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尘异客

第58章 火蛮·祝融

云霄听到猎隼传来的信息,急忙对北玄剑圣说:“剑圣师父,我的一名朋友被人围攻,我现在要去救他,您老人家是在这里等我,还是过后我去什么地方找您!”

北玄剑圣想了想,说:“天道宫附近,有一座青城书院,你到那里找为师吧!”

云霄和师父分别后,骑着金翅大鹏向着风陵渡口方向飞去,风陵渡口是丰都城所辖范围唯一没有陷入酆都鬼城的地方,距离丰都城城郊百余里风陵渡口现如今人满为患。

自从月前,弥漫于酆都鬼城的阴冥之气慢慢地回落到大裂谷中的地渊内,丰都城内不少居民仓皇逃亡风陵渡口,准备从这里沿河投奔大秦帝国,或是前往东方的齐国。

由于人心惶惶,风陵渡口的商业和渔业全部陷入了半瘫痪的状态,很多商船停靠在码头上,准备随时逃离风陵渡口;平日里熙熙攘攘的渔船大都落下风帆,只有那些生活无没有着落的贫苦渔民,依旧撑着小船在黄河边打渔。

云霄要寻找的人正是火神祝融氏的后裔火蛮·祝融,火蛮·祝融从老家楚国南部的天池来到丰都寻找族人。

火蛮·祝融今天的运气实在是背到家了,大早上摆好小摊,一早上都没开张,中午时分来了一些宗门修士光顾,却带给他巨大的麻烦。

“你这个南边的蛮子,快滚回你的老家去!”

几名衣着鲜亮的男修士正围绕着一名长相秀美的女修士,正在出言不逊为难一位年纪大约十七八岁体壮如牛的少年修士。

少年修士光着脑袋,耳朵上带着碗口大小的金环,上半身几乎完全袒露着,腰间围着一块兽皮,脚上没穿鞋却在脚踝上带着几枚金环,走起路来叮当作响。

这名少年最与众不同的地方是他浑身上下,从头到脚布满了火焰形状的纹身,一张原本还算是英俊的面庞,因为火焰纹身而显得有些吓人。

“喂,蛮子,让你滚开,你没听到吗?”

衣着光鲜的修士中走出一名手中拿着这扇的少年,这少年故作风雅地,在大冬天里拿着一柄扇子扇来扇去,惹得周围看热闹的修士指指点点。

“看到没有,这个南蛮子要吃苦头了,这些伏魔宗的外门弟子为了在内门女弟子面前献媚,准备趁火打劫!”

被少年称作蛮子的少年火蛮·祝融,瞪着一对虎目,伸出蒲扇似的大手,说:“把买东西的钱给我,我就走!”

“咦,你这个蛮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讹诈少爷,我什么时候买了你的东西了?你们谁看见了!”

少年故意问身边的同伴,他的同伴自然异口同声的说:“我们只是路过,根本没买东西,却被你这个蛮子讹诈,收拾他!”

“蛮子,识相点,乖乖滚回家去,否则我们定要将你揍得爹妈都认不出来!”

浑身布满了纹身的火蛮·祝融盯着拿了自己东西的少年,气得不由得攥紧了拳头,想起临来之前母亲的嘱咐,他又将攥紧的拳头松了开来。

少年和他的同伴见状,更是肆意侮辱光头少年,并且准备抬脚走人。火蛮·祝融实在是忍不住了,一把抓住面前少年的衣领,大声说:

“给钱,否则小爷将你大卸八块!”

少年和同伴忽然见到光着脑袋的火蛮·祝融发火了,更是乐不可支,全然不把对方放在眼中。

“呸,也不撒泡尿照照,你是个什么东西,敢跟本少爷要钱!”

陆光和同门师兄弟们出身伏魔宗,都是伏魔宗的外门弟子。这几天在风陵渡口集市上打劫了不少散修的小摊,今天中午时分,他们又在集市上看到了一只待宰的肥羊——明显是南蛮子的光头少年。

浑身满是纹身的火蛮·祝融,在集市中摆了一个不大的小摊,摊子上主要是出售各种百多年的灵药,还有一些零散的妖骨。

陆光之所以打劫那些散修,最主要的原因是内门师姐何婉儿,要炼制大量的回气丹。这些家伙平日里灵石都用来修炼了,手头不宽裕,又想巴结这位与他们唯一有些交情的内门何婉儿师姐,于是这些家伙仗着人多势众,最近一段时间弄得集市上的散修们怨声载道。

“哎呦!”

陆光没想到火蛮·祝融真敢动手,此时他正捂着腮帮子,疼得龇牙咧嘴,火蛮·祝融刚才被陆光啐了一口,怒气上撞,一巴掌上去打掉了陆光好几颗牙。

“兄弟们,给我上!”

陆光的师兄弟们见到自己人受伤,顿时拿出下品宝器和低阶符咒准备动手,却没想到光头少年一直隐藏了修为,已经是天罡境修为的少年如何会惧怕陆光一伙修为在玄气境上下的低阶修士。

光头少年大喝一声,身影突然消失,随后一阵拳影掠过,陆光等八名伏魔宗外门弟子全部被打倒在地。何婉儿看到同门师弟被打,急忙扔出了一张求救符,然后一脸戒备的看着火蛮·祝融。

不一会,几名伏魔宗弟子脚踩飞剑一类的飞行法器来到了出事的地方。

“何师妹,这是怎么回事?”

何婉儿虽然长得清秀可人,但却为人刁蛮十分的不讲理,为了不花一块灵石弄到自己所需的灵药,她故意怂恿陆光等外门弟子在集市上惹是生非。

因为火蛮·祝融摊上的灵药年份远超何婉儿炼制回气丹所需灵药要求,只要今天她拿走了火蛮?祝融摊上的灵药,就能够换到足够炼制回气丹的灵药,并且还能得到本宗一些中层长老们的青睐。

“师兄,这小子抢了我们的东西,还打伤了陆师弟他们!”

何婉儿血口喷人,气得火蛮·祝融脸色大变,这个性子直爽的少年一心想要拿回自己的东西,因此对于突然来到的几名伏魔宗弟子并不是太在意,毕竟这些修士和他的修为不相上下。

“喂,小子,你打伤了我们的同门,必须要给我们伏魔宗一个交待,跟我们回去交由宗门护法长老处置!”

火蛮·祝融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青年修士一脸的平和,有些放松了警惕,却没想到跟着青年修士一同来的其他几名伏魔宗修士将他为了中间,趁着他没有防备突然出手了。

其中一名伏魔宗弟子手掌拍出的同时,一股烈焰包裹手掌狠狠地击中火蛮?祝融的后背;另一名伏魔宗弟子手中拿着一柄匕首准备架在火蛮·祝融的脖子上;最恶毒的是何婉儿,她故意装作要离开的样子,走过火蛮·祝融身边时,突然射出三枚含有剧毒的毒针。

伏魔宗的弟子们没有想到火蛮·祝融的实力远超他们的想像,只见火蛮·祝融察觉到危险的时候,大喝一声,浑身被一股火焰笼罩,霎那间如同火神附体一般,炽热的火海以他为中心向着四周快速地蔓延。

除了一名距离火蛮·祝融较远伏魔宗的弟子侥幸逃得一命之外,陆光等外门弟子,何婉儿等弟子全部被火蛮·祝融发出的火焰烧死。

火蛮·祝融知道这次闯了大祸,急忙捡起地上陆光等人遗留的储物袋,匆忙离开了集市。幸存的伏魔宗弟子向宗门发出了求救符,结果火蛮·祝融离开集市刚刚来到黄河边就被伏魔宗的修士追上了。

“小子哪里走!”

随着一名男子的警告声,一队身穿红袍的伏魔宗修士将火蛮·祝融围住。为首的一名伏魔宗长老拥有地仙境中期修为,这家伙脸色十分难看的看着火蛮?祝融。

“臭小子,今天钟某定要将你碎尸万段,给我的孩儿报仇雪恨。”

原来这位钟长老的儿子就是帮助何婉儿出头的那名青年修士,这家伙瞪着要吃人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火蛮·祝融。

“你这个老东西废什么话,你想要我的命尽管出手,看看今天是小爷死在这里,还是你们这群仗势欺人的狗东西血溅三尺!”

火蛮·祝融浑身再度冒出火焰,手中拿着一柄双刃战斧,威风凛凛地注视着四周伏魔宗修士的一举一动。

伏魔宗的修士看到这一幕,纷纷看着钟长老,他们都不想第一个出手,很明显对手的实力并不弱。

“众弟子听令,立即布阵!”

钟长老太小看火蛮·祝融了,他本以为杀了自己儿子的仇人一定会被人多势众的己方所吓倒,却没想到不甘坐以待毙的火蛮·祝融抢先出手了。

“火牛冲撞!”

火蛮·祝融一声断喝,舞动手中的双刃战斧舞动如风,一只身高过丈,头至尾身长三丈由于的火牛向着正在布阵的伏魔宗修士冲过去。

伏魔宗的弟子没想到单身一人的对手竟然抢先出手,面对火牛的几名伏魔宗弟子见势不妙,急忙向着火牛发射冰锥,或是释放符咒,或是以法器攻击火牛。

钟长老没有支援弟子,打算以围魏救赵逼迫火蛮·祝融减缓出手,却没想到当他手中的下品法宝冷月刀飞出击中对手之后,并没有听见对手的惨叫声……

火蛮·祝融能够逃过此劫吗?云霄能够及时赶到黄河边救援火蛮·祝融吗?请看下一章火灵之术!

快乐的大虾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