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花谱 瓶史

瓶花谱 瓶史
上QQ阅读APP,阅读体验更流畅

第8章 品花(4)

嫩柳枝也是插花的花材,只是取柳枝插瓶,有极强的宗教意味——仔细一想,以净瓶插杨柳,似乎是观世音菩萨的专属爱好。从明末清初的图画资料来看,不只观世音菩萨,她座下的善财童子,亦有此好。顾绣,出自明代松江顾氏家族的经典绣品,其中的《善财五十三参图册》,便描绘了善财童子手持杨柳瓶参访善知识的图景。

“五十三参”是《华严经》所记载的善财童子参拜五十三位善知识的典故。此画中,善财童子手托杨柳瓶,参拜一位坐在松树下的长者,神态极为恭敬。

茶梅是山茶属植物中的一类,品种很多,尤其园艺栽培的品种较多,可分为茶梅、冬茶梅、春茶梅三个种群。花色多样,开花期长,色彩瑰丽,淡雅兼具,树形优美,枝条大多横向扩展,姿态丰满,着花量多,适合盆栽欣赏,也是冬、春两季插花的理想花材。

【原文】

七品三命:金雀[1],踯躅[2],枸杞[3],金凤[4],千叶李[5],枳壳[6],杜鹃。

【注释】

[1]金雀:花多为金黄色,瓣端稍尖,旁分两瓣,势如飞雀,故名“金雀花”。

[2]踯躅:指羊踯躅,杜鹃花科杜鹃花属羊踯躅亚属落叶灌木,为著名的有毒植物之一。该种植物体各部含有闹羊花毒素和马醉木毒素等成分,羊食后,往往踯躅而死亡,故此得名。《长物志·花木卷》记载:“别有一种名映山红,宜种石岩之上,又名羊踯躅。”

[3]枸杞:茄科枸杞属落叶小灌木,为名贵中药材,明代的药物学家李时珍云:“枸杞,二树名。此物棘如枸之刺,茎如杞之条,故兼名之。”枸杞也常被用作观赏植物,唐诗中时有记载,如刘禹锡的《楚州开元寺北院枸杞临井繁茂可观群贤赋诗因以继和》所写:“翠黛叶生笼石甃,殷红子熟照铜瓶。”指开元寺内一处院落,临水井种植枸杞,长势十分繁茂,引得一众文人前往赋诗,刘禹锡也作诗相和。

[4]金凤:指金凤花,凤仙花科凤仙花属草本植物。凤仙花如鹤顶、似彩凤,姿态优美,妩媚悦人,是庭院中常见的花卉,可丛植、群植和盆栽,也可作切花水养。《长物志·花木卷》“凤仙”一条,记:“(凤仙)号‘金凤花’,宋避李后讳,改为‘好儿女花’。其种易生,花叶俱无可观。更有以五色种子同纳竹筒,花开五色,以为奇,甚无谓。花红,能染指甲,然亦非美人所宜。”民间俗称指甲花或指甲草。

[5]千叶李:指李树中的观赏品种。李树的品种,据《西京杂记》载:“初修上林苑,群臣远方,各献名果异树,亦有制为美名,以标奇丽者……李十五:紫李、绿李、朱李、黄李、青绮李、青房李、同心李、车下李、含枝李、金枝李、颜渊李、羌李、燕李、蛮李、侯李。”

[6]枳壳:此处指枳壳花,即酸橙花。酸橙的果实酸涩,采收之后晒干,制成药材,称“枳壳”,具有理气宽中、行滞消胀的功效。除了药用之外,江南一带,亦有赏枳壳花的传统。唐代雍陶《城西访友人别墅》诗:“澧水桥西小路斜,日高犹未到君家。村园门巷多相似,处处春风枳壳花。”明代陈献章《访客舟中》诗:“船头酒多少,船尾搁春沙。恰到溪穷处,山山枳壳花。”

【译文】

位列七品三命的花木有:金雀,踯躅,枸杞,金凤,千叶李,枳壳,杜鹃。

【延伸阅读】

发掘药用植物的观赏功能,是当前中药产业发展的一个研究方向。许多地方开始建药用植物园,尝试将药用植物作为园林景观的造景元素,以展示中国园林艺术与传统中医药的结合。然而,此种尝试,绝非是现代人的创新,古人早已经走在了前列。比如枸杞和枳壳,这两种常见的药用植物,从唐代开始,就已经用于庭院造景。

唐代将枸杞种在水井边,且搭上架,因当时人认为枸杞是仙药,种在井边,能汲九泉之灵气,人服之,可延年益寿。这样水井边的枸杞,便也成为了一道独特的景观。孟郊曾赋诗《井上枸杞架》:“深锁银泉甃,高叶架云空。不与凡木并,自将仙盖同。影疏千点月,声细万条风。迸子邻沟外,飘香客位中。花杯承此饮,椿岁小无穷。”

枳壳花开在春末,香味浓郁,虽不及桃李明艳,但在春末的景致中,酸橙花开、浓香满园的景象,也别有一种风情,故亦为诗人所激赏。明代何景明在《送杨子浚下第还广东》一诗中,有“路入蘼芜草,亭深枳壳花”之句。送别友人时,见凉亭深处,枳壳花正盛开,此种别景,并不凄苦,倒是颇有恬淡的田园风味。

【名家杂论】

列入七品三命的这几种花木,很有意思。踯躅和杜鹃其实是同一种,都是杜鹃花属植物;枸杞和枳壳都是中药材,用来观赏,也颇有可赏之处,只是明代人如何取之作插花的花材,尚待研究。另外三种:金雀、金凤和千叶李,金雀是上好的插花花材,凤仙花一般被闺阁女子取来染指甲,李花若取作插花,也尚可。

金雀可能是这一组花木中最靠谱的插花花材。金雀是豆科落叶灌木,野生植株大都生长在疏松土壤的山坡、地边或石缝中,喜光、耐旱、耐寒、耐瘠薄,适应性较强。春末夏初时,盛开金黄蝶形小花,形如翩翩飞舞的金雀,故名金雀花。花开时,满树金英,不啻黄蝶飞舞,妩媚动人,适于盆栽,亦可入景。若作插花,剪一束金雀花枝,插入花瓶中,绿叶繁茂,花朵鲜艳,绿黄相衬,看起来既繁茂,又热烈,颇为可观。

杜鹃花作插花,在现代花艺中非常受欢迎。古代,杜鹃花有哀怨的意象,不够喜庆,故一般不取作案头清供。古时有“杜鹃泣血”的典故:相传蜀国的皇帝杜宇,很爱百姓,死后灵魂变为一只杜鹃鸟,每年春季,飞来唤醒百姓:“快快布谷!快快布谷!”嘴巴啼得流血,滴滴鲜血洒在大地,染红了漫山的杜鹃花。李白在《宣城见杜鹃花》一诗中写道:“蜀国曾闻子规鸟,宣城还见杜鹃花。一叫一回肠一断,三春三月忆三巴。”杜鹃花和杜鹃鸟,都是让人肝肠寸断的,愁怨、哀愁、忧伤。这种花带给人的意境,与萱草恰好相反,萱草是让人快乐忘忧的,杜鹃则令人愁绪满怀、心情沉重……所以明代的插花作品,用萱草的很多,用杜鹃的极少,尽管这两种花的花期相近,且杜鹃是木本,花朵绽放亦较萱草更为持久,但杜鹃受欢迎的程度,远逊于萱草。然而,杜鹃传入欧洲后,极受欧洲人的喜爱,欧洲诸国的园艺学者,都醉心于培育杜鹃的杂交品种。可见,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枸杞自唐代以来,都一直作为可以观赏的药用植物。唐代人喜将枸杞种在水井边,明代已经不流行种在水井旁,有合适的地方,都可以种。诗人们往往陶醉于枸杞食用的功效,很难见到取枸杞枝插瓶观赏的记载。枳壳花亦是如此,赏此花的人很多,但取作花材,似乎不那么妥当。酸橙树是一种木质颇为坚韧的树,枝上还多刺,折枝不易,不像桃、李,随手就可以折一枝。酸橙花虽然颇有田园诗意,但满树白花尚可,单独折一枝的观赏效果,实在不算很好。

凤仙花是闺阁女儿花,夏日里,凤仙花开,带着一股脂粉香,浓腻又甜蜜,最宜闺中佳人赏玩。凤仙花最妙的用处是染指甲。《红楼梦》第五十一回,晴雯生病,请来太医看病。太医诊病时,晴雯从幔帐中单伸出手去,手上有两根指甲,足有三寸长,尚有金凤花染的通红的痕迹,太医连忙转过头去,不敢再看。这位平日里正襟危坐的大夫,见到一只从床幔中伸出的纤纤玉手,指甲还用凤仙花染过,很是香艳,他自然是大为窘迫,以为自己入了小姐的绣房,战战兢兢,后来被老妈子取笑,说只不过是屋里的丫头,倒是个大姐,哪里的小姐?

李树花开,洁白清雅,很美,然而受桃花、杏花的压抑,往往被忽略。《长物志·花木卷》中记载:“李如女道士,宜置烟霞泉石间,但不必多种耳。别有一种名郁李子,更美。”折李花插瓶是极好的,只是人多取桃花、杏花、梨花插瓶,李花就这样默默被遗忘了……

【原文】

八品二命:千叶戎葵[1],玉簪[2],鸡冠[3],洛阳[4],林禽[5],秋葵[6]。

【注释】

[1]千叶戎葵:指蜀葵,锦葵科蜀葵属的草本植物,因原产四川,故名曰“蜀葵”。蜀葵植株高大,高达两米,初夏开花,花期从六月到八月,花色绚丽,有紫、粉、红、白等色,观赏效果佳,是极受喜爱的庭院绿化花卉。

[2]玉簪:百合科玉簪属多年生宿根草本花卉,因其花苞娇莹如玉,状似头簪而得名。玉簪花白色,筒状漏斗形,有芳香,花期从七月到九月。碧叶莹润,清秀挺拔,花色如玉,幽香四溢,是中国著名的传统香花。

[3]鸡冠:指鸡冠花,为苋科青葙属的一年生草本植物,多植于山间坡地、道路两旁,也常用于庭院绿化。

[4]洛阳:指洛阳花,石竹的别名,为石竹科石竹属多年生草本植物。李时珍《本草纲目》:“石竹叶似地肤叶而尖小,又似初生小竹叶而细窄,其茎纤细有节,高尺,梢间开花……俗呼为洛阳花。”

[5]林禽:即林檎,蔷薇科苹果属小乔木,花期在四、五月间,果期在八、九月间。林檎树为中国原生的苹果属树种,果子味道甘美,能招很多飞禽来林中栖落,故古人称为“林檎”。

[6]秋葵:指黄蜀葵,锦葵科秋葵属的草本植物,高一到两米,叶大,花期在六月到八月间。

【译文】

位列八品二命的花木有:千叶戎葵,玉簪,鸡冠,洛阳,林檎,秋葵。

【延伸阅读】

鸡冠花能列入品级,因自宋代以来,插供此花,便有特殊的含义:祭祀祖先。据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记载,北宋汴京城内过中元节的风俗,在中元节之前数日,街巷市井中已经开始叫卖冥器靴鞋、幞头帽子、金犀假带、五彩衣服等祭祀用品,值得一提的是,“又卖鸡冠花,谓之洗手花”。街头还有人叫卖鸡冠花,称为洗手花,用来供祖先。

另一本宋代古籍《枫窗小牍》中,也记道:“鸡冠花,汴中渭之洗手花,中元节则儿童唱卖以供祖先。今来山中,此花满庭,有高及丈余者,每遥念坟墓,涕泪潸然。乃知杜少陵感时花溅泪,非虚语也。”作者客居异乡,忽见鸡冠花开满庭院,遥想故乡的祖坟,忍不住泪流满面。

(明)张谦德 袁宏道著 李霞编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