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肉三国

鱼肉三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8章 刻权

习祯请马鸿在酒馆里好吃一顿,饭后马鸿依身体不适为由回习府休息。马鸿一回到了习府,走进房间,摒退下人,只留马三一人在身旁。

马鸿打了个饱嗝,斜躺在床上道:“马三,演的不错。”

马三笑道:“都是公子教的好。”

马鸿揉了揉肚子,长吸了一口气,慢慢地吐出来,对着马三说道:“派人通知李立,待到习祯去张金府上查案的时候,就让他卖一个破绽给习祯。”

马三道:“公子举荐与你不和的习公子做县尉,还要舍弃李立,这值得吗?”

马鸿闭上眼睛慢悠悠地说道:“李立要我帮他杀了他的杀父仇人,我帮了他,现在他也应该帮我一个忙了,这是我们谈好的。”

马三弯下腰说道:“公子,我只是觉得公子举荐习公子做县尉,这有点不值,毕竟他与公子之间的关系不好。”

马鸿摆了摆手说道:“莫要多嘴,去告诉李立让他放心的去吧,他的家人我会好生照顾。”

马三点头应是,便退了出去。待到马三退出去之后,马鸿躺在床上,突然睁开眼睛,举起手,仔细地看着掌心,嘴角微微向上一挑,然后反过手紧紧地握住拳头。马鸿很明白马家支持的是刘琦,日后他也会辅助刘琦,所以他现在会为刘琦铺路,那么等刘表死后,刘琦接位的几率便会更大。那么等刘琦接位后,他便是刘琦的第一功臣,马鸿也很清楚刘琦是一个短命鬼,那么等短命鬼去世之后,他便能搅弄风云,展示他的野心了。那么刘琦现在不敢做的,他会悄悄滴代替刘琦去做;刘琦不敢想的,他会代替刘琦去筹谋;刘琦不敢动的人,他会代替刘琦去杀死。张金虽也有些本事,但他不是蔡瑁的人,也不是刘琦的人,那么即便马鸿暗中杀了他,蔡瑁也不会太放在心上。只要蔡瑁还未注意到他,那么他的行动便不会受到制约,表面上他还只是一个是十三岁的少年,还只是水镜先生的学生,可他的手却正慢慢地伸向权利的枢纽。

第二日,马鸿收到消息,习祯与刘琦去张金府上查案,李立说漏了嘴,畏罪自杀身亡,此案算是告了一个段落,习祯也算彻底坐稳了襄阳县尉的座椅。第四日,刘琦传来消息,刘表启用向朗为薄曹从事。这时,马鸿已经在习府养了一个多月的伤,身体基本上已经康复,他便辞行回到了水镜山庄。马鸿去水镜山庄的前吩咐马三带莲儿回宜城,并吩咐马三好生照顾莲儿。

时值五月,天气开始转热,马鸿拿着两罐米酒走出水镜山庄的石林的时候,脸上已经布满了汗水,他将酒放在地上,伸出手擦了擦脸上的汗,想要直起身子的时候头一阵眩晕,差点摔倒在地上。

石林外,坐在太阳下磨石头的庞统看到马鸿回来了,默不作声地走到马鸿的身边,拿起米酒,打开坛盖,连饮三口酒,接着仰起头来对着太阳连续打了三个喷嚏。

马鸿看着身体被晒的黢黑的庞统,庞统那拿着酒坛的手也变得极为粗糙,手指上退了一层皮,看起来这些日子庞统在山庄的日子并不太好过。马鸿暗道:看来庞统这家伙肯定是仔细地向老师说了一切,贾诩这老怪坑了他一次。

庞统打完喷嚏,揉了揉鼻子,向马鸿展示了他的双手后说道:“看看,我这握笔杆的手变成了磨石头的手。”

马鸿笑了笑问道:“怎么磨起石头了?”

庞统叹了一口气说道:“还不是因为你,我被老师惩罚了,怎么样,受的伤重不重?”

马鸿笑了笑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庞统又喝了两口酒,才慢慢说道:“徐庶和刘晔两人合力破了黄老头的石阵。”

马鸿哦了一声,接着问道:“花费了多长时间?”

庞统向马鸿伸出了两根手指。

马鸿猜道:“两个时辰吗?”

庞统摇了摇头说道:“两天。”

马鸿哦了一声问道:“那老师满意不?”

庞统摇了摇头说道:“相当不满意,所以老师给了他们一人一把锄头,去田地里帮助村民去除草去了。”

马鸿脸色变了变,暗道:莫非,我刚回庄,也要被老师惩罚吗?身上还带着伤呢?这可怎么办?

庞统站起身来,带走了一坛酒,边走边说道:“去见老师吧!看看老师会怎么责罚你吧!”

马鸿对着庞统道:“老是要责罚我,你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庞统扭过头眯着眼睛看着马鸿笑道:“最好老师让你陪我一块磨石头,我一个人实在是太闷了,徐庶和刘晔两人去锄地还有个人陪着说话。”

马鸿叹了一口气,将剩下一坛酒也扔给了庞统,便一人朝着老师的住所走去。马鸿见到水镜先生的时候,水镜先生正拿着小刀在石碑上刻字,马鸿对着老师行过礼后便默不作声地站在一旁看着老师刻字。

水镜先生也没有理会马鸿,只是继续拿着雕刀刻字,待到他将正在刻的字刻成之后,转身对着马鸿说道:“字可得怎么样?”

马鸿在水镜先生刻字的过程中一直看着,突然被老师问刻的字怎么样,马鸿一时语塞,停顿了片刻才说道:“不错。”

马鸿显然是说了谎话,他本来是想说很好的,但是水镜先生刻的字谈不上好,所以才说了不错。虽然马鸿早就听徐庶说过老师的字写得不怎么好,但是他却没想到是如此的不堪入目。

水镜先生摇了摇头说道:“作为我的学生,首先要对老师讲真心话,我的字刻的实在是太差了。”

马鸿红着脸暗道:你自己知道刻的差,还问我,如果是我,我肯定不好意思开口问。

水镜先生放下雕刀,洗了洗手后又回到石碑前面对着马鸿说道:“虽说刻的比较差,但是你能不能看出我刻的是什么?”

马鸿心里暗道:您这灵魂刻手,要想看出您刻的是什么,还真是不太容易,但我倒是看出来了。随之马鸿便回答道:“回老师,您刻的是论语为政篇中的一句话,是“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馀力,则以学文。”

水镜先生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有眼力,那么这句话讲述的你能够做到吗?”

马鸿仔细想了想,才说道:“回老师,学生觉得大致是做到了。”

水镜先生点了点头说道:“虽然你和庞统都没做到,但是你比庞统强上一点,我问他的时候,他不假思索地说他做到了。这句话中的谨而信,你们两人都没有完全做到,因为你们两人做起事来都不够谨慎,你说我说的对吗?”

马鸿没有丝毫犹豫地说道:“老师教训的是,我们在穰城行事确实鲁莽了一些。”

水镜先生点了点头说道:“恩,那以后就要注意点了。”

马鸿连忙回道:“老师教训的是,学生以后必定谨慎言行。”

水镜先生又嗯了一声,继续问道:“行有馀力,则以学文,我看你现在正好需要好好学学六艺中的书法了。毕竟你的字在你们师兄弟之间是最有特点的。”

马鸿的字确实很有特点,因为他的字和水镜先生一样,都是写的比较差,但是却比水镜先生写的要好上许多。马鸿听说水镜先生要他练字,便开口道:“学生汗颜,字写的实在是差,学生会勤加练习的。”

水镜先生嗯了一声,说道:“六韬,读过没?”

烧饼夹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