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宅男遇上修真界

第5章 无忌张三离家出走

张不冬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并没有如往常一样,让侍女哄他睡觉。

而是让侍女退下,然后把房门虚掩。

这么做因为刚刚在吃完饭的时候,他看见了二哥三哥给他使了个眼色,等会应该会过来找他商量什么事情。

果然,不一会,他的院子外就来了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正是张无忌和张三。

“喵喵,小不冬你在吗?”张三怕别人发现,还学了两声猫叫。

“三哥,你快别学了,咱家哪里有猫。这不是掩耳盗铃吗?”张不冬听到猫叫,差点没一口笑喷了。

“嘿嘿,这不是太紧张了吗?下次学狗叫。”张三和张无忌一脸尴尬的走了进来。

“二哥,三哥。说吧,什么事?”张不冬其实已经大致猜到是什么事了,今天席间二哥三哥要拜师别的门派没有得到父亲同意,估计这是来和他取经了。

“那个,小不冬。上次你不是说父亲不同意,你就帮我们吗?现在需要你的时候到了。”张无忌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毕竟身为哥哥办事还得弟弟帮忙,多少有点伤自尊。

“二哥,我看父亲这次态度很强硬啊,我说了也不一定有用啊。父亲那种一言九鼎的人,一旦决定了很难改变啊。除非生米煮成熟饭。”张不冬想了想道。

“生米煮成熟饭,什么意思?”张无忌不理解。

“小不冬的意思就是让咱别经过老爹的允许,直接去拜师,等咱拜师了,父亲也就不得不同意了。”还是张三比较鬼头,理解了生米煮成熟饭的意思。

“就是上次说的离家出走啊。可是你又不是不知道,咱爸倒还好说,不会经常关注咱们。可是夜老可是经常在暗地里看着我们,万一走的时候刚好被他发现,咱们怎么办?”张无忌也明白了过来。

“得想个法子把夜老支开,让他有事脱不开身。”张三找到了问题的关键点。

几个人陷入了沉思,都在想把夜老支开的事。

“有了,我想到了。”张不冬想到了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张无忌和张三心下感叹,果然找小不冬没有错,这家伙鬼主意就是多。

“那个,让夜老脱不开身。那就找点事给他做啊。你想上次咱们三个喝太多灵酒那次,夜老不就一直看着咱,没空管其他事。这次,我再给他来个续集。”

其实张不冬这么做也是为了自己,上次进了铜叶空间之后,他想了好多方法也没找到再次进去的方法,思来想去,记得上次是喝了灵酒才进去的,觉得可能原因就在灵酒之上。

这次他想借这个机会,搞点灵酒试试心中的猜测。

“这不行,先不说老爹上次之后就把灵酒全放进他的乾坤界之中了,咱们没机会。第二,你也不能喝太多啊,上次的教训还没够吗?”

张无忌听了张不冬的话却是强烈反对,他总不能为了自己就让弟弟冒生命危险。

“二哥,上次的事老爹不知道,你俩可是知道的,我喝的比你俩加起来都多。而且昏迷几天之后,我发现我的身体强健了很多,也许我天生就适合吸收灵酒也不一定。”

张不冬说道,这个计划是他想了很久的,绝对不能因为张无忌的担心就终止。

“这,这倒是有可能,咱不是看书说有很多人天赋异禀,二哥你就是天生经脉宽阔,那四弟没准就是天生能喝灵酒呢。”

张三知道在修真界无奇不有,天生能喝灵酒也不是不可能,所以他插了一句话道。

“这倒有可能,那酒呢。酒咱也没有啊。”张无忌听了张三的话,觉得这事情没准可行,想了想自己身边的条件说道。

“这个问题更好解决,咱没有,大哥有啊。我看今天席间大哥说他师傅让大哥给父亲带了什么无极酒,今天吃饭没见他拿给父亲,明天你俩就说是父亲要招待贵客,让你们去大哥那里拿酒。”张不冬早就想好了酒的来处。

“那之后呢?怎么办?”

张三觉得这个和大哥拿酒的事情可以做到,连忙询问之后的计划。

“然后我喝酒后肯定还会昏迷,你们俩就先躲起来,趁机出走。父亲起初肯定以为你们怕他责备,只是出去躲几天,不会怀疑的,等他反应过来得时候,估计你们也出了寒崖堡地界了。”张不冬说道。

“那父亲抓我们回来怎么办?”张无忌道。

他还是有些担心,觉得这事有些不保险,也不是那么的靠谱。

“到时候父亲看你们这么坚定的想外出拜师,肯定会动摇自己的态度,我再趁机给你们美言几句,估计这事就没问题。”

张不冬早在提出这个办法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所有应对方案,毕竟真当他是五岁小孩子啊!前世那个世界,看看电视剧都能学到这些小伎俩。

“小不冬,你真聪明。行,这事我看靠谱。咱就这么干。”张三听到张不冬把每一步都计划的好好地,激动的快跳起来了。

第二天一早,张无忌和张三就来到了张破山的宅院。

“大哥,大哥,快开门,老爹让我们过来拿东西。”张三迫不及待的喊道。

“那怎么不让侍女过来拿呢。”张破山正在修炼,听道叩门声就过来开门,还随口问了一句。

“那个,那个,我俩正好在啊。就想着顺道来看看大哥,然后把大哥给我们带的东西也拿走啊。昨天老爹一生气,大哥说给我们的东西还没给呢,不信你问二哥。”张三急中生智,把话给圆了过去。

“对,就是这样的。大哥你快把东西拿出来。”张无忌这个时候也不憨了。

张破山不疑有他,一挥手就把东西拿了出来。

“都知道什么东西是给谁得吧?”

“知道,知道,你弟弟又不傻。”张三和张无忌两个人拿了东西留下一句话就跑了,他们怕再说就露馅了。

“这俩弟弟今天有点奇怪啊,不管了,刚刚有了灵感得抓住,我要回去修炼了。”张破山嘀咕了一句,就关上了院门。

张无忌与张三转身就跑来了张不冬的宅院,张不冬也早早起来在等着他们。

毕竟这事情对他的猜测也是至关重要的。

“小不冬,可真悬。幸亏大哥不多疑,要不指定露馅。我的心现在还砰砰跳呢。不信,你摸。”张不冬气喘吁吁的说,脸上的兴奋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三哥,我知道就行了。摸就不用了,你也没啥好摸的。把酒拿出来吧。”

说起摸这个词,张不冬想起了自己还是石易时,简薇那个给自己的承诺。

唉,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在做什么?是否也来到了这个世界。

张三和张无忌就把酒拿了出来,张不冬接过,然后说道:

“过半个时辰,你俩就听见动静就跑,我喝晕倒之前肯定想办法让侍女发现,然后你俩就头也不回的走吧。记得乔装一下,寒崖堡认识咱的不少。”

“行,你就放心吧。小不冬等下次见面,哥哥们就都是筑基高手了,你信不信。哈哈。”张无忌和张三说完就离开了。

张不冬回到屋里,支开了侍女,让她们去准备早餐,随口说了很多需要繁复程序才能做好的饭菜,让半个时辰之后拿到自己房间,自己要去睡个回笼觉。

回屋之后,张不冬把酒壶摆在桌子上,深吸一口气,给自己打气。

成败在此一举了,铜叶空间到底存不存在,以及有没有什么能改变自己命运的秘密,都看这壶灵酒了。

“老爷,不好了。小少爷又喝多了。”

半个时辰以后,随着侍女一声惊呼。

引起了寒崖堡的一片混乱,夜老和张敦第一时间赶到了张不冬的宅院。

而早有准备的张无忌和张三也趁机跑了出去。

虬山

作家的话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令狐冲救任盈盈的时候,在紧要关头想的那句:不知道小师妹这个时候在做什么?有些人觉得多余,而有些人觉得这让令狐冲这个角色充满人性。我在这里写他想起简薇,也有这个想法。怎么样,你觉得多余吗?还是和我一样喜欢呢。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