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完全手册

第85章 胜之不武

樊达从远处跑来,看到被一脚踢飞的少年,心中一惊,这少年衣服上绣着一只仰天啸叫的金狼,这还不算,那个“精”字在少年临空腾飞中更是刺的他心里发憷。

“是战队排名第七的啸金狼战队的队员。好,太好了,那林东得罪了他们,在这里虽说不会陨落,但是以啸金狼战队睚眦必报的作风,肯定会废了这小子,那一同来的说不定上前阻挡,结果必然也是被废的下场。被废的人连普通战队都进不了,更别说是精英战队了。这下两个名额不用分出去了。而且就是总长老亲来,也怪不到我头上。”想到这动作一慢,就想等着啸金狼快点解决林东两人。他对自己的推测有九成九的把握。

不过他想起这两人是自己带来的,做做样子还是必要的。看那队长已率先出手,这脚下又恢复点速度,冲那领头的年轻人大声呼喊,“金狼队长,请手下留情,这人也是精英战队成员。”神情焦急,仿佛对林东关心之至。

其内心则极其期望那一刀就废了林东,同时也对自己的聪明竖起大拇指。表情真实、感人,充分的显示出自己对失足青年的关心。而喊话中没有最重要的信息:这两人是总长老亲点的人选,这点很重要啊。樊达心中对自己叹服不已,要知道一个精英队员和一个总长老亲点的精英队员在对方的眼中,可是天差地别的。总长老的威名,不止在人族,在魔族中也是用无数魔族的累累尸骨铸就,啸金狼再嚣张,也不敢轻言要废了林东他们。而一般的精英队员就算是废了,最多打打战队战,相互之间不会不死不休,大家都有个面子。

这把火刀好熟悉啊,林东望着往自己眉心的识海位置点来的火红法器想。刀未至一股极为焦灼的热浪已扑面而来,以他的炼体成就也有了额头碰到烧红的铁板的感觉。几缕红发干枯卷起,最后化为飞灰。还有一股诡异莫名的灵识之针,从虚空进入他的识海,无视他识海的防御。火系的刀型极品法器,在极品法器中威力上等,还有诡异的灵识攻击,防不胜防,威力十足。这就是刀和入梦叉的结合体嘛。

见猎心喜,既然你想废我,那我拿你法器就不算过份。林东的逻辑很简单,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右脚起,右旋踢闪电般踢在火剑上,脚背击中火刀的侧身。两者相击,发出一声闷响。

原土急行的身体停了下来,以他对林东的了解,尤其是在来这里前的那段时间,林东的右脚让他知道,还有这么妖孽的存在。只要林东右脚起,那在一阶这个层次,就是在欺负小孩一样的让人气愤。攻不进,挡不住,速度快力量足,还特精准。果然,这一脚下去,火刀发出一声哑哼,火红灵光暗淡,一个轻颤,顾不得主人的拼命催动。掉落下来,被林东拿入手中。然后一个回旋,将其它三件法器击落尘埃。

林东心喜不已,这下右手也有了趁手的法器了。火刀在手里跳动挣扎,“嘿嘿,到我手的就是我的了。”神识一动间,由手汹涌而出,一息之间将金狼的炼化印记抹去。

樊达已呆立,有这么轻松的收人法器的么?只是一脚啊,就将一个全力攻击的极品法器打的灵光涣散。

金狼只觉得灵识一颤,已失去了对火刀的感应。紧跟着识海晃动,灵识已因法器的失去而受伤,没一月的时间别想恢复。火刀易手,金狼踉跄而退,而其他三人都被林东在护盾上点了下,击飞出去。

还在一旁负手围观的十几个人都暗自思量自己是否能挡下这一脚,结论是,不能。出脚的时机太好,速度太快,力量很足,还惧那火刀的恐怖高温。然后他们就见识到了林东的妖孽,不去追击攻击自已的人,或是警戒自保,而是去收拾掉在地上的三把法器。用手一握,必有一人灵识受伤而口角溢血。

收起三把法器,将火刀握在手中,林东看着金狼队长,语重心长的说,“你们无故攻击我,那么这几件法器就是我的战利品。如果再有对我不利的行为,你们的储物袋就是我的了。”

金狼咽下涌上喉咙的鲜血,戮神刺没能让林东受伤,反而被抹去印记易主,这让他有被羞辱感。林东的话更是让他心中产生无尽的羞愤。“兄弟们上,杀了这个狂妄的小子。”说着拿出一叠灵符,不要灵石似的激发出去。顿时,林东被一片火球冰弹木柱包围,其他三人也是如此,更是让林东完全淹没在法术之中。

一阶高级灵符的威力,还不能破去林东皮肤的防御。林东闭上眼,任其攻击,自己在认真体会身体被攻击时的感受。实际上他的身体强度已远超一阶应有的强度,可是就是没达到二阶的标准,灵气外放。他只觉得在不断的承受攻击中,身体依然在不断的得到强化。特别是身体被火球术击中时,反而有着能吸纳其中的灵力为已用,其它的法术中起到让身体更加强大。

经验有了,林东就没了继续下去的兴趣。他还想着好好看看这个世界是不是和他的前世有联系。他的右脚蹬地,身体急速冲向金狼,在金狼惊恐中将其护盾击破,直接踢到他的胸口。渗人的咔嚓声响起,这次林东用了点力。这几人每一个都不比原土实力差,特别是队长的灵符激发几乎和他一样的是一连串的。只可惜碰到了林东这个不应该在一阶里晃荡的家伙,必然的失脸的失脸,丢东西的丢东西。

将几人击飞,然后摘下他们的储物袋,林东转身进入黑色光柱。他有种预感,这个立体太极能给他带来极大的好处。

林东的动作极快,从击飞法器至击飞人,再到摘下四人储物袋后进入光柱,也就三息不到的时间。樊达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的如意算盘打错了,错的离谱。如此的顺畅的攻击,击而必中,中而必伤敌,那用总长老亲点,光靠林东自身实力,要想要精英战队的名额,简直不要太容易。

“操。”观战中的一个体修大汉爆粗口。他一向对自己在体修方面不做第二人想,结果,想起以前的自傲,脸少有的红了红。

原土微笑,果然是象欺负小孩子一样轻松。

林东进入光柱,如果说白色地带给他如母亲般的温暖,那黑色光柱就如严厉的父亲。光柱内魔气纵横,不断的磨砺着他的身体。皮肤发红,那是地魔功全力催化的表现。而身体内的变化,则让他惊喜交集。

草虫的春天天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