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世界(2015年1-12月)合集

科幻世界(2015年1-12月)合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章 1月:银河奖征文(1)

阿缺作品专辑

征服者

文/阿缺

1

当蒙古骑军的铁蹄踏遍全球后,成吉思汗有很长一段时间都闷闷不乐。

他模仿汉人修建了皇宫,整天在宫里,无聊地拨弄着地球仪。他的马鞭和弓箭扔在一边,侍从诚惶诚恐地跪在地上。他时常望着地球仪,喃喃自语:

“我的成就无人能够比拟,我的帝国版图覆盖全球,每一块土地每一片海洋都插满了我的旗帜,每一个黄种、黑种和白种人都向我臣服,我的名字混杂在风里,吹遍了这颗星球。而我才只有四十七岁。这样的功绩,以前没有人做到,以后也不会再有……可是,为什么我不快乐呢?”

这种郁闷的心境甚至影响到他某方面的能力。他新纳的姬妾千娇百媚,体态玲珑,一双剪水明眸能望尽所有男人的欲望。但当成吉思汗到了床上,却怎么也没有兴致。

“你等等,马上就好了。”他觉得有些对不住姬妾。

姬妾很有耐心,但两个时辰后,她还是打了个哈欠。她点燃灯,看了一会儿书,下床去煮了马奶茶,在房间外散了会儿步,又和宫娥下了几盘棋。回到房间里时,成吉思汗丝毫没有起色,倒是脸上的汗更多了。她叹了口气,温柔地说:“臣妾先休息了,大汗要是准备好了,召呼一下臣妾就可以。”

这句话深深地伤害了成吉思汗。

哪怕他征服了五洲七洋,也不能承受这句话带来的屈辱。他愤怒地穿起衣服,但慌乱间被裤子绊倒,摔到床下。他挣扎着出了房间,低头不语,不看任何一位侍卫宫娥——尽管侍卫和宫娥更怕他。

成吉思汗郁郁地在宫里行走,心中悲凉,几欲泣下,不觉间来到了皇宫深苑。夜寒风冷,整个北半球都陷入了深眠,一个老太监正在给道边的灯笼加油。看见成吉思汗,太监连忙跪下,道:“大汗。”

因为心有余而力不足,成吉思汗不愿见到侍卫宫娥,但看到眼前跪着的人,他心里终于舒坦了些。

“你说,寡人为何不快乐?”

“大汗正当壮年,天下已然征服,但……”老太监道,“但大汗的野心,并不是这一天一地能够盛得下的。好比拼尽全力去打一个人,握紧拳,挥出去,打到中途却发现敌人已经倒下了……大王现在只是没了目标,感到失落而已。”

成吉思汗仔细思索,发现果然如此,道:“那寡人应该怎么办呢?”

“大汗请看!”老太监大声道,扬起手,食指伸出。

成吉思汗顺着手指看去,疑道:“灰指甲?”

“不是不是……”老太监连忙换成中指,想了想又觉得危险,最后换成别扭的无名指,“大汗往上看!”

成吉思汗仰起头,于是,漫天星斗落入眼中。星辰在视野里闪着光,像无数盏点亮的灯火,成吉思汗一生杀人无数,但与星辰数目相比,微弱得就像是站在巨象身侧的蚂蚁。夜幕高悬,如一块巨大的黛蓝琥珀——但得需要多么大一堆树脂在多么漫长的岁月里更迭才能孕育而成啊!它无边无际,深不见底,成吉思汗身高一米八五,高大健硕,但在它面前,渺小得就如同在蓝鲸下腹寄生的支原体。

“你是说……”成吉思汗战栗着,连声音也抖得像被筛的豆子一样,“寡人应该去征服宇宙?”

“是的,大汗应该让帝国铁骑踏遍每一片宇宙空间!”

成吉思汗豁然开朗,所有的活力和精气都恢复了。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大汗要先制定计划,去宇宙有很多困难。第一步,得能够让骑军飞起——大汗,你去哪儿?”

“在征服宇宙之前,寡人要先做一件更要紧的事情!”成吉思汗匆匆往回赶。

姬妾刚刚入睡,就听到屋外传来轰隆隆的好似坦克的脚步声,接着门被猛地一下踹开,成吉思汗雄壮如山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

2

成吉思汗是个武夫,只会弯弓射大雕,想征服宇宙,却不知从何处开始。

“大汗,”老太监给他出主意,“要飞到天上,就不能靠武力和信仰了,只有一样东西能够帮助大汗。”

“什么?”

“科学!”

成吉思汗咂摸着这个新鲜的词语,摸着胡茬,沉思良久,才说:“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老太监一时解释不清,说:“奴才知道有一个人,精通科学,能够助大汗一臂之力。”

“你个老东西,说话总说一半。快说,不然寡人砍了你!”

“长春真人,丘处机!”

丘处机是个怪人。

他的怪来源于他的执着和聪慧。我们都知道,当这两样东西混在一起时,合成出来的,总是悲剧。丘处机原本在全真教任职,给来上香的善人们布道。这是个肥差,不但轻松,而且油水多。但丘处机的兴趣却只在于学习,他先从工程学入手,进而修习生物、医学、地理、化学等学科,最后,他迈步来到了量子力学的门口。

在一次给善人们布道时,他拿了个箱子,说:“箱子里面有条狗,还有放射性元素,开箱子的话,机关会触动元素,狗会死。不开箱的话,元素随时可能到半衰期,狗还是会死。现在,你们告诉我,箱子里的狗到底是死是活?”

善人们听说过丘处机的怪,早有准备,一个细腰长腿的女善人说:“这是量子力学的理想实验,在箱子里,微观不确定性变成宏观不确定性。我们不能打开箱子,因为观测会引起坍缩。在我们观测之前,狗处在一种既死又活的叠加态。不过更具体的我就不懂了,晚一点希望道长可以在房间里给我单独讲解。”

不料丘处机哈哈大笑,指着细腰长腿的女善人说:“胡说!要知道狗是不是活的,这样就可以了。”说着他学了几声汪汪狗叫,箱子里顿时也响起了几声狗叫。“哈哈哈……”丘处机张狂地笑着,“看到没有,狗是活的。”

细腰长腿的女善人当场就哭了。

这就是著名的“丘处机的狗”试验。它后来被广泛应用于教育学,告诉学生,学问千万不要学杂了,不然就会变成丘处机这样的人,对细腰长腿的女善人熟视无睹,简直是反人类。

丘处机被全真教开除之后,颠沛流离,潦倒落魄。这天,成吉思汗的怯薛军铁骑找到了他,将他恭敬地请到了王宫里。

成吉思汗狐疑地打量着这个瘦弱的中年人。他不相信人类古往今来甚至超越时代的理念和知识,都藏在这小小的脑袋里。但当他与丘处机论道三天以后,彻底被震撼了,连呼真人。他犹豫再三,终于对丘处机说出了自己的意图。

丘处机沉默了,跪在地上,浑身颤抖。

“怎么,这事太难,真人不愿意做吗?”成吉思汗惊疑不定。

“不!”丘处机抬起因惊喜而扭曲的脸,说,“我一身所学,终于有用武之地!我自当倾尽全力,让大汗的军队驰骋宇宙!”

丘处机精心画出了飞行器图纸,但这遭到了成吉思汗的反对。

“我们是蒙古军队,蒙古人是马背上的民族。马是魂,是神。世界就是被我们用马蹄征服的,所以寡人不需要飞行器,寡人要骑着马去往宇宙!”成吉思汗骄傲地说,“寡人曾经跨过山河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都是在马背上!”

“大汗,你不懂科学!”

“确实,寡人不懂科学,但寡人知道信仰!不要飞行器,就要骑马。你要尊重我们的图腾。”

“可是大汗知道骑马要达到多大速度,才能摆脱地心引力的束缚呢?”

“不知道!”

“大汗,无知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说不知道的时候不必用感叹号。”丘处机耐心地说,“无知不是错,但必须要听劝,大汗你听我说……”

“寡人不管,一定要骑马,除此之外,什么都可以听你的。”

丘处机争执不过,只得开始研究马匹。他测试了马速,发现连最快的汗血宝马都远远达不到第一宇宙速度。于是,他决定改良马的品种。

这是一项浩大又漫长的工程,他选取了良品汗血宝马,并对马匹的基因重新编排,进行试管培育。新型汗血宝马被命名为魂斗罗。魂斗罗一代体格彪壮,四蹄如风,轻易超过了当世所有马种。成吉思汗骑着马狂奔,真正感觉到了风在身后追逐自己,射出的弓箭也比不上马速。但马跑了三天三夜,还是在原野上踏步,并没有达到丘处机设想的冲出地平线。

一直到魂斗罗第七代,成吉思汗也只能在地上策马奔驰。但不久之后,这匹马救了他一命。

3

那一日,成吉思汗和丘处机在京都近郊慢悠悠地骑马。

这是成吉思汗为数不多的悠闲时光。每隔几个月,他就会挑一个下午,避开侍卫,一个人来这里。但自从和丘处机成为好友之后,他就开始带上丘处机了。

正是秋天,郊外稻田延绵至天际,风吹稻浪,阵阵飘香。在高头大马上俯视而下,能看到田间许多农夫正弯腰耕作,男子挥着镰刀割稻子,妇孺则在一旁捡稻穗。日头正烈,农夫们都是挥汗如雨,模样辛苦。

“近日,好几个大臣都在给寡人谏言,”成吉思汗看着田间农夫,若有所思,“说寡人在征服宇宙这件事上花了太多精力,投入了巨大的财力和人力,让寡人的子民负担更重了。”

“大王是怎么回复的?”

“都杀了。”

丘处机似乎早料到了这样的结果,见怪不怪,平静地说:“大王这样的处理办法,有失妥当。”

“噢,为什么不妥?”

“以杀止杀,终不过下乘之法。大王要施仁政,令百姓由衷臣服,才可长治久安,国祚绵长。”

成吉思汗大笑几声,伸手横指,指尖对着金黄色稻田的尽头,“寡人十三岁开始骑上马背征战,一生都是在杀人中度过的。杀数人,不过街囚之辈;杀成百上千人,也只是一方枭雄而已。唯有寡人,杀人无算,杀得山河赤流,天下哀恸,才有今日的铁桶帝国!”

丘处机连连摇头,几缕胡须在秋风中转动。

“你只不过是一个书呆子而已,怎么能了解寡人的治国之法!”成吉思汗说,“寡人征战天下时,遇到投降的,以礼待之;遇到不自量力抵抗的,哪怕拼到只剩下一兵一卒,也要杀得他血流成河!所有人都知道寡人的手段,正是因为铁腕治国,天下才能安稳。你看,如今谁敢起不臣之心?”

话音未落,一支羽箭从稻田里飞射而出。它如光如电,穿过重重稻浪,锐利的箭锋一路割断了许多稻穗,然后径直射中了成吉思汗的大腿。

“杀啊!”叫喊声从稻田四处响起来,刚才还在耕种的农夫们从稻丛里抄起兵器,向成吉思汗和丘处机围杀过来,“杀了昏君!”

“看到没有,”丘处机点点头,颇为得意,“真让我给说中了。”

“还说个什么,保命要紧啊!”成吉思汗忍着痛,猛地提缰,“快跑!”

魂斗罗七号跃起三丈之高,从农夫们头顶飞过,带着成吉思汗和丘处机向京都奔去。有人在后面射箭,但魂斗罗七号经过几代改良,全速奔跑时将箭矢远远甩在了身后。

回皇宫后,成吉思汗先找侍卫,再找太医。他命侍卫在郊区搜寻,所有参与此事的人,或者跟参与此事的人有关联的人,或者跟与参与此事的人有关联的人有关联的人,都一并抓来。

这场抓捕行动旷日持久,牵扯的人数达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十几万。他们中,有的是真正想要刺杀成吉思汗的人,更多的人则是在床上睡觉时迷迷糊糊被闯入的侍卫抓起来的。

这一年冬雪飘落的时候,整个京都都笼罩在沉重的气氛里。

成吉思汗看到上报的犯人数目,按了按太阳穴,说:“全部斩首。”

刑场上,密密麻麻的犯人跪着,几乎每个围观的人都在哭。刽子手们有些紧张,手掌冒汗,毕竟这么多头颅一路砍下去,砍到最后自己也得脱力。

“大汗!”在行刑前,丘处机突然奔到行刑台前,扑在成吉思汗面前,“大汗三思啊,如果真的砍下去,这里会滚满人头啊!十几万颗人头,会堆成山的!”

“寡人所希望的正是这样。”成吉思汗说,“只有这样,剩下来的人才不敢动别的心思。”

丘处机连连磕头,“但是请大汗体谅民众的想法,毕竟要征服宇宙,只是大汗的宏图伟愿。而百姓们在乎的,是脚下三亩地,他们的目光都看不到天上,所以更不能理解大汗的壮志。他们只知道生活更艰难了,所以才误入歧途的。”

“如此愚昧,更该杀!”

“但愚昧还可以教导,而死了之后,就一切皆空了。”

成吉思汗无言以对。半晌,他突然站起来,揪住丘处机的脖子,大吼:“你个牛鼻子,不要给脸不要脸!寡人已经够尊敬你了,但治理国家是寡人的事情,你只要关心怎么把寡人弄到天上去就行了!”

丘处机昂着脖子,以同样分贝的声音回应道:“你如果杀人,我就不干了!你永远都只能望着宇宙,永远都去不了!”

“你——”成吉思汗瞪大眼睛,怒视丘处机,额上青筋如蚯蚓般暴起。丘处机毫不示弱地还瞪回去。

这两个男人就这么对视着,气氛一时尴尬起来。其他的人看着他们怪异的举动,议论纷纷,连刑场上跪着的犯人也疑惑地抬头观看,猜测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半天,成吉思汗突然一松手,把丘处机扔在地上,冷着脸离开了。他没有再提处置犯人的事情。倒是丘处机从地上爬起来,拍去身上的灰尘,说:“别看了,都回家去吧,都回去。没事了。”

后世史学家在总结这件事时,盛赞丘处机“一言止杀”,同时惊讶于成吉思汗对丘处机的容忍。史学家们纷纷猜测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野史里更是想象力爆棚,说什么的都有。

没有人想过,成吉思汗这么做只是迫切地想征服宇宙而已。当他看到京都冬天飘落的大雪时,无可奈何地想到了自己,想到自己总有一天也会发白如雪,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他深感不安,害怕自己到死的时候还是站在这片乏味的土地上。所以当丘处机威胁他时,这个征服了天下的男人,第一次选择了退让。

4

成吉思汗一天天老了。

科幻世界杂志社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