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后七国志

第2章 白鹿仙击涓大冰雹 鬼谷子授膑假天书

话说道童把孙膑、庞涓挑了到独木桥中间,故意把担儿卖几个转折。孙膑并不吃惊,只庞涓害怕,两手紧紧摸着筐索,连声叫道:“童哥挑稳,莫唬杀我!”道童道:“不妨。合着眼坐着,开眼就要掉下涧去。”庞涓愈加把眼闭紧,心头别别跳个不了,暗想:道童恁般无理,过桥去,着实打他一顿,才消这口气。

少顷,过了桥,道童歇下筐儿,叫二位开眼。孙膑、庞涓走出筐来,开眼一看,那道童并筐儿都不见了。看官,你说道童是谁?即鬼谷仙师焚香童子,仙师特地差来试探孙、庞心术。孙膑道:“奇事!分明是仙童,来渡我们过桥,不可不拜谢。”两人望空遥拜。

又行数日,来到云梦山,定睛观看,但见那:丛崖怪石,峭壁奇峰,满山前瑶草琼芝,四下里禽飞鹤唳,涧畔密结薜萝,沿堤丛生花竹,虽然尘世逍遥地,半是蓬莱小洞天。两人来到洞前,见洞门紧闭,门上一个石碑,上镌六个大字是:“云梦山水帘洞。”

两人徘徊良久,忽见一个樵夫从洞前经过。孙膑问道:“樵哥,这里可是鬼谷仙师的洞府么?”樵夫道:“正是。二位问他何干?”孙膑道:“我是外邦人氏,闻仙师之名,特来投他学艺。”樵夫道:“要见仙师,须要诚心拜开洞门,方才得见。”庞涓道:“拜几拜才开?”樵夫道:“有诚心一拜即开,没诚心一年半载也拜不开。”樵夫说罢,拱手而去。

孙膑对庞涓道:“兄弟,千山万水来到此间,怎说没诚心,就拜几拜,有甚相亏?”孙膑倒身下拜。庞涓拜了一拜,站在后边自想道:“不要拜,少不得孙膑得见,我也得见,拜他何为?”孙膑回头,见庞涓不拜,便说:“兄弟,不要灰了道心,还来同拜才是。”庞涓勉强下拜。

拜到午时三刻,洞门一声响亮,忽然大开,里面走出一个道童,问道:“二位到此何干?”孙膑道:“燕国孙膑同魏国庞涓,来投鬼谷仙师学艺,敢烦通报。”道童听了,转身进去,禀知鬼谷。

这鬼谷乃晋平公时人,姓王名利,世居清溪,尝入云梦山采药,得道不老,业于谷中,因号鬼谷。当时吩咐道童:“掇张交椅放在洞门下,待我出来。”道童依命,连忙取交椅放了。

鬼谷行至洞门下坐定,叫道:“学艺的过来。”孙膑、庞涓近前下拜,鬼谷问道:“二子姓甚名谁?何邦人氏?”孙膑道:“弟子孙膑,燕国人氏。”又指庞涓道:“他姓庞名涓,魏国人氏,是弟子途中相遇,遂尔结义,同叩吾师,望乞收录。”鬼谷看孙膑相貌,熊腰虎背,道骨仙肌,有怀仁尚义之心;又看庞涓,鬼头蛇眼,背后见腮,忘恩负义,嫉贤妒能,不得善终之相,遂道:“孙膑堪以授艺,庞涓难以学习,回家去罢。”

孙膑哀告道:“师父!同胞莫蹉违,况路途结义,尤胜同胞。弟子学得艺成,庞涓也学得成,望师父一并收留。”

鬼谷道:“也罢,你们试试聪明我看。若把我赚得出洞门,就收了他,赚不出,打发回去。”

庞涓沉吟半晌,高叫道:“师父!云端里两条龙斗,请师父观看。”鬼谷微笑道:“此时冬月,有什么龙斗。”庞涓又道:“师父,南天门李老君来了。”鬼谷道:“李老君适才别我去,怎的又来!”庞涓道:“弟子在师父椅后放把火,师父怕烧,只得出洞。”鬼谷笑道:“权当你的见识。”

又问孙膑:“有甚见识赚我出洞?”孙膑道:“弟子愚顽,无甚见识。师父把椅拿在外面坐了,待弟子想个见识赚师父进去还可,若师父在洞内,一世也赚不出来。”鬼谷叫道童掇交椅向外坐了。孙膑道:“弟子已赚师父出洞了。”

鬼谷大笑道:“我倒被你赚了。”遂引二人到里面拜祖师圣像,吩咐今日将晚,归房歇宿,明日习学。孙、庞领命去讫。

次日,鬼谷唤孙膑、庞涓吩咐道:“古云:‘徒弟徒弟,先供使令,方才学艺。’二人每日一个攻书,一个打柴。如孙膑攻书,庞涓打柴;庞涓攻书,孙膑打柴。”二人齐道:“依遵师令。”鬼谷道:“今日为始,孙膑年长,先攻书,庞涓去打柴。”鬼谷打发庞涓去,取本书递与孙膑,嘱咐道:“此书与你自读,不可与别人看。”孙膑接书,竟往房中去读。

不料庞涓打柴回来,先见了师父,后到房中问孙膑道:“大哥,今日不知读何书?我看看。”孙膑道:“兄弟,我与你当日朱仙镇上结义之时,对天发誓有书同读,有艺同学,怎不与你看?”连忙将书递与庞涓。庞涓接来,灯下读几遍,通读熟了。

明日当孙膑打柴,庞涓读书。鬼谷取书递与庞涓,庞涓读书,进房攻习。孙膑回来,问庞涓道:“今日读的什么书?”庞涓支吾道:“师父今日道友相访,烹茶煮饭混了一日,教我也忙了一日,不得工夫读书。”孙膑信他。如此多番,凡孙膑读书日子,晚来与庞涓看;庞涓读书日子,托故不与孙膑看。

光阴如梭,两人学艺到了一年。庞涓叫孙膑道:“大哥,你我学艺一年,皆有些本事,不知中用不中用。明日禀过师父,只说同下山打柴,把本事试演一番如何?”孙膑道:“此言正合吾意。”

次日,孙膑、庞涓禀过师父,一同下山。孙膑把顽石摆下一阵,叫庞涓看是什么阵?庞涓看了道:“青龙出水阵。”孙膑道:“这阵你破得么?”庞涓道:“要破何难!”拿起扁担从哪方起,哪方止,把个青龙出水阵点破。孙膑道:“兄弟,你也摆一阵,看我认得么?”庞涓也把石摆下一阵,孙膑看不出,问道:“是什么阵?”庞涓道:“就是大哥才摆的青龙出水阵。”孙膑摇头说:“不像。”庞涓道:“此是我摆差了,大哥故看不出。”口里虽说,心内暗暗欢喜说:“吾学足矣!我知认得他的阵,他认不得我的阵,岂非我高似他?”傍晚两人依旧安歇。

一日,鬼谷吩咐二人道:“我今日要往终南山赴松花会,你们好生看守洞门,过七七四十九日,同下山来接我。”鬼谷嘱毕,驾一朵祥云腾空去了。

到了四十九日,孙膑对庞涓道:“师父吩咐在先,去四十九日回来,今日已满,你我可同下山迎接。”当下忙备仙桃、仙酒,二人携了下山,到曼多罗石边,把酒桌摆在石上。正摆得下,忽有一只白鹿慢慢前来。孙膑看那白鹿生得奇,但见遍身皎如瑞雪,洁似秋霜,走到石边再不走动。孙膑筛杯酒放在石上,白鹿张口吃了,连筛两杯,吃两杯。庞涓道:“大哥,白鹿不过山中走兽,怎与酒吃?”孙膑道:“此鹿形象非常,或是仙家驯养也未可知。”庞涓道:“岂有此理!待我打杀了,做个下酒之物。”孙膑道:“大小俱是性命,杀它则甚,此心何忍!”庞涓不听孙膑之言,提起顽石往白鹿打去,白鹿转身就走。庞涓赶去一二里之地,立时不见白鹿。忽起一阵狂风,降下许多冰雹,把庞涓打得面青脸肿,倒在地上。

孙膑见冰雹,过来寻庞涓,只见庞涓倒伤在地。孙膑扶他回到洞中,乃复自到曼多罗石边。那白鹿又走来,忽口吐人言道:“孙先生,生受你。吾非凡鹿,乃上界白鹿大仙。汝师鬼谷,乃吾至友。适间庞涓心怀不善,欲害吾命,被我降下冰雹打伤。汝师顷刻回来,他还有三卷天书、八门遁法、六甲灵文,俱不曾传你。你回去可要他的。”说罢,化一阵清风而去。

须臾,空中半云半雾,鬼谷驾虎车从空而下。孙膑倒身下拜,进上酒果。鬼谷吃了,问道:“庞涓怎么不来?”孙膑道:“他今下山迎接师父,适被冰雹所伤,回洞去了。”鬼谷道:“因他贪口,要食白鹿,自取其祸。”师徒回到水帘洞,孙膑近前道:“闻知师父有三卷天书,八门遁法、六甲灵文,望师父传与弟子。”鬼谷道:“此书秘传已久,非人莫传。”遂唤道童取天书出来。道童开了书箱,取出付与孙膑。鬼谷道:“此书只可自读,不可与人看。”孙膑得了天书,燃灯夜读。

庞涓见孙膑读书,假作睡熟,听了一会,假作睡醒,起来叫道:“大哥,为何私心?当初朱仙镇结义,对天发誓,有书同读,有艺同学,今晚悄悄在此读天书,可不背了前盟?”庞涓一把抢过手,看了又看,便晓天文义理,使性掉在地下,依旧睡了。孙膑收拾放在桌上,只得也睡。庞涓待孙膑睡熟,悄地起身,把天书向灯火上烧毁,假意大惊小怪叫道:“大哥快醒!天书被灯煤掉下烧毁了。”孙膑大惊,忙爬起来,天书已作灰烬,愁眉紧锁,面带忧容。

次早,孙膑到鬼谷榻前跪告道:“弟子有罪。昨夜正读天书,灯煤掉下把天书烧毁了。”鬼谷道:“此乃世间难得之宝,如何烧毁?好不小心!”孙膑怏怏而去。过几日,八月中旬,黄昏时候,鬼谷着道童唤孙膑、庞涓,同步出洞门。但见瑶阶净洗,玉宇无尘,冰轮乍展,宝镜初升。鬼谷坐于石上,孙膑、庞涓侍立。鬼谷道:“二子从吾受业已经三年,未闻二子之志。今乘明月,试各自陈。”

孙膑道:“弟子孙膑,愿明王在上,政治隆昌,耳不闻金鼓之声,目不观烽烟之惊,使膑得享太平,濡沾雨露,以乐天年。膑所志也。”鬼谷佯笑道:“迂腐之谈,不足处当今之世。”遂问庞涓:“所志若何?”

庞涓道:“弟子庞涓,愿奉一人命令,统百万威权,战必胜,攻必取,使天下诸侯云从宾服。此涓志也。”鬼谷笑道:“处战国之世,非庞涓不足以成大事。”说罢,孙膑、庞涓一齐跪下道:“弟子二人,离家三年,思念父母,明日欲拜辞师父,回家探望,不识可否?”

鬼谷道:“庞涓聪明,他的兵法通学会了,可以去得。孙膑驽钝,尚未通彻,还不可去。”孙膑道:“弟子二人,路逢结义,同心合胆,对天发誓。既与庞涓同来,要与庞涓同去,有终有始,乃见交情,望师父垂念。”鬼谷道:“你既苦苦要去,我也难留,明日随你二人去罢。”又说些闲话,到了三更,师徒进洞就寝。

次早,孙膑、庞涓拜辞鬼谷下山。行至半山,见一老婆手拿铁錾,磨于石上。孙膑问道:“婆子手磨何物?”婆子答道:“小主母在家做针指,无处觅针,教我把铁錾磨做绣花针儿。”孙膑笑道:“奶奶差矣!老大铁錾怎么磨得成绣花针?”婆子道:“先生岂不闻俗语云:‘只要工夫深,铁錾磨做针。’”

孙膑闻言大悟,自想:“婆子之言其实深奥,凡事只要工夫精到,毕竟可成。所以师父说我驽钝,还欠攻书,即此可喻。”

又行数里,见一大汉手拿锥凿,在山脚凿山。孙膑问道:“汉子凿山何用?”大汉道:“凿透山眼,要通大海。”孙膑笑道:“凿山如何通海?”大汉道:“你不闻古语说:‘凿山通海泉,心坚石也穿。’”

孙膑连见两事,心回意转,想道:“我兵法未深,下山去也没用,何不返去见师父,再读几时书,回去未迟。”因对庞涓道:“兄弟,你果聪明,兵法精通。只我驽钝未通,岂可中道而废?你今先回,我再上山习学几时。待我写一封家书,烦你送至幽州我父处投下。你可在我家住下,待我父奏闻燕王,就在燕邦受职,等我回来,与你共掌朝纲。”说罢,向行囊中取出纸笔,写书递与庞涓。

两人拜别,庞涓往幽州去。孙膑复上山,回水帘洞拜见师父。鬼谷道:“你去了为何复来?”孙膑道:“弟子下山,见一老婆铁錾磨针,又一大汉凿山通海,弟子一时省悟,想起师父金石之言,说我攻书未深,因此别了庞涓,又上山来,望乞指示愚顽。”鬼谷道:“那婆子、大汉俱是神将,我特差他点化你的。我有三卷天书、八门遁法、六甲灵文,珍藏已久,非人勿授。几欲传你,因庞涓为人妒贤嫉能,忘恩负义,所以不好传你,故此着他先回,特遣神将点化你上山,慢慢传你天书。”孙膑惊问道:“天书前番灯煤烧了,怎么还有天书?”鬼谷微笑道:“烧毁的乃是假的。我预知庞涓心怀不善,故把假天书与他烧毁,他才肯下山去。我今与你取个表字‘守愚’,别号‘伯龄’。”孙膑拜谢。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周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