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王族

第68章 哈瑞肯的暴风矛!(二更)

双方在夜色下混战,人数上盗贼团占优,伊沃的队伍落入下风,三个一组背靠背,抵挡盗贼们的围攻,武器交击,声响不断。

戴维将卡利尔班死死缠住,杖中剑如蛇咬般迅速刺出,与卡利尔班的弯刀激烈碰撞,火星四溅,他们是场中实力最强的两人,每一记重击都荡出吹动周遭人衣衫的余波。

巴洛的斩击不断掀飞实力只有精英战士水准的盗贼们。哈迪斯在人群中忽隐忽现,匕首的冷光一闪而过,不断切开一个个喉管。安德瑟缩着,双盾挡住一次次劈砍,连连后退。

虽然战士是最普遍的职业,但能真正踏上战士之路的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都困在第一个体能界限前,这些盗贼人数虽多,但良莠不齐,面对龟缩的治安队,暂时没有取得决定性的战果。

伊沃舞动战锤,在人群中旋转,落步如有巨熊之力,悬槌流战技挥洒而出,战锤如同打铁般连环敲击在一名名盗贼身上,大量盗贼被沉重的战锤击飞五六米,筋断骨折,哀嚎不止。有盗贼欺近伊沃一步以内,伊沃旋身一盾拍击,盾面重击在盗贼的脑袋,将他打翻了个跟头。

伊沃抖出两个残影,幽暗之戒闪过微光,两个残影“活”转过来,伴随伊沃激战。

正酣战时,戴维爵士突然喷血急退,胸口有一道深深的刀伤,他被卡利尔班的第一战纹“黑闪爪”斩出的灰黑色刀芒击败。

卡利尔班释放第二战纹“虎躯”,战纹覆盖了半张脸,全身肌肉膨胀,力量剧增,如虎入羊群般冲入治安队中,闪耀着灰芒的弯刀划出蒙蒙的刀光,劈开大剑、镶钉甲和士兵们的身躯,无人能挡。

治安队死伤惨重,局势非常不妙,卡利尔班的目标放在了声势浩大的巴洛身上,弯刀连连劈砍,刀芒斩碎剑气,将横剑格挡的巴洛远远砍飞,倒在地上不断咳血。

卡利尔班的实力超过了他们这些学员太多,潜力在转化成实力前,天才是最容易陨落的。

见巴洛受伤,安德强抑着恐惧咬牙举盾冲向卡利尔班,他的防守被卡利尔班翻身一腿击破,两面盾牌被远远击飞,手腕挫伤。

“你们这群小老鼠,再跑啊!”卡利尔班这些天的愤怒一次性爆发出来,所向披靡,弯刀染上了浓郁的血色。

伊沃脸色凝重,知道生死存亡就在旦夕之间,没人挡住卡利尔班的话,在场所有人都逃不过死亡的下场,他狠狠一咬牙,主动攻击过去,战锤打桩般砸向卡利尔班。

“啧,矮人的锤战技,精灵的盾战技。”卡利尔班一眼就看出伊沃的战技来路,弯刀上撩,看起来飘飘然毫不受力,实则酝酿着雷霆般的力量,一旦与战锤接触,就能由静化动,将伊沃的战锤击落,顺着锤杆削掉伊沃的双臂。

伊沃突然收回力气,战锤在距离弯刀十厘米时向旁边滑开,差之毫厘,他后退拉开距离,让卡利尔班微微一愣,没料到伊沃识破了他的小陷阱,实战经验比他想象的更加娴熟,他残忍一笑:“你就是这只杂牌军的统帅吧,我会砍掉你的四肢,让你在哀嚎中死亡!”

伊沃不作回答,专注地舞动战锤和盾牌,格挡卡利尔班杀意淋漓的重击,腕骨、臂骨火辣辣作痛,卡利尔班的体能超过他好几个等级,如果不是凭着乌拉尔白熊血脉的超强耐力,伊沃也会像巴洛和安德一样瞬间落败。

哈瑞肯之锤上被砍出一条条凹痕,伊沃心疼不已,但没有丝毫办法,卡利尔班凭借速度就能让伊沃没有还手之力,战斗可以说是一面倒的碾压,他只有被迫挨打的份。

卡利尔班的灰黑色刀芒扫过,铁质盾牌被切成两段,伊沃飞速后退,胸口依然被余劲砍伤,被斩出一条狰狞的伤口。

两个残影分身不要命地扑上去缠住卡利尔班,弯刀划出半月形寒光迅速掠过,残影分身动作顿住,被一刀斩碎。伊沃因此获得喘息之机,将战锤收回,换成战矛,大喝一声,全身的肌肉猛地收缩,像是弹簧绷紧到了极点,仿佛承受了千斤之重,双足深深陷入土里,手中的战矛对准卡利尔班。

矛尖闪过森冷的寒光,一股与之前不同的气势升腾而起,如果说本来伊沃是攻守兼备的稳重战士,现在端着战矛的他有种一往无前的惨烈。

伊沃脑海里闪动着几百场记忆战场的搏杀,那些在战斗中的感悟仿佛化作了一只无形的手,将记忆中的战斗画面挑挑拣拣,抓出其中使用战矛的画面,许多自创的战技慢慢融合成一个风格自成一脉的流派。

他要施展自创的矛战技!

这并非他面对危机时的顿悟,他在无数次死战斗中逐渐创造出属于自己的战技,这只是个雏形,还处于摸索阶段,他没有在记忆战场之外的地方用过。

新战技被伊沃命名为“哈瑞肯的暴风矛”,是舍弃了一切防御,完全注重于攻击的杀伐流派。

“暴风雨!”伊沃端矛冲锋,战矛化作流星点点,刺出一片暴雨般的帷幕,冷光如洗,灿灿发寒,狂风骤雨般的刺击卷动了大片空气,卡利尔班微微一窒,一手抓住弯刀刀刃上,刀刃上出现灰黑色刀芒,却没有斩出,而是被他握在手心,他猛地一捏,巨大的刀芒碎成无数细小的月牙形灰黑光弹,正面破除了暴风雨刺击。

通过锻炼与研究,战纹可以开发出更多的使用方法,就像伊沃的“莲华”一样。

伊沃不等“暴风雨”被完全破解,脚下一转,腰腹几乎扭成麻花状,战矛甩出一个大圈,从另一个方向刺出,弯曲成一个弧形,矛尖飞速崩向卡利尔班的头颅,去势极快,发出高速劈开雨幕的刷刷声。

血蝎子首领仗着体能超凡,竖起弯刀挡住脸旁,矛尖堪堪触及弯刀,刹那间炸出震耳欲聋的声音,仿佛乌云后闷响的隐雷,庞大的力道甚至带起了一股冲击波,卡利尔班竟然没有站稳,摇晃着退开几步,他一脸惊讶。

自己可是风暴阶的战士,竟然挡不住一个觉醒阶战士的攻击!

“闷雷”是伊沃借鉴了前世的武学道理,将全身当作一张弓,肌肉化作一根弦,拧紧后崩弦放弓,所有力量汇聚在矛尖上,爆发出最强的威力,连拥有风暴阶体能的卡利尔班在没有防备下也不由自主地后退,要知道他使用了第一战纹“虎躯”之后,体能暴涨了四分之一有余。

当然“闷雷”的体力消耗也极为恐怖,一招击出,伊沃的骨骼、肌肉都在隐隐作痛,再多来几次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会直接崩溃。

先伤己再伤敌!

齐佩甲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