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长姐

第64章 讹诈的来了

三丫一听喝喊的是她们姐妹,顿时小脸就绷紧了,害怕的扭头看身后喝喊她们的人。

裴芩回头一看,一个矮瘦的黑脸男人怒瞪着眼朝她们冲上来,皱了皱眉,上前两步。

黑脸男人快步奔过来,怒指着三丫和四丫,“你们把我家的古董花瓶碰坏了,就想跑!?”

三丫吓的小脸顿时白了起来。

裴芩看看那黑脸男人,又看看三丫,“啥古董花瓶碰坏了?你们剐蹭过他的摊位?”

四丫连忙否认,“没有!根本没有!”

“你们还不承认!我那摊子上摆的花瓶,就是你们给碰坏了!你们给我看看,证据都还在那呢!”摊贩老板气的脸发紫,“我上有老,下有小,媳妇儿还卧病在床,家里就指着我挣钱糊口,你们竟然碰坏了我的古董花瓶,还不承认!”

周围赶集市的人都围过来,指指点点。

“你有啥证据就说是我们碰坏的?”裴芩听是古董花瓶,觉得这事儿不能认,先探探底,能赖过去就赖过去。

“证据?我就拿出证据,让你们心服口服!”摊贩老板怒哼,指着三人背的麻袋,“你们背的是不是兔子?我那花瓶碎片上就兔毛!”

“我们背的不是兔子……”四丫张口就反驳。

裴芩斜了一眼制止了她,目光落在摊贩老板身上,“你从听说我们是来卖白兔的!?”只有她们坐车来的时候提了背的是野兔子,在城门外的时候,车夫要帮搬到集市说了句。

摊贩老板一听是白兔,高声道,“我管你们背的是不是白兔,还是啥兔子,你们碰坏了我家的古董花瓶,要么赔偿,要么,我就拉你们去衙门见官!”

一说见官,三丫顿时吓眼泪都快出来了。

摊贩老板指着快吓哭的三丫,“大家看见没有,就是她碰的!把我们家的古董花瓶碰坏了,她们还不承认!我现在就指望卖了花瓶给我媳妇儿抓药救命呢!”

围观的众人指指点点就说起来,喊着让裴芩姐妹仨赔钱给人家。

“我家那花瓶是祖上传下来的,可值好几十两银子的!看你们穿着也是穷苦人家,我不跟你们几个小娃儿计较,不用你们赔偿几十两银子,我好心可怜你们,就把你们的兔子赔偿给我就行了!”摊贩老板一副悲悯宽容道。

裴芩看着抿嘴一笑,问三丫,“你有没有碰到?”

“我……”三丫不敢说。

“说实话!”裴芩直接道。

三丫哭着点头,“背麻袋的时候是碰到了个东西,但当时没有碰倒!”

“都承认了,快点赔偿吧!我不想把你们仨女娃娃送到衙门去打板子!”摊贩老板指着三丫冷哼一声。

裴芩点点头,“既然你说有证据,总要让我们看看证据现场吧!?”

摊贩老板一点不怕被看,哼了哼,领着众人就去他摊位上看。

一张矮桌上摆着两个青瓷花瓶,矮桌一旁一堆碎片,上面还有一撮白色的兔毛。

“看吧!这就是证据!”摊贩老板眼神得意道。

四丫还要张口,裴芩拦住她,把伸手背的麻袋放下。

那摊贩老板以为她准备把兔子赔偿给他了,那麻袋看着少说也有几十斤,两个麻袋,上百斤的兔子肉,还有兔子皮……

裴芩活动了下手腕,“你这上面是白兔的毛是吧?那我得告诉你们,我们背的根本不是兔子!更没有一根白毛的!”

摊贩老板脸色顿时僵硬变难看了,“你们还想抵赖!?”

裴芩打开麻袋,给众人看,“这里面都是竹鼠,而且,除了灰毛都是黑毛!”又看脸色难看的摊贩老板,“想要讹人……”

“他就是讹人的!我们背的根本不是兔子!也没有白毛!我三姐碰着他的东西,也没碰倒,是他自己摔碎想要讹人的!”四丫怒瞪着眼指控。

围观的众人都纷纷指点起摊贩老板,还有人震惊麻袋里的大老鼠。

“你们…你……”摊贩老板怒指着裴芩。

另一边的一个小个男人,悄悄上来,伸手就想抢裴芩手边的麻袋,就算竹鼠也能卖到钱,不然她们不会拿到县城来卖!

“妈的!讹诈不成敢抢老娘东西!”裴芩早怒了,见刚才听她说白兔悄悄钻出人群去放白兔毛的男人,助跑两步,飞起一脚,狠狠踢在那抢麻袋的男人头上。

“啊…”男人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不过很快爬起来,就想跑。

老裴家那帮杂碎不能痛快的打,碰到了讹诈抢劫的裴芩还会放过?只能说他们撞枪口上来了!

一看打起来,人群吓的立马后撤。

也正好让出空来。

裴芩上来一脚,抓着那小个男人的后衣领,一个后摔,砸在地上。又返回追那摊贩老板,上来猛踢一脚,直接把人踢倒在地,拎着他拎过来,把俩人扔到一起,连踢几脚,边踢边骂,“妈的!讹诈讹到老娘的头上,不长眼色的东西,还想抢劫!再抢啊!抢啊!”

周围观战的人都惊的睁大眼看着,想不到一个文弱女娃,竟然这么彪悍。刚才说被讹诈,还担心三个女娃儿要受欺负,却不想姐妹仨一个出手的,就把两个大男人给打趴下了。

两人被打的哇哇惨叫,毫无还手之力,见裴芩还不依不饶,赶紧就求饶,“姑奶奶!饶了我们吧!下次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还有下次!?”裴芩怒的又踢两脚。

“没有下次!没有下次了!”两人惨兮兮的喊着话。

裴芩哼了一声,正准备收回脚。

来了几个衙役。

被打的两人立马求救,“差爷!差爷快救命啊!这个野蛮女快要把我们兄弟打死了!”

几个衙役顿时把裴芩围了起来,“胆敢当街打人!?”

裴芩一看几个人明显认识,顿时眯起眼,“咋地?敢情你们官混是一家?”

“当街滋事,殴打百姓,给我带回衙门!”领头的衙役怒声道。

几个衙役看着裴芩就拔刀。

这下三丫吓哭,四丫吓的小脸发白,死死护着两个麻袋。完了!长姐打人打到县衙去,她们这下要挨板子,这些竹鼠也保不住了!

蓝牛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