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爪王

鹰爪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章 鹰爪王铁掌败酆伦

迷途知返,痛悔前非之帮匪卢茂田,经鹰爪王救护,未遭追魂叟酆伦的毒手,急忙蹿入青纱帐逃命,卢匪算是暂逃一死。这匪首正是凤尾帮西路总舵的舵主追魂叟酆伦,这酆伦舵主性暴嗜杀,刚愎自用,更兼跟这凉星山的女屠户陆七娘颇有些首尾不清。这次追魂叟酆伦奉到总舵转牌,派他接应禹门舵主屠振海、桑青,护送掳劫的淮阳、西岳派的门下。这位追魂叟酆伦接到转牌之后,遂集合他的部下兄弟,并代总舵传谕自己掌管的西路十三舵的舵主、各路分布上卡子。策应护送这两个秧子的弟兄仍怕有敌人邀劫,所以路上时时小心。赶到在崤山口小镇甸上一发现有敌人已经缀上,追魂叟酆伦竟自要一会这淮阳派的领袖。

当张熙逃回归云堡之后,追魂叟暗暗布置,要跟淮阳派西岳派的掌门人一较身手,遂在那吉星店中留柬相戏。那匪党们分为七路,散布在奔红土坡和奔凉星山、韩城镇的道上,满是故设疑阵,使对手走入迷途。匪党这种布置果然厉害,一来这边的人少,二来时当午夜,地理不熟,遂把一班侠义道,引得四散的各走一途,各不相顾。鹰爪王也是被匪党引得迷失了道路。那追魂叟酆伦却在这一带青纱帐中,暗中调度,匪党们暗中见敌手分成四路,正合贼人的心意。酆伦得到手下党羽的报告,单有一路,只是淮阳、西岳两派的门下,这几个少年的门下,却从青纱帐误撞到奔凉星山的捷径。追魂叟酆伦亲率党羽,想要把这几个少年门下先掳着,索性叫西岳派跟淮阳派再栽个大的。叫他知道,不仅是凤尾帮总舵不是好惹的,就连我们这西路上的朋友,也够你应付的。

这追魂叟酆伦在三更过后,把所有派在各路上的弟兄,全各自指派着,只要把他们淮阳派、西岳派的领袖们诱得离开这凉星山的境内,赶紧齐归西路总舵候令。自己亲率着部下十几名好手,从捷径邀劫这几位小侠。这一路是司徒谦跟那左恒,暨慈云的二弟子修性。这三人中论武功经验,以那司徒谦为最。鹰爪王追赶贼党时,已嘱咐司徒谦不要多管闲事,赶奔红土坡,等候着跟大家会合。焉想到这三小侠才走出不远,已被匪党们发觉。匪党们可不知这拨是不管闲事的,他们只认定也是奉命跟凤尾帮寻仇的,遂一面暗中引逗,一面飞报舵主酆伦。酆伦正因为这几位领袖全是劲敌,不易对付,正好先把他们这几个少年拾下来。暗中吩咐他手下党羽,先把这三小侠引到奔韩城镇的岔路上去。这条路却在凉星山的背后,地势更是荒凉。田地里一地粗粮,跟沿山一带的丛林密菁接连着,除了农人常走的几条小道,别无路径,遂把这三小侠引到这条道上。司徒谦瞥见几条黑影子方一现身,突然隐去。依着慈云庵主的女弟子修性,不愿多事,遵着师伯的嘱咐,要请司徒师兄还是不理这班匪徒,自有师傅们去科理对付他们,我们还是赶奔红土坡等候师傅们为是。

那司徒谦一者是艺高人胆大;二来自己出艺数年,在江湖上已经渐露头角,遇上事不肯再退缩,遂向修性道:“我们既然发现匪踪,岂可就这么轻轻放过?并且我们师兄被掳,说不定就许能摸着他们踪迹。我们何妨趟下去,匪党这一带定有隐秘的巢穴。”修性也不好过于拦着。那左恒更是惟师兄们马首是瞻,只有随着师兄们的意向行事。这三小侠顺着青纱帐往前追赶,哪知正中了追魂叟酆伦的道儿。一到凉星山脚,一声胡哨,匪党们从四面包围上来。匪党一共十三四名,身手全是十分矫健,往上一围,跟司徒谦、修性、左恒动上手,匪党们竟小看了司徒谦等,一照面,被司徒谦和修性连着剑伤了两名匪党。追魂叟酆伦十分震怒,凭自己是凤尾帮的西路领袖,要是叫这几个少年伤了所部,真够栽的。遂亮金背砍山刀亲自动手,单奔了司徒谦。追魂叟这柄刀上有二十多年的纯功夫,崩、窝、扎、挑、删、砍、劈、剁,实有独到之处,跟司徒谦打了个平手。

左恒和修性竟被七八名匪党包围,哪知左恒的手眼略迟,竟被匪党把刀磕飞。那司徒谦还是最关心他,恐怕他有个失闪,这时见他兵刃一出手,自己向酆伦虚点一剑,一纵身蹿过来,想先接应他。焉想到傻小子刀一出手,知道自己要糟,仗着自己有横练的初步功夫,有一个匪党见左恒空着手,想拣些现成便宜的柴禾,往前一进招,想把左恒先卸在那,一刀斜奔左恒的肩背劈来。左恒竟自迎着刀锋往里进步,用左掌一拨刀,一个“靠山背”,把这匪徒撞出四五步去跌晕在地上。可是自己用的势子过猛,收不住势,脚下一步踩在一片苇坑,竟滚了进去。这边司徒谦为接应他,往这边一进步,自己背后露了空,被追魂叟一个“跟身跺子脚”,从背后一脚踹了个正着,把司徒谦踹倒,匪党们竟把他捆上。那碧竹庵门下修性武功本自不弱,掌中剑颇得西岳派的神髓,怎奈众寡悬殊,力战群贼,自己筋疲力尽。那追魂叟酆伦,又亲自一动手,修性竟也被获遭擒。适值女屠户陆七娘正赶来接应,她遂请酆伦把这两名敌人先交给她,就近带到陆家堡审问,鹰爪王究竟有多少人踹到这路线上?追魂叟酆伦遂把司徒谦和修性交与女屠户陆七娘。

这陆七娘是个淫荡无匹的妇人,一见司徒谦这种少年英俊,已自动心,蓄意把司徒谦得到手中,赶到把司徒谦架进陆家堡,已竟入了自己掌握之中。她手下一班匪党全被她笼络得服服帖帖,没有一个肯坏她的事。女屠户才用极猛烈的春药,想破这守正不阿的少年节操。那追魂叟酆伦也知道这陆七娘不作好事,可是当夜虽擒住这么两个小侠,鹰爪王等尚在近处踩迹,女屠户谅还不致闹出大笑话来。于是自己悄悄的扑奔凉星山口一带,要暗中侦查淮阳派这班领袖是否甘心。

这傻小子左恒,当时滚入苇地里,匪党们也曾跟着追过来,想把他也擒住,哪知分拨着苇草往里一伸脚,里边竟是积水泥窝,一脚陷下去,赶紧退出来。其实这里并没有多深的泥水,不过是雨后的泥泞,见不着太阳,所以显着一片积潦,令人却步。这一来,左恒竟逃出群贼的包围,可是那淫孀女屠户陆七娘,却险些栽在这傻小于手中,这左恒的事先按下不提。

且说那追魂叟酆伦,追寻鹰爪王等的踪迹,焉想到陆家堡就在分手后一个时辰的工夫,弄到瓦解冰消。酆伦也是耽误在手下党羽身上,因为在陆家堡前匪党们布有四五处暗桩,可是他们反着了万柳堂等的道儿。匪徒们竟报告酆伦,说是已把敌手全诱得离开凉星山。酆伦只顾追踪那西路第七舵舵主石小峰,叫他到韩城镇,赶紧押解两个肉票换走水路,以避鹰爪王的追缉。这一耽搁,再赶回凉星山,陆家堡已然火起。追魂叟酆伦在东西面火势侵不到的地方,往里察看,远远的望见陆家堡的一名党徒,正是那卢茂田,似乎正被那西岳侠尼威胁盘问。自己离的地方很远,听不清楚说的是甚么,可是隐约一言半语的,似听出这卢茂田已然惜命泄底。

酆伦见下面的敌人是淮阳西岳两派的领袖,自己当时下去未必能讨的了好,遂暂时捺住火性。果然鹰爪王等竟没杀他,把卢匪带出火窟。酆伦此时尚不知女屠户陆七娘生死,眼看着这陆家堡全付之一炬。这里是西路十二舵的总粮台,这一来凤尾帮在豫陕一带的势力,立被牵制减去一半,酆伦竟全牵怒到卢匪身上。

论凤尾帮的帮规,象卢匪这种背叛凤尾帮,虽是舵主,也不能擅自处罚,应该在他本地上召集所部,摆上主坛,党徒罪名小的,只由他本舵上自己处治;若是罪名大的,并须请西路十二舵的舵主全到主坛上议罪正帮规。今夜酆伦却顾不得许多,自己宁犯帮规,不待回坛召集十二舵主,要立时把卢匪立劈刀下解恨。当时虽不敢动手,却暗中缀到外面,见三侠果然放卢匪自行逃去。追魂叟酆伦暗道:“我看你这鼠辈还往哪跑?”酆伦潜踪隐迹,借丛草障身,追到这片小树林中。见卢茂田穿林而过,头也不回,奔野地里,要进青纱帐。追魂叟酆伦心里一急,恐怕他一蹿入青纱帐,再想擒他,就不容易了。往前一纵身,暗发出一支镖来,用沉着的声音招呼道:“嘿!别走!你是舵上的弟兄么?”卢茂田突听背后有人招呼,是本帮人的声音,忙的一停步回身。追魂叟是安心叫卢匪回头,自己好下毒手。卢茂田一回身,酆伦一抖手,嗖的一点寒星是向卢匪的咽喉打来。卢匪既听出是自己人,毫未防备,及见暗器打来,再躲闪哪里来的及,只拼命一闪,哧的镖锋打入肩头下。卢茂田疼得“哎哟”了一声,身躯一震动,这支镖入肉寸余,镖尖子在里一颤,更是痛彻肺腑。

卢茂田咬着牙关,把伤口用力一按,用右手把镖起下来。镖一拔,唰的蹿出一股子浓血来,浑身不由得颤动。咬牙一看来人,见正是追魂叟酆伦,自己不易活了,惨然问道:“舵主你凭什么杀我?你就是总舵的香主,也不能这么任意屠杀坛下门人。”追魂叟酆伦冷笑道:“卢茂田,你叛帮背教,还有甚么说的!象你这种盗卖凤尾帮,就该乱刃分尸,我叫你落个全尸,酆七爷已经慈悲你了。你是自己动手,还是等我动手?你想延迟时刻,我叫你尝挨剐的滋味!”卢茂田素知追魂叟酆伦的毒辣,遂咬牙切齿道:“我卢茂田既落在你手中,哪还有求活之心。酆伦,咱们阴曹地府说理去吧!我作鬼绝不饶你。”当时这卢茂田就用酆伦伤他的那支镖自戕。鹰爪王循声赶到,一现身算救了卢茂田的性命。

鹰爪王现身之后,先向卢茂田招呼了声:“姓卢的,真是痛改前非之心,赶紧到淮上清风堡绿竹塘等我,还不逃命么?”一句话提醒了卢茂田,忍着伤痛,从此真个逃奔淮上清风堡去了。这里鹰爪王用手一指道:“可惜你这般年岁,竟不识贤愚,不别善恶。江湖道上岂容得你们立足称雄?匪党你趁早把那作恶多端的淫孀献出,我王道隆不与你结这无谓之仇。你不听良言,叫你死在目前。”

酆伦立刻用金背砍山刀一指鹰爪王,厉声说道:“鹰爪王老儿!你自恃你淮阳派的武功打遍江湖无敌手,眼空一切,目中无人。这是你的死期到了,我追魂叟酆伦久候多时,你趁早领死吧!”鹰爪王道:“朋友!咱们不用逞口舌之利,掌下见分明!”说到这双掌一分,往前猱身前步,欺到酆伦的面前。

那酆伦要是按江湖道的行为,应该把兵刃也撂下,或是问明白鹰爪王,如若情愿空手入白刃,自己以兵刃奉陪,自己既不失面子,又占便宜。此时他却是居心不良,想要把鹰爪王折在这,自己好成名露脸。遂不再答话,往前一欺身,金背砍山刀照着鹰爪王的胸前便削。鹰爪王拔刀递掌,往酆伦的右臂“曲池穴”点去。伦是虚实莫测,刀法贼滑,变实为虚,没等鹰爪王往外封实,忽的变招为“苍龙归海”,立刻一横身,刀锋往外一展,奔鹰爪王双腿削来。鹰爪王急忙一个“进步连环”,就在追魂叟酆伦的刀锋堪堪的已经递上,鹰爪王身随掌走,已到了追魂叟的背后,一掌奔酆伦的右臂劈去。酆伦刀递出去,鹰爪王已经失踪,自己就知道是自己先输了招。立刻往前一塌腰,左脚往前贴着地一滑,身躯往前斜俯,左掌往外一穿,金背砍山刀“倒打金钟”,刀尖向鹰爪王小腹便点。鹰爪王翻身换掌,往左一个“玉蟒翻身”,已到了追魂叟酆伦的右肩后。铁掌轻舒,竟照追魂叟酆伦的右背后一掌击去,五指一沾到伦的背上,倏的用小天星之力,拳心往外一登,喝了声:“老儿去吧!”

那追魂叟酆伦一身软硬功夫,虽没有铁布衫的功夫,周身也上过功,平常的掌力,休想伤他。不过淮阳派领袖这种掌力,他哪搪的了?那追魂叟酆伦,竞被震得“吭”的一声,脚步踉跄往前抢去。身形一晃,险些栽倒,只觉着心头发热,鹰爪王的掌上再用一成力,当时就得喷出血来。鹰爪王呵呵一笑道:“老儿!仅凭你这点本领,就敢横行江湖,目空一切?饶你这条老命吧!”追魂叟酆伦这时头上的汗珠子象黄豆大,强把气纳到丹田,返身向鹰爪王狞笑着道:“一掌之赐,至死不忘,你我后会有期!”追魂叟说罢这两句话,不再等着鹰爪王答话,翻身纵跃如飞的向庄稼地里逃去。鹰爪王也不再追赶,自己惦着那神女峰上的女屠户是否成擒,遂腾身顺着山坡前扑奔陆家堡后。

这时堡内火势未熄,浓烟弥漫,只是绝无人迹。鹰爪王绕到陆家堡后,辨了辨地势,见侠尼慈云庵主暨师弟已经全冲上去,定是一路无阻。自己拨着丛莽密菁,辨着那荆棘中的暗记,施展着轻灵巧快的身子,嗖嗖的跃跃如飞,向那神女峰上奔来。这种山道,若不是深信那卢匪绝不会欺骗自己,真不敢这么放胆走上这种危险的道路。

鹰爪王施展开轻功提纵术,轻登巧纵,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沿着这条有暗记的山道走了约有里许,已上了神女峰。鹰爪王一上了这座峰头倒愣了!只见参天古木,被高空风撼得如同涛声起伏,一片苍茫,看不到数丈去就被密排着的树木挡住。鹰爪王遂穿着峰上的树林子往前走出数步,眼前才开朗了。见半箭地外,似有另一座峰头,比脚下所经的地方还高着十几丈,鹰爪王隐约见那边似有两三条黑影晃动。鹰爪王因为辨不清是否自己人,不敢过于大意,借着乱石丛草障身,蹑足轻步,来到近前。自己方要细辨究是何人,突听身边四尺外,一片深草中有人发话道:“是王师伯么?”鹰爪王横身却步,喝问:“甚么人?”

草中唰唰一响,蹿出一人,向鹰爪王手打问讯道:“师伯!弟子修禅迎接师伯。”鹰爪王忙问道:“怎么?你们还没找着那座寺院么?”修禅道:“女贼所居,尚在前面那峰上,已看见上面确有一座尼庵,只是这地方十分险峻,前面尚有五丈宽的一道山涧。要论飞渡,家师跟万老师尚不费事,但是我们不行。他这山涧原架有飞桥,只是被女贼渡过去,已经从对面把飞桥放下去。家师为防万一,所以先把这飞桥吊架好,连我们也过去,免得临回来时费手脚。才收拾好了,万老师发觉师伯的行踪。因为太远看不真切,叫弟子迎上来,那匪首想是已被师伯了却?”

鹰爪王点头道:“那追魂叟酆伦已被老夫击伤逃走。”说话间已然走向涧边,果然侠尼慈云庵主暨续命神医万柳堂已经把那座飞索悬桥扯起,竟在对面牢牢系住。这道飞索悬桥是用两根巨索,横结着一根根五寸宽的木板,连系成的。这时慈云庵主跟万柳堂也迎了过来,彼此会在一处。慈云庵主向鹰爪王道:“师兄,想是已把那匪首歼除了么?”鹰爪王遂把经过说与了侠尼与师弟。侠尼指着前面说道:“师兄!你看这女屠户这种布置,颇具机心,只看她这隐秘的巢穴,足见她在这里作恶已非一时了。我们若非有卢匪指给我们这处隐秘的道路,我们定要多费一番手脚。”

万柳堂道:“我们赶紧往那神女峰头捉拿那淫孀要紧。此处的峰峦重叠,道路纷歧,莫要再被她走脱了。”侠尼点头称是。这师徒五人各自施展开轻身飞纵术,只用脚尖轻点飞索悬桥,纵跃如飞的过了这道山涧。这种飞索悬桥是给有武功人预备的,只是凭借着能够有落脚之处,若是平常人休想借它渡过。

鹰爪王等过了这道山涧,只见离开涧口约有半箭多地一片细柳,围着一道红墙,看那形势占地只有亩许。万柳堂遂向师兄王道隆道:“我们分开往里趟吧!”侠尼慈云庵主道:“那么我们分三路往里排搜,叫修性、修禅师兄弟两人在庙外巡风,我们在庙中的禅堂聚齐。”彼此商议好了,遂分开来。慈云庵主奔庙后,鹰爪王奔了庵堂的东墙,万柳堂奔了庵堂的西墙。这两个女弟子修性、修禅各自亮剑在庙外巡风把守。

侠尼慈云庵主回手按了按镇海伏波剑,腾身纵跃,蹿上红墙,拢目光往里看了看,只见这座尼庵占地虽然不大,可是建筑得颇为曲折险森。下面是一片小小的花园子,里面亭台花木,布置的十分幽雅,只是黑沉沉绝无人迹。庵主用瓦片问了问路,下面没有甚么埋伏,飘身落在下面,顺着一条曲径,走到这座小花园的尽头,有两扇木门虚掩着,静悄悄听不见有什么声息。随着轻轻把门推开,见门外是一道小院,只有几间小房子,似是厨房下房的情形。只有尽头一小间,透出一些灯光,此外这一排小房,全是黑洞洞的。

这位庵主,蹑足轻步的到了这间小屋前,听了听,里面有些声息,遂扒窗窥察。只见里面四壁萧然,只有一架木板床、一支破桌子,桌上一盏瓦灯,光焰如豆。木板床上盘膝着一个老婆婆,年已六七十岁,老迈年残,发自如霜,脸上皱纹堆叠,穿着件蓝布衫,合目低头,手里捻着一挂念珠,口中似在喃喃的念佛。慈云庵主看到这种情形,不禁暗暗点头。这真是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十步之内,必有芳草。这种污浊之地,依然有独存善念的老婆婆暗地苦修,实在难得。若是不细察看明白了,贸然动手,玉石不分,岂不是未曾除恶,自己先种下孽果?这个老婆婆一定是那卢匪所说女屠户陆七娘所雇用的瞎婆子了。这位庵主见她这里沉沉入定,也查看不出别的来,刚要转身,就听见前面角门那里一阵脚步声音,侠尼一个“旱地拔葱”蹿上小房,伏身查看。

只见从里面出来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子,梳着双髻,穿着一身短衫裤,手里托着一个盘子。才到窗前,“呦”了一声,道:“瞎娘,你怎么把厨房的灯全灭了?你又要找死么?”板铺上这瞎婆子忙答道:“哦!灯灭了,我没吹灭呀!许是灯油没有了。莺姑娘,你别嚷,你们在瞎婆子身上多修好吧!我给你点灯去。”那女孩子气忿忿说道:“你别说这种废话,谁在你身上做缺德事了?要不是我们处处给你瞒哄着,七娘早把你喂了狗了!你趁早不必老虎戴念珠,假充善人。整天坐在那嘴里乱祷告,不定是骂谁呢!你这修行的两眼已经瞎了一多半,再修就要瞎的连光全不透了。”这个小姑娘一边叨念着,一边把盘子往地上一搁,手底下劲儿大一点,“哗啷”的险些把杯盘全翻到地上,气忿忿的向厨房中走去。

那瞎婆端着盏油灯从屋中走出来,慢腾腾一步步往厨房走着,嘴里念了声:“阿弥陀佛!我老婆子前世作了什么孽,今生这么报应我。咳!我说莺姑娘,给你这个灯吧!那屋里也没有火种,你不是白瞎摸去么!”那姑娘从屋中走出,嘴里还是骂着:“老该死的!你眼瞎还连心瞎了么?没有火种,那炉灶里还着的好好的。你留着那火,为是把你老不死的点天灯啊!”嘴里骂着从屋里出来,手里提着一把紫铜的小壶,里面满满的一壶沸水。

这个小姑娘更手黑心狠,走到瞎婆子面前,带着嘻嘻冷笑,猛的把壶嘴往瞎婆的手背上一倾。瞎婆子“哎哟”了一声!一撒手,吧的瓦油灯落地,瞎婆子疼的甩着手忿然说道:“莺姑娘,你这么折辱我老婆子,你可知神佛有灵,终要报应你!”说这话时声音悲颤,想是痛苦已极。那个叫莺姑娘的一声狞笑道:“什么?报应?我才不相信呢,神佛没有工夫管这些闲事。”边说边笑向前面走去。慈云庵主在房上看了个真切,不禁暗念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小妮子竟敢这么作孽,你也太藐视尘寰中没有主张公道的了。慈云庵主立刻一飘身落到院中,那瞎婆子把油灯打碎,哭着慢慢的摸着黑影要往里走。庵主突然来到这瞎婆子面前,说道:“苦人,你站住。”

这瞎婆子正在满腔悲愤的,自己想要寻个自尽,免得再受这种凌辱。这时面前突现人声,吓得一哆嗦!“呦”了一声,往后一退,脚下一软,往后倒去。慈云庵主一把将瞎婆子挽住,抵声说道:“苦人!不要害怕,我可怜你受他们的欺凌,特来代天行罚。女屠户造孽多端,报应已到临头。我赐你两粒丹药,你把它服一粒,把烫伤处擦上一粒,可以减少些痛苦。”说到这,从鹿皮囊中掏出一个磁瓶子,倒出两粒丹砂,递到瞎婆子手中。瞎婆子不禁连连感激不遑的说道:“不知是哪位仙佛,可怜我这身落地狱的人了。”慈云庵主忙说道:“不必多言,好好将养去吧!”立刻飞身一纵,已到了屋面上,轻登巧纵到了一道小小院中。方一上后房坡,从东廊后坡蹿上一人,正是续命神医万柳堂,来到近前,低声向慈云庵主道:“庵主!怎么才进来?敢是有什么耽搁么?”慈云庵主遂草草把后面那可怜瞎婆子的事,向万柳堂说了。

万柳堂道:“我与王师兄从东西两面趟进来,幸而没敢深信那卢匪的话。女屠户从陆家堡逃来时,带来四名党羽,幸被我师兄弟发觉得早,全给收拾了。怎么那小小的妮子,竟这么刁恶!这倒要警戒她一番了。我王师兄叫我在上面给巡风,听师兄吩咐动手。”慈云庵主道:“这么说司徒贤契不致有意外的危险了。”

万柳堂点点头,慈云庵主遂仍请万柳堂把守着房上,自己越到前坡,往下面一望。是一道长方院子,当中还有一道竹栏墙;墙里边是只有三间北房,东西两边是走廊;竹栏墙外一边似有一间耳房。这北房里灯火通明,慈云庵主飘身落在院中,见鹰爪王正站在靠西边的窗下,隔窗窥视。慈云庵主脚下一点,到了鹰爪王的身后,不过微微有些声息。鹰爪王已经觉查,急忙返身查看,见是侠尼慈云庵主,遂向庵主一点手。庵主遂来到近前,鹰爪王向窗上指了指。庵主遂也把面前这个冰纹式的窗子,点破了一小孔,眇一目往里细看。庵主这一看,不禁愤怒异常。心想佛门净地,竟容这种形同娼妓的淫孀作恶,我这西岳侠尼,忝负义侠之名了。

这窗里正是女屠户的卧室,也是两间明著,一间暗著。这里所谓尼庵,只有外面那一堵红墙,真象庵观的情形,不过借它掩人耳目而已,这里边就不象话了。屋中妆台镜奁,门上挂着一件妃色的软帘,正对着窗户是一架木床,也是妃色的帐子;床上锦茵绣褥,十分富丽。司徒谦却被那两个侍女架到床上,只剩了贴身的小衣,似乎极其驯顺,毫不抗拒,被那一个侍女按倒在床上,由那个叫红莺的侍女,拉过一对鸳鸯枕给枕好。

这时那女屠户陆七娘正在靠西墙下一个焦叶穿衣镜下,映着高烧的红烛,对镜匀粉。那两个侍女乘着陆七娘背着身子,那个叫红莺的侍女,竟向另一个侍女打着手势,指了指陆七娘,又指了指已躺在床上的司徒谦,随向自己颊上用食指连划一划,作可羞的意思。那个侍女却把樱唇一撇,一扭头作鄙薄之态。不料陆七娘正一扭头,立时把眉一挑,一伸手从镜奁后面抽出一把锋芒犀利的单刀来,向两个侍女叱道:“该死的丫头,鬼鬼祟祟,竟也想吃天鹅肉么?好好,我先叫你们两个小浪蹄子痛快痛快,每人先赏你两刀。明早连老乞婆一块往山涧里一扔,我叫你们不服!”

这时吓得两个侍女噗咚噗咚,一齐跪在床前哀告道:“娘!我们天胆也不敢找死,娘啊!这是你合欢大喜的日子,别跟我们两个小孩子一般见识。娘!你把我们杀了谁服侍你呀,娘你把刀放下别吓唬我们了。你大喜的日子,我们不敢哭,娘饶我们吧!娘!你看快五更了,你快歇着,别跟我们生气了。”这两个侍女一口一个娘叫的那么亲热,女屠户啷的把刀扔在镜台上,从鼻孔中哼了一声道:“便宜你这两个浪蹄子。再敢这样,我也不问你,先把你们两眼挖了,叫你们和瞎子凑到一块去。”说着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喝叱道:“还不给我滚到外间去,等着什么?”两个侍女齐叩了个头道:“谢娘的恩典!”站起来走向明间。

女屠户见两个侍女出去了,立刻到了床前,往床上凝目的看。似乎因为左边的帐门挂的矮些,垂在床角的帐子,把焦叶窗的灯光影着,司徒谦的面容影在略暗的地方。这淫孀右手把左边的帐门往外一推,烛光射进帐内,面容正映着灯光。那淫孀似乎越看越爱,身躯渐渐往下俯,猛的就要吻那形如痴迷的司徒谦。

鹰爪王在窗外察看,也并非愿意看这狎亵情形,只为在先前虽已听师弟说到司徒谦谨守门规的情形,但是总算没亲眼看见,恐怕师弟不肯实说。那一来若有一点玷污淮阳派之处,自己一世英名,岂不断送在他手?所以来到神女峰女屠户私庵之内,耐着性子要看看司徒谦是否真能守身如玉。赶到这时,见女屠户陆七娘淫心已动,司徒谦似已被那女屠户用药迷住本性。此时哪肯再往下看?侠尼慈云庵主已经亮镇海伏波剑。鹰爪王厉声断喝:“大胆妖妇,污我弟子,还不出来领死么?”

怒叱声中,双手往窗上一抓,咔嚓一声暴响,一扇窗子已被攀折。侠尼慈云庵主也隔窗喝叱道:“孽障!你这次再想逃出手去,势比登天。”双侠这一动手有分教,江湖道上凶淫妇,险作伏波剑下人。

郑证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