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马王爷

第55章 三颗珠子

贞观十八年正月,天气虽然还未彻底转暖,但位于天山臂弯里的西州大地已经开始有了转暖的迹象。所有山坡向阳的地方,都像是刚刚从酣睡里醒来的一个女人,慵懒地想伸展一下肢体,开始想着酝酿些什么。

白杨河发源于天山北麓,一直蜿蜒向北,这里水草丰美,沿河两岸五十里像是一条绿色的绸带,在准格尔的大沙漠里异常的耀眼。

正月十六,西州都督郭孝恪亲率大军,平定了白杨河流域的一股突厥叛乱后刚刚班师回到西州。交河牧的王允达副监随后就来找他大哥,他是带着牧监的任务来的。不过一见面就被别驾王达泼了一盆冷水。

“你小子,包括你们那位草包牧监,捆到一起都不是高峻的对手,你要那些马匹准备养在哪里?就算我弟妹她们都把炕头儿腾出来,那也摆不下四只马腿!”

“这怪我吗?高峻那小子处处走在前面,从年前就盖马厩,现在虽说不一定能一口吞下这两千匹马,但是也剩不多少,而且我看透了:这小子铁了心了,他要肯吐出一只马蹄子来,我王字倒着写!贾富贵探听来的消息,柳中牧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在盖马厩呢!”

王达在郭都督班师的当天就敲着锣边儿问了一下,郭都督说,西州五座牧场,我谁都不偏不向,谁有能力接收这两千匹缴获的战马,那就给谁。

做事像下棋,总不能一步错步步错,得往前多想出几步,王别驾点拨说,“这些马你就别想了,我看高峻的规划不小,将来牧场村怕是要大规模的改建,你在这里想想办法。”

高峻这两天乐得,嘴都合不拢了,虽然村头第二座砖窑也已经烧了好几窑了。无论是砖料、人工的供应上都没有问题。但高大人还是一个劲地冲高峪、万士巨、刘武等人吵吵,嫌他们干活慢。这些人也不在意他的话,只顾闷头干活。

眼瞅着柳中牧的牲口总数超过了四千匹,用不了多久这些人的职位都得随着牧场的升级见涨,至少比交河牧场这座中牧要硬气得多了,还有什么说的呢?像头牲口似地干吧!

人员不够用,牧子、群头都得人来干,刘武把那些女群头都抽出来自管一群,善政村的王多丁和本村的六十多年轻人都被招入牧场,成了牧场正式的人员,也拿了官饷。

倒是高畅看不惯高峻,“你瞧你高大人,像个奸商似的,你白得了两千匹马,已经胖得走不动了,还不知足。”

“你以为我想要?我这么没日没夜的建马厩,是要用来安置我们牧场自己养起来的马匹,郭叔叔不求着我,我都不想要。没办法,你老公公硬是压我,只好委屈了我。”

“你瞧你,越发一副得便宜卖乖的样子。你收罗了大小两个小老婆,柳玉如是不是还得给你卧两个荷包蛋安慰你一下!”高畅说。

高畅也不说走,郭待封捎回来信,说朝延念郭孝恪平叛有功,超拔其次子郭待封为千牛卫录事,正八品上阶的职事官。郭待封说公务烦忙,正月里不回来了。

于是高畅就理所当然地与柳玉如、谢氏、樊莺挤在那张大床上,哪里还有高峻的地方!高峻乐得她如此,也不赶她。

后来高峪看不过去眼,派人拉了砖、灰、材料,在高峻的正房客厅外接出一大间做卧室,高畅还不说走,最后倒把高峻欺到新盖的屋子里去了。“你们谁想了,谁去找他,反正一推门就到了,我是不走。”她对柳玉如等人说。

樊莺一则在高峻追她回来的路上就被告知,从今往后再不能人前人后、师哥长师哥短。二则师哥到西州后新娶的这位漂亮媳妇一点都不排斥自己,也只是把师兄的意思重复了几遍。那天见高峻与柳玉如过堂后从院外头进来,一时之间倒不知怎么称呼二人,言语间就有些口吃。

“高高……大人,夫人……”

柳玉如“扑哧”一声让她的酣态逗笑了,冲高峻道,“多么好的女子,都让你骗家里来了!”樊莺听了脸上更红,一扭头跑回了屋里,心砰砰乱跳。心说自己不远千里寻了他来,原来就是等的这个结果。

虽说她第一眼看到柳玉如时,心头暗暗地跳了一下,想到今后不能与师兄单独相伴,不免有一点点失落。但是让她再有另外的选择却是不会。加上这些人里也只有柳玉如和自己知道这位“高大人”的底细,无疑自己还要比那个谢氏近上一层,以后他还不乖乖地对自己好?

她涉世未深,从年幼时即在终南山拜师学艺,又与师兄朝夕相处了几年,早把高峻当做了自己的亲人。如今师兄不再撵她走,已是暗自高兴得不得了。

高峻见柳玉如、樊莺和谢氏三人有说有笑,像早就是一家人一样,也就放了心。想着前些日那些乱糟糟的事情,简直就是不想让他活的样子,这不也都过去了吗?还白拣俩媳妇一女儿,真是人走时气!

不久西州的公文就到了,柳中牧酌升为中牧,牧监岳青鹤由从六品下,升至正六品下,跳过从六品上阶、连升了两级。陆尚楼、高峻都由正七品下,升至从六品下阶。刘武从正九品上阶升到了从八品上阶,这些人都连升了两级。连一众下属也各有升迁,各各掩不住的欢喜。这才干了些什么活?不就是大年三十没放鞭炮,三更半夜盖马厩不睡觉吗?

在议事会上,高峻说,“人不够用,我准备让罗得刀到马掌房当管事。”

升官之后,陆尚楼就不在柳中县住了,也把家搬到了牧场村,把原配夫人留下看老宅子,只带了如夫人许不了过来。现在陆大人就在座,听了高峻的话说道,“高大人,此事是否有欠考虑,不怕人说高大人的闲话?老兄是考虑你呢。”

“说我什么?说我任人为亲?”高峻早就得到了郭孝恪的首肯,在一些柳中牧的中下级官员的任命上是有专断权的。

陆尚楼不知道。陆大人只知道许不了在被自己赎身离开黄翠楼的前夕,还深夜去见了罗得刀一回。许不了信誓旦旦地说当时只用了嘴,陆牧监就更为生气,“你TM对我还没舍得用嘴呢!”

因此,陆大人一听高峻的提议,首先提出了异议。

“呵呵,你高大人是什么人,谁不知道,老兄只是说让你再考虑考虑,至少要请示一下岳牧监吧,至少要交给在坐的议一议吧……”

万士巨说,“此事我已经与岳大人说过一回,他没有意见。”

刘武和冯征也说,“没什么不妥,陆大人。我们也才知道罗管家是有墨水的,一定错不了的。”

高峻说,“他敢有错,看我不再踹他!”陆尚楼心说,也只能如此了,换上个自己的亲信,说不定高峻这牲口哪天也像打万士巨一样的把他削上一顿,到那时就更不好了。于是也点头同意。

晚上,罗得刀站在高峻家的院墙外边叫老婆子。高峻正好在屋里,笑着出来道,“罗管事,还记着我不让你进院的话哪?快进来说话。”

进来后罗得刀动情地说,“高大人,我又想去、又不想去做这个管事,我走了,谁来侍候您呢?”

“这你就不必多想,还是正事要紧,马掌房的差事并不重,要是你干得好,我还想把怡情院交给你管呢,正对你路子。”

罗得刀说,“那大人你的那些地租田亩和佃户总得有人管吧,我一直说交给夫人,可是她一直不接手。”

柳玉如说,“管家总算有个正当的差事,我和高大人一定会让你轻装上任的。你这就把那些帐本拿来,我准备让谢家妹妹接过来,她出身庄户人家,也不会手生。”

谢氏想不到柳夫人这样相信自己,痛快地答应了下来,暗下决心把好高大人的财政关口。没有夫人和高大人的同意,任是谁都别想捏走一文钱去。

高峻这天中午在院子里逗甜甜这小丫头玩,“来,你告诉我,你姓什么?”

甜甜使着童音说,“我姓高,叫甜甜。是妈妈说的,以后不姓谢啦!”经过一段日子的相处,甜甜已经不与高峻认生,一见他有空就缠上来。高峻想去窑上看看,甜甜不放他,只好抱了出来。

现在的牧场村与高峻初来时已经大不一样,一些从村中搬走的人家又搬了回来,另外从柳中县和四里八乡也来了不少,人们都看到了善政村村民们在牧场中得到的好处,知道牧场里还会大批的用人。因此牧场村的房子倒是日渐人满,街上也热闹起来。

高峻抱了甜甜在街上走,正好看到杨窑姐举着一只鞋,拿鞋底子抽出一个人来。高峻一看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上次告自己的那个蒋三,上次挨了莫县令的板子,如今走起路来还是一瘸一拐的。

杨窑姐边打边骂,“姑奶奶也是受人指使,怎么会害了你!你不图他两个大钱,会去干那缺德事?你倒有功了,天天想吃白食。”

蒋三边逃边嘟哝道,“总归是由你连累。”

高峻正好赶到,站下问,“蒋三,你不干正事,天天到这种地方来,兜儿里可有钱?”

蒋三看到高大人本想躲,一见人家问话,只好堆了笑说,“高大人,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还求情少打了一百,小的万分感激,不然就要两边拐了!”

“你找杨家姐妹我不反对,但总得给她钱呀。你要不嫌弃,去找牧场里的王录事,让他安排你个铡草的差事,就说是我说的。正好你眼下这个毛病,铡起草来别人还看不出你瘸。”

蒋三眼含热泪地去了,杨窑姐正好听到这些,站在大门边,对高峻说,“高大人,我也得谢谢你,上次是我眼睛上糊了泥,差点害了你。”

高峻说,“杨家姐姐,不用多想,我也知道你混生活不容易。有什么困难只管对我说,我这人还是念着旧情的……不过你不能误会哈,我不是那意思,我说的是正经话。你知道我现在那几位老婆、一位心思比水晶珠子还灵活、一位算盘珠子打得山响,还有一位拉了宝剑瞪了眼珠子瞧着我,我可不敢有额外想法!!”

杨窑姐不再不好意思,笑道,“怎么会!高兄弟你这一口气三个‘珠子’,别说是你,连我的想法都没有了。”她想了想,走过来低声说,“不知道我这消息对你有没有用……”

高峻听后说,“谢谢你姐,太有用了!”

说完再往窑上走,甜甜又想让背着,高峻依她,背了往窑上来,心里想着杨窑姐的话,心里暗暗地打定了主意。

第三座窑又在两座窑的西面开挖地基了,虽然眼下还是北风,但偶尔一阵东南风刮来,烟都往北面飘去,高峻想,不知道王财主看到了会怎样骂他们兄弟。

和高峪才说了几句话,就看从西边的官道上黑压压地过来一片,近了看清是一大群小牦牛,不下三百头的样子。一会赶牛的人骑着马从牛群后边闪出来,老远就对高峻这边喊,“高大人、高大人——”

高峻一看,是吐蕃丞相禄东赞的哥哥——禄且乃。

东风暗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