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妖孽

名门妖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7章 一剑倾人城

这里是如意坊二楼最大的一间雅室。

窗外的明月洒落一地的清辉,月光在枝头轻轻盈舞。本是一个诗般婉约的时刻,却被突然响起的杂乱而惶恐的喊叫声打破。

“走水了!”

魏景珩站起来,皱眉向窗外望了望,一楼和大门前匆匆忙忙地涌出一大波锦衣华服的男女。

所有人退到街对面后都指着如意坊这边惊叫起来,“走水了,如意坊背街便是官家的爆竹坊,这一烧起来,若是不及时扑灭,一旦爆竹坊的火药被点燃,整条街的房到时候都会被炸飞!”

苏浅若顾不得多想,闭上眼仔细一听,果然听到火苗烧着房顶发出来的噼里啪啦的声音,其中隐约夹杂着滋啦滋啦似是油被烧响的声音。

苏浅若听得如意坊内外一片慌乱的奔跑和踩踏声,一颗心也腾地沉了下去!现在正是暑气最盛的时候,还有人有人在房顶上沿着檐沟倒了一滩油,所以才会这么快而猛的燃烧起来。

这是有人有意为之,故意纵火!如意坊中来的非富即贵,且在长安城内,能在京畿重地如此明目张胆的纵火之人,而且张狂到枉顾人命之人,整个长安之中又有几人敢,又有几人能做到?

魏景珩转身三步并作两步跨过来,一把拽起苏浅若,拉开房探头一看,却又突然关上门退了回来。

走廊上也被泼了油,火苗一路延伸,整个二楼的雅间都已经被火龙包裹。

“只是为了杀我一人,竟然用整条街来布局!”魏景珩脸色透白,已经有些脱力,“竟然是我连累了你,苏浅若,想不到到头来是你与我死在一处!”

苏浅若陡然睁眼挣开他,举起椅子砸向最边上的一面墙壁,魏景珩吃惊地看着她疯狂的模样,自己也拿起一把椅子一起集中一处砸去。

哐…

哐…

你一下,我一下,那墙壁被连续砸响,却巍然不动,只震落了一地浮灰。

“苏浅若,你不想与我死在一处也不行了,如意坊的外墙是仿造城墙的建法夯的,坚固无比,你砸到下辈子也别想打穿它!”魏景珩一面说着,自己手上却也没有停歇。

“谁说我要砸穿它,我只是要告诉要救你的那个人,我们在哪间房!”苏浅若白了魏景珩一眼。

吓她很好玩么?

死在一处!为什么要与他死在一处,要死,也是要与商墨允死在一处。

梦不是梦,那便是真实。

魏景珩闻言便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欺上前来俯低脑袋,竭力瞪大眼看着她,“你怎么知道有人会来救我?你又怎么确定他有能力破壁?”

他对苏浅若的好奇越来越浓烈了。

也不再装出弱势来逗她。

苏浅若心想着,砸了这一会儿,外间那人应该已经能准确找到他们了,手上力气也使尽了,便将椅子放下来,一屁股坐了上去,看着魏景珩直喘气。

火烟薰得两人面色乌黑,还不时呛咳,两人这一刻却难得的都没有再玩心眼,看着对方的黑面露出了几分真切的笑意。

“躲开!趴下!”

一道清越的女音突然自房顶上传来。

魏景珩猛然一蹿,将苏浅若护在身下就地趴倒。

苏浅若还来不及反应,便被眼前一道耀眼夺目的光逼得闭上了眼。

轰…

整座如意坊的房顶突然被人一剑砍得飞了出去,一道红衣曼妙的身影自半空之中跳落下来,捂着口鼻在火龙里焦灼地叫道:“景珩,魏景珩!”

苏浅若感觉到身上那人有些不对,压得她几乎透不过气来,等了半息也没见着他起身,便直接自己拱开了他,翻身爬了起来,对着红衣少女喊道:“在这里!”

红衣少女骤然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便怔了一下,身体却已经凭借着本能挪移了过来,一把将魏景珩翻了个身提起来,便要纵身飞身而去。

苏浅若顾不得许多,直接扑上去拽着她的脚往下压,“还得带上我呀。”

红衣少女凝眉抖了抖脚,冷哼道:“你是谁?我为何要带上你?”

苏浅若看着她满是敌意和防备的眼,讷了讷才报上姓名,“苏浅若。”

听了这个名字,那女子眼睫一颤,望了望岌岌可危的火场,终究认命般地拖起苏浅若,一手提着一人,越过被削开的墙壁向外扑去。

御风而行的感觉并不是第一次,苏浅若回头看了一眼已经漫延到炮坊的火龙,涎着脸再次对女子道:“能砍断那连接的骑墙和庑廊么?”

“就你是好人!”

红衣少女忿忿不平地瞪了苏浅若一眼,转身将苏浅若举起来抡圆了胳膊当剑一般甩了一圈,远处传来崩塌的哗啦之声,就隔着一线的距离,炮坊与如意坊之间的连接被切断了。

苏浅若被甩得晕头转向,接下来的一柱香时间内都还眩晕得厉害,胃气也一阵一阵往上涌,不住地张嘴想吐却什么东西也吐不出来。

来到偏僻的南下坊护城河河滩上,女子一把将苏浅若扔到地上,然后又小心翼翼的将魏景珩托着后脑勺慢慢放倒在一处细沙地上。

苏浅若闷哼了一声,被甩下来的这片地方是一片坡地,地面上散着不少粗糙的碎石,几颗石头的棱角划过她轻薄的夏衫,瞬间便有些****的液体从划过的地方浸了出来。

红衣少女还剑入鞘,从怀中掏出一条火红色的帕子,到河边汲了水,替魏景珩轻轻地擦起脸来。

苏浅若看着她翘起兰花指,生怕会擦破魏景珩的脸似的,轻飘飘地在他脸上用帕子边角扫来扫去的,心头便像塞了块棉花似的堵得她难受。

红衣少女来来去去好几趟,才把魏景珩一张脸洗完。其间她就像忘记了旁边还有一个大活人似的,连眼角余光也没有朝这边扫过一次。

苏浅若被烟火薰着了嗓子,喉头有些灼痛,身上恢复了一点气力便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自己摸到护城河边汲水润了润嗓子,顺便将自己的一张烟熏火燎的脸洗一洗。

刚掬了一捧水,一低头便发现水中多了一道红色的倒影。

“苏浅若,我们谈谈!”

立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