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上)

七年(上)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章 曾经有过

陆泓订了个酒店,和张乐然坐在一起等顾炎。张乐然应该说是顾炎和陆泓的大学校友,他是读计算机专业的,陆泓和顾炎是服装设计专业,因有同样的游戏爱好而结识。大学毕业后,陆泓抛弃了专业知识和张乐然雄心壮志地开了一家游戏公司,当时是想拉顾炎一起的,但是他却固执地去了一家服装设计公司,他们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其实,顾炎在游戏方面的造诣远远在他们两人之上,在大学的时候他就对编程感兴趣,还研发了一个小游戏,当时他把这个游戏给了他们,可以说公司的第一桶金是顾炎带给他们的。之后顾炎也在工作之余偶尔帮他们,有几个游戏卖得很好,公司也越做越大。

看到顾炎走来,陆泓朝他招了招手。

“你总算想通了,准备什么时候辞职啊?”陆泓一边说一边给侍者比了一个可以上菜的手势。

顾炎口渴,连喝了几口水,“我只是决定参与你们这次网游的制作,辞职的事,还不急。”

“你能加入已经是很好的事了,我们没有你呀还真是不行。”张乐然毫不夸张的称赞认识多年的朋友。“听老陆说,慕雪回国了,还跟你一个公司。”

“嗯。”顾炎点点头。

陆泓像是想到什么,“你不急着辞职不会是因为她吧?”

顾炎只是笑笑,不承认也没有否认。

“现在慕雪可是大人物了,大学的时候就觉得她不是一个简单的女生,没想到今天能有这样一番成绩。可惜的是,她当年就那么一声不吭的走了,原本还以为你们会走到一起。”陆泓碰了一下张乐然的胳膊,叫他别说了。

“怎么了?”张乐然一向直爽,想说的话不说就不痛快,“我就是替他们惋惜,说真的,当时大家都以为只有顾炎爱她爱得死去活来的,但我能看出来,慕雪是喜欢顾炎的。如果不是这样,顾炎等她这么多年都太他妈不值了。”

在慕雪离开的这七年里,其实有关她的话题他们从未在顾炎面前提过,如今张乐然这么一说,陆泓也忍不住插了句嘴:“老张说的也没错,七年,谁他妈有耐心等一个女人等七年啊,你看看跟我们年纪差不多的,一个个都娶了老婆生了孩子,没结的也快了,就你一个人单着。好了,现在慕雪人也回来了,你起码得向她讨个说法,当年为什么撇下你一个人走了?”

顾炎见陆泓说得义愤填膺,好像当事人是自己似的,只觉得好笑。“我是来和你们谈制作的,怎么就扯到慕雪身上了?”

“老顾你真是,别扯开话题啊。”张乐然替他干着急。

“你们的好意我都明白,只是感情的事急不得,当年她选择离开一定有她的原因,如果我们还有缘,就不怕这七年。”顾炎感激的站起来,为他们一一斟酒,“今天我们就不说这个了,下午还要上班,改天我们兄弟几个晚上再出来聚聚如何?”

见顾炎说到这个份上,他们也不再继续,各自干了一杯,转而聊起了网游研发的问题。

下午,顾炎正绘着电脑稿,手机震动了两下,他没有想到慕雪会主动给他发信息:“我的电脑出问题了,你过来看一下。”

顾炎将手机放口袋里,敲了慕雪的门。

“进来。”慕雪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顾炎推门而进,只见慕雪一副着急的样子,“出什么问题了?”

慕雪从椅子上起身,给他让了座,“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电脑就黑屏了,重新启动后也进不去,还有两个很重要的文档没有保存怎么办?要是找不到就遭了!我记得你以前电脑操作很厉害,赶紧帮我看一看。”

“你别慌,我帮你找回来。”顾炎安慰她,很快便发现了问题所在,“看来是中病毒了。”

慕雪凑过身来,看到顾炎敲着键盘,屏幕上是她看不懂的符号,“哇,”慕雪禁不住感叹,“你就不应该做设计,干脆从事计算机方面的工作多好。”

“这些只不过是一般常识。”顾炎说话的时候视线仍然停留在电脑上。

慕雪趁他不注意白了他一眼,切,搞得自己多厉害一样,一般常识,这不是骂我连常识都没有吗?唉,算了,谁叫我有求于他。慕雪想着想着,目光落到他的脸上。顾炎其实长得挺好看的,干净清爽,大学的时候就有很多女生喜欢他。现在的顾炎,轮廓棱角更加分明,添了几分英气,显得成熟稳重了许多。

“好了。”顾炎的声音让慕雪回过神来,这才发现两个人的脸竟然相隔不足一个拳头的距离,她立即站直了身体,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这么快就好了?”

“嗯。”顾炎也站起来,“你看看是不是这两个文档?”

慕雪瞧了瞧说:“嗯,你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我要怎么感谢你呢?”

原本只是嘴上说说,没想到顾炎还信了真,“要不明天晚上你请我吃饭吧?”

“明天?”慕雪说,“不行,明天我要去北京。”

“去北京做什么?”顾炎问。

“清华美术学院请我去做一个讲座,刚才你找回来的就是我准备的发言稿。”慕雪指了指屏幕,“要不就今晚吧?”

“今晚有约,恐怕不行。”

“女朋友?”慕雪开着玩笑问。

顾炎苦笑:“我可没有你那么好的命,事业有成,还有那么优秀的男朋友。”

“男朋友?”慕雪好像明白了什么,饶有趣味地看着他,“李秉焕?他是喜欢我,可我们不是男女朋友。”

原来是这样。

“那就明天吧。”顾炎说。

“明天?”慕雪疑惑不解。

“身为你的助理,你去北京,我自然要陪同。”

第二天顾炎就真的跟随慕雪去了北京。

讲座安排在下午,吃过午饭小睡过后,慕雪换了一身妆扮。白底绣花的长裙,头发用玉石多宝发簪随意绾起,没有化妆,只是嘴唇上了口红提色。顾炎坐在休息室等她,看到她的时候怔了怔。

“不好看吗?”慕雪看到他的神色后不安地低头看哪里出了问题。

“好看,只是……”顾炎走到她身前,将发簪取下来放在手里,她的长发便垂了下来,遮住了白如瓷玉的脖颈。“以后不要随意把头发绾起来。”

“为什么?”慕雪问他。

“你记住就行了。他们的车在外面等着,我们走吧。”顾炎没有回答,带着她出去,来接他们的是学校的一位领导,校领导十分热情地做了个自我介绍,互相说了几句话,便上了车。

北京的交通堵得很吓人,只要半个小时的车程活活堵了一个小时,还好到学校的时候正巧赶上讲座开始。一个能容纳几百人的报告厅人满为患,连过道都坐满了人,慕雪一进场学生们就鼓掌尖叫,主持人开着玩笑意思是叫他们别太激动。慕雪带着微笑走上台,不料上台阶的时候踩到裙角险些摔倒,只觉得腰上一紧,原来是顾炎及时扶住。她朝他说了声“谢谢”,在人声鼎沸中,在镁光灯追逐下,走到主持人旁边。

“大家好,我是慕雪。”仅仅一句话就惹得台下连连尖叫,不知道情况的人,还以为是大明星来了呢。

在与主持人的一唱一和中,慕雪顺利完成这一次讲座。最后是同学们最关心的提问环节,在前几位学生中规中矩的提问后,有一个男生举手:“请问可不可以问一个私人问题?”

大家立刻会意,兴奋地鼓掌,脸上带着八卦的笑容。慕雪也猜到他会问哪方面的问题,但是并没有拒绝,“那要看你问什么,如果方便,我会尽量回答。”

“你有没有男朋友,我们还有没有机会?”他问得很直白,又引起一阵掌声,有几个男生还故意拍得很响。

“没有。”慕雪的回答让人感到意外,但是也是大家最想要的答案。

“那你有没有喜欢的人?”那个男生再次发问。

顾炎看向舞台中间的那个人,只见慕雪垂下眼帘,抿了抿嘴,想了半分钟说:“曾经有过。”

“那现在呢?”男生穷追不舍,主持人见问题一发不可收拾,赶紧替慕雪圆场:“相信在场男生的心意慕雪小姐已经感受到了,尤其是这位同学。但是已经过了结束时间,今天就到这里了,希望下次我们能有幸再次请到慕雪小姐来学校做客,到时候有什么问题可以再问。那么,让我们把最热烈的掌声献给慕雪小姐,感谢她的到来。今天的讲座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回去的路上,“曾经有过”这句话一直反复在顾炎耳畔回响。她说的那个人是自己吗?她真的喜欢过我吗?为什么她从未说过?曾经喜欢,那现在呢?顾炎转过头,慕雪正闭着眼睛休息。这时,她的电话响了。

顾炎瞥到“李秉焕”三个字。

“你怎么去北京也不跟我说一声?”他的声音听上去很着急。

慕雪有些疲倦地说:“我不用每一件事情都要向你汇报吧?”

“你提前说的话我可以派人接送你,你一个人去的吗?”

慕雪看了一眼顾炎,说:“不是,助理陪我来的。”

“那我就放心了。”李秉焕松了一口气,他实在不放心她一个人,“什么时候回来?我来接你。”

慕雪说:“吃个晚饭就差不多了,今天零点的夜航。”

结束通话后,慕雪问顾炎:“你想吃什么?”

没想到顾炎只是带慕雪去王府井吃涮羊肉,这么热的天吃火锅慕雪出了一身汗。从店里出来,离登机时间还早,两个人就在街上闲逛,顾炎今天穿得很随意,一件灰色带字母短袖搭配一条休闲短裤,宛然大学生的模样。面容姣好的两人并肩行走引来路人的频频回头,慕雪只是在时尚圈内被人知晓,普通人并不认识她。迎面走过去两个女学生,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悄声说:“你看那对情侣男的俊,女的美,长得真好看。”

“嗯嗯,你有没有发现那男的眼神好温柔?做他女朋友真幸福!”女生连连赞叹,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虽然压低了声音,但还是传到了他们耳朵里。两人很有默契的装作没有听到,顾炎对慕雪说:“吃完羊肉出一身汗后有没有感到精神好很多?”

的确,从店里出来的时候后背被汗水浸湿还觉得不舒服,但经晚风一吹,凉凉的感觉让人神清气爽,很是惬意,一天的疲惫和压力也随着汗水的蒸发消失殆尽了。

“嗯,刚才还想睡觉,这会儿已经不困了。”慕雪笑笑。

顾炎见前面有卖特产的店,给慕雪指了指:“难得来北京一趟,要不要带点东西回去?”

“好呀,正想给我妈带点吃的。”

来的时候只是带了一个手提袋,回去的时候却拎了一手的大包小包,妈妈喜欢吃甜食,所以慕雪就挑了茯苓饼和果脯,顾炎也给爸妈买了一些吃食。抵达虹桥机场的时候已是凌晨两点过,李秉焕在出口已等候多时。

“慕雪。”李秉焕走过来,接过她手里的东西,看到顾炎的时候,眉头皱了皱,“这是你助理?”

“你好,李总。”不等慕雪回答,顾炎就迎上他的目光主动招呼,嘴角勾起的弧度恰到好处。

李秉焕警惕地注视着顾炎,只觉得眼前的这个人身上散发出的儒雅气质和隐藏的强大气场,让他和助理这一职位不相符合。还是慕雪的话打破了此时莫名其妙的气氛,她对李秉焕说:“这么晚你不用来接我的。”

“就是因为太晚我才放心不下。”李秉焕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看着顾炎的,转而目光回到慕雪身上,立刻变得柔和,“以后出远门之前一定要事先告诉我一声,知不知道?”

慕雪不耐烦地嘟嘴:“知道了。”

顾炎见两人说着话,浑身不自在地把视线投放在别的地方,只听李秉焕问:“我送慕雪回家,你要不要一起?”

顾炎摆手道:“不了,你送主设回去吧,我有朋友来接。”

慕雪抬眼望了望他,想劝他一起走,但还是没说出来,只是对他微微一笑以示谢意,便跟着李秉焕上了车。

顾炎沉思地看着汽车扬长而去,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走到路边打车。

夏木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