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术天师

第95章 制造误会

看着阳光充足的卧室,满院子的奇花异草……再想一想那牛棚一样的通铺,灵天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没有仁常生的存在,她们都要在那阴暗的地方度过寒冷的冬天……

没有仁常生,他们要在他人的欺辱中,度过整个在宗门中心理的冬天……

在灵天和仁常生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她说过“在他们成亲,或是成人的一天……”

在进内门的道路上,那些死去的同门中,也有和灵天相交甚密的好友。然而,她们虽弱的生命,转眼即逝……

“没有他,也许我也早就死了吧?”

“不能再犹豫了,现在顾倾心远去,火舞也没再纠缠,优昙腼腆……”

“他虽然带着假面,但其实老态龙钟,现在是最脆弱的时候……再犹豫,恐怕我会悔恨终生吧?”

灵天想了好久,细心打扮一番,走了出去。她想掌控自己的命运,不再错过……

在租住区,去往挑战区的路上。

“灵天姐,你去哪里啊?”优昙正迎面走来。

灵天脸一红,说道:“去修炼啊!”说完,逃也似的赶紧往前走……

“去修炼,干嘛脸红?”优昙自语道。

仁常生他们住处的专有练功室中,仁常生早已经准备好了赤鼎。

看见灵天到来,仁常生道:“你来啦?”

每次仁常生都是简单的问候,就直接开始帮助灵天修炼。他可不敢和这难缠的灵天多做沟通。

灵天轻咬丰润的嘴唇,点了点头,暗骂自己不争气,每次看见了仁常生都紧张,还不如几年前那样的洒脱呢!

“难道,我这是越来越不自信了?”灵天也是知道自己是越在乎,越是放不开。

通常她和优昙都是跳到赤鼎中,然后脱了衣服,装到储物袋中,再将储物袋抛出来。等修炼结束,仁常生在将她们的储物袋扔进去……

今天的灵天直接走到了赤鼎前,就开始宽衣解带……

仁常生“腾”的一下子,脸就红了!

虽然,每次在帮灵天熔炼体质的时候,仁常生也不免瞎想灵天那傲人的身姿,到底是怎生模样。

但当着灵天的面,仁常生是不敢有丝毫亵渎的,反而要表现的非常淡然。毕竟,他是深知灵天是多么的难缠。

赶紧转过身去的仁常生磕磕巴巴道:“你这是干什么?”

其实,在灵天这样做的时候,自己的手也在发抖。他在想,如果仁常生直接扑过来……她该怎么办?

当看见了仁常生的表现,虽然灵天的惊惧心理没有了,却又感觉有些失望……

“我忘带了储物袋,赤鼎中你也不知道好好清理,我怕弄张了衣服。”灵天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一些。

仁常生本来想说自己有,可初级的储物袋不能反复易主,不然就会被破坏。他的储物袋中那么多的灵石丹药,玄晶和其他物品……

虽然灵天可以相信,毕竟多一个人知道秘密也不是什么好事。

于是,仁常生说道:“你可以回去取,我不急,就在这里等着。”

感觉到仁常生说话时的紧张,灵天患得患失的心情好了很多。“不用那么麻烦,我们又不是外人。而且,我相信你的人品。你别转过头来就好了。”

灵天说完,继续脱衣服……

背对着灵天的仁常生不知不觉中汗水长流——还有鼻血。

因为他的正对面,正是一面镜子,灵天那姣好的容颜,绝美的体态,一切的神秘美好风光,一览无遗……

仁常生想不去看,可转身又怕灵天误会,不转身,镜子就在面前。想闭上眼睛,又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背对着仁常生的灵天将衣服脱完,说道:“我跳到赤鼎中的时候,叫你,你再回过身来……”

边说话,边转身的灵天,突然“啊!”的一声!

在镜子中,她与仁常生四目相对!她赶紧蹲了下去,将衣服抱在怀里……

仁常生赶紧闭上眼睛,道:“我什么也没看见!”

灵天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窃喜,一切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

刘强正和郝守健对练。

还没到凝渊境的郝守健终于逮到机会,一拳打在刘强的胸口。

毫无声息,刘强的胸口陷落,又瞬间反弹!

“噔噔噔……”一路后退的郝守健最终没刹住闸,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我就说你不行!让你打我,你都这个熊色!来!再来!”刘强勾着手指叫嚣道。

不甘心的郝守健“嗷”的一声,又冲了过去!

他不相信,平时勤学苦练的自己,怎么能比刘强差那么多!

一个时辰之后,满脸青肿的郝守健摇着头道:“强哥,我真的不行了!别再来了!”

“不好好修理你,你怎么能成长?仁常生不是说过吗?‘百炼方成钢’!不是我们关系好,我哪有时间当你的陪练?大把的妹子在等着跟我约会呢!”

听着刘强的话,尽管郝守健满身恶寒,还是说道:“强哥说得对,我会努力的!”

“我这强大的实力,都是仁常生炼化出来的。走!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一起去,这回你一定要多坚持些时候。不能怕疼,不然什么时候才能有你强哥我这样的实力?”

刘强说着,拉起郝守健往仁常生所在的练功室走去……

一路上,郝守健暗自腹诽:“我和你能比吗?你根本不怕他的火焰,越炼越精神……我他,妈是木属性啊!时间长了会化成灰的……”

“瞅你那怂样!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是仁常生经常说的,你忘了吗?你再这样,我老大耳刮子抽你,就像你以前抽我一样,你信不?”

刘强拽着死样活气的郝守健,直接推开了练功室的门……

话音还没落的刘强,一进门就接着说说:“把手贱好好炼……呃~~”

没说完话的刘强,看到了衣衫不整的灵天,和正目瞪口呆,流着鼻血,支着帐篷的仁常生……

“你们忙,我还有事,先走了!”刘强急忙紧张地往回走……

他虽然有些迟钝,可这样的情景,他就是用后脚根儿也能想“明白”了……

一时情急的刘强,忘记了身后还有郝守健,过于着急的他,和神不守舍的郝守健脸对脸撞到了一起……

“啊!啊!”

两声呼痛的声音过后,刘强倒是没什么,郝守健本就鼻青脸肿的,现在又是鼻血哗哗地淌着……

刘强一脚将郝守健踹个跟头!

郝守健暗想:“你个傻缺刘强,直接就回头,也不告诉我一声,撞的我眼冒金星,你怎么还激眼了呢?”

刘强指着狼狈爬起来的郝守健,怒不可遏地说道:“好你个郝守健啊!你竟然看着嫂子流鼻血!你还是人吗?我今天打死你个不要脸的!”

郝守健心道:“什么什么,跟什么啊!我就看见你一张大脸过来了……然后,现在还什么都看不见呢……”

不敢顶撞现在的刘强的郝守健,赶紧说道:“嫂子在哪?我没看见啊!?”

“好你个臭不要脸的,还想着嫂子呢!我今天打死你!”

郝守健在刘强的肆虐下,像杀猪一样的惨叫着……

灵天的嘴角,绽放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这就是她想要的效果……

庸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