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马王爷

大唐马王爷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2章 神秘人物

“你踢了我!更要给我虎皮!”吐蕃人追了上来。倒是个难缠的性子。高峻有些哭笑不得,心说他们这些人都是这样吗?一回身,那人已经追到了近前。

此人外表粗鲁,却是个有心计的。头一次挨了高峻的踹,这次一上来,看到高峻回身,一把抓住高峻的胳膊再不撒手。高峻若是踹他,也不会再被蹬出老远了。

两人刚一搭手,高峻就感到一股蛮力由胳膊上传了过来,当时马步一扎、手上加了力道与他抵住。

这人在逻些城(拉萨)向来在力气方面从未输过人,一头体型庞大的牦牛,如果被他抓住了角,让他扭倒在地也是早晚的事。

可是这次他感觉抓在这个小白脸的胳膊上,就似扭在了两条铁棒上相似,心中有些不信,再一加劲,对方还是纹丝不动,就在气势上矮了一截。

柳玉如也看出来人有些蛮浑难缠,又有把子力气,心里替高峻捏了一把汗。也不知他在终南山倒底都学了些什么本事。她想起来在善政村酒桌上,高峻脱口而出的“在终南山学艺”的事,心想他也真稳得住。

为了验证高大人的身份,柳玉如也曾花费了不少的心思。在酒桌上亲耳听高峻脱口说出来,又见高峻说完之后心虚地偷偷瞧自己,自己当时故作没有留意的样子,其实在心里已经把高峻骂了个够。

又转念一想,他不对自己明说,必然有他的道理,自己也只有顺水推舟,配合着高峻掩盖他的真实身份。不过想到眼下两人的关系,她感到自己的内心之中一片的混乱。

柳玉如正在胡思乱想,猛然听到那个吐蕃人“哎呀”一叫,再次往后倒去,立时回过神来,不知高峻用了什么法子,再将那人扔出十步来远。

只是这次他在地上拱了半晌,再也没有站起来。周围已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有人大声地叫起好来。围的人也越来越多。

原来,高峻瞧此人有把子蛮力,先暗自运劲与他相抗。吐蕃人不知是计,倾全身之力抵住高峻角力。谁知高峻力道忽减,吐蕃人再也收不住身子,脚下一虚,再被高峻一踢他的脚踝,身体即失了平稳。但他两手还抓了高峻的胳膊,心说我只要抓牢了你,就再也不怕被你丢出了。

可是转瞬间被对方不知使了个什么法子,轻松地把两条胳膊由自己铁钳似的大手中脱了出去,随即肘部与胯下几乎同时一麻,接着肚子上再次挨了一脚。

高峻这两次都是同样的招式、同样的一脚,只不过第二次又加了些零碎,让吐蕃人心中不服。待要起来再战,却感觉胯部一阵阵的麻痒,再也难站起来。嘴里还在喊着,“你打了我,给我虎皮!”

高峻也不理他,理理自己的衣服,牵了炭火欲走。

就听人群外有人朗声说道,“这位兄台,请留步。”

高峻知是叫自己,驻步回头,见由人群中挤过一人,中等身材与自己相仿,面色微红,虽着了唐服,却一看与吐蕃人同种,在衣服之下也有着强健的体魄。

那人冲高峻一抱拳说道,“兄台好身手,在下知道是手下蛮人无理在先,在这里道个歉,还请兄台走前,解了他的穴道,不胜感激。”

“你既然知道他在哪里着道,就自己替他解了,不是省事?”

那人面露汗颜,“在下只是看他起不来,似是胯处酸麻,想来,也只有关内的点穴之法可以让他如此。不过在下所知也仅至于此,解穴实在是不会。”

高峻走过去,伸手在吐蕃人的后背上轻拍了一下道,“起来吧。”那个人试了试,果然由地上爬了起来,也不知道高峻拍的是什么地方,心中大为惊奇。不过从此不敢放肆,乖乖在往旁边一站。

红脸人冲他一瞪眼道,“这回你知道人外有人,看你再胡闯!”又对高峻道,“在下禄东赞,由逻些城来,眼下就住在西州驿馆,我有心与兄台相识,不知可否赏脸,随在下去驿馆一叙?”

高峻看来人彬彬有礼,不似方才那人粗鲁无状。想想眼下郭叔叔又不在西州,心中对这些吐蕃人也存了好奇之心,就说,“这位兄台,既有请,只好从命。”

于是牵了炭火。与柳玉如一同随了来人,过了一条大街,往北再行百十步,就看到路边一座规模不小的青砖阔院,青色大门,门上一块匾,上书四个隶体大字“交河驿馆”。

禄东赞十分的谦恭,在前边引路,黑脸吐蕃人跟在后边,内心中对这位踢了自己两次的小白脸十分的不服,但又有些惧怕,跟在马后默不作声。

只因时近年尾,各地来西州行商、公干的人较平日大为减少,驿馆中住的人并不多。

禄东赞把高峻二人引到馆内一处别院,只见院子宽敞干净,中间堆砌了假山、角落里栽了绿柏,旁边一排客房。

高峻心说如不是大贾高官,谁又能住得起这样的客房?看禄东赞行为举上,似是个有身份的人,再看看那个后边的黑脸吐蕃,又是大为不解,搞不清他们什么来头。

禄东赞将二人引入最边上一间屋内,几人落座,就有一位十六七岁的姑娘,头上的黑发密麻麻编了无数的小辫,手中端了酒壶、茶具过来。

禄东赞问道,“这位兄台,还未问你高名、在何处高就……是喝我们逻些城的青稞酒、还是喝西州的本地茶?”

“在下高峻,只是我大唐一个养马的小官,说什么高就,真是让你见笑了……茶我倒没少喝,不如试试你说的……什么酒?”

禄东赞笑道,“是青稞酒。”那姑娘立刻将酒为两人倒满。禄东赞又瞅了柳玉如问高峻,“这位是?”

“她是我的夫人,姓柳……”高峻看了柳玉如一眼,示意那小姑娘为她倒上了茶。

禄东赞细细地打量了几眼,对高峻道,“中原人物,想来个个都如夫人这样美貌如仙?在下原还以为只有我们的末蒙甲木萨才有如此的美貌,现在看来,却像是一对姐妹呢!”

高峻对禄东赞偶尔冒出的藏语不甚了解,也不便多问。不过听他口气,这位“甲木萨”一定是他们那里最为人公认的一位美女。听他这样夸柳玉如,自己的心里也十分的如意,不禁眼含笑意看向柳玉如。

随即问禄东赞道,“不知兄台到西州有何贵干。”

禄东赞略为迟疑,说,“在下经商,由逻些城贩了些牦牛到此,赚些差价而已。这位是我的顽兄——禄且乃。”他说是那位被高峻踹了两个跟头的黑脸人。

高峻此时为自己方才在大街上踢了人家兄长有些过意不去,说道,“在下方才莽撞,冒犯了尊兄,在这里道个歉。”

禄东赞笑道,“实在是顽兄无理,他一定是看上了兄台的虎皮……兄台有所不知,猛虎为百兽之王,我们逻些城最为强壮健硕的牦牛,见了猛虎也只能战栗哀叫。但是可惜得很,在我们那里,猛虎极为少见,而它美艳华丽的皮毛,同样展示着王者的尊严……因而在我们那里,虎皮也只有逻些城最为尊贵的王才能使用。”

“如此说来,我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张虎皮,是我来西州途中,为从虎口中救一人性命,才将它打死。本来虎皮是准备用来送人的……也好,为表示我的歉意,就将此皮送与你的兄长,还望贵兄不再对街上之事耿滞于怀。”

禄东赞大惊,说道,“这可使不得,要知道,一张上等的虎皮在我们那里,不说有半城之价,也是千金难求。这样的厚礼,在下实在受之有愧!”

“兄台不必客气,这虎皮也是在下随手得来,并未费什么气力,还请笑纳。”说着到了外边,拿来虎皮递与禄东赞。

禄东赞双手接过,仔细将虎皮放于榻上,动作轻轻展开,只见一整张华美的虎皮,毛发斑斓,大小比一头成年的牦牛也小不了多少,看了更为惊异。

又详细问了高峻打虎的经过,对高峻更为恭敬有加,再次让那编了繁复发辫的女子上来倒酒,又增加了几盘熏肉、干果,“在下认识了高兄,真是三生有幸,想再为兄台引见一人,不知意下如何?”

高峻心说这人还留了后手,到这时才引见,但也点头。

禄东赞说,“那么请兄台移步,随我来。”说着起身向外。高峻携了柳玉如跟在后边,不知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倒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三人穿过了前边的一排客房,原来在这排房的后面还是一处独立的小院,院内有六位身材健硕的藏服打扮的大汉,似是警卫。

六人见了禄东赞,俱都躬身施礼。禄东赞也不回礼,过去一敲门,里面让进去。不一会,禄东赞由屋中引出一人,白面黑须,目光炯炯,气势不凡,身穿了绸服,身上披了一件毛里大氅,年纪有三十上下。

禄东赞对那人说,“这位就是那个打虎之人。”那人冲高峻一拱手,道,“认识兄台十分乐意,请屋里坐。”

高峻猜测此人身份,拉了柳玉如与几人进屋。见屋内的摆设更是堂皇,桌上玉杯银盘,摆了果品,心说这又是什么人物。

那白面人先说话,“这位兄台,请先恕我的手下方才对你说了假话,但他们也是谨慎办事,并无可怪罪。不过,禄东赞已对我说了原委……既然诚意结交,就该以诚相待。”

高峻又听他说,“我就是逻些城吐蕃的赞普——松赞就是我。”

高峻吓了一跳,再次望向此人,才觉自己一见其面就在暗暗猜测的事情,这人脸上果然有一股与众不同的气势。忙站起拱手道,“原来是国婿大人,在下这里失礼了!”

松赞娶了文成公主,高峻这样称呼再恰当不过。连柳玉如都在暗暗称赞高峻,反应如此之快。自己也随在高峻身后,起身对了松赞施了一礼。

松赞笑道,“我逻些民众向来敬重英雄,今日见了打虎勇士,实是我的荣幸,还请不必多礼。”说着又对禄东赞道,“丞相,还请你把余下的人都叫了来,都见过。”

高峻这才知道,这位禄东赞原来就是吐蕃的丞相,只见他走出去,不一会由外边又叫进三人,引见给高峻。都是此次随之微服下来的逻些城官员。松赞说道,“我们此次下来西州,实是为了解公主烦闷,也未声张,不过事先倒通报了西州官衙,请他们知道即可,因此西州府也未声张我等的行踪。”

“原来公主也在,在下身为大唐子民,对于远嫁贵邦的皇宗公主,虽说不是时时挂念。但我大唐普天下百姓,也多是每逢佳节,都要祝祷一番,祝愿我们的公主……今日幸有机缘,请容在下拜见。”

松赞笑着说,“我看你的夫人也是国色倾城,正是有心引见。”说着示意侍女。侍女进去里屋,不久,听得环佩声响,侍女一挑帘,从里走出一人。

东风暗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