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二世

第44章 过分的澄蓝

他的眼珠子转了转,露出略显疑惑的懵懂感,整个人呆萌的不可思议。

海果愣怔,这样子莫名的很可爱,超乎性别。

犯规!

“不认识么?”海果咳嗽了声再次提问道。

无限延长呆萌的表情……

“咳!那就是不认识了。不过这人似乎是认识你的。你先去忙吧。一会儿再找你。”海果无奈的挥了挥手,要么是柳云隐瞒,要么就是她所说的这种可能。

控制着“气”在他的体内流转了一圈,顺便修复一些坏死的器官,让他能够活着。

凑近下方,海果笑笑,“你认识柳云?”

下方的人面目全非,闻言只是看了一眼海果,不说话。

“好好看管,估计还有人来找这个家伙。”

“是。”杜萧淑和孙宁回应道,两人互相看了一眼。

海果“恩”了声,转头向某个方向看去,那里什么人也没有,海果笑吟吟的:“又见面了!”

下一刻露出睿德的一张脸,他开始还神色凝重,见地上的几个人东倒西歪的,若有所思的,“海大这里可真是热闹,这几人是?”

所指的方向正是海果旁边的几个。

海果笑笑,“过来闹事的,带了个几乎残废的感染病毒的人过来,这几个人趁我治疗的时候动手。”

睿德神色紧张,“没事吧?”视线来回在海果身上巡视,见无事明显松了一口气。

“别紧张,我怎么可能有事。这些人已经起不来了,你要带走吗?执法先生。”最后一句戏虐。

睿德还真的笑了,明显不常笑,脸上的皱子奇奇怪怪,“那是我的职责,带走后有消息我会通知你,你好好休息。”

“恩,那就麻烦你了。”转头拍了拍手,道:“好了,大家休息去吧。”

等大部分人离开,睿德才仔细看了看地上的人,这几个人每个都只比他弱一级而已,这么多个就算是他也要棘手。

而且各个身上都没有伤口,可脸上无人不露出痛苦的表情。

再一次感叹海果不简单。

向身后的一干人等挥了挥手,恢复铁面利落的道:“都带走!”

“是”

“是”

“是”

……

夜晚,什么东西在窗户处扭动,拍打在玻璃上声音很响。

海果已经褪去了装束,只穿了睡衣躺在床上,注意到动静,撩开一只眼。

目测了下床到窗户的距离,发现目前气流还无法移动物品,很无奈的走到窗户旁,拉开上面的金属扣子。

一团灰色的东西急冲冲的向怀里疾射而来,海果眼疾手快的一把攥住,“你脏的要死,弄脏了衣服还得我洗,那里有水还有布,自己去洗洗。”

随意的一合,重新合上的窗户,金属扣子无辜的朝下坠着。

稍稍用力,灰团便向角落冲去,“吧唧”一声撞在地上,眼泪流转眼眶,可怜兮兮的看了一眼海果,见海果没有帮忙的意思,委屈的向一堆水和毛巾走去。

忽然定住,改了主意向海果跑去,海果看了看它,“别乱动,地板都是你的爪印。”其实都是蹭出来的印子,这小东西根本没有手脚。

果然定住,它眨巴着蔚蓝色的眼睛,盯着海果眼睛研究了一会儿,忽然抬了抬头,“吧嗒吧嗒”吐出一堆黄色的晶块。

那体积相当于灰团的一半,可还在吐,直到多原来四分之一才吐出最后一块堪堪停住。

整整缩小一圈的灰团眨巴着眼睛,身体面朝晶体抖了抖,再转头向着毛巾方向抖了抖。

“到底去哪里玩了?这么多。不过……你变成好小一只。”这大小和白团也差不了多少,海果哭笑不得。

海果对萌的东西毫无抵抗能力,再加上灰团明显想用这些东西贿赂她,交换海果帮它洗的待遇。

兴致不错的摸上灰团,忽然惊觉什么,一只手用力扣住它的颈部拎起来,海果不善的盯着它,直到它呜咽一声,才郁闷地问:“知道错了吗?”

“呜呜、唔唔。”蓝澄澄的眼睛蓄满了泪水。

“我费尽力气弄得植物宠物,你居然吃了它!能量那么巨大有没有觉醒什么能力?”说着抖动手里的灰团,它因此而不断晃动。

“唔!”

海果缓缓放下它,“表演个看看。”

灰团一动不动,身体蓄势待发,海果略显期待的看着它。

良久。

灰团转头用嘴巴拱了拱那一堆晶体,可怜兮兮的看向海果。

海果瞧了瞧那一堆晶体,明明就是普通的晶体,试探的吸收一颗,也和平常时候一样。

危险的看向灰团,海果出奇的愤怒,这一点晶体还不够她花费的心思的一半,难道还想拿这些抵消吗?

察觉到不对劲的灰团转身就要迸射远离,被海果一把抓住,发出吧嗒一声。

海果面露凶狠状,“你胆子倒挺肥的,给我乖乖地服役!”说完忽然想到什么,“另外几个白团你不会也给吃了吧?”

灰团居然迟疑了,在海果将要动手之际,缓缓点了点头。

海果沉思的盯着它,一字一句,“过分,简直太过分了。”但是语气中愤怒的情绪不高,反倒有一种离奇的上挑。

她好像听说过这一类的动物,也只是传说,狐疑地看着手里的这团,难道这只就是?

两手摸上它的肚子,圆溜溜的,还伴有心跳,“你吃了我那么多东西,报恩加上一直有好吃的,所以一直呆在我身边做苦役知道吗?”

灰团眼泪瞬间收回,“唔唔唔唔~”一人一团的距离很短,灰团张开小口,快速舔了一口海果的鼻子。

海果微笑,捏了捏它取来一旁的水,细心的为它擦拭,等擦完海果又做深思状。

灰团已经不能称为灰团了,浑身纯白,大小和从前的白团一般无二,唯独眼睛蓝澄澄。

开始还以为是弄脏了毛卷了起来才那么小一只,可现在“气”蒸干水分还是那么小,比了比手掌,不过比手掌大一点而已。

简直……巨萌。

“以后你就叫澄蓝可以吗?”海果点了点它额头的位子,凝思道。

它疑惑,只是抬高头舔了一口海果的手指指腹。

“澄蓝。”再次点了点它的额头。

甜毒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