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志刚说春秋之五:吴越兴亡

贾志刚说春秋之五:吴越兴亡
上QQ阅读APP,阅读体验更流畅

第3章 寿梦的梦想

吴国的周边都是蛮夷国家,因此吴国与周朝几乎没有往来,而是不断地与周边蛮夷国家交战。到春秋时期,吴国的疆界已经非常大,基本占据了江苏的大部、安徽和浙江的小部,成了一个东方大国。也不知道从哪一代,吴国开始称王。

国家强大了,想法就多了。就如同有钱了,就想混上流社会一样。

转眼间到了晋景公十五年(前585年),这时候晋国正好是栾书执政。这一年,吴国传到了吴王寿梦。

“我有一个梦想。”吴王寿梦说。什么梦想?到中原去转转,看看上流社会怎么个玩法,看看传说中的周礼是个什么东西。

吴国是周朝的同族,不懂周礼?当然不懂,因为“周公制礼”,周公已经是太伯的孙子辈了。

野蛮人的追求

寿梦上路了,带着六岁多的小儿子季札。

寿梦的夫人一共为他生了四个儿子,大儿子诸樊、二儿子馀祭、三儿子馀昧,四儿子季札。四个儿子中,寿梦最喜欢的就是季札。所以这次出去见世面,就带着小儿子去了。

先去哪里?寿梦决定溯江而上。为什么这样呢?因为顺着江水常常有些看上去很文明的东西漂下来。溯什么江?长江。

溯江而上的结果就是寿梦来到了楚国,这时候楚国恰好是楚共王时期,楚国在与晋国的角逐中占据上风,楚共王正以华夏正统自居。

吴王寿梦到了楚国首都郢,请求会见楚王。

楚共王的眼睛瞄着北方,对于这个来自东面的蛮夷国家完全没有兴趣。

“吴国?吴国是什么国?蛮夷小国,边上凉快去。”楚共王拒绝接见吴王寿梦,他觉得跟蛮夷为伍是一件让人耻辱的事情。

吴王寿梦兴冲冲而来,却吃了个闭门羹,灰溜溜而去,自尊心大受打击。

“咦——狗皮倒灶(吴方言,意为吝啬,小气),瞧不起我?老子还瞧不起你呢!”吴王寿梦大骂起来,好在楚国人听不懂。

离开楚国,吴王寿梦决定向北走。于是,一行来到了洛邑。在这里,受到的接待又不一样。

“哎呦,伯父来了,快请快请。”这一年,恰好是周简王元年。周简王想不到自己刚上任,吴国国君就来朝拜。虽然是个几百年没打交道的亲戚,可是越是这样的亲戚就越难得啊。

吴王寿梦很高兴,看见没有,周王都要叫我伯父。他不知道,周王看见哪个诸侯都是伯父伯舅这么叫着。说起来,吴王倒是最正宗的伯父了。

周简王非常热烈地接见了吴王,说起来,同宗同源,分外亲热。双方就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了交谈。为什么不是广泛的交谈呢?因为双方确实没有多少共同关心的问题,而且交流上有障碍。想想看,一洛阳人和一无锡人交流起来有多么费劲?

不管怎么说,吴王寿梦在周朝王室受到了热情的接待。

“大侄子,一刮两响,爽快,不像楚国那些人狗皮倒灶。”吴王寿梦夸奖周简王,周简王转转眼珠子,没听懂,不过还是客气地点点头,寿梦不管那些,接着说:“我有一个梦想,我知道我们家跟你们家原来是兄弟,你们这里有很多好东西,还有周礼。所以,我想来看看,有用的话,也学学。”

这一回,周简王听懂了。

按理说,这年头有人愿意来学周礼,周简王应该非常高兴。事实上他也确实有些高兴。不过呢,他不想答应吴王寿梦的请求,原因很简单:这里都是天子之礼,给这蛮夷国家学去了,到处乱用,岂不是要闹出笑话来?

再者说了,教给他们天子之礼,不就等于承认他们也是王了?

所以,周简王说了:“伯父,说来惭愧,自从我们从西边搬过来之后,周礼就不全了。伯父要看,我们当然很高兴,可是怕伯父看不全。这样好吧,周礼最全的都在鲁国,伯父不如再走几步,去鲁国看看。”

周简王把吴王寿梦推到鲁国去了。

吴王寿梦以为周简王是好心好意,也没多想。第二天,吴王寿梦前往鲁国。

野蛮人的烦恼

鲁国这时候正是鲁成公在位,见吴王寿梦来了,也非常欢迎。

两国国君亲切会见,连比划带说,勉强也能沟通。

“我有一个梦想。”吴王寿梦的梦想又来了,把自己想看看周礼的想法说了一遍。

“咳,你已经看到周礼了啊。”鲁成公心说你这土包子什么都不懂啊,周礼是随处都在的啊。“我们接待你,包括现在吃饭等等,都是遵循周礼来的。等一会儿还有音乐、舞蹈,也都是按照周礼来的。周礼,就是贯穿在每时每刻的行为规矩啊。”

“噢。”吴王寿梦恍然大悟,看看周围,井井有序,再回想这一路,人们都很有礼貌,很有规矩。“周礼真好,看看我们吴国,没什么规矩,简直就是一帮乌合之众,盲流。”

吴王寿梦喜欢上了周礼,于是,鲁成公安排季文子全程陪同吴王寿梦,详细介绍周礼并进行演示。

“孤在夷蛮,徒以椎髻为俗,岂有斯之服哉。”(《吴越春秋》)寿梦感慨。他已经迷上了周朝的东西。

寿梦非常高兴,提出派人来鲁国学习周礼的请求,鲁成公当即答应,心说这年头中原正宗都他妈不把周礼当盘菜了,还就是楚国感点兴趣,现在吴国这个野蛮国家自己送上门来,真是太好了。

野蛮国家向往文明,文明国家糟蹋文明。

历来都是这样。

双方就这样达成了一致,吴王寿梦得到了他梦想中的东西,而鲁成公得到了现实中的实惠:吴国将会向鲁国赠送大量礼品作为学费。

“大兄弟,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问问你。我单知道我祖上是从周朝过去的,可是传了这么多代,当时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真弄不清楚,你给我说说?”吴王寿梦又提出一个要求,吴国没有史官,他弄不清自己的祖先是怎么从西边跑到了东边。

鲁成公也不太明白,于是把季文子找来。好在季文子学问比较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介绍了一遍。

“这么说,我们吴国是正宗华夏?哈哈,狗日的楚国人真牌潮(吴语,意为丢人),还说我们是蛮夷,想不到老子才是正宗文明人啊,哈哈哈哈……”吴王寿梦哈哈大笑,满嘴脏话,听得季文子直皱眉。

鲁成公倒不觉得什么,反而觉得这个八竿子才能打得到的亲戚直爽得可爱。

骂完了楚国人,吴王寿梦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

“大兄弟,听你们刚才这么一说啊,我就知道我们吴国嫡长子继位的规矩是怎么来的了。不瞒你们说,我有一件事情正发愁呢。”吴国人直性子,说话不带转弯的,吴王寿梦刚才还挺高兴,转眼之间竟然开始发愁。

“有什么发愁的事情?”鲁成公问。

“我遇上咱们老祖宗同样的问题了,我现在有四个儿子,都不错,可是这个小儿子我最喜欢,也最看好,我想让他继位,可是又不好改规矩,你们替我想想办法。”吴王寿梦说。原来,他也想把王位传给小儿子。

吴王寿梦一说,鲁成公和季文子想起来了。吴王寿梦是带着小儿子季札来的,大家都见过,对那个小孩的感觉就是乖巧得人见人爱,小孩不仅皓齿明眸、聪颖机灵,更难得的是彬彬有礼,举止得体,完全不像是一个来自野蛮国家的人。

“嗯,你家小王子真的招人喜爱。”季文子忍不住说了。他不喜欢吴王寿梦的粗鲁,但是真的喜欢季札。

尽管大家都喜欢季札,可是说到正题,却没有人支持吴王寿梦的想法。

“唉,我的儿子要是我祖宗就好了。”末了,吴王寿梦蹦出来这么一句,大家都笑了。大家知道他想要说的是什么意思,就是想三个大儿子能主动让位给小儿子。

野蛮人的客人

吴王寿梦回到了吴国,很快派出一个“留学团”前往鲁国学习周礼,同时带去了大量的礼物,包括一座铜鼎。这座铜鼎后来被鲁襄公拿来贿赂了荀偃,这是后话(见第四部一四八章)。这也说明,鲁国人对吴国人不过是虚情假意。否则,岂能把吴王的礼物随便送人?

寿梦把自己在鲁国学习到的知识讲给自己的儿子们听,说到老祖宗当初让位的事情,总是深情地说:“看看老祖宗,说让位就让位了,杀杀辣辣(吴语,意为爽快)。”

儿子们一开始听得稀里糊涂,听得多了,几个大的就听出话外音了。哥几个对老爹都很崇拜,觉得老爹去了一趟中原回来,变得特有学问,特有修养。

“留学团”很快从鲁国学成归来,按照吴王寿梦最初的想法,就要全盘周化。可是真的把周礼学回来之后,吴王寿梦就发现这套东西太复杂、太烦琐。

“周礼好是好,可是结葛缕兜(吴语,意为多而乱),太麻烦。”最终,吴王寿梦放弃了全面周化,只是选择了一些简便易行的并且适合于吴国国情的内容进行推广。

不管怎样,从吴王寿梦开始,吴国重新回到了祖国的大家庭,文化上开始与周朝接轨。

除了派出留学人员之外,吴王寿梦修建了都亭,用来接待各国前来吴国的人才。如今,苏州还有都亭桥。

在吴王寿梦访问鲁国之后的第二年,北方来客人了。说起来,这是北方第一次来客。谁来了?巫臣。

巫臣干什么来了?

原来,巫臣拐带夏姬逃往晋国(事见第三部第一一五章)之后,子重、子反非常恼火,于是把巫臣整个家族都给灭了,并且瓜分了财产。

巫臣万万没有想到,为了这个老婆竟然牺牲了整个家族。

“老婆啊,为了你,我整个家族都完蛋了。”巫臣对夏姬说,他哭了。

“老公啊,别伤心,想想那些为了女人把国家都输掉的人吧,你这算不了什么,想开点吧。花这么大代价得到我,以后更要好好爱我哦。”夏姬安慰他说,顺便提升自己的地位。

巫臣想想也是,总的说来,还是很值的。不过,他咽不下这口气,他要找子重、子反报仇。于是,巫臣写了一封信让人带给子重、子反,信是这么写的:“尔以馋慝(音特,意为邪恶)贪婪事君,而多杀不辜,余必使尔罢(通疲)于奔命以死。”

什么意思?你们邪恶贪婪,滥杀无辜,我一定要让你们疲于奔命而死。

疲(罢)于奔命,这个成语源于这里。

巫臣是什么人?有理想、有志气、有办法、有能力的人。

在听说吴王寿梦访问鲁国的事情之后,巫臣就去找晋景公了,请求出使吴国,联络吴国夹击楚国。晋景公当即同意,于是派巫臣为晋国特使,出使吴国。

巫臣带了三十乘战车,带上儿子巫狐庸上路了。为了防备路上被楚国人截击,巫臣没有取道宋国,而是向东取道齐国和莒国,沿海岸南下。

巫臣的来到,给了吴王寿梦意外之喜,他万万没有想到中原老大会主动派人出使吴国。

吴王寿梦给了巫臣隆重的欢迎仪式,巫臣是个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人物,见什么人说什么话是他的特长,三言两语之后,就摸清了吴王的底牌。

“土老鳖,容易忽悠。”巫臣为吴王寿梦作了定位,他知道吴王寿梦很急于与中原诸侯交往,很渴望获得承认。

巫臣首先代表晋景公问候了吴王寿梦,然后说了一堆两国历史上血浓于水的兄弟情谊的故事,说到听说吴王最近访问了鲁国,非常关注吴国的发展,希望能够尽一点绵薄之力为大哥国家的繁荣强盛作出贡献。

随后,双方就国际事务进行了交流,说着说着,说到了楚国。

“狗日的楚国太傲慢了,蛮夷。”吴王寿梦提起楚国就是一肚子火,嘴上也就不干不净起来。

“大王,您说得太对了,楚国就是蛮夷。不瞒您说,根据我们最近的情报,楚国正准备吞并吴国呢。而我家主公这次派我来,就是为了提醒您要提高警惕。”巫臣先把自己的祖国骂了一通,然后把话引到了正题上。

“不怕,吴楚之间山水相隔,怕他们个球。”吴王寿梦没当回事。

“话不是这么说,楚国灭了这么多国家,哪个不是山水相隔的?何况,吴国腹地都是平原,万一被楚国攻破了屏障,岂不是无险可守?”

“那,那我们也不怕,顶多跟他们拼了。”

“大王,别这样,有我们晋国在,怎么能坐视大哥国家的危险于不顾呢?这不,我带来了三十乘战车,我家主公说了,只要您一声令下,我们愿意帮助你们建立军队,教授战法。您也知道,晋国的战术打法是全世界最先进的,只要我们帮助你们建立起军队来,加上大王您的英明领导和吴国人民的尚武精神,还怕楚国人么?”巫臣提出了建议,顺便拍了一通马屁。

吴王寿梦被感动了,血浓于水啊,尽管血的浓度已经稀释到跟水差不多了,可是还是浓于水啊。

“晋国兄弟的恩情,我们没齿不忘啊。”吴王寿梦表示。他没有想到的是,晋国人来帮他并不是因为他也姓姬,而是想利用他对付楚国人。

不管怎样,现在巫臣成了吴国的总军事顾问。

野蛮人的行动

吴国人此前打仗是不用马也不用车的,自然也就没有战车,甚至连盔甲也没有。打仗的时候就是大家手持刀叉棍棒,一边吼一边冲杀,直到消灭对手或者被对手消灭。

不过,吴国人对死看得不重,打仗十分勇猛。

巫臣把吴国的贵族们集中起来,进行军事训练,教给他们怎么驾车,怎么在车上射箭,怎么在车上格斗。此外,还教给他们怎么布阵,怎么进攻和怎么防守。巫臣还带来了战鼓和战旗,告诉吴国人怎么统一指挥。

巫臣还给大家讲晋楚大战,讲一鼓作气。

吴国人这下算是开了眼了,这不就是传说的先进文化吗?

对于车战的应用,其实巫臣比纯粹的晋国人更有心得,因为南方山多,巫臣具有各种地形下使用战车作战的经验。

在巫臣的悉心指导下,吴国人迅速学会了车战,学会了排兵布阵。

巫臣知道,这帮不要命的蛮子一旦掌握了先进的战法,其战斗力将是令人恐怖的。

“蛮子不可怕,就怕蛮子有文化。”巫臣暗自感慨。

三个月时间过去,巫臣决定回到晋国复命了。

临行前,巫臣留下了十五乘战车以及战车上的乘员给吴国,作为晋国军事顾问。此外,他把儿子巫狐庸也留给了吴王寿梦。

“大王,为了表达吴晋两国之间的兄弟之情,我把儿子留下来为大王效力。”巫臣说。

“好,好,你放心,你儿子就是我儿子,我会好好待他。”吴王寿梦再一次感动了。

巫臣走了,因为夏姬盼着他回去。时间长了,要是夏姬再跟别人跑了,那不是亏大了?巫狐庸留下来了,他成为吴国的外交官,专门负责与北方诸侯之间的联络。

巫臣走后,按照巫臣临行前的建议,吴王寿梦出兵攻打楚国的附庸国巢国(在安徽境内巢湖一带)。一来演练先进打法,二来配合中原诸侯的抗楚战争。巢国一开始并没有把蛮夷小国吴国放在眼里,看着吴国人驾车的技术都很二五眼,以为这就是一支乌合之众。谁知道一旦交锋,吴国士兵都是些不要命的,巢国哪里见过这样的,惨败而归,立即向楚国求救。

于是,子重、子反急忙率军来救巢国,等他们到了,吴国人已经撤了。屁股一歪,攻打楚国的另一个附庸国徐国(今徐州境内)去了,没办法,子重、子反领兵支援徐国去了。

等到楚军到了徐国,吴国人又转而攻打楚国的州来(今安徽凤台)了。于是子重和子反又去救州来,可是吴国人又撤了。

一年当中,吴国人七次入侵徐国、巢国以及州来,子重、子反也奔波了七次,真的是疲于奔命了。

现在,楚国人真的麻烦了。北面有强大而狡猾的晋国人,东面有蛮横而不要命的吴国人。最糟糕的是,吴国人现在和晋国人勾结在了一起。

关于州来,顺便说说。

州来原本是个小国,春秋时被楚国吞并。后来被吴国占领,后来又被楚国夺回,后来又被吴国夺去。后来吴王夫差把蔡国迁到州来,因此州来改名为下蔡。再后来,吴国灭亡之后,州来又成了楚国的地盘。再后来,在秦的打击下,楚国东迁,这里又成了秦楚必争之地。早晨,秦兵打过来了,百姓们便说自己是秦国的良民,把秦国的门牌翻过来,晚上楚军攻过来了,百姓们便说自己是楚国的顺民,把楚国的门牌翻过来,以此保护自己的生命财产。这也是“朝秦暮楚”这个成语的来源之一。

贾志刚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