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之乱世召唤

第74章 梅庄结义

Ps:(今天发狂了,也是三更,第二更送上,在这里求下推荐票和收藏数)

赵云恼羞成怒,一剑青虹,引着开天辟地,直接迎空砍向了程咬金。

程咬金手中板斧已经被击飞,只得嘴中在这危急一刻骂上一句。

“子龙,住手!”

一道青光,瞬间就要碰撞上了程咬金,陈恬快马追上,远远望见,急忙大喝一声。

极快的速度之下,赵云立即翻过手臂,使这一剑停在了半空,离程咬金的头不到一寸之地。

青虹剑带起的剑锋,将程咬金震得头发全部飘散开来,吓得战战栗栗。

“吓死俺老程了。”程咬金倒吸一口凉气,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陈恬快马赶上,见赵云停下手中的剑来,终于松了一口气,立即翻身下马,向前大步走去。

“殿......,公子,为何要留他一命?这种人就应该杀之而后快。”

赵云嘴误差点说漏口,便改称为公子,却是一脸不解的问着陈恬。

陈恬倒也没有回应赵云,反而看向了程咬金,“你这厮叫什么名字啊?”

程咬金擦了一把脸上的冷汗,倒是装起了大牌。

“我一看,你就是个识货的,不瞒你说,我就是那神勇无敌玉树临风一枝梨花压海棠身后兄弟成群胯下美女如云,程咬银是也!”

“什么玩意,给我正经点,不然我削了你的脑袋。”赵云听着这又臭又长的自我介绍,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程咬金抠了抠鼻子,一脸淡定的说:“好吧,哥就是程咬银,那个就是我兄弟,尤俊金。”

“噗赫”

听到程咬金这逗逼的回答,陈恬忍不住笑了出来,“程咬金你真是天生的逗逼啊。”

“你确定?子龙你砍了他吧。”陈恬伪装起一脸的杀机毕露,使个眼色,让赵云吓唬吓唬他。

“好你个程咬银,居然还敢骗人,看剑!”赵云会意,挥起青虹剑,一剑直劈向程咬金。

程咬金顿时脸上神色剧变,急忙喊停。

“好吧好吧,我是程咬金,我是程咬金,他是尤俊达,他是尤俊达。”程咬金也是无语万分,这个小白脸怎么就知道自己在说谎话,此时只得说出了实话。

“好你个程咬金,为何要劫我,我与你有何冤仇?”陈恬见程咬金说出了实话,便开始厉声问到。

身旁一直不语的尤俊达,却无奈叹息一声,满口的壮志难酬。

“唉,现在都是什么昏君当道,百姓都要易子而食,这为官的,多半都是剥削贪污,拿来救济灾区的粮草,全部都被这些污官所吞食,上下勾结,鱼肉百姓。”

“我等众兄弟,原本都是有家有自己安乐的生活,此时走上这绿林之路,也是无奈之举,况且我等劫的,都是为富不仁,贪官污吏之人,劫来的钱财,都是用来救济百姓,却不料在此遇到了壮士。”

尤俊达一言一语犹如利箭一般,戳在了赵云与陈恬的内心,绿林之人尚且有如此大义,自己却不愿饶人,这是何道理所在。

“兄弟,倒是我错怪你了,我给你陪个不是。”赵云立即将手中的青虹剑收回剑鞘,双手供拳,弯下腰来向程咬金赔礼。

“别这么说,咱们五湖四海都是一家兄弟,什么错怪不错怪的。”程咬金立即扶起了赵云,紧接着悄悄说了一句“兄弟啊,我看你剑法不错,什么时候叫我耍耍啊。”

“一定,一定。”

一时间严肃的气氛,缓和了几分,众人都开始欢颜起来。

“不知两位兄弟是哪里人,姓甚名谁?”尤俊达开口问到陈恬与赵云。

陈恬脑子一转,脱口说到:“在下姓独孤,名恬,独孤恬便是在下,这位是我的好兄弟,方子龙,我等为了躲避江南的战乱,不由得北上避战,现在就要前往那山东历城。”

“历城,那可是俺老家啊,要不这样,我们和我一起上山,我娘要是可以的话,我们一起做伴去历城好了,正好我也想找找多年没见的好兄弟了。”

程咬金一听陈恬要去山东历城,立即随声附和着自己也要去一趟历城。

“二位不如就到我那寒舍留宿一晚,明日我们一起做伴去历城如何?”

尤俊达亦是满脸的热情,化干戈为玉帛,何乐而不为?

“也罢,也罢,那我二人恭敬不如从命,就在贵舍借宿一晚。”陈恬推辞不过,便以江湖人的礼数还了一礼,牵着马匹,一起去了尤俊达的院邸。

打开大门,顿时只觉心旷神怡。

院内梅花枝枝,富有一份迎风飘来的幽香,沁人心脾,让赵云与陈恬瞬间心神感到愉悦不已。

梅花本因在十二月左右含苞待放,而此时却因为天气过于寒冷,过早的开放在了十一月。

陈恬扫视周遭一番,只觉颇有一番清爽之气,倒是让陈恬不由自主想起了当年刘关张桃园三结义。

“既然天意如此,为何不来一次结义呢,如此一来既可以拉近与绿林英雄的距离,说不定可以拉拢英雄为我所用,还有助于寻找秦叔宝。”

陈恬内心思酌一番,停下脚步,喊住了尤俊达与程咬金二人,“两位请等下。”

“哦,孤独兄弟有什么事情吗?”尤俊达回头问到。

只见陈恬嗅着清芳的花香,“你看这梅庄之中,傲然立于寒风之中的梅花,寥寥无几,而盛放的梅花,却都是清香飘远,让人心旷神怡。”

“这寒风,便好比这大隋的暴政,让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甘于被剥削,在这乱世之中,总有人会高举义旗,这早放的梅花,就好比这群敢于反抗的英雄,即使微不足道,却依然是沁人心脾。”

“天下茫茫,我等今日萍水相逢,却又如此志同道合,都看不惯那杨家的天下,倒不如今日一起在这里,义结金兰,共图大业如何?”

陈恬的一番话,不紧不慢,娓娓说得震人心神,程咬金脸上再没有那半分的玩世不恭,整个气氛瞬间肃杀了空中的寒风。

“好,既然兄弟如此大义,那兄弟我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反,必须反。”

见众人都沉默不语,程咬金一口喝响,决定和陈恬好好干番大事。

“好,哥哥既然都同意了,那兄弟我也没话说,权当是为了这天下百姓,小的们,摆案台,今日我要与两位兄弟结拜为异姓兄弟!”

尤俊达见程咬金一口爽快的答应,自己也不必再惺惺作态,这绿林劫匪,比这反贼,有何和本质区别?

陈恬与赵云相互对望一眼,各自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院内顿时酒肉摆尽,供着三尊大像,从左往右依次是张飞,刘备,关羽。

四人伏跪在坐垫上,人手拿着三支长香,望着这长空万里,桃园三人,开始朝天宣誓。

“我,孤独恬。”

“我,方子龙。”

“我,程咬金。”

“我,尤俊达。”

众人齐声念到:“我四人愿效仿桃园三结义,在此歃血为盟,结为异姓兄弟则同心协力,救困扶危,上诛奸邪,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

“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

“我等四人,当选独孤恬见识最广,独孤恬为老大,方子龙武艺最高,方子龙为老二,程咬金为老三,尤俊达为老四。”

陈恬当先起身,执起匕首,在中指上划了一道口子,将血滴入四碗酒中,其余三人纷纷效仿。

“我兄弟四人,歃血为盟,有违此誓,人神共诛!”

誓言一出,四人一口饮尽酒水,擦了嘴角的血丝。

“今日我兄弟四人在此,专为百姓而起,我今日便题诗一首,以表雄心壮志!”

陈恬仰天长吸一口气,脑海中流转出黄巢的诗,立即脱口而出。

“待到冬来腊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洛阳,满城尽带黄金甲!”

哐!

众人一齐将碗砸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浩荡的诗句在风中伴随着梅花香,越飘越远。

陈恬此行,必将掀起腥风血雨,搅得天下大乱,群雄聚起!

(未完待续...............)

鬼面青衣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