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巢:美国金融史上最大内幕交易网的猖狂和覆灭

第14章 套利人的游戏(1)

中央公园和哥伦比亚大道之间的西67街是曼哈顿最漂亮的街区,两边是修剪整齐的树木和草坪。这条街上有一家纽约的老字号餐馆,名叫艺人餐馆(Café des Artistes)。1976年的一天,伊万·布斯基来到这家餐厅见一位年轻的华尔街交易员,此人名叫约翰·穆赫伦(John Mulheren),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考虑到餐厅的上流品位和传统特色,到这里的男顾客几乎都是西装革履,系着领带,当然,布斯基也不例外。

穆赫伦来了,他身穿一件浅色的针织马球衫和一条卡其布裤子。他身材高大,浅黄色的头发有点儿蓬松,脸上透出爱尔兰人和蔼可亲的神态。他27岁,看起来像是一个发育太快的大学生。他在美林公司面试时也是这身随意的打扮,这已经成了他的标志。现在他在美林公司协助创建一个套利部门。招聘他到美林公司的人,也就是他现在的上司萨利姆·B.“桑迪”·路易斯。路易斯曾经试图迫使穆赫伦今天晚上穿上西装来见自己口中所谓的天才人物布斯基,但是穆赫伦对此置若罔闻,仍然我行我素。穆赫伦和妻子南希走进宾客盈门的餐厅,来到路易斯和他妻子以及布斯基和西玛的身边,然后坐下。布斯基之所以对穆赫伦感兴趣,是因为他在套利行业所采用的新技巧。在短短几年时间内,穆赫伦就成了华尔街最聪明的股票期权交易员之一,而布斯基对这一领域基本上一无所知。股票期权交易比利用价差购买股票能产生更大的“贷杠”效应(leverage)。布斯基就像只馋猫追鱼一样追寻着“贷杠”,他对穆赫伦战略中所蕴含的巨大潜力十分着迷。

穆赫伦是位股权交易和分析的奇才。他毕业于罗诺克学院(Roanoke College),这是弗吉尼亚州一所小规模的文科学校。大学期间,他主修政治科学,学业平平。毕业后,他就到了华尔街工作,因为他的妻子给华尔街一家公司(现在已经不存在了)的高管照看小孩。他一参加工作,就开发出了一套股权分析程序,受到了同事们的交口称赞。把他招进美林公司的是路易斯和该公司的董事长唐纳德·里甘(Donald Regan)。唐纳德·里甘后来出任里根总统的白宫办公室主任和财务部长。

穆赫伦对布斯基也很感兴趣。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不墨守成规、有点离经叛道的人。当餐厅的服务员过来请他们点菜时,布斯基说他还没有想好,让其他人先点。等轮到布斯基时,他说:“每道主菜都来一份。”服务员听得惊呆了,手中的笔也悬在了半空中。布斯基又重复了一遍:“把每一道主菜都来一份。”

穆赫伦看了看布斯基的妻子,轻轻抬了抬眉毛。西玛还在继续聊天,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穆赫伦心中暗想,难道富人们都是这样吃饭的吗?

上菜时,服务员推着一个小车来到了他们身边。上面放着当天的八种特色菜。布斯基仔细地看了看,把小车转了一圈,每种都品尝了一口。他选择了一种,然后把其他的都放了回去。

布斯基只吃了一点点,穆赫伦很庆幸这次不是他付账。

但是这次饭后,布斯基和穆赫伦却建立起了一种亲密的业务和朋友关系。一年后,穆赫伦和南希在他们家乡新泽西州的拉姆森补办婚礼,受到邀请的嘉宾有500人,布斯基也参加了。穆赫伦夫妇也参加了布斯基大儿子和女儿的成人仪式。

在这次饭后不久,路易斯就开始同布斯基合作——但是,不到一年的时间,两人就闹翻了,布斯基命令路易斯从他的办公室出去。他们争吵的原因是一笔25万美元的盈利。布斯基给穆赫伦打电话,问他该怎么办。穆赫伦说:“伊万,把钱给他,又能怎么着呢?”

布斯基想了一会儿,然后说:“不行,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原则问题。”

穆赫伦回答说:“别跟我抱怨,钱就是你的原则。”

然而,不久之后,25万美元对布斯基和穆赫伦似乎都微不足道了。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一股收购狂潮即将来临,这股狂潮将给他们带来做梦都想不到的财富。

在这次狂潮中,人们疯狂购买现有的公司,而不是创建新公司。对此,许多人从经济的角度进行了解释,但是还有可能是金融和心理的原因。在整个20世纪70年代,投资者都在关注公司的收益和相应的价格与收益比(市盈率),并把它作为衡量公司价值的尺度。由于越战和欧佩克(OPEC)的原因,通货膨胀率很高,经济受到很大的破坏,税率居高不下,利率也不断增加,公司的利润越来越少。因此,股价一直很低,而通货膨胀却把公司收益性资产的价值推到了很高的水平。

与低价资产相对的,是政府税法在债务利息支付方面非常慷慨——公司的股息不减免,但是债务利息支付却全部免除。这样,用贷款购买资产就意味着可以把许多成本转移给联邦政府。1980年,罗纳德·里根当选总统后,向金融市场传达了一个强有力的信息:“什么都可以。”里根政府推出了许多举措,其中之一就是司法部撤销了对IBM近10年的垄断指控。在这个无拘无束的资本主义新时期,“做大”显然不再是个问题了。因此,在像石油这样已经形成寡头垄断的行业,突然可以实现规模经济了,而在卡特政府时期,这种事连想都不要想。

真正激发收购狂潮的是赚钱,通过买卖公司赚大钱。前财政部长威廉·西蒙(William Simon,1974—1977年的美国财政部长)在1982年购买了吉布森礼品公司(Gibson Greetings),在16个月后出售,一下子获利7,000万美元(收益为当初投资的100倍)。这一收购案成了华尔街的热点话题。突然之间,“现金流”取代了奇怪的、过时的“收益”概念,成了估价的代名词。企业狙击手开始出现,他们买下一个公司,大幅削减成本,并无情地拆分,然后将资产出售,获取暴利。除买卖公司之外,最好的职业就是投资银行家、律师或者套利人,他们在资金换手的过程中收取中介费,但是风险却要低很多。

1981年,杜邦公司收购了美国第9大石油公司康诺克(Conoco),收购价高达78亿美元,从此以后,公司并购的狂潮真正到来。这一交易是当时最大的并购案,参与竞争的公司多达四家——顶点石油公司(Dome Petroleum)、美孚石油公司、西格拉姆公司(Seagram Co.)和杜邦公司。这一收购需要大量的律师和投资银行家,几乎华尔街的每一家大公司都参与了进来。这对套利人来说真像做梦一样:当5月恶意收购开始时,康诺克公司的股价每股不到50美元,顶点公司的出价为65美元,随后一直猛涨。到了8月,杜邦公司最终脱颖而出时,其出价已经达到了每股98美元。

对一个套利人来说,这样的交易几乎万无一失,不会损失一分钱,而布斯基的表现更是惊人。他让自己的法律顾问,法朗克律师事务所的斯蒂芬·弗雷丁率领手下的律师,组成一个团队专门研究这一收购交易中的法律问题,包括与美孚公司有关的复杂的反托拉斯问题。他不断地同穆赫伦和其他套利人通电话,密切关注着该公司股票的交易量和交易模式,发现接下来可能出现更高的报价。经过仔细分析,他充分地利用每一条信息,把刚刚成立不久的布斯基公司的全部资金投入康诺克公司的股票上,将财务杠杆率用到了极致。如果他这次算计失误,公司就可能会倒闭。不过最终结果显示,仅仅通过这项交易,布斯基的资金就翻了一倍,赚到了近4,000万美元的利润。这对布斯基和他的同事来说,都是一次激动人心的经历。

穆赫伦在新环境中也是得心应手,他总是梦想着赚大钱,并希望别人说他是靠“诚实致富”的。他的梦想似乎已经实现了,甚至在从康诺克获得暴利之前就已经实现了。

在美林公司,穆赫伦不到30岁就成了百万富翁。1980年,他在新泽西州拉姆森的高档社区买了一座维多利亚式的水边豪宅。穆赫伦的母亲说自己的儿子买房子花钱太多了。穆赫伦说:“如果你不知道我有多少钱,你怎么知道我花钱太多了呢?”

她惊叫道:“这房子要40万美元啊,太多了!”

穆赫伦转到了斯皮尔·利兹·凯洛格公司(Spear,Leads&Kellogg),这是纽约证券交易所最大的专业公司,在股票交易和套利业务上也很活跃。该公司在曼哈顿下城百老汇一个律师俱乐部的旧址办公。穆赫伦把自己的交易桌直接摆放在了一个巨大的哥特式彩色玻璃窗户下面。

他沉湎于金钱游戏的快乐中。他慷慨解囊,捐钱给他的母校罗诺克大学、当地的慈善机构和其他向他提出请求的慈善机构。他制定了一条原则:如果有人要他捐助,他就捐助,不会问任何问题。穆赫伦和妻子收养了5个孩子,其中3个有学习障碍。他买下了一个海边的度假别墅,并在弗吉尼亚州的山区购买了6,000英亩的农场,放养了一大群北美野牛。他还在劳德戴尔堡购买了一座冬季住的房屋。有时,他会乘坐豪华的私人游艇到华尔街上下班,把船停在南街码头。他打猎、收藏古董、滑雪、玩水上摩托。到20世纪80年代初期,他已经赚到了无数的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是多少,这些钱全由会计师和律师打理。他只是告诉他们,如果发现他花钱太快的话,就阻止他,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这么做过。

穆赫伦也对自己在套利和交易行业的标新立异、独树一帜感到十分高兴。他喜欢与套利人斗争,认为多数套利人都很胖,并且很懒惰,他还常常夸口说,“可以把他们当午餐来吃掉”。他最喜欢的小把戏,就是在大的市场决定即将宣布之前半个小时大量买进或者卖出,比如反托拉斯法庭判决同意或者撤销合并案之前。实际上,穆赫伦也不知道结果是什么,但是这种突然结果常常和他的判断一致,因此许多人都认为他事先获得了消息。许多套利人对此都很佩服,尤其是布斯基,他会在电话中屏住呼吸问道:“你发现了什么?你知道了什么?”

穆赫伦则平静地回答道:“什么也没有,我只是和大家玩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布斯基就会大叫道,“你这个疯子”,然后挂断电话。这时,穆赫伦就会哈哈大笑起来。

当市场疲软的时候,穆赫伦喜欢大量抛售股票,他知道这样会进一步拉低股价,让其他持有大量股票的套利人备受折磨。其他的套利人会纷纷给他打电话,刺探消息。一般情况下,他都置之不理。然后,他就等其他人在恐慌中纷纷减仓时,立即杀回来,以更低的价格重新买进。

穆赫伦恪守一个原则:从来不同投资银行家交往。他认为这些人都傲慢自大、自命不凡,对他毫无用处。他们只会对他撒谎,而谎言毫无价值;或者给他内幕消息,但这又是违法的。有一次,他看到一个留言,说西格尔给他打电话了,但是他没有理会。此外,他也避免同媒体接触。

布斯基是个例外,他是穆赫伦经常交流信息的几个业内人士之一。他们几乎天天通话,穆赫伦也常常给布斯基打电话。几乎从他们第一次见面起,穆赫伦就想让布斯基对他产生好感。尽管穆赫伦外表给人叛逆的感觉,但是他实际上总想获得大家的喜爱。给布斯基提供信息使他感觉很好。随着时间的流逝,穆赫伦成了大宗股票交易人,因此他常常能够识别出大买主和大卖主。这对套利人是珍贵的信息,因为买主的身份常常可以透露出这是恶意的兼并还是一般的收购。例如,如果买主是某个州的养老基金,那就不可能是恶意收购。此外,布斯基还要依靠穆赫伦在股权方面的技能进行交易。作为回报,布斯基把自己的大部分交易都交给穆赫伦供职的公司,让他的公司赚取交易佣金。布斯基也成了穆赫伦所在公司最大的客户。

然而,他们的谈话很少涉及私事。布斯基认为每个人都是受到一个东西的激励:金钱。偶尔,布斯基也会提起自己的孩子——他最小的儿子,是一对双胞胎,同穆赫伦收养的孩子一样,也有学习障碍,但是他从来不讨论他真正关心生活中的什么。

但是布斯基很体贴周到。一个星期五,布斯基的妻子带着孩子们到佛罗里达州去了。穆赫伦给布斯基打电话时,布斯基坚持要派车来接穆赫伦,把他带到自己位于克斯科山的家中吃饭。其他客人有曼哈顿的政界人士安德鲁·斯坦(Andrew Stein)、作曲家朱尔·斯坦(Jule Stein)、喜剧演员艾伦·金(Alan King)以及他们的妻子。穆赫伦是一个汽车迷,因此,布斯基带他到自己的车库去参观自己的新车——一辆劳斯莱斯银云系列的敞篷跑车,这辆车的旁边还停放着一辆老式的劳斯莱斯幻影系列豪华轿车。

还有一次,穆赫伦的婚姻遇到了严重的问题,他向布斯基透露说想离婚。布斯基说:“不要离婚,为什么不找我的老朋友哈桑·维基利谈谈呢?我从14岁就认识他了,我们一起去上学,关系很好。”穆赫伦约维基利在广场饭店的棕榈厅见面。维基利身材高挑,彬彬有礼,很像欧洲人。他了解了一下穆赫伦的婚姻和个人生活,然后安慰穆赫伦说:“夫妻之间的冲突是难免的,有比离婚更好的办法。”穆赫伦接受了他的建议。

(美)詹姆斯·B.斯图尔特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