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理故事

第7章 顿悟

梅梅是个很靓的姑娘,在我们乡下,说是百里难寻一点也不夸张。有道是一家有女百家求,何况梅梅这么一个姣美女子,于是来求亲的几乎踩烂了门槛,老师、乡干部、区干部、大款……都是些挺不错的主儿。

可是,梅梅却对谁都不理不睬。一时间,梅梅的“挑”便出了名。

前一阵,她姥姥来了,在她们家住了好一段日子。姥姥七十多岁了,头发脱得没有几根,眼睛起了白翳子,牙齿没有了,张嘴一个黑洞洞,一脸皱巴巴的像个老苦瓜,两边腮帮深深地陷进去,两块颧骨高高地突出来,下巴尖尖的像个三角烙铁,背驼着,拄一根棍,腰一弓一弓的惹人笑,有天夜里困得太沉了,还尿了一床……

姥姥回去没多久,梅梅忽然宣布要嫁人了,嫁给一个相貌平平、家境一般的木匠。

大家都认为那男的太亏梅梅了,无论哪方面都跟以前那些老师呀、干部呀、大款什么的没法比,不晓得这疯丫头是怎么想的。

一天,几个平时最要好的女伴就去问她个中缘由。梅梅说:“那天,我和我妈还有我姥姥都坐在堂屋里,我看看姥姥,又看看我妈,再悄悄照镜子看看我自个。我发现我很像我妈,我妈又很像我姥姥。我就想,再过二十五年,我不就是我妈这副样子了?我妈再过二十五年,不就是我姥姥那副样子了?我再过两个二十五年,也就是五十年,不就是我姥姥那副样子了?这么一想呀,就决定了。”

女伴们眼睛眨巴眨巴的,都懵了,不明白梅梅绕来绕去的,都说了个啥?

(雪宇)

哲学先生评曰:

梅梅姑娘一定早就爱上了那个相貌平平的木匠,只因别的求亲者的条件实在太好,使她难以将恋人公开,以与他们相抗衡。从姥姥身上,她悟出了“青春不再”与“红颜难驻”的道理,于是大胆摊牌了。她只说出外婆这一段,没有说出恋人那一节,别人自然听不懂了。她所悟出的道理虽然浅显,却还是带点永恒性的。

《故事会》编辑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