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庵诗话

第11章

曹松警句

“华岳影寒清露掌,海门风急白潮头。”松诗多浅俗,此二句差有中唐之意。

曹孟德乐府

曹孟德乐府,如《苦寒行猛虎行短歌行》,脍炙人口久矣。其稀僻罕传者,如“不戚年往,忧世不治”,“存亡有命,虑为之蚩”,又云“壮盛智丰盛,殊不再来,爱时进趣,将以惠谁”,不特句法高迈,而识趣近於有道,可谓文奸也已。

曹子建遗诗

曹子建《弃妇篇》云:“石榴植前庭,绿叶摇缥青。丹华灼烈烈,璀彩有光荣。光好烨流离,可以处淑灵。有鸟飞来集,拊翼以悲鸣。悲鸣夫何为,丹华实不成。拊心长叹息,无字当归宁。有子月经天,无子若流星。天月相终始,流星没无精。栖迟失所宜,下与瓦石并。忧怀从中来,叹息通鸡鸣。反侧不能寐,逍遥於前庭。踟蹰还入房,肃肃帷幕声。褰帷更摄带,抚弦弹鸣筝。慷慨有馀音,要妙悲且清。收泪长叹息,何以负神灵。招摇待霜露,何必春夏成。晚为良实,愿君且安宁。”此诗郭茂倩《乐府》不载,近刻子建集亦遗焉。幸《玉台新咏》有之,遂录以传。

张说苏摩遮

“腊月凝寒积帝台,齐歌急鼓送寒来。油囊取得天河水,上寿将添万岁杯。”《苏摩遮》,当时曲名,宋词作《苏幕遮》。说诗凡四首,第一首云:“《摩遮》本出海西胡,琉璃宝眼紫髯须。”以此考之,即今之《舞回回》也。

张籍答朱庆馀

“越女新妆出镜心,自知明艳更沉吟。齐纨未是人间贵,一曲菱歌直万金。”此诗盖深许之。朱庆馀诗,王荆公《百家选》多取之。

张正见咏鸡

张正见《咏鸡》诗曰:“蜀郡随金马,天津应玉衡。”上句用“金马碧鸡”事,下句用《纬书》玉衡星精散为鸡事也。以无为有,以虚为实,影略之句,伐材之语,非深於诗者,孰能为之?亚沧浪乃云“张正见之诗,虽多亦奚以为”,岂知言哉?

张旭诗

张旭以能书名,世人罕见其诗。近日吴中人有收其《春草帖》一诗,陆子渊为余诵之,所谓“春草青青万里馀,边城落日见离居。情知塞上三年别,不寄云间一纸书”,可谓绝倡。余又见崔鸿胪所藏有旭书石刻三诗,其一《桃花矶》云:“隐隐飞桥隔野烟,石矶西问渔船。桃花尽日随流水,洞在青溪何处边。”其二《山行留客》云:“山光物态弄春晖,莫为轻阴便拟归。纵使晴明无雨色,入云深处亦沾衣。”其三《春游值雨》云:“欲寻轩槛列清樽,江上烟云向晚昏。须倩东风吹散雨,明朝却待入华园。”字画奇怪,摆云捩风,而诗亦清逸可爱,好事者模为四首县之。《春草》一首真迹,藏江南人家。

张祜上方寺诗

“宝殿依山险,凌虚势欲吞。画阎齐木末,香砌压云根。远景窗中岫,孤烟海上村。凭高柳一望,归思隔吴门。”此诗张祜集不载,见於石刻,真绝唱也。祜以《金山》诗得名,此诗相伯仲,惜其无传,故书。

张祜氐州第一

“十指纤纤玉笋红,鹰行轻度翠弦中。分明自说长城苦,水咽云寒一夜风。”按张祜集题本作《邱家筝》。

张李诗

张子容诗:“海气朝成雨,江天晚作霞。”李嘉诗:“朝霞晴作雨,泾气晚生寒。”二诗语极相似,然盛唐中唐分焉,试辨之。

张说诗

江总《折杨柳》云:“塞北寒胶拆,江南杨柳结。不悟倡园花,遥同葱岭雪。春心既骀荡,春树聊攀折。共此依依情,无奈年年别。”唐张说诗亦云:“塞上绵应拆,江南草可结。欲持梅岭花,远竞榆关雪。”微变数字,不妨双美。

沈满愿诗

沈满愿诗:“征人久离别,故国音尘绝。梦里洛阳花,觉来葱岭雪。”刘方平《梅》诗:“岁晚芳梅树,繁苞四面同。春风吹渐落,一夜几枝空。小妇今如此,长城恨不穷。莫将辽海雪,来此後庭中。”

张仲举词用唐诗铭

张仲举《踏沙行》云:“芳草平沙,斜阳远树,无情桃叶江头渡。醉来扶上木兰舟,将愁不去将人去。”唐李端诗:“江上晴楼翠霭间,满阑春水满窗山。青枫绿草将愁去,远入吴云暝不还。”张词全用李诗语,若不知其出处,亦不见其工纟致也。

张方诗

“二水头车马行,灵龟背後玉龙横。涨泷往日矜河伯,砥柱千年要石兄。氵水右旋江会合,天台曲直卦文明。吾心怵惕便施手,事所当为不问名。”(绍定辛卯三月。)

张邵张祁

张邵字才彦,简池人。其子孝祥,状元及第,秦桧罗织下狱。桧死,乃仕,後寓乌江,遂家焉。祁字晋彦,有诗名,《渡湘江》诗曰:“春通潇湘渡,真观《八景图》。云藏岳麓寺,江入洞庭湖。晴日花争发,丰年酒易沽。长沙十万户,游女似京都。”

张祜和杜牧之九华见寄

孤城高柳鸣晓鸦,风帘半钩清露华。九峰聚翠宿危槛,一夜孤光悬冷沙。出岸远晖帆欲落,入深寒影雁差斜。杜陵归去春应早,莫厌青山谢家。

张继诗

《国语》:“室无悬耜,野无奥草。”《尉缭子》兵法:“耕有春悬耜,织有日断机。”言用兵之妨於耕织也。唐张继诗:“女停襄邑杵,农废汶阳耕。”盖祖《尉缭子》之语。

张亨父诗

张泰字亨父,姑苏人。诗句清拔,名於一时。其《正月十六日》诗云:“长安元夕少灯光,此夜欢娱觉更忙。十里东风吹翠袖,九门银烛照红妆。虹桥御陌争春步,云阁谁家晚香。醉着吟鞭急归去,老夫当避少年狂。”其手书稿,慎於先师李文正公处见之。

张飞书

涪陵有张飞《刁斗铭》,其文字甚工,飞所书也。张士环诗云:“天下英雄只豫州,阿瞒不共戴天仇。山河割据三分国,宇宙威名丈八矛。江上祠堂严剑,人间刁斗见银钩。空馀诸葛秦州表,左袒何人复为刘。”

张

王右丞《赠张》诗云:“屏风误点惑孙郎,团扇草书轻内史。”李颀亦赠云:“小王疲体闲支策,落月梨花空满壁。诗堪记室妒风流,画与将军作敌。”其为名流所重如此。记室,左思也。将军,顾凯之也。之画有《神鹰图》,予犹及一见之於京肆,以索价太厚,未之购也。

梅圣俞诗

梅圣俞诗:“南陇鸟过北陇叫,高田水入低田流。”山谷诗:“野水自添田水满,晴鸠却唤雨鸠来。”李若水诗:“近村得雨远村同,上圳波流下圳通。”其句法,皆自杜子美“桃花细逐杨花落,黄鸟时兼白鸟飞”之句来。

梅注东坡诗

王梅注东坡诗,世称其博。予偶信手纟番一册,《除夜大雪留潍州》诗云:“敢怨行役劳,助尔歌饭瓮。”《山东民谣》云:“霜淞打雾淞,贫儿备饭瓮。”“淞”音宋,积雪也,以为丰年之兆。坡诗正用此。而注云:“山东人以肉埋饭下,谓之饭瓮。”何异小儿语耶?又《祈雪雾猪泉》云:“岁宴风日暖,人牛相对闲。”“人牛”字用东方朔《占书》“春与岁齐,人牛并立”之语,而注亦失引。

牵丝

谢灵运诗:“牵丝及元兴,解龟在景平。”注引应琚诗:“不悟牵朱丝,三署来相寻。”李善注云:“牵丝,初仕也。解龟去仕也。”《文苑英华》康子元《参军帖子判》云:“万里牵丝,俄毕子荆之任;九流悬镜,行披彦辅之云。”又似用为孙楚事。

伪书误人

刘子率曰:“郭子横《洞冥记》、王子年《拾遗记》,全构虚辞,用惊愚俗。”卓哉子玄之见也。余推其馀如任《述异记》,殷芸《小说》,沈约《梁四公子记》,唐人《杜阳杂编天宝遗事》,宋人《云仙散录清异录》、杜诗伪苏注,盛行於时,殊误学者。司马公作《通鉴》,亦误取《天宝遗事》,况下此者乎!

崇山

兜崇山,今以为湖广之慈利县,非也。沈期集有《从崇山向越裳》诗,其《序》云:“按《九真图》崇山至越裳四十里。杉谷起古崇山,竹从道明国来,於崇山北二十五里合,水欹缺,藤竹明昧,有三十峰夹水,直上千馀仞,诸仙窟宅在焉。”其诗云:“朝发崇山下,暮坐越裳阴。西从杉谷度,北上竹 深。竹道明水,杉谷古崇岑。”以此证之,崇山乃在交广之域为是。

黄眉墨妆

後周静帝令宫人黄眉墨妆,至唐犹然。观唐人诗词,如“蕊黄无限当山额”,又“额黄无限夕阳山”,又“学尽鸦黄半未成”,又“鸦黄粉白车中出”,又“写月图黄罢”,其证也。然温飞卿诗,有“豹尾车前赵飞燕,柳风吹散蛾间黄”之句,王荆公诗亦云“汉宫娇额半涂黄”,事已起於汉,特未见所出耳。又《幽怪录》神女智琼额黄。

黄鹂留

谚云:“黄鹂留,看我麦黄葚黑否。”见陆玑《草木疏》。今作“黄栗留”。

黄蝶

胡蝶或白或黑,或五彩皆具,惟黄色一种,至秋乃多,盖感金气也。李白诗“八月胡蝶黄”,深中物理。今本改“黄”为“来”,何其浅也?白乐天诗亦云:“秋花紫,秋蝶黄茸茸。”

黄鹤楼诗

宋严沧浪取崔颢《黄鹤楼》诗为唐人七言律第一。近日何仲默薛君采取沈期“卢家少妇郁金堂”一首为第一,二诗未易优劣。或以问予,予曰:“崔诗赋体多,沈诗比兴多。以画家法论之,沈诗披麻皴,崔诗大斧劈皴也。”

黄夹缬林

“黄夹缬林寒有叶”,白居易诗也。集中不收。“夹缬”,锦之别名。“黄夹缬林”句甚工。杜诗所谓“霜凋碧树作锦树”,同意。

黄云

《春秋运斗枢》曰:“黄云四合,女讹惊邦。”《感精符》曰:“妻党翔,则黄云入国”。“妻党翔”,谓女谒盛也。《淮南子》曰:“黄天之气,上为黄云,下为黄泥。”江淹诗:“河洲多沙尘,风吹黄云起。”李太白诗:“黄云城南乌欲栖。”(补《文选》注之未备。)

紫

慕容氏目云轩辕之後,从於紫之野。《晋书慕容氏赞》曰:“紫徙构,元塞分疆。角端偃月,步摇翻霜。乘危猬起,怙险鸱张。守以不德,终致馀殃。”宋人《送虏使》诗云:“风急紫催玉勒,日长青琐听薰弦。”正用此事。

华不注

《左传 》成公二年,晋克战於鞍,齐师败绩,逐之,三周华不注。相传读“不”字但作“卜”音。伏琛《齐记》引挚虞《畿服经》,“不”音“跗”,如《诗》“萼不кк”之“不”,谓花蒂也。言此山孤秀,如华跗之注於水。其说甚异而有徵。又按《水经注》云:“华不注山,单椒秀泽,孤峰刺天,青崖翠发,望同点黛。”《九域志》云:“大明湖望华不注山,如在水中。”李太白诗:“昔我游齐都,登华不注峰。兹山何峻秀,彩翠如芙蓉。”比之芙蓉,盖因华不之名也。以数说互证之,伏氏音“不”为“跗”,信矣。

菩萨

唐词有《菩萨蛮》,不知其义。按小说,开元中南诏入贡,危髻金冠,璎珞被体,故号菩萨,因以制曲。佛经戒律云“香油涂身,华被首”是也。白乐天《蛮子朝》诗曰“花抖擞龙蛇动”,是其证也。今曲名“”作“蛮”,非也。

揭调

乐府家谓揭调者,高调也。高骈诗:“公子邀欢月满楼,佳人揭调唱伊州。便从席上西风上到萧关水尽头。”

雯华

金国夫人王予可诗词,多用“雯华”字,见《中州集》。元好问诗:“剥裂雯华渍月秋。”又《宝宫寺》联云:“七重宝树围金界,十色雯华拥匣梁。”“雯”,云文也。又石文似云,亦曰雯华。古《三坟》书:“日云赤昙月云素雯。”刘因《登寺阁》诗:“雯华宝树忽当眼。”

湖阴曲题误

王敦屯于湖,帝至于湖,阴察营垒而去。此《晋纪》本文。于湖,今之历阳也。“帝至于湖”为一句,“阴察营垒”为一句。温庭筠作《湖阴曲》,误以“阴”字属上句也。张耒作《于湖曲》以正之。

傅玄杂诗

傅玄《杂诗》:“摄衣步前庭,仰观南雁翔。玄景随形运,流响归洞房。”五臣汪:“景,雁影也,映於月光而色率也。”二句皆承上文说雁,其旨始白,五臣注亦不可废。

湓浦衣带

陆鲁望《寄江州司马》诗:“湓浦尝闻似衣带,庐峰见说似香炉。”此二句极工,盖用何逊诗:“湓城俯湓水,湓水萦如带。日夕望高楼,耿耿青云外。”而注不知引。

开梅山

宋章《开梅山》诗云:“开梅山,梅山万仞摩星躔。扪萝鸟道十步九曲折,时有僵木横崖颠。负麻直上视南岳,回首蜀道犹平川。人家迤逦列板屋,火耕硗确名田。穿堂之鼓堂穿壁,两头击鼓歌声传。长藤吊酒跪而饮,何物爽口盐为先。马郎酣歌苗女和,不待媒妁自相牵。白巾缠髻衣绕κ,野花山果青垂肩。如今丁口渐蕃息,世界虽异非桃源。熙宁天子廑圣虑,命将传檄令开边。给牛货种使耕垦,植桑插稻输缗钱。人人欢呼愿归顺,裹头异语淳风旋。不特得地一千里,王道荡荡尧为天。汉皇默武竟何益,性命百万涂戈铤。李广自杀马援死,寂寞铜柱并燕然。伊溪之源最沃壤,择地作邑民争先。大开庠序明礼乐,抚柔新俗威无专。小臣作诗谐乐府,梅山之崖石可镌。此诗可勒不可泯,颂声万古长潺。”之此诗,专颂开梅山之利。又按济北晁无咎《开梅山》一篇云:“开梅山,梅山开自熙宁之五年。其初连峰上参天,峦崖盘敛阂君峦。南北之帝凿混元,此山不圮藏云烟。跻攀鸟道出荟蔚,下视蛇涂相夤缘。穷南山,南山石室大如屋,黄闵之记盘瓠行迹今依然。高辛氏时北有犬戎寇,国中下令购头首,妻以少女金盈斗,遍国无人有畜狗。厥初得之病耳妇,以盘覆瓠化而走。堪嗟吴将军!屈死犭斤々口。帝皇下令万国同,事成违信道不容。竟以女妻之,狗乃负走逃山中。山崖幽绝不复人迹通。帝虽悲思深,往来辄遇雨与风。更为独力之衣短後裾,六男六女相婚姻,木皮草实五色文,武溪赤髀皆子孙。侏离其声异言语,情黠貌痴喜安土。自以吾父有功母帝女,凌夷夏商间,稍稍病侵侮。周宣昔中兴,方叔几振旅。《春秋》绝笔逮战国,一负一胜安可数。迩来梅山恃险阻,黄茅竹箭如霪雨。南人颠踣毙溪弩,据关守隘类穴鼠。一夫当其厄,万众莫能武。欲知梅山开,谁施神禹斧。大使身服儒,宾客盈幕府。檄传徭初疑,叩马卒欢舞。坦然无障碍,土石填溪渚。伊川被发祭,一变卒为虏。今虽关梁通,失制後谁御。开梅山,开山易,防獠难,不如昔人闭玉关。”则言不必开,盖因章小人专其事,为清议所不与也。然梅山地今为长沙府之安化县五寨,自熙宁至今永无蛮獠之患,则之此举,一秦之长城也。不然,则为长沙之害,岂减於广西之徭僮哉?

曾子固诗

曾子固《享祀军山庙歌》云:“土膏起兮,流泉驶兮。我徂於田,偕妇子兮。既耕且{艹},芸且耔兮。一岁之工,在勤始兮。野无螟彖,田有水兮。非神之力,其谁使兮。我苞盈兮,我实成兮。挥钅兼扌致扌致,风雨声兮。藏露积,如坻京兮。遗秉滞穗,富鳏茕兮。酒食劝酬,消忿争兮。非神之助,岁莫登兮。我有室家,神所兮。我有旄倪,神所寿兮。神之惠我,惟其旧兮。上之报神,亦云厚兮。酾酒刑牲,肴核丰兮。吹箫考鼓,声逢逢兮。我民岁献,无终穷兮。千秋万岁,保斯宫兮。”此诗王荆公称赏,以为有《雅颂》之意,当表出。昧者言子固不能诗,岂其然乎?

衤豆褐

杜少陵《冬日怀李白》诗“衤豆褐风霜入”,惟宋元本仍作“衤豆”,今本皆作“短褐”。“衤豆”音“竖”,二字见《列子》。

杨柳枝寿杯词

“晓晴楼上卷珠帘,往往长条拂枕函。恰直小蛮初学舞,拟偷金缕押春衫。”“池连影动散鸳鸯,更引微风乱绣床。只待玉窗尘不起,始应金雁得成行。”此无名氏《柳枝词》也,郭茂倩《乐府》所遗。今以未尽者,并为录之。姚合《柳枝词》云:“黄金丝挂粉墙头,动似颠狂静似愁。游客见时心自醉,无因得见玉搔头。”“勾践初迎西子年,琉璃为扫溪烟。至今不改当时色,留与王孙系酒船。”罗隐《柳枝词》云:“灞岸晴来送别频,相偎相倚不胜春。自家飞絮犹无定,争解垂丝绊路人。”“一簇青烟锁玉楼,半垂栏畔半垂钩。明年更有新条在,恼乱春风卒未休。”

杨素诗文

杨素作《柳弘诔》云:“山阳王弼,风流长逝。颖川荀爽,零落无时。修竹夹池,永绝梁园之赋;长杨映沼,无复落川之文。”又尝以五言诗七百字赠播州刺史薛道衡,词气颖拔,风韵秀出,为一盛作。见《文苑英华》。素本以武功显,而文藻若此。

游景仁黄鹤楼诗

游景仁《黄鹤楼》诗:“长江巨浪拍天浮,城郭相望万景收。汉水北吞云梦入,蜀江西带洞庭流。角声交送千家月,帆影中分两岸秋。黄鹤楼高人不见,却随鹦鹉过汀洲。”景仁名侣,广安人,南渡四贤相之一,有文集,今不传,独此诗见《楚志》。

湛方生酬南平王

“闭户守玄漠,无复车马迹。衰废归邱樊,岁寒见松柏。身惭淮阳老,名忝梁园客。习隐非市朝,追赏在山汉。离离插天树,磊磊间云石。将此怡一生,伤感驹度隙。”亦见《毗陵志》。方生,晋之文人,後仕於刘宋。

黑云

唐李贺《雁门太守行》首句云:“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摭言》谓贺以诗卷谒韩退之,韩暑卧方倦人事阍人辞之,开其诗卷,首乃《雁门太守行》,读而奇之,乃束带出见。宋王介甫云:“此儿误矣,方‘黑云压城’时,岂有‘向日’之‘甲光’也?”或问:“此诗韩王二公去取不同,谁为是?”予曰:“宋老头巾不知诗,凡兵围城,必有怪云变气,昔人赋鸿门有‘东龙白日西龙雨’之句,解此意矣。予在滇,值安凤之变,居围城中,见日晕两重,黑云如蛟在其侧,始信贺之诗善状物也。”

喻凫诗

喻凫诗:“雁天霞脚雨,渔夜苇条风。”上句绝妙,下句大不称,此所以为晚唐也。

集句

亡友安公石,嘉州人,妙於集句,以“鲈鱼正美不归去”对“瘦马独吟真可哀”。又:“请君酌我一斗酒,与尔共消万古愁。”又:“梁间燕子闻长叹,(李义山句)楼上花枝笑独眠。(刘长卿)”“水国莲花府,(韩)云帆枫树林。(杜工部)”又:集杜句《吊叶叔晦》,读者为之泣下。其诗云:“临江把臂难再得,便与先生成永诀。文章曹植波浪阔,死为星辰亦不2。老去新诗谁与传,男儿性命绝可怜。出门转盼已陈迹,妻子山中哭向天。中夜起坐万感集,人生有情泪沾臆。凤凰麒麟安在哉?石田茅屋荒苍苔。君不见空墙日色晚,悲同为我从天来。”

斑

何晏《景福殿赋》:“光明熠,文彩斑。”皇甫士安《劝志》:“青紫之斑。”“斑”即斓斑也,斓字俗书。到溉《饷任杖》诗“文彩既斑烂”,“烂”即俗“斓”字。韩文公诗“华烛光烂烂”,注亦作平音。“斑烂”字古体,俗用“斓”字。

华山畿

“相送劳劳渚,长江不应满,是侬泪成许。”与《读曲歌》“明月不应停,特为相思苦”同调。

温庭筠观棋

“闲对楸枰倾一壶,黄华坪上几成卢。他时谒帝铜池水,便赌宣城太守无。”晋羊保云:“金沟清Г,铜池摇。既佳光景,当得剧棋。”以棋赌胜为宣城太守。

道林岳麓二寺诗

长沙道林岳麓二寺之胜,闻於天下,盖因杜工部之一诗也。杜公之後,有沈传师二诗,崔珏一诗,韦蟾一诗,皆效工部之体。余旧见家藏石刻有之,近阅《长沙志》,已失其半,今具录於此。学传师《道林岳麓寺》诗云:“道林岳麓仲与昆,卓荦请从先後论。松根踏云二千步,始见大屋开三门。泉清或戏蛟龙窟,殿豁数尽高帆掀。即今异鸟声不断,闻道看花春更繁。从容一衲分若有,萧瑟两鬓吾能髡。逢迎侯伯转觉贵,膜拜佛像心加尊。稍揖英皇浓泪,试与屈贾招清魂。荒唐大树悉楠桂,细碎枯草多兰荪。沙弥去学五印字,静女来县千尺幡。主人念我尘眼昏,半夜号令期至暾。迟回虽得上白舫,羁绁不敢言绿樽。两祠物色采拾尽,壁间杜甫原少恩。晚来光彩更腾射,笔锋正健如可吞。”又《岳麓寺》一篇云:“承明年老辄自论,乞得湘守东南奔。为闻兹国富山水,青嶂逶迤僧家园。含香珥笔皆耆旧,谦抑自忘台省尊。不令执简候亭馆,直许携手游山樊。忽惊列岫晚来逼,朔云洗尽烟岚昏。碧波回屿三山转,丹槛绕郭千艘屯。华镳蹀躞徇沙步,大旆别错辉松门。つ枝竞擎龙蛇势,折不减风霆痕。相重古殿倚岩腹,彩引新径萦云根。目伤平楚虞帝魂,情多思远聊开樽。危弦细管逐歌,画鼓绣靴随节翻。锵金七言凌老杜,入木八法蟠高轩。嗟予潦倒久不利,忍复感激论元元。”崔珏《道林寺》诗曰:“临湘之滨岳之麓,西有松寺东岸无。松风十里摆不断,竹泉泻入千僧厨。宏梁大栋何足贵,山寺难有山泉俱。四时惟夏不敢入,烛龙安敢停斯须。远公池上种何物,碧罗扇底红鳞鱼。香阁朝鸣大法鼓,天宫夜转三乘书。野花市井栽不著,山鸡饮啄声相呼。金槛僧回步步影,石盆水溅联联珠。北临高处日正午,举手欲摸黄金乌。遥江大船小於叶,远林对齐如蔬。潭州城郭在何处,东边一片青模糊。”韦蟾《道林寺》诗曰:“石门道接苍梧野,愁色阴深二妃寡。广殿崔嵬万壑间,长廊诘曲千岩下。静听林飞念佛鸟,细看壁画驮经马。暖日斜明くぐ梁,湿烟散幂鸳鸯瓦。北方部落檀香塑,西国文书贝叶写。坏栏迸竹醉好题,窄路垂藤困堪把。沈裴笔力斗雄壮,宋杜词源两风雅。他方居士来施斋,彼岸上人投结夏。悲我未离扰扰徒,劝我休学悠悠者。何时得与刘遗民,同入东林白莲社。”四诗佳句层出,而体制一揆,所称沈裴宋杜,裴乃裴休,宋乃宋之问也。二诗失传,杜诗见本集。

犹唱犹吹

《後庭花》,陈後主之所作也。主与幸臣各制歌词,极於轻荡。男女唱和,其音甚哀。故杜牧之诗云:“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後庭花》。”《阿滥堆》,唐明皇之所作也。骊山有禽名阿滥堆,明皇御玉笛,将其声翻为曲,左右皆能传唱。故张祜诗曰:“红叶萧萧阁半开,玉皇曾幸此宫来。至今风俗骊山下,村笛犹吹《阿滥堆》。”二君骄淫侈靡,嗜歌曲,以至於亡乱。世代虽异,声音犹存。故诗人怀古,皆有犹唱犹吹之句。呜呼,声音之入人深矣!

隋炀帝野望诗

“寒鸦飞数点,流水绕孤村。斜阳欲落处,一望黯销魂。”此诗见《铁围山丛谭》,秦少游改为小词。

炀帝曲名

《玉女行觞》,《仙人留客》,皆炀帝曲名。

隋後主诗

隋後主越王侗《杨叛儿歌》云:“青春正阳月,结伴戏京华。龙媒玉珂马,凤轸绣香车。水映临桥柳,风吹夹路花。日昏欢宴罢,相将归狭斜。”越王嗣位,史称其眉目如画,温厚仁爱,风格俨然,後为王世充所弑。临命礼弗曰:“愿自今以往,不复生帝王家。”噫!亦可怜矣。观其辞藻如此,若不生帝王家,岂不为文人学士耶!隋越王谥恭帝,李渊立代王侑,亦谥恭帝。二主同谥,盖东西不相闻也。

甄后塘上行

“蒲生我池中,绿叶何离离。岂无蒹葭艾,与君生虽离。念君去我时,独愁常苦悲。想见君颜色,感结伤心脾。念君常苦悲,夜夜不成寐。莫以豪贤故,弃捐素所爱。莫以鱼肉贱,弃捐葱与薤。莫以麻贱,弃捐菅与蒯。倍恩常苦枯,蹶船常苦没。教君安息定,慎莫致仓卒。与君一别离,何时复相对。出亦复苦愁,入亦复苦愁。边地多悲风,树木何搜搜。从君致独乐,延年寿千秋。”此诗《乐府》亦载,而详略不同。然词义之善,无如此录之完美,故书於此。“蹶船常苦没”,黄河中行舟常有此患,俗云着浅。《说文》:“,船著不行也。”《尚书大传》云:“三,国名,亦在黄河侧。”甄后此句,正北方之语,特表出之。甄后,中山无极人,为魏文帝后,其後为郭嫔谮赐死,临终作此诗。魏明帝初为王时,纳虞氏为妃,及即位,毛氏有宠而黜虞氏。卞太后慰勉之。虞氏曰:“曹氏自好立贱,未有能以令终,殆必由此亡国矣。”其後郭夫人有宠,毛后爱弛,亦赐死。魏之两世家法如此。虞氏亡国之言良是。诗可以观,不独《三百篇》也。元人传奇,以明帝为跳槽,俗语本此。

岚彩飞琼

刘伯温《忆山中》篇:“四时岚彩飞琼雪,百道泉流湛玉霜。”上句本种放诗“岚沉玉膏冷”,下句嵇含《山居赋》“氵帝[A14]之膏玉。”

残灯诗

韦苏州《对残灯》诗云:“独照碧窗久,欲随寒烬灭。幽人将遽眠,解带翻成结。”梁沈氏满愿《残灯》诗云:“残灯犹未灭,将尽更扬辉。惟馀一两焰,犹得解罗衣。”韦诗实出於沈,然韦有幽意而沈淫矣。

解红

曲名有《解红》者,今俗传为吕洞宾作,见《物外清音》,其名未晓。近阅和凝集有《解红歌》云:“百戏罢,五音清,《解红》一曲新教成。两个瑶池小仙子,此时夺却《柘枝》名。”《乐书》云:“优童《解红》舞,衣紫绯绣襦,银带花凤冠。”盖五代时人也。焉有吕洞宾在唐世预填此腔耶?

解音贾

僧皎然《题周画毗沙天王歌:“忆昔胡兵围未解,感得此神天上下。”“解”读如道家“尸解”之“解”,与下相叶。吴氏《韵补》亦失此一字不收云。

(明)杨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