏姬来了精神,平时老公见多识广,总是对自己讲这讲那,好不容易有机会给老公上上课,夏姬当然兴奋。

看见老婆高兴,巫臣也乐得一边喝酒,一边听老婆讲故事,尽管他不相信老婆比自己知道得还多。

夏姬亲自把酒端了上来,又上了两个小菜,一边用柔情的眼光看着老公喝酒,一边开始讲述叔向家的故事。

叔向

请所有杨姓读者保持恭敬,因为叔向就是杨姓的始祖,令杨姓骄傲的始祖。

当初,晋武公有一个儿子叫做伯侨,伯侨的孙子突被封于羊舌(在今山西洪洞县),以邑为姓称为羊舌突,羊舌突的儿子羊舌职在晋悼公时任中军尉佐,羊舌职的一个儿子名叫羊舌肸,字叔向,一字叔誉。

叔向从小就很好学,等到长大,已经是名满晋国的学者了。

有一天,晋悼公与司马侯女叔齐一起登上高台眺望,晋悼公很高兴地说:“真快乐啊!”

“居高临下观景的快乐是快乐了,可是,德义的快乐却还说不上。”女叔齐回答。

“那,什么叫做德义?”

“天天在国君的旁边,监督国君的所作所为,肯定他们的善行,儆戒他们的恶行,可以称得上德义了。”

“那,怎么才能做到这样呢?”

“叔向这人通古知今,他能做到。”女叔齐推荐了叔向。

于是晋悼公就召见叔向,叫他辅导太子彪,级别为中大夫。

叔向虽然不是家中长子,却能够步入仕途,就是因为女叔齐的推荐。

晋悼公薨了之后,太子彪继位,就是晋平公,太傅士渥浊告老,二十出头的叔向就做了太傅。

由于此前曾经出使各国,叔向的名声不仅在晋国,在各国都是备受赞誉的。

叔向的父亲羊舌职就很正直能干,不过在家里,他要听老婆的。羊舌职的老婆是谁?回忆一下春秋时期最有学问最能干的老婆都来自哪里?答对了,齐国。羊舌职的老婆是齐国人,姓姜,叙事方便,就叫姜娘。

姜娘长相一般,类似齐国的大饼卷大葱这样的水平,也就是平均水平。不过,姜娘学问很高,而且有男人的气魄。所以嫁到羊舌家之后,很快成了羊舌家的主心骨,羊舌职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家里家外什么事情都要听老婆的意见。

姜娘一口气给羊舌家生了三个儿子,叔向就是老三。之后,羊舌职偷偷摸摸娶了个小老婆回来,这小老婆长得雪莲花一般明艳照人。

小老婆是壮着胆子娶回来了,可是娶回来之后敢不敢用还要大老婆点头。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胆肥了?这个狐狸精你也敢娶?我这人心慈手软,我也不能把人家赶出家门给饿死,住在我们家里可以,厨房打个下手算了。我可告诉你,你要是跟这个狐狸精偷偷摸摸鬼混,别怪我剁了她的脚。”姜娘把老公一通臭骂,直接把小老婆打发去厨房帮忙了。

羊舌职怕老婆怕惯了,没办法,只能按着老婆的要求去办。自己每天在外面人模狗样好像很有地位,可是回到家里总是愁眉苦脸。想想看,嘴边的肉吃不上,谁能高兴起来?

很快,事情就传遍了大街小巷,同僚们就背地里拿羊舌职开玩笑。渐渐地,羊舌家的人也都知道了。

羊舌职的儿子们都觉得母亲做得过分,又看见父亲过得很压抑,于是商量好了一同去劝母亲。

三个儿子吞吞吐吐,把来的目的跟母亲说了一遍,然后等待母亲发怒。

“唉——”出乎大家的意料,母亲并没有发怒,而是叹了一口气,然后摇摇头,这才说话:“孩子们哪,有些道理你们不知道啊。深山大泽,往往出产龙蛇。那个女人长得这么漂亮健美,一定会生出龙蛇一样优秀的儿子来,那样将给这个家族带来灾难的。你们羊舌家在晋国是个日渐衰落的家族,而这个国家有这么多有势力的大家族,一旦有人从中挑拨,你们的处境就会更加凶险。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们,其实我有了你们,吃喝无忧,我还要求什么啊?如今既然你们不能理解我,那好吧,我就按照你们的意愿去做吧。”

姜娘说到做到,当天命人按照自己的标准布置好了一个房间,让羊舌职的小老婆住了进去。当天晚上,羊舌职总算是得偿所愿。

羊舌职的小老婆为羊舌职生了一个儿子,名叫羊舌虎,果然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羊舌职非常喜欢这个小儿子,叔向兄弟几个也都很喜欢这个小弟弟。

“叔向的母亲不喜欢美女,所以,她一定不会同意叔向娶我家楚楚的。”夏姬总算说完了叔向的事情,最后得出这个结论来。

“哈哈哈哈,老婆你多虑了。叔向的母亲不喜欢叔虎的母亲,那是妒忌啊。如果他儿子娶个美女回去,她有什么好妒忌的?她只会为他儿子高兴才对啊。古往今来,听说过谁不希望自己儿媳妇漂亮的?就像老婆你,把你娶回家,我老娘在坟墓里都会笑醒的。”巫臣说着,笑了起来,老婆所说的事情他都知道,不过他还是假装很有兴致地听完了,最后,还不忘拍了拍老婆的马屁。

“老东西,这么老了,还这么会说话。”夏姬嗲嗲地说,眼含着说不尽的风情。

“谁说我老了?我要让你看看什么叫雄风犹在。”巫臣受不了老婆的眼神,再加上刚喝了酒,他腾地站了起来,一把将夏姬抱了起来。

“嗯,你把我弄痛了。”夏姬搂着巫臣的脖子,说得十分幽怨。

“我还要让你痛不欲生呢。”

“你真坏。”

巫臣迈开大步,抱着老婆进屋去了。

……

真不愧是情圣。

好梦难圆

“叔向,来,我有件事情要找你。”巫臣找到了叔向,要向他提亲。换了别人,多半会找个中间人来说这事情,巫臣不用,他是个直率人。

“啊,巫叔,找我什么事?”叔向一向是个很有礼貌的人,虽然如今做了太傅,还是很有礼貌,特别是对巫臣,谁不知道巫臣家的女儿楚楚动人哪?

“我家楚楚到了该出嫁的年龄了,你也知道,很多人上门求亲的,可是,我都不满意。如今呢,我看好了一个人,要请你帮我一个忙。”

“看好谁了?我,我尽量吧。”叔向早就想去求亲,可是信心不足,因为自己家在晋国虽然也算大家族,但是前十都进不了,缺乏竞争力。如今巫臣要自己帮忙,肯定是看中了谁,让自己去当媒婆。想到这里,叔向就觉得很悲哀,不太愿意去。

巫臣一看这小子,什么都明白了。刚提到楚楚的时候,这小子两眼放光芒,可是提到要他帮忙的时候,两眼就黯淡无光了。由此可见,这小子对楚楚也是垂涎欲滴的。

什么叫情圣?这就叫情圣。

“别尽量了,实话告诉你,我看好的这个人,就是你。”巫臣直截了当说了出来。

叔向就感觉血向上冲,瞬间有点站立不稳。他是见过楚楚的,当然那是几年前,楚楚还没有长成熟,但是那时候就看得出来楚楚是个美人胚子了。在梦里,也没少梦见把楚楚娶回家,如今送上门来,梦想成真,当然要晕眩一回了。

“那,我,我,行,那什么——”叔向说话有点颠三倒四了,咽了口唾沫,定了定神,总算清醒过来了,口舌才便利了一些:“承蒙看得上我,我万死不辞啊。”

“别万死不辞了,你不得回家先问问你娘?”巫臣一看,这小子当不了情圣,要自己也像他这样,怎么能把夏姬弄到手?

“哦,对啊,我要回家问问我娘先。不过,不会有问题的。那什么,岳父,我明天给你回话。”叔向一激动,直接叫岳父了。

巫臣笑了,他喜欢这小子。

世上的事情,往往容易高兴得太早。

巫臣高兴得太早了,叔向也高兴得太早了。

叔向兴高采烈回到了家,父亲早已经去世,现在家里还是母亲说话算数。回到家里,叔向把事情向母亲作了汇报,满心欢喜地等母亲也跟自己一样高兴起来。

“不行。”姜娘说,毫不犹豫。

“什么?”叔向怀疑自己听错了。

“不行。”姜娘又说,非常坚决。

“为什么?”叔向脱口而出。

“我已经让人去齐国给你求亲了,你舅舅的女儿。”姜娘要把自己娘家人嫁给自己的儿子。

“娘,不好吧,我舅舅家里女儿一大堆,儿子没一个,我怕将来生不出儿子来啊。”叔向一听,急忙找个理由反对。

“狗屁,我还不知道你的算盘?你就是贪图楚楚的漂亮了。”姜娘说得一针见血,直接点到了要害。“你知道吗,楚楚的娘那是天下第一骚货,因为他害死了三个老公,一个儿子,一个国君,还亡了一个国家,还亡了巫臣的家族。这些教训,你都不汲取吗?我听说,甚美必有甚恶,最美好的东西一定有最糟糕的一面。夏姬还有一个哥哥,哥哥早死,所以上天就把所有的宠爱都加给了她,就是要同这种美丽来滋生祸害的。从前有仍氏生了一个女儿,漂亮得要命,就是玄妻。后来她嫁给了乐正后夔,生了伯封,伯封性格贪婪,凶暴异常,因此人们都叫他大猪。后来,有穷后羿灭了他,后夔因此没有了后代。再说夏商和西周,不都是因为美女而亡国?当初太子申生之死,不也是因为美女?绝色的美女足以改变人的性情。如果不是特别有德的人,娶到美女就会招致祸患。”

姜娘的一番大道理,说得叔向目瞪口呆。姜娘的话中有两句原文为“夫有尤物,足以移人”。尤物这个词,就是叔向的老娘发明的,意思就是绝色美女,而且是很风骚的绝色美女。

叔向虽然学识渊博,可是还真没想过美女的危害这么大。如今被老娘一说,真有点害怕。

“那,那怎么办?我都答应人家了。”叔向有点为难,实际上还是心有不甘。

“答应什么?自己想办法去。”姜娘看出来了,儿子还有点贪图美色。

没办法,叔向去找巫臣,准备退了这门亲事。

叔向吞吞吐吐,欲言又止,巫臣立即知道怎么回事了。

“别说了,是不是你娘不同意?”巫臣问。

叔向点点头。

“那我问你,天下这么多美女,亡国的不就那几个吗?绝大多数是好的啊。啊,楚楚她娘前半辈子过得不好,因为没人真的爱她,后来跟了我,我们过得不幸福吗?”巫臣问。

“您说得对。”叔向小声说。

“那我再问你,别管你娘怎么看,你自己愿不愿意娶楚楚?”巫臣追问。

“我愿意,我真的愿意。可是,我家是我娘说了算。”叔向抬头看着巫臣,眼光中有内疚,也有期待。

“女婿,你这么说,那就没问题了。告诉你,你岳父我别的不行,这种事情一定能解决。”巫臣说,看上去很有把握。

“那,你要说服我娘?”叔向弱弱地问,他还真不相信巫臣能说服自己的老娘。

“你不要管了,回家等好消息吧,楚楚这辈子非你不嫁了。”巫臣说,说完,拍屁股走了。

叔向不知道巫臣能有什么办法,回到家里,他把回绝了巫臣的事情告诉了老娘,但是没有告诉她巫臣承诺想办法的事情。

巫臣真的有办法吗?

别人没有办法,巫臣也会有办法。

因为,他是情圣。

贾志刚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