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法则

第4章 一盘鱼所引起的横祸

杨皓叹了口气,不再去想太过遥远的事,现在他最想要的是好好的洗个澡,将身上的污垢杂质冲走。

这里是邢氏部落的营地,邢月临走前的叮嘱必有道理,所以他先稍稍打开小木屋的窗户观察情况。

落入杨皓眼里的,都是清一色的小木屋,还有几个着装与邢月差不多的妇女。只是她们看上去都很健康,没有一点挨饿的样子。

他再观察了一会,又发现了新情况。

邢月所住的小木屋,明显被孤立出来,它单独远离了这个群体。且部落里的人似乎很讨厌邢月,因为她们的垃圾,就倒在刑月家门口的不远处。

难怪刚才打开窗户闻到一股怪味,原来是那座小型垃圾山难闻的气味。

若是在日常生活里,杨皓亦不会去理睬那些被排外的人,但是邢月不同,她救了自己。而且杨皓相信,这样一个年轻的少女,绝对不会有白夜那样的心机。

如此善良的人,有什么理由被排挤,这是非常不合理的。联想起邢月那瘦弱得只剩下骨头的躯体,杨皓的心情不由得压抑了几分。

至于小木屋的另一边,则是一条数丈宽的河流。杨皓猜测,自己很有可能就是在这里被救起的,毕竟少女刚才的语气已经表明,刑氏部落貌似不欢迎外人。

若非她的小木屋距离河流极近,她是不可能将自己救起,而不被部落的其他人发现的。

杨皓再次确认四下无人后,静悄悄的溜进河里,他可不想被部落的人发现,从而连累处境已经非常糟糕的邢月。

要说上次洗澡是什么时候,杨皓可是清楚的记得,那是三百八十二天前的事了。

曾几何时他会想过,即使是洗一个澡也可以如此幸福。

”奇怪了,这河里明明有鱼啊。虽然不算大,但食物来源应该不成问题,为什么邢月会那么瘦呢?“

杨皓如今是炼体一重境,双腿稍稍用力,就潜到了三丈多深的水底,并且将最大的几尾游鱼击晕,带到岸上。

毕竟自己的境界还低,无法辟谷,依旧需要进食补充能量,因此这些食物必不可少。而邢月又太瘦了,需要补充足够的营养。

清洗完后的杨皓,悄无声息的回到了小木屋,开始处理刚捕捉到的河鲜。

……

夕阳时分,邢月回来了,看到杨皓还在,无喜无悲的脸上总算多了一缕安心。

”邢姑娘,我做好晚饭了,你过来尝尝我的手艺吧。“

杨皓向邢月招了招手,示意她快坐过来。

”晚饭?“

这个月的粮食早在前天就见底了,家里怎么可能还有吃的。

”对啊,就是晚饭,而且是味道鲜美的河鲜哦!“

杨皓敲了敲桌子上的大锅,有些得意。

邢月半信半疑的走到桌子前,看了看杨皓,又看了看眼前的砂锅,伸出那瘦弱的手臂,缓缓的将锅盖揭开。

小小木屋如同被投下了一枚香气炸弹,在邢月揭开锅盖的那一刻,浓郁的鲜香迅速扩散,让人垂涎三尺。

”这是……乌目鱼,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乌目鱼?“

看着眼前的美食,尽管少女已经极力克制,依旧有些失态。

杨皓有些不解,为什么邢月会这么问,毕竟这种鱼河里还有不小啊,不至于那么惊讶吧!

“我在河里抓的,没有人看见我。“

杨皓这么一说,邢月更加惊讶了,只是她还想问些什么,就被杨皓拦了下来。

”你先吃吧,一边吃一边问。“

这一顿晚饭下来,杨皓知道了很多关于邢氏部落的事,原来这刑氏部落的人都不熟水性,这样的鲜美也就无法获得。

至于她被孤立的原因,少女没有说,杨皓也没有问。

”邢姑娘,你手上可有《天魔功》或者《真灵诀》这两部功法?“

杨皓本以为这两部烂大街的功法,随处问人都可以得到,但情况却并非他所预料的那般。

”没有,修炼功法只有族长那边才有,我们这些部落居民是不允许修炼的。“

邢月压低声音凑到杨皓耳边悄声的说。

”哦,那算了,我只是问问而已。“

对于部落不允许修炼,杨皓不难理解,要是个个都跑去修炼,这样的部落不乱才怪。

”杨大哥,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你快离开这里吧,刑氏部落真的……“

”停!“

还没等邢月说完,杨皓就制止了她的话,脸色有些凝重。

”有人走过来了,我躲到外面去。“

杨皓进阶炼体一重后,对外界的感知相当灵敏,他刚从窗户翻到外面去,小木屋的门已然被踹开。

”邢月,马上到族楼去!“

踹门进来的是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大汉,此人的脸孔,用鬼斧神工来形容也不为过。

晒成古铜色的马脸,留有三道伤疤,就像是把整张脸容劈开一样。而此人似乎还非常欣赏,因为那咎山羊胡子,简直就是将这丑态表现到极致。

他粗糙的大手上拿着九尺长鞭,语气之中透着烦躁,身后还跟着十多个与邢月年龄相若的少女。

邢月倒是镇定,并没有因为杨皓而显得慌张。

”旭大哥,是族长提早发粮吗?“

”哼,你们这些贱民就知道发粮、发粮,除了吃之外还会什么。皮粗肉瘦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见到你们这些贱民就心烦。

此次前来,是因为大公子神功大成在即,需要更多的处子之血,不然打死我刑旭也不会来这些猪窝。“

那个叫邢旭的中年大汉见到邢月后,似乎觉得非常不爽,还没等邢月反应过来,就扯着她的头发往外拉。

这一切,杨皓都看在眼里,拳头已然紧握,手臂上的青筋外露。

要不是还有一丝理智警醒着他,这个叫邢旭的人实力很强,他早就冲出去将这人打趴了。

可刑旭才走出小木屋两步,又折返回来,像狗一样的吸了一口气。

”呵呵,老子刚进来时就觉得有一股味道,现在仔细闻闻,好像还是肉的鲜味。只是不知道,你这小畜生是如何得到的肉。“

邢月的脸色骤然变得难看,在部落里私自得到粮食不上交可是大罪,不但杖责五十,还要吊在族楼门前三天,以儆效尤。

她忙解释说:”旭大哥真是会开玩笑,邢月已经两天没吃过东西了,又怎么可能会有肉呢。我们还是快点去族楼吧,免得耽误大公子的修炼。“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冤枉你了。哼!老子天天吃肉,难道还会闻错,你还是祈祷不要给我找到吧,要是真让我找到肉,有你好受。“

邢旭一脚踹开刑月,重新走入小木屋,并且很快他将目标锁定在木桌的砂锅上。

杨皓自然看到了邢月难看的面色,她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露出一抹苦笑。

假若此时他还不清楚事情的严重性,那这些年就真的是活到狗身上了。

就在邢旭揭开锅盖的一刹那,他出手了。

紫色棒球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