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凰后

第19章 又得相助

何其惊世骇俗。

高座之上的上官蓉更是脸色大变,恶意炽热的狠毒眸光直射顾盼希,仿佛想把她盯出几个窟窿来才可解恨。

却还未等上官蓉怒斥,三国席位上沉默不语不为所动的纳兰绾绾却忽的悠悠理了理衣袍出了声,“是啊,我沧溟也从未听过这番道理。”

一席淡淡言语。

清脆悠悠嗓音传遍,忽如其来,出乎众人意料。

一番云淡风轻看似漫不经心的话语却暗藏多少波涛汹涌暗流涌荡,席下密密麻麻众人早已掀起轩然大波。

纳兰绾绾这番出乎意料的出言帮腔着实完完全全死死堵住了上官蓉的嘴。

只因纳兰绾绾一番话的威力不仅仅是代表沧溟一位皇室公主的身份,更是巧妙的把整个沧溟国推了出来,若谁对她这番话有异议。

那就是与整个沧溟为敌,天下谁人不知三国之中沧溟最为鼎力昌盛,哪怕是背后有强大暗黑势力的上官一族,也得忌惮三分。

再观望坐席上淡泊若水白衣飘飘却不乏威严魄力的沧溟太子纳兰修,虽未亲自出言表明态度,但其并未对纳兰绾绾的话语有任何阻拦之意,众人心中各自猜测默念此番举动定是被默许的。

别说众人疑惑不解震惊不已,就连顾盼希眉宇都浮上一层惊讶不解,原主的记忆中并未与纳兰一族有何干系。

原主自小性情腼腆,少言少语自闭内向,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又怎会识得沧溟之人。

齐君煜风亦菲等人则是神情各异。

顾盼希秀眉上挑,顺着清灵嗓音望去,只见女子一袭超然脱俗灵动无比的素白衣裳,三千青丝被一缎鎏金云色丝绸高高挽起,面容姣好,却丝毫没有皇室公主的娇贵气息。

眉宇全然透出的是江湖儿女的豪爽不羁、直率坦诚,眸子里尽是干净澄澈,让顾盼希一眼便心生好感,在这乱世中如此佳人实在难得。

青丝难掩云天义,红颜胸襟胜须眉。

女子淡然勾唇,稍稍举杯报以微笑,颔了颔眉,算作初次问好。

顾盼希半刻愣神,随即回以一记浅笑勾唇,意味明确,这个恩,她顾盼希记下了。

不过,确实是有一部分出于仗义替她辩护,但总觉得还暗含着其它什么因素。

好似重重谜团暗雾围绕,顾盼希拧着眉头,她愈发的捉摸不透了。

上官蓉把二人眼神交流的过程全数看在眼里,心中暗骂顾盼希什么时候傍上沧溟了,脸色也愈发难看。

一时间却又想不出什么法子来,只得焦急撇过头与上官傲眼神交流,期盼他能扭转局面。

可谁知上官傲的痛苦啊,被点了哑穴还不能解释。

只能吚吚呜呜,指着自己的嘴,一个劲都摇着头。

上官蓉见自家哥哥捋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以为他无计可施,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而顾盼希只觉自己憋笑快憋得不行了。

正值这时,李进忠沙哑叫声再次响起,“皇上,王太医到了。”

顾盼希微微挑眉,这时机挑的真好。便见一个年迈白须胡子的太医提着木质医箱像齐君煜磕头行礼,扬天高呼,“微臣参见皇上。”

齐君煜淡淡点头应下,神色未变,让人捉摸不透,淡淡开口,“你来的正好,快给灏王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眼神瞥了瞥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齐君灏。

太医一得命令,便急忙起身匆匆到齐君灏身边把起脉来,神色浓重。

把完脉后便立马转身作揖对齐君煜回复,“启禀皇上,灏王爷中了很重的内伤,情势危急,需即可加以调理才可恢复。”

齐君煜挑了挑眉,眸中暗闪一缕喜色,却故作一脸担忧的模样连忙吩咐道,“那快把灏王扶下去吧,既然有伤就得好好调理,近期半年内,就在灏王府里好好静养休息吧。”

话音一落。

上官蓉心中一惊,只要不是傻子都听得出其中暗藏着的真实意味,换句话来说就是最近半年都不用出灏王府了,相当于软禁。

一声令下,李进忠眼疾手快立马吩咐手下人忙不迭的把齐君灏抬到担架上火速送走了。

齐君煜的话却还没有断,漫不经心理了理袖袍,略带戏谑淡淡开口“对了,李进忠,给朕在江湖上广招各路神医,全部送入灏王府,为灏王医治,只要出力,统统有赏!”

李进忠赶忙点头应声。

顾盼希微微瞥头望着齐君煜俊秀侧脸,嘴角抽了抽。

广招神医这番招摇过市的庞大举动是想传遍天下齐君灏今日偷袭她不成反被高人打成重伤的绝世丑闻啊。

额上几根黑线冒起,真看不出来齐君煜还是个腹黑的种。

上官傲却是一双死鱼眼紧紧瞪着齐君煜,他怎会料想到一直以为被他压得死死的不得动弹的齐君煜居然有这么一天,冒着熊熊不甘心。

齐君煜自然瞧见,唇角勾起一丝冷笑,凉意泛起,“上官丞相一事就交由大理寺处理。”

不容置疑的语气,带着威慑十足。

现如今无疑是齐君煜操控着全局,他才是主宰的王。

上官一族自然不甘心就这样落败,但现在如今的场景着实是他们落了下风。

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上官傲被一众侍卫押了下去。

一时间顾盼希忽的觉得场面清净了许多,连周围空气都变得清香四溢起来,但右肩伤口的隐隐作痛四肢乏力让她失了兴致。

清灵眸子望向齐君煜,使了个眼色,却见他不知所以愣在原地,撇了撇唇自顾自向他走去一把挽起他的手臂步步生花走向高台。

现代洒脱惯了的顾盼希并未觉得有何不妥。

却是齐君煜忽的一下被顾盼希这番惊世骇俗的举动给弄了个懵,脑子一片混乱,只有女子身上独有的暗香萦绕鼻尖,让他一时失了心神。

随着顾盼希的步子走向高台。

就连眸光有些呆滞,可身旁的顾盼希却并未注意,踏着高台长长阶梯边用清冷嗓音吩咐,“立后仪式开始!”

直直对着正前方高座上上官蓉杀意四射的狠毒目光,回以无尽无声的冷笑。

宫女太监皆是一愣,顾盼希的话语却像是魔咒般让他们不得不服从。

连忙低头恭恭敬敬端着交杯酒与凤冠凤玺接连上台。

顾盼希一手挽着齐君煜直接掠过上官蓉毒辣不甘心的炽热目光,直接站在凤座上上官蓉身前。

而在齐君煜接触到上官蓉的眼神时,看向她的眸子冰冷不带一丝感情,仿佛在看死人一般。

让上官蓉莫名身子一颤,嘴角有些止不住的哆嗦,双手紧握相互揉搓,心神焦虑不安。

而高台前两袭火红身影屹立于此,无疑最为显眼,宛若一对天造地设的金童玉女,晃花了众人双眼。

顾盼希直接掠过那些复杂的繁文缛节,白皙纤细的玲珑右手高举凤玺,墨发无风自舞衣袖飘飘,眉宇傲然冷清,高雅超然。

一身火红长袍更显她气质高贵,五官轮廓愈发清晰,绝世容颜威严冷清。

傲骨超然,青丝垂肩摄人双目的鲜艳。

看似淡然暗藏锋利冷厉掠过全场,无人不是震撼,众人皆是头皮有些发麻,默默低垂着头撇开视线。

威慑压迫力十足,半分不容置疑,一字一句冷厉锋利,“谁、有、异、议!”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衬得顾盼希像是睥睨苍生的王,尊严神圣不可侵犯。

威风凛冽,霸气十足,嚣张狂妄,唯我独尊!

夜半晨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