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战无敌

道战无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2章 冒名

白城对青蚨盾并不陌生,当初在血焰军时,就见卫千雪用过,手掌大小一个圆盘,一旦被口令触发,便会发出青色光罩护体。

卫千雪说青蚨盾是低等法器,白城还以为她是开玩笑,今天才知道这玩意早已是军中高手的标准装备。

紫袍大汉面如寒霜,冷冷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飞星门中绝没有人会使道法。”

近身的机会已经错过,白城挥手召回赶山猪,正要出口辩驳,忽然心中一动,哈哈笑道:“既然被尊驾识破,在下也不隐瞒,实话实说,在下是七海会中人。”

紫袍大汉露出诧异之色,沉吟片刻才说道:“我们从未得罪过贵会,为何阁下要狠下杀手?”

白城见他言语忽然客气起来,知道是七海会的名头吓住了他,讥笑道:“你说没得罪就没得罪?你能代表得‘潜龙’吗?”说到潜龙两个字时,他特地加重字音。

紫袍大汉面色一沉,说道:“你既然知道我们是潜龙的人,就应当知道咱们两家早有约定,向来井水不犯河水。”

白城没想到他言语客气,是因为这两个组织早有勾结,此时再想否认,已有些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冒充到底。

好在他素有急智,心如电转厉声说道:“你也知道井水不犯河水!那你们冒充我们七海会的名头行事,又是什么道理?”

这话是信口开河,为的是挑逗紫袍大汉和他争论,到时候,再用言语试探,寻找转圜的机会。

他却没想到,七海会名头极大,威势极重,行事向来十分霸道,所到之处望者披靡。所以江湖中,向来有人喜欢借用七海会的名头做事,就连“潜龙”中人也不例外,否则柳青山与白城交谈时,也不会随口让七海会背锅。

紫袍大汉一怔,问道:“阁下有真凭实据吗?”他虽没有承认,但言辞已经软了下来。

白城见他言辞松动,心道一声侥幸,趁势追击道:“尊驾以为我们七海会都是吃素的不成?”

紫袍大汉似是拿不定主意,沉吟片刻道:“别人做没做过,在下不敢保证,但却可以保证随我来的这些人,绝没有做过。”

白城冷笑一声,再不说话,心中却在飞速思考下一步要如何行动。

这边白城正在考虑,那边一名黑衣青年却着急起来。

刚才紫袍大汉与白城交战时,他已将各个帐篷一一巡视,除了他们几人,其他人全被杀死,其中有两人与他相交莫逆,感情深厚,可谓不是兄弟,胜似兄弟。

他本以为紫袍大汉稳占上风,擒杀白城不费吹灰之力,为他的兄弟报仇更是顺理成章,万没想到三言两语之后,紫袍大汉的言辞竟然软了下来,似乎有意讲和。

一时情急之下,他大声喊道:“郎统领,这人未必是七海会的!”

白城呵呵一笑,说道:“我不是七海会的,那我是哪里的?”

黑衣青年脸色一白,说道:“说不定是飞星门的人冒充的。”

白城哈哈一笑,说道:“飞星门也有道法传承吗?”

黑衣青年瞠目结舌。

紫袍大汉御下极严,素来不许手下人多口。他刚才喊出声,当时就有些后悔,此时被白城问住,更是心惊胆战,生怕紫袍大汉动怒。

他偷眼去看,见紫袍大汉脸色并未变化,才放下心来,脑筋飞速转动,说道:“你那未必是什么道法,说不定是什么法器。”

白城没想到他居然一猜就中,大笑一声说道:“法器似乎并不是这么容易弄到。”

黑衣青年愤愤说道:“多了不容易,一件还是不难的。”

白城笑容更盛道:“那要是两件呢?”

黑衣青年一怔,再想说话,忽然觉得脑后恶风不善,紧接着就觉得身子一轻,视野越来越高,视角越来越乱,猛然间发现地上躺着两具无头尸体,这才醒悟过来,原来我已经死了。

黑衣青死的稀里糊涂,紫袍大汉却看的一清二楚。

就在黑衣青年一愣神的功夫,从他身后窜出一道黑影来,黑影如鞭,锋锐无比,飞速一扫,就将两名黑衣青年的头颅扫下,随即又钻回地下,消失不见。

黑影来去如风,又是猝然偷袭,紫袍大汉离两人距离稍远,想出手时已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送死。

紫袍大汉面色陡变,连忙拉其架势道:“阁下是要赶尽杀绝吗?”。

白城摆摆手道:“尊驾且慢,在下并无此意。”

“阁下是什么意思?”

“实话实说,会中是让我来铲除你们,但在下却想跟尊驾做个买卖。”

“什么买卖?”

“我有位朋友被逼服下锁心丹,在下想讨些解药。只要解药到手,在下转头就走。他日江湖再会,还能喝杯水酒。”

紫袍大汉似是被白城的话打动,沉吟片刻说道:“这买卖倒是可以做,只不过解药我手上没有。”

白城心中一沉,他此来有两大目的,一来是要斩杀潜龙在此埋伏的人手,二来就是为程世明找解药,此时听到这个消息,面色顿时阴沉下去。

紫袍大汉见他面色不对,说道:“我手上虽然没有,但他身上却有不少。”一指身旁锦袍人:“王方,还不快把解药给这位兄弟!”

锦袍人本来身负重伤,躺在一旁,此时听到紫袍大汉的话语,不由大吃一惊,几乎疑心自己听错了,挣扎着撑起身子说道:“郎奇,你疯了吗?他只怕不是七海会的人!”

紫袍大汉听而不闻,目露冷色盯着他并不说话。

锦袍人见他沉默不语,接着说道:“郞奇,我知道你是没有把握胜他,但如今七公子已被杀了,咱们就算回去也是死罪,除非把他的脑袋带回去,才能保住性命。”

紫袍大汉面色更冷,点点头说:“你说的也是。”

锦袍人闻言,说道:“那你还不...”

话未说完,紫袍大汉陡然转身,手臂一展,拳影一晃,一道拳风击出,将锦袍人的头颅击的粉碎。

白城见紫袍大汉身法转动,还以为他要出手偷袭,连忙摆好架势准备迎接,没想到他竟回身一拳将锦袍人打死,不由目瞪口呆。

紫袍大汉一拳打死锦袍人,冷笑说道:“卫家一个奴才,竟敢冲我指手画脚。”

说完,他走到尸身身边,伸手从他胸前掏出一个瓷瓶,揭开看了看又合上,信手抛给白城,说道:“这是锁心丹的解药,瓶中有十粒,每年一粒足可管十年。”

白城接过瓷瓶,还有些回不过神来,随口说道:“尊驾就这么走了吗?”

紫袍大汉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笑容,说道:“阁下还打算替七海会拼命不成?”

白城瞬间明白,紫袍大汉早已知道他不是七海会中人,刚才与他说了那么久不过是逢场作戏,脱口说道:“原来你也不是!”

紫袍大汉闷哼一声,怒道:“我费了一年功夫才混进潜龙,没想到竟坏到你的手上。”

白城苦笑一声,连连张口致歉。

紫袍大汉却不再理他,走进帐篷,取出长枪,提在手上,大步朝谷外走去。

小僧湛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