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养成攻略

第9章 烽烟起 煦征沙场

康顺十五年夏末,北方的星陨朝以二十万轻骑突袭夏兰北关,在夏兰朝没有防备之际攻破关口,消息传到京都已是两日后,满朝文武皆惊,在蒂莲忙碌着所谓的‘后路’之际,整个京都都忙了起来。

六月十三,武将爵门的荣国公谢洵轲在朝上请旨带兵出征抵御豺狼来犯,睿帝允。

六月十四,北关再传败绩,同来的消息还有星陨朝追压三十万大军,大将姮绪亲率五十万大军势如破竹攻下北关以南三座城池,睿帝龙颜大怒,钦点威武将军冯邵领兵三十万同谢家三十万大军日夜兼程前往北关支援。

六月十五,睿帝率文武百官在玄武门为大军送行,威武将军冯邵携嫡子冯溪次子冯榭领冯家三十万兵马,荣国公谢洵轲携次子谢承峮及嫡孙谢珩煦率谢家军三十万兵马,两门狮虎英豪酒别帝都,踏上了千里远行保卫家国的路。

本是飞雨连绵的季节,京都最大的酒楼‘食客欢’三层的一字包厢内,蒂莲倚在窗边透过雨雾看着满城百姓夹道相送的大军,望不到边际的铁黑色犹如出栏蛟龙磅礴涌动,为首的几匹宝马之上端坐着身披银甲黑锦披风的几位将领。

五年的时间,谢珩煦身形拔高了许多,也健壮了许多,这个终日没个正经嬉皮笑脸的混世小魔头如今铠甲加身,锦蓝的武服银灰色铠甲,黑锦的披风被雨雾打湿颜色陈润,同质的头盔之上血色璎珞易被湿透,端坐在高头大马之上,她头一次见到谢珩煦像个真正的武将儿郎英姿逼人。

似是有所感应,谢珩煦抬头侧首,隔着淋漓的雨水一眼便对上了蒂莲,看她纤小的身影站在酒楼的顶层敞开的窗口处,四目相对,谢珩煦面上慢慢浮现笑意,那笑意如旧的朝气勃发灼目璀璨,蒂莲见了亦不由失笑。

右手轻抬,自窗口抛下一物,见他抬手准确的接住,蒂莲月眸弯弯低声道,“平安回来,我摆宴替你接风。”

似是听到了,谢珩煦扬了扬手中的东西,冲她一颌首,转回头去策马追上走远的帅旗。

六十万大军,即便人再多,因着日夜兼程加速前行,过了正午时分也已经全部离开了京都。

蒂莲斜倚在包厢的软榻上,望着窗外阴郁的天一动不动,直至傍晚时分阴云方才散开,西边甚至起了红霞,透过敞开的窗格照映进胭红的斑驳,直至食客欢外的红纱灯已一一点燃挂起,蒂莲才动了动身子起那身下榻。

推开紧闭的朱门,便见一褐色锦衣身形健硕的四旬老者站在门外,见她出来,便躬身一礼,声音苍厚道,“姑娘用过膳再回府吧,煦爷走前交代过,姑娘若是空腹回府,怕是便要饿一夜了。”

蒂莲闻言一怔,随即浅笑道,“不必了,回府我会用膳的。”,言罢抬步下楼,老者便亦步亦趋的跟着。

一路将她送到门口,看着她上了马车,老者才掀起车帘低声道,“煦爷不在京里的日子,若是有事,不知属下..。”

明白他的难处,蒂莲月眸略弯,“若是不便处理的,可派人到左相府通禀。”

面上忧虑散去,老者含笑颌首,恭谨道,“姑娘慢走。”,随即放下车帘,示意车夫可以启程。

回到相府已是入夜,青篍已在门外等了许久,见她回来连忙迎上前,将怀里的披风为她裹上,一边低轻道。

“相爷知道小姐还未回府,一直等着小姐用膳呢,眼下大家皆在饭厅。”

蒂莲闻言叹了口气,放弃了要直接回松园的打算,转身往饭厅去。

方拐过廊道,厅内的人便看到了她的身影,看她拾阶而上进了厅门,伺候的女官和丫鬟纷纷屈膝行礼。

蒂莲走到江洛修右手边的空位坐下。

盛华公主坐在江洛修左侧,看她落座便道,“给小姐盛碗热汤去去寒。”

旁的嫡母这个时候必然斥责,一个女儿家独自逗留在外这么晚才回,但这些年见识过江洛修对蒂莲的放纵,盛华公主不会去讨那个没趣。

青篍应声,上前盛了碗鲤鱼汤奉到蒂莲跟前。

蒂莲垂着眼拿起手边的玉勺,默默抿了一口。

见她这般神色又不说话,江洛修叹了口气,沉和道,“你外祖父率兵从无败绩,莲儿不必如此忧虑。”

蒂莲抬眼看他,浅笑道,“不过是想到谢珩煦这下真不能再来烦我,心下既然有些不舒服了。等他回来,我再也不那么欺负他了。”

见她眸色澄澈沉静,江洛修放下心,淡笑道,“你和子煦,也算是欢喜冤家了,那孩子虽然顽劣,但到底是有些本事的,不必担忧,会平安归来的。”,言罢夹了粒玉白的虾肉给她。

饭桌上众人静默不语,倒是坐在蒂莲右手边的三岁娃娃开了口,一边用勺子笨拙的将乳母放到自己碗中的鲫鱼丸子递到蒂莲碗中,一边目光纯挚清澈的看着蒂莲,话语清嫩乖巧。

“姐姐不开心,歌儿的肉丸子给姐姐吃。”

看着自己碗里滚了半圈停住的白玉丸子,蒂莲眨眨眼,侧头看向身边这白嫩嫩胖乎乎的孩子,抿唇一笑捏了捏他的脸,“谢谢歌儿。”

见她笑,江歌也跟着傻呵呵的笑,圆润的脸上一双凤眼笑成了缝隙,滑稽可爱。

看着蒂莲对江歌的亲昵,盛华公主温婉一笑,这些年这个孩子虽然不在抵触自己,却也不肯亲近,好在她对嫡出的歌儿还是喜欢的,这样便很好了。

夏兰朝与星陨朝本是平分了这片大陆,许多年来除却西北方的游牧民族偶尔会来犯边境,这片大陆上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大的战争,大军赶到北地之时星陨朝已经一口气夺了夏兰朝北部的八座城池,两军对垒正面交锋后,夏兰朝总算出了口恶气,一个月内夺回两座城,战事便进入了对峙期,星陨大军攻不过来,夏兰大军亦打不过去。

事关两个国家的战火,蒂莲早就料到了会是场持久战,但无论北关的战事如何紧张,千里之外的京都仿佛还事不关己,人们的生活照旧,除却朝堂上会对战事的进程有所评判与议论,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谢珩煦每个月会来一封信,从信中蒂莲丝毫没有感觉到战场的危机,字里行间可见属于谢珩煦的风趣幽默与吊儿郎当,久而久之蒂莲觉得自己为这家伙提心吊胆真是浪费感情,索性放开心,回信时还能让人捎带些京城好吃好玩的小玩意给他,不过估计好吃的到了北关也便不能吃了,就让他看着解解馋也好。

不再在谢珩煦身上费神,蒂莲将心思全部投入到了生意上,这几年她和谢珩煦从‘食客欢’起步,陆续向京都南北两边扩展店铺,京都第一楼‘食客欢’的分店如今已分布到十七个城镇,虽然跟云家比还是九牛一毛,但收入却已经非常可观。

谢珩煦离开了京都,生意上的事情自然都落在了蒂莲身上,她不比谢珩煦是男儿身可以四处奔波哪怕是几日几夜不回府也无人问津,如此一来一旦有难以决定的事情各分店上报京都总店,京都‘食客欢’的大掌柜自然需得到左相府请示她,一次两次还可隐瞒下去,但次数多了,精明如江洛修哪里还能不注意。

等到他发现自己的宝贝女儿居然拥有这样大的产业,甚至已经身价不菲的时候,颇有些又惊异又无奈,更难以掩饰心底的自豪与骄傲。

‘食客欢’的发展还会继续,但蒂莲已不满足于局限如此,趁着谢珩煦不在,她可以自己做主不束手束脚,蒂莲决定开阔领域,在‘食客欢’后街盘下两家不小的店面,中间打通,做起了珠宝当铺的生意。

开阔领域自然不是那么轻易的事情,从店面的设置到人员的聘用货品的来源没有一处可以马虎,蒂莲终于明白了谢珩煦为何总说她是‘动动嘴皮子’,好在有‘食客欢’在前面做了丰厚的铺垫,蒂莲一切还能应付的过来。

隆冬里蒂莲的第一家珠玉店和当铺总算步入正轨,第二年入夏终于开始迎入纯利润,在给谢珩煦的回信中,蒂莲得瑟的塞了张万两银票,想着谢珩煦在那鸟不生蛋的北关看到这张只能看不能花的银票不知会气成什么样子,不由乐的在榻上滚了几圈。

三月里蒂莲收到谢珩煦的回信,信中一如既往的将自己带兵出征取得的功绩浓墨重彩的吹嘘了一番,最后才提到那张银票,果然气的脏字连篇,结尾处一句话引得蒂莲挑眉嗤笑啐了他一口。

‘趁我远在千里,莲儿好生疯癫一阵,待我回京再细细算账’

十里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