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挡不住

第20章 无风不起浪

苏眠看到摆在飘窗上的电脑,自动忽略端木萋萋问话道:“电脑借我用用。”

“你用。”端木萋萋反应道:“哎,你别打岔,问你话呢。”

苏眠已经开上电脑了,眼皮子都不抬道:“我先把客户那边一些事处理了。你先睡,起来了再说。”

话又给她拐过去了,端木萋萋就越觉得,果然是吵架了……

苏毓悄悄推门时,端木萋萋已经睡了。他在门口朝苏眠笔了一顿手势,指指床上睡着的人。意思是他要出去一趟,让她帮着照顾着点他家的大肚婆。

苏眠坐在飘窗上,膝盖上顶着笔记本,回了他一个OK的手势。跟着,她从飘窗口,看见了苏毓是和苏敛一起出去的。

苏敛在上车之前,甚似有意无意的朝她那里看了一眼。苏眠觉得自己那一下,心都莫名其妙的跳乱了。

稍晚些,汤媛的电话打了过来,直奔重点:“苏总,他要见了你才肯说。”

苏眠释然,这背后,果然无风不起浪。

见面的地方约在星巴克。

靠窗的一张四人位上,汤媛看了看手表的时间,抬头,从大面的落地窗上朝外望。

一辆蓝色的的士缓缓停住在视线,后车门打开,只见苏眠从里面下来了。

汤媛立马起身,朝身边坐着的张律师点了点头道:“老板过来了,请稍等。”同时朝对面坐着的,一个圆脸胡渣带着眼睛的中年男人也点头示意了。

他就是那个帖主,但对汤媛的示意毫无反应。

汤媛迎出去,才注意到苏眠还领了个孕妇过来了。她也没多大惊小怪,上去打了招呼,对苏眠交待起情况道:“马俊,三十四岁,是同行,现在在一家珠宝公司做高级设计师。帖子的事他承认是他做的,也承认有人让他这么做,但那个人是谁,他不见你不肯说,只好让苏总你跑一趟了。”

苏眠点头,表示知道了,示意端木萋萋跟着一起进去。先郑重警告了端木萋萋同志:“必须坐着老实等我,我把事情一处理了就陪你逛街。你可别多久不出来就跟放羊一样,一个人到处溜达,要是被堂哥知道了,有我们好果子吃。再下回,你哭着求我也不搭理你了。”

敢把苏毓家带球的大宝贝这麽牵出来,苏眠觉得自己也是活腻歪了。

“知道知道。”端木萋萋偷笑,忙保证。

苏眠这才放心的带着她进去了,另外安排了她在斜对角的位置上坐。

没来由的,苏眠发现自己的眼皮子跳得厉害。

左眼跳灾,右眼跳财,两个一起跳要怎么说!

默默收回在端木萋萋身上的目光,看向马俊。马俊看上去很憔悴,一头青丝掺杂白发不说,满脸神情煎熬,还面色无光。镜片后的眼神略嫌空洞,没什么起伏的情绪,他瞟来自己一眼,水波不兴。

整个人看上去透着腐朽之气,嗅来是淡淡的绝望。

苏眠端起面前的咖啡,垂眸喝了一口,缓了缓才道:“说吧,你想和我谈什么条件。”

马俊一改先前麻木不仁的表情,很是一愣。

苏眠抿了抿唇,重复,“你想在我这里得到什么?”

一个近乎失去生机的人,若有执着,必然是求的转机。所以这个诽谤了自己的男人,到底想用那个答案从自己这里换走点什么呢?难道他觉得告诉自己是了,自己就不告他了吗?

琅轩坊的乱子可就等着告了他,洗白白了。

马俊的感觉里,仿佛对面那双杏眼已经将自己看得透透的了。他忽然有些紧张起来,声音不是很大道:“我来……是想求苏小姐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你看起来,人挺清楚。怎么诽谤我的时候,就不清楚了?”苏眠不是很明白的看他,“一加一等于二的道理我就不说了,总不能因为你主动承认,再求我一句,这口黑锅我就自己背了吧。我的损失怎么办?”

马俊立刻激动的否认起来,“不是,你听我说……”

“好,你说。”苏眠倒是好奇他还能有什么说法。

马俊的肩忽然垮下去,摘了脸上的眼睛放在身旁,弯了腰,脸埋进撑在双膝上的手掌里。他仿佛在下一个很大的决心。

隔了一阵,才抬起头,没有戴眼镜的样子看上去人要温和平静许多。

他开始断断续续的说起来。

“……她找上我……哦,苏小姐应该也认识。就是姜氏财团的姜总,我在电视上见过,所以一眼就认出了她。”

“姜聘婷?”苏眠忍不住要确认。

“对,就是她。”马俊点头道:“她给我看了琅轩坊所有的拍卖过的东西,出十万块,让我在同行圈子里污蔑你是抄袭……我先没肯。你们琅轩坊的名气我也听说过,我也知道,我一旦那么做,就会构成诽谤。你们也一定会找上我……”

马俊拿手抹了一把脸后,近视的双眼看上去更不聚焦了,也变得痛苦起来。

他继续道:“我不能不做,如果我不收那些钱,我女儿在重症监护室里就撑不到今天了。十万块对你们有钱人来说你算什么,可却能救我女儿的命。我没办法……女儿病了以后,我老婆就不堪忍受的丢下孩子跑了……我又要照顾孩子,还要工作,精力严重透支,状态也很差。连着好几月没完成业绩了,公司已经决定……月底辞退我了。苏小姐……我知道这不是理由……我求你了。”

他忽然扑通跪下,苏眠都被他吓了一跳。

站在苏眠一旁的汤媛立马过去扶他,如果叫好事的人拍到了,说苏家仗势欺人,到时可浑身长嘴都说不清。

“马先生,请起来吧。有什么事坐着说。”汤媛劝道。

马俊摇头,男儿膝下有黄金,可他在意不了了。他用满身的痛苦在挣扎,他总是迫不得已的那一个。

汤媛有些犯难的看向苏眠。

见马俊执意不起,都引得店里的客人三三两两的伸着脖子朝这里望。苏眠的脸色也不看了道:“马俊,如果你执意见我,跪我。就只是为了让我可怜你而放过你,恐怕你要失望了。知道你这是干什么吗?你在利用别人的善良,来为你的错误买单!而你还理所当然。抱歉,我的善良很贵,没办法泛滥。你想找人买单,那你应该去找她,毕竟和你做交易的人是她,不是我。”

苏眠忽然眸光凝转,赫然站起身来道:“马俊!是她教你的!”

入墨三分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