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王戒

龙王戒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3章 收徒弟和躲子弹

相关部门对蝙蝠帮的清查在第二天就正式开始了,因为之前对蝙蝠帮的资料搜集已经足够充分,所以动起手来显得格外雷厉风行,仅仅半日的时间,就基本将蝙蝠帮涉黑的产业肃清,相关涉事人员要面临的是法律的最终裁决。

至此,在上营盘踞至今的蝙蝠帮终于成为历史。

文彬从警局出来时,一脸阴沉得可怕,长达两个小时的查问几乎耗尽了他全部的耐心,作为上营的太子爷,这么多年通吃黑白两道,谁见了他不得给几分面子叫声彬哥,从小到大何曾有过刚才这样的待遇?

上了车之后,几乎是对着司机低吼了一声“去医院”三个字,然后躺在座位上看着窗外,陷入沉思,脸色越来越冰冷,眼中的杀机越来越强盛。

“贾里玉!”文彬攥紧拳头,在车门上砸了一下,切齿说道。

半个小时后,文彬到了医院,来到父亲的病房,文悍靠着枕头坐着,双目无神地看着窗外,连儿子进来都没发现。

“爸,感觉好点了吗?”文彬在床头的凳子上坐下。

文悍不答。

“爸……”文彬停顿了一下,像确认自己的决定,目光坚定的望着父亲:“告诉我抽屉的钥匙。”

文悍这才收回目光看向自己的儿子,面无表情地说道:“我说过,不准报仇。”

“为什么?”

“我躺在这里,你还问我为什么。”

“因为那天你没带枪!”文彬的语气有些激动,他当然激动,因为贾里玉的存在,他一下从金字塔顶跌落尘埃,短短两日见遍炎凉世态,他心里怎么可能会没有恨意?

文悍听到儿子说出那个字,不再说话,他这两天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假如那天他带着枪,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我可以不杀他,但是我要让他付出代价,不然我寝食难安,时时刻刻都身处煎熬之中。”

“万一他比子弹快呢?”文悍像似提醒儿子,又像似自言自语。

“爸!”文彬叫了一声,忽然住口,他知道父亲被那个贾里玉吓住了,所以才会说出这种不合逻辑的话,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比子弹更快的人?

文悍闭上眼睛半晌无语,过了好一会,道:“钥匙锁在第三层抽屉,第三层抽屉的钥匙在《金刚经》里面。”

文彬站了起来,道:“爸,你好好休息。”转身就走,走到门口时,文悍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一共五颗子弹,要两条腿两条手臂。”

“是。”

“见到人一句话不要说,一秒钟不要犹豫。”

“记住了。”

文悍说这些话时,眼睛始终没有睁开,因为他怕他一睁开眼睛,就会被这个世界看到,他不想被任何人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三天前,自己还是刚跨过化劲那道门槛的上营教父,如今却成了一个躺在病床上、连走路都困难的废人,他比任何人都恨贾里玉,他现在活着的意义就是希望有人可以拿着他的那把枪去爆了贾里玉的头,可是等来等去,最终愿意做这件事的只有他的儿子。

集团已经被相关部门介入调查,再无翻身可能,他能信任的几个手下和他一样,甚至比他更惨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那一夜,他看到了地狱的样子,他看到了索命阎王,那种恐惧感已经烙印在心里,现在即使那把枪在手,他也不敢再面对那个恶毒的凶手,打心眼里,打骨头里惧怕。

恶毒凶手贾里玉现在正在白鹿县最好的餐厅包厢里吃饭,请客的是高览市著名企业家田振远,他的女儿田思思陪坐。

“绑架的事实在让我心有余悸,我现在都不敢让思思出门了,所以这次小贾你无论如何要答应我这个请求,收思思做徒弟,随便教她几招防身术,不然我以后只能把她关家里了。”

田振远听说了那晚事情的具体过程,甚至还知道几个细节,因此他再次面对贾里玉时,尽管强大的心理素质让他保持了一如既往的沉稳、自信,但偶尔和贾里玉对视时,心里还是会莫名发虚,毕竟那是把杨老三和老鬼悍一起打残了的人。

田思思也看着贾里玉,道:“师傅,你就答应我爸吧,我可不想一直被关在家里。”

贾里玉现在只想一个人探索武道的极限,原本就没有收徒的打算,可是这次风波,他欠了田振远一个大人情,对于田振远父女的这个请求,他无法拒绝:“没问题,只要田老师你不怕吃苦。”

“我不怕。”田思思急忙表态。

田振远见贾里玉点头答应,松了一口气,道:“拜师礼直接给钱的话,未免落了俗套,所以我在高览买了一处房子当做拜师礼,请小贾师傅千万不要拒绝,不然我又要苦思冥想别的礼物。”

贾里玉见田振远态度真诚无伪,又知道田思思的这个拜师,名为拜师,实则有找保镖的意思,因此他也没有拒绝,点点头道:“就这样吧。”

田振远看着贾里玉水波不兴的表现,心里不由得啧啧称奇:“果然功夫高,定力也高。”他却不知道贾里玉现在已经是太湖帮群盗的大首领以及丐帮未来的帮主,地位所至,气魄自大。

吃完饭,贾里玉和田思思坐田振远的车回一中,田振远则要回高览,这几日为了贾里玉的事情,多少耽误了一些工作上的事务,需要及时回去处理,有贾里玉照看女儿,绝对比关在家里安全多了。

“田老师,你想学什么样的功夫?”贾里玉看着田思思问道。

田思思想了想,道:“那天你在教室里移动得很快的那种功夫,我觉得那个太不可思议了,我如果学成那样,就什么都不用怕了,有危险我跑了就是。”

贾里玉笑着点头,想起黄蓉教自己四象步的初衷,有点怀念射雕世界,田思思看着他的表情,有点看不懂,问:“我可以学那个吗?”

“当然可以,就从明天开始吧。”

“是,师傅。”田思思带着一丝俏皮的语气说道,路过有同学认出田思思,心里大感震惊,暗想贾里玉真是牛人,竟然可以跟老师那样谈笑风生。

两人继续往前走,田思思问:“师傅,你现在最快能快到什么地步,可以躲子弹吗?”

贾里玉正要回答,忽然心生警兆,周身汗毛竖起,感觉到左近埋伏着什么危险,贾里玉看向坐在路边的那个人,然后伸手揽过田思思的腰,身子转了半圈生生把她扔出去十多米远,落地时转了两圈,正好靠在那棵大银杏树上,没有摔倒。

正当田思思一脸茫然,云里雾里时,忽然听到一声枪响,她震惊地看到路边长凳旁站着一个男子,手里举着枪对着她和贾里玉刚刚所在的方向。

刺杀!枪击!

田思思脸色剧变,伸手捂住嘴巴,不敢去看现场的画面。

路上正在走路的学生听到枪响,早已吓得大呼小叫地做鸟兽散。

然而开枪者仍旧站在原地,一脸极度的困惑不解,他刚刚明明看到自己的子弹打中那个人的身体,何以那人没有躺倒,何以地上也没有血,何以那个人突然消失不见了?

“契诃夫说,戏剧里如果出现一把枪,那么这把枪必须要射出子弹,果然如此。”

平静的声音在开枪男子的身后响起,开枪男子却如遭雷击,霍然转身,却什么人都没有看到。

“校园持枪杀人,你下半辈子都要在牢房里度过了。”

声音依然从身后传来。

开枪男子握着枪的手开始颤抖,然后从左边转过身,还是半个人影都没看到,好像跟他说话的那个人并不存在于他的周围。

“如果我不同意,你这辈子都看不到我。”

这句话带着一丝阴森和冰冷,开枪男子又尝试了几次,始终未果,心理防线刹那崩溃,终于放弃回头,道:“你是魔鬼变的。”

这句话在高览的方言中,其实是骂人的话,但开枪男子此时说出来,却带着难以名状的绝望。

“老老实实待在这里陪我一起等警察,你要敢逃跑,我就在你后脑勺拍一巴掌。”

开枪男子已经从父亲那里知道这个魔鬼一巴掌的威力,他不敢冒这个险,因此他不敢逃跑,只能大汗淋漓地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再动。

这是一幅很诡异的画面,一个人手里拿着手枪,一个人赤手空拳,一前一后站在那里,拿手枪的人却像是被施了定身术,满头大汗,满脸绝望,处于绝对的下风,而空手的人站了一会——竟悄然离去。

十五分钟后,穿着防弹衣的特警赶到,迅速扑到孤零零站在那里的持枪男,持枪男被押走的时候,最后一次回头,却仍旧什么人都没有看到,这一刻,他的情绪终于失控,大声地叫嚷起来,然后被一位特警一掌打晕。

“我是可以躲开子弹的。”

教师公寓楼下,贾里玉回答了田思思刚才的那个问题。

李白不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