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可长安

第37章 风云涌动(十五)

蓝未书细想也觉得有理,这明铭还真不是那种人,然后就出了纤尘的营帐。翌日一大早,蓝未书就和疏月两人骑着马离开了。

因着两人骑的是纤尘的追风和逐月,万金难得的绝世良驹,是以两人很快就回到了京都。蓝未书这个时候委实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只好乔装易了容和疏月混进了皇宫。咏月宫一室寂静,高倩月静静躺在床上,房间里都是浓郁的药味,此刻躺在那里,不仔细瞧,还真的以为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蓝未书见状赶紧上前诊脉,然后又掀了掀高倩月的眼皮,仔细查探了一番,额头发热,蓝未书现在已经确定是疫病了。赶紧让疏月把窗子打开,保持室内通风,疏月看着床榻上的高倩月就想哭。

自己离开这么多天,本以为那些人会好好照顾娘娘,可谁知,回来的时候咏月宫竟然一个下人都没有,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娘娘的房间一看就是很久都没有人来打扫了,到处都是脏兮兮的,时不时还有老鼠在四处乱窜。疏月看得心疼,娘娘的脸比自己离开之前更蜡黄了,嘴唇干裂得可怕,疏月正想摸高倩月的脸,却被蓝未书一打落。

蓝未书沉声说道:“疏月姑娘,以后照顾你家娘娘记得带上这个。”蓝未书将一张面纱递给疏月,自己也戴了一张。感受到疏月不解的眼神,蓝未书道:“你家娘娘据我诊断是得了疫病,这咏月宫里的奴才应该已经全部被感染死了,她能撑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以后你若是贴身照顾,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疏月一惊,幸亏自己去边境找了蓝未书回来,不然娘娘可就真的要香消玉殒了。“公子你放心,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尽管吩咐就是,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我家娘娘,直到她好起来的。”

蓝未书已经写了方子,“这个,你先拿去抓药回来煎服给她喝。”疏月接过,就准备去太医院。

岂料太医院的人一看见她,就想着抓她,说什么她谋害皇妃,其罪当诛。疏月反应极快,立时出了太医院,急匆匆的往咏月宫跑去。蓝未书也是知道了这个消息,安排在京中的暗人传来消息,说是皇后指控疏月谋害了月皇妃,皇上震怒,下令一见到疏月就当场处死。另外太医院的人说月皇妃得的是疫病,没法治,只能封锁咏月宫,防止疫情蔓延。

蓝未书目前知道的消息也就这么多,其他的暗人查不到,毕竟这是皇宫后院,他的眼线没有安插在这些地方,一时间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只能把高倩月带出皇宫,反正这咏月宫也已经很久没有人来了,估计高倩月今日就是死在这里,也没有人知道。

蓝未书吹了一声暗哨,早就等候在附近的暗人全部出来了,命令他们将高倩月带走,蓝未书和疏月也跟着离开了。蓝未书目前的状况自然是不能回丞相府的,只能住在客栈,可是又怕这疫病会传染,蓝未书最终还是决定在一处偏僻的地方置办了一处院落,几人目前就住在这里。

经过蓝未书的诊治,高倩月的身体在一点点恢复,蓝未书本想着再找几个丫鬟来一起照顾高倩月,这样疏月就不会那么辛苦,可是疏月却坚持自己照顾,说自己不放心再将娘娘交给他人,她一个人也能好好照顾好高倩月。蓝未书看她态度坚决,也只能作罢。第五天,高倩月终于醒了过来,不过她已经不怎么记得疏月了,只是看着疏月觉得很眼熟,倒是还记得蓝未书,记得进宫前的事情,进宫以后的将近五年的时光,她几乎没有任何印象了,甚至都不记得自己还有一个孩子。

疏月经过这几日和蓝未书相处,胆子也大了些,看到高倩月这个样子,忙将蓝未书拉到一旁:“公子,娘娘她……”

蓝未书其实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从来都没听说过有人得了疫病还会失忆的,可是他仔细诊了高倩月的脉,并没有发现其他的病因。这厢听得疏月问,也只能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

疏月也许是随了高倩月以前的性子,听见蓝未书说不知道,便也不再多问,不管怎么样,娘娘还活着就是好的,至于不认识她吧,那就慢慢来认识吧,反正她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待在娘娘身边好好照顾她。再过了几日,高倩月的病已经彻底好了,蓝未书让疏月去把以前高倩月所穿过的、用过的东西全部焚烧掉,甚至那间她住过的屋子也要烧,这样才能彻底解决疫病,疏月都一一照做了。

火光窜起,带着一阵阵热浪扑打在疏月的脸上。蓝未书已经打算返程,疏月现在被满城通缉,而高倩月目前的情况也不适宜回到皇宫,于是三人结伴同行,一同前往边境。

这场战事比想象中的还要艰难,宁战二十万大军压境,却也不急着攻打大黎,偶尔来个小打小闹,惹得纤尘等人很是疲倦,却又不敢松懈下来。似乎宁战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只要你一放松,他就会派人大肆进攻,弄得你措手不及。纤尘在营帐中看着地图,边境这里只有漠河环绕,接着是西城,过去一点是岭南,大黎和北国就是以漠河为界,互不干扰。你在远处看过去,就会发现一个很奇特的现象,漠河这边的边境是一片荒漠,黄沙漫天,而昆仑山却是终年大雪纷飞。

这日,宁战手底下的一个将军又带着一些人在城门下大声叫喊,纤尘已经完全不想理会他们,于是让冉兴义带着兵将前去应战。果不其然,他们又是小打小闹,过了一会儿就撤离了。冉兴义也被这种战术弄得很烦躁,猜不透那个宁战到底是怎么想的。纤尘和明铭还有冉兴义此刻正凑在一起,明铭和纤尘还是两看两相厌,说不到两句必然就开始吵嘴,得亏有冉兴义在一边调和。

“今晚,我们三个人分别带领一千轻骑,从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夜袭北国营帐!”纤尘纤细的手指飞快的在地图上指了三个地方,冉兴义和明铭看去,冉兴义正打算点头的时候,却听见了明铭反对的声音。

“我不同意,这几日北国的军队一直在不停地滋扰我们,将士们最近的精神状态很是不好,若是此时还要攻打北国营帐,恐怕会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出在这种境况之下吗?就是因为我们一直处在非常被动的局面,我们现在得扭转这种情况,不然的话,等到宁战大举进攻,我们根本就是毫无抵抗之力!”纤尘斥责道。

“你根本就没考虑过这些将士们的身体状况,更何况,你以为就你会这么想吗?如今军中就我们三个拿主意的人,我们要是都去夜袭,万一宁战那边想的和我们一样,也选择在今晚偷袭我们呢?到时候大黎将士们又该如何?”明铭语气也开始激烈起来。

“可是你现在就因为这种可能而放弃今晚的行动,你怎么保证日后不会出现更难以预料的情况呢?”纤尘继续反驳。

冉兴义在一旁看着两个人你来我往,唇枪舌战,根本就插不进去话。只能愣愣的看着两个人都一副怒发冲冠,恨不能上前把对方撕碎的样子。

“明铭!你别忘了!在这里我才是主帅,你们都得听我的!”纤尘不得已将将军架子抬了出来,眸子里不带一丝感情的看向明铭。

“哼!盛纤尘,不懂打仗就不要在这里瞎指挥,你当这十万将士的生命是儿戏吗?!”明铭根本不为所动,就算是这个时候纤尘拿出护国将军的身份来压他,他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

本以为以盛纤尘这种从小骄纵的性子肯定会大发雷霆,可谁知纤尘反而笑开了,那一笑如春风霁月,刹那间晃花了众人的眼。

纤尘像明铭抱拳,动作干净利落,“明将军的为人如今我算是彻底了解了,能在这种情况下还敢和我争执,保持己见的人,明将军你是第二个。若是纤尘之前有得罪之处,还请明将军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跟纤尘计较。”

明铭见纤尘一介女子都低头向自己道歉了,也不好再说什么。更何况他只是和纤尘在一些事情上各自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而已,这几日和纤尘相处下来,发现纤尘全无皇室子弟的盛气凌人,反而礼贤下士。明铭想到这里,不由叹了口气,可惜了,纤尘是个女子,若是男子,这大黎早晚会是她的,而且他相信纤尘会是一个流芳千古的明君!

“将军言重了。”这一推一让间,满室的硝烟就这样无声消弭了去。冉兴义这时候终于插进来了话:“纤尘,为什么明将军是第二个?那这第一个又是谁?”

纤尘和明铭对视一笑,最后还是明铭开口:“兴义,这第一当然是兰苏公子了。”

金色飞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