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谋故事

第6章 老板的绝活

你想要达到什么目的,就要把所有的力气、所有的手段、所有的条件、所有的一切都花上去,要盯住不放。

这事发生在1930年豫东的一个小镇子上,那年年底,军阀在中原的大混战刚结束。

有一天,一个伤兵拄着双拐走进路旁的烧鸡店。这个小店卖整个的烧鸡,也单独出售鸡翅、鸡腿、鸡爪等下酒菜,因此,来这家小店饮酒就餐的食客很多。

那伤兵一进门,就向食客较多的几张餐桌旁挪去。他说话有点结巴,还扯着嗓门吼:“跑……跑堂的,弄个小鸡子来……吃吃……”在豫东、鲁西南一带,乡村土话“小鸡子”,是指当年长成的鸡,肉很嫩。

“这边请,这边请。”跑堂的伙计显然不情愿让这个伤兵坐到人堆中去,但又唯恐得罪了这位腰间显然别着家伙的士兵,更怕他无事生非,砸了今天的生意,所以连忙迎上去拦住了他,让他在墙角一张不太显眼的餐桌旁坐下,并接过伤兵手中的一根拐杖,倚放在餐桌旁,恭敬地问道:“长官,您坐这边。长官,您喜欢吃肥一点的,还是瘦一点的?”

伙计把伤兵安排到这个角落里,伤兵自然不满意,他操着另一根拐杖“咚咚”直捣地:“什么坐这……这边……那边的,嗯,就来两个鸡……鸡的……这边的……鸡腿吧!”

伤兵把“这边的”三个字音说得很重,跑堂的伙计一听就知道伤兵对座位安排已经不满意,就更加小心谨慎。“好嘞——两个鸡腿,正好十个铜子,马上就给长官端来!”跑堂的伙计吆喝着,心想:这个伤兵没有要整个烧鸡,看来腰包中的钱并不多。所以,他又加重语气吆喝了一遍,一是通知后堂厨师赶紧下菜,二是担心这伤兵吃东西赖账,事先报个价出来,提个醒儿。

你别说,那伤兵倒是很知趣,“哗啦”一声,十个铜子先放在了桌子上。

不一会儿,两个烧得正是火候、香喷喷的鸡腿装了一盘端了上来,皮脆肉嫩,焦黄冒油……

“这……这是两个鸡……鸡的腿吗?为什么少给了一半腿?你们是不是在讽刺老子也……少了一半腿!”伤兵显然是故意找茬,又用拐杖把地面捣得“咚咚”直响,并伸手把驳壳枪从腰间掏出,“啪”地甩在桌子上。

店老板一见来者不善,赶忙过来调解:“这位长官,您刚才要的就是两个鸡腿呀!如果不满意这一盘,我让他们立刻退回去,再换一盘,怎么样?”

“我说的是两个鸡……鸡的……”伤兵喉咙中那个“的”字的声音在连续打着转儿,他左手按着桌面上的驳壳枪,右手把手中的拐杖捣得更响了。

店老板突然明白过来:“……哦,对不起,是他们刚才没有听清楚,您要的是两只鸡的全部鸡腿,那应该是四个吧?我这就马上让后堂去做,再给您端上,还是收您十个铜子。”店老板今天自认倒霉,心想:如果我这是烧“猪”店,这伤兵要的是猪腿,那就赔得更多了。

不一会儿,四个香喷喷的鸡腿装了一盘,端上了桌,皮脆肉嫩,焦黄冒油……

跑堂的伙计松了口气,转身又去招呼别的生意了。

可是,那个伤兵这次仍然是眉头皱在一起,用筷子拨拉着,把盘中的鸡腿分为两堆:“喂,老板,我要……要的是这边的腿,怎么拿来三个那……那边的左腿来冒充这边的右腿?”

店老板盯着盘中的鸡腿,愣在那里。他做了一辈子的烧鸡生意,的确没有鸡烧熟了以后仍能分辨出左、右腿的本事。眼前这个一口气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的大兵,竟然在这里玩起了“语言游戏”,故意找麻烦来啦!

“这堆三个,分明都是左腿,只有这一个才是右腿。老子打仗掉了右腿,今天来你们店,就是为了缺啥补啥的!”伤兵不知怎么的,说话也不结巴了,只见他猛地站立起来,气得把手中的拐杖摔在地上,接着伸手一掀,餐桌翻倒在地,盘碎鸡腿飞,原来倚靠在餐桌上的另一根拐杖倒在地上,那支驳壳枪也压在桌子底下。

满店的食客和邻居街坊闻声都围了过来……

店老板慌忙跨前一步,扶住晃晃悠悠、摇摇欲倒的伤兵,说:“好说,好说,什么都好说,不就是要鸡的右腿吗,请长官马上到后院,有的是活鸡,你指着要哪条鸡腿,我们立刻就做哪条鸡腿!”

“老子不吃了!今天老子这条伤腿肯定会被你们气得发炎,快拿五百大洋来,让老子去买消炎药,今天就算没事!”伤兵耍起了无赖,坐在凳子上,一副死乞白赖的样子。

跑堂的伙计连忙捡起摔在地上的两根拐杖,恭恭敬敬地递给伤兵。

“慢着!”店老板对伙计这么说着,一边已经把两根拐杖接了过来,然后合在一起,举到伤兵面前,突然问道:“长官,请问哪根是您刚才拄的右边的拐杖?”

伤兵一愣,随后一指:“这……这根。”

“这根?好吧,就算是这根。”店老板转过身来,把拐杖递给刚从后院赶来看热闹的一名屠夫,说道:“老四,你看这位长官说的右拐杖和左拐杖有什么不同?”

那个屠夫刚喝了半瓶烧酒,把宰鸡的尖刀夹在腋下,接过拐杖,红着眼睛仔细瞅了几遍,才说道:“粗细高矮还真差不多……”

看热闹的食客们也伸长脑袋,辨别着两根拐杖有什么不同。

店老板随即又像京剧中的武生耍花枪一样,把两根拐杖舞了几圈,然后又是“喀嚓”合在一起,举到伤兵面前:“长官,请再指出哪根是您左边的拐杖?”

“这……这根。不……这……”伤兵这次傻了眼,他刚才指认的“右拐杖”,本来就是信口开河,这两根拐杖在平时使用时根本就不分什么左右。

他明白了,店老板实际上是在“以牙还牙”教训他,但他这时却不好再耍无赖了,特别是抬头看到屠夫那通红的眼睛时,他胆怯了,担心如果说不准哪根是“左拐杖”,这满身横肉的汉子就要扑上来同自己扭打。

食客中也有人指着伤兵替店老板打起了抱不平:“认啊,哪根是你的左腿?”

“哼!老子今天记性不好,分不清左右了……你们算老几,就是俺连长让我走队列,叫我出左腿,我偏出右腿,他也没辙。过几天,俺连长会带几个全胳膊整腿的弟兄来给你们算账的!”伤兵见众怒难犯,夺过拐杖,一瘸一拐地逃出了烧鸡店,慌乱之中连压在桌子底下的枪也顾不上要了……

故事到这里本来算是完了,但据说从那时起,那位店老板真的研究起鸡的左右腿来了,不久就练出了令人叫绝的眼力:即使把鸡腿,以至鸡爪、鸡翅烧焦,也能辨别出哪是左哪是右!

后来那个伤兵又领着一伙人赶来,还提来了在腿上做了暗记的鸡,想靠此法强吃豪夺,结果店老板仍能分辨出左右来,这伙人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店老板的这手绝活一直传到今天,不久前,有个记者在中原大地上还真的访问到了这么一家烧鸡店……

(于东)

《故事会》编辑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