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史

第793章

广西土司

广西瑶、僮居多,盘万岭之中,当三江之险,六十三山倚为巢穴,三十六源踞其腹心,其散布于桂林、柳州、庆远、平乐诸郡县者,所在蔓衍。而田州、泗城之属,尤称强悍。种类滋繁,莫可枚举。蛮势之众,与滇为埒。今就其尤著者列于篇。观其叛服不常,沿革殊致,可以觇中国之德威,知夷情之顺逆,为筹边者之一助云。

广西土司一

桂林柳州庆远平乐梧州浔州南宁

桂林,自秦置郡,汉始安,唐桂州,天宝改建陵,宋静江府,元静江路。明初,改桂林府为广西布政司治所,属内地,不当列于土司。然广西惟桂林与平乐、浔州、梧州未设土官,而无地无瑶、僮。桂林之古田,平乐之府江,浔州之藤峡,梧州之岑溪,皆烦大征而后克,卒不能草薙而兽狝之,设防置戍,世世为患,是亦不得而略焉。

洪武七年,永、道、桂阳诸州蛮窃发,命金吾右卫指挥同知陆龄率兵讨平之。

二十二年,富川县逃吏首赐纠合苗贼盘大孝等为乱,杀知县徐元善等,往来劫掠。

广西都指挥韩观遣千户廖春等讨之,擒杀大孝等二百余人。观因言:“灵亭乡乃瑶蛮出入地,虽征剿有年,未尽殄灭,宜以桂林等卫赢余军士,置千户所镇之。”

诏从其请。二十七年,全州灌阳等县平川诸源瑶民,聚众为乱。命湖广、广西二都司发兵讨之,擒杀千四百余人,诸瑶奔窜遁去,置灌阳守御千户所。初,灌阳县隶湖广,因广西平川等三十六源瑶贼作乱,攻击县治,诏宝庆卫指挥孙宗总兵讨平之。县丞李原庆因奏灌阳去湖广远,隶广西近,遂以灌阳隶桂林府千户所,命广西都指挥同知陶瑾领兵筑城守之。

永乐二年,总兵韩观奏:“浔、桂、柳三郡蛮寇黄田等累行劫掠,杀掳人畜。

已调都指挥朱辉追剿,斩获颇多。寻蒙遣官赍敕抚安,其黄田等瑶皆已向化,悉归所掳人畜。”帝命观,复业者善抚恤之。宣德六年,都督山云奏:“广西左、右两江设土官衙门大小四十九处,蛮性无常,仇杀不绝。朝廷每命臣同巡按御史三司官理断,缘诸处皆瘴乡,兼有蛊毒,三年之间,遣官往彼,死者凡十七人,事竟不完。今同众议,凡土官衙门军务重事,径诣其处。其余争论词讼,就所近卫理之。”报可。

景泰五年,广西古丁等洞贼首蓝伽、韦万山等,纠合蛮类,劫掠南宁、上林、武缘诸处。镇守副总兵陈旺以闻,诏令总督马昂等剿捕之。初,桂林、古田僮种甚繁,最强者曰韦,曰闭,曰白,而皆并于韦。贼首韦朝威据古田,县官窜会城,遣典史入县抚谕,烹食之。弘治间,大征,杀副总兵马俊、参议马铉。正德初再征,杀通判、知县、指挥等官。嘉靖初,又征之,杀指挥舒松等。时韦银豹与其从父朝猛攻陷洛容县,据古田,分其地为上、下六里。银豹出掠,挟下六里人行,而上六里不与焉。四十五年,提督吴桂芳因其闲,遣典史廖元入上六里抚谕之,诸僮复业者二千人,银豹势孤请降。久之,复猖獗,尝挟其五子据凤皇、连水二寨,袭杀昭平知县魏文端。更自永福入桂林劫布政司库,杀署事参政黎民衷,缒城而去,官军追不及。久之,临桂、永福各县兵群起捕贼,始得贼党扶嫩、土婆显等三十余人于各山寨中。

时首恶未获,隆庆三年,朝议以广西专设巡抚,推江西按察使殷正茂为佥都御史以往。正茂至,奏请剿贼,合土汉兵十万,集众议。时八寨助逆,众议先剿,敕书亦有先平八寨,徐图古田之语。正茂独不谓然,先给榜谕八寨,八寨听命。

然后分兵七哨,以总兵俞大猷统之,使副总兵门崇文,参将王世科、黄应甲,都司董龙、鲁国贤,游击丁山等各领一哨,复分土兵为二队,更番清道,必先清数里而后行。及至其巢,合营攻之,斩七千四百六十余级,生擒朝猛,枭于军,俘获男女千余口。银豹穷蹙,择肖己者斩首献,捷闻。既而生缚银豹并其子扶枝胶送京师,斩之。古田平。乃并八寨与龙哈、咘咳为十寨,立长官司,以黄昌等为长官及土舍,听守御调度。更升古田县为永宁州。已而永宁僮韦狼要与其党黄银成有隙,相仇杀,常安巡检欲穷治之。狼要遂与右江荔浦山湾诸僮称乱。命指挥徐民瞻将兵捕之,民瞻伏兵执狼要,诸瑶大讧。总制殷正茂、巡抚郭应聘乃檄征田州、向武、都康诸土兵,属参将王瑞进剿,斩廖金鉴、廖金盏、韦银花、韦狼化等。万历六年,总制潜云翼、巡抚吴文华大征河池、咘咳诸瑶,斩首四万八百余级,岭表悉平。

柳州置自唐贞观中,明初移治于马平。所属州二,县十。内属千余年,惟上林县尚为土官,而宾、象、融、罗诸瑶蛮蟠结为寇,城外五里即贼巢,军民至无地可田。后屡加征剿,置土巡检于各峒隘,稍称宁焉。

洪武二年,中书省臣言:“广西诸峒虽平,宜迁其人入内地,可无边患。”

帝曰:“溪洞蛮僚杂处,其人不知礼义,顺之则服,逆之则变,未可轻动。惟以兵分守要害以镇服之,俾日渐教化,数年后,可为良民,何必迁也。”

永乐七年,柳州道村寨蛮韦布党等作乱,都指挥周谊率兵讨擒之。命斩布党,枭其首于寨。广西洞蛮韦父、融州罗城洞蛮潘父旂各聚众为乱,柳州等卫官军捕斩之。九年,宾州迁江县、象州武仙县古逢等洞蛮僚作乱。诏发柳州、南宁、桂林等卫兵讨之。十四年,融州瑶民作乱,官军讨平之。十七年,象州土吏覃仁用言,其父景安,故元时常任本州巡检,有兵僮二百人,今皆为民,请收集为军。

帝不许。十九年,融县蛮贼五百余人,群聚剽掠,广西参政耿文彬率民兵会桂林卫指挥平之。柳州等府上林等县僮民梁公竦等六千户,男女三万三千余口,及罗城县土酋韦公、成乾等三百余户复业。初,韦公等倡乱,僮民多亡入山谷,与之相结。事闻,遣御史王煜等招抚复业,至是俱至,仍隶籍为民。

宣德初,蛮寇覃公旺作乱,据思恩县大、小富龙三十余峒,固守险阻,以拒官军。总兵官顾兴祖等督兵分道攻之,斩公旺并其党千五十余人。捷至,帝曰:

“蛮民亦朕赤子,杀至千数,岂无胁从非辜者。以后宜开示恩信,抚慰而降之,如贾琮戍交州可也。”元年,柳州僮首韦敬晓等归附。二年,广西三司奏:“柳庆等府贼首韦万黄、韦朝传等聚众劫杀为民害。”敕兴祖进兵剿平之。

怀远为柳州属邑,在右江上游,旁近靖绥、黎平,诸瑶窃据久。隆庆时,大征古田,怀远知县马希武欲乘间筑城,召诸瑶役之,许犒不与。诸瑶遂合绳坡头、板江诸峒,杀官吏反。总制殷正茂请于朝,遣总兵官李锡、参将王世科统兵进讨。

官兵至板江,瑶贼皆据险死守。正茂知诸瑶独畏永顺钩刀手及狼兵,乃檄三道兵数万人击太平、河里诸村,大破之,连拔数寨,斩贼首荣才富、吴金田等,前后捕斩凡三千余,俘获男妇及牛马无算。事闻,议设兵防,改万石、宜良、丹阳为土巡司,屯土兵五百人,且耕且守。

万历元年,洛容知县邵廷臣以养归,主簿谢漳行县事。会上元夜,单骑巡檄山中。僮蛮韦朝义率上油、古底诸僮夜半出掠,逐漳,追至城,杀漳,夺县印去。

是夜,指挥朱昌胤、土巡检韦显忠共提兵决战,斩首三十一级,兵校文斌获朝义,夺还县印,守巡官以闻。乃命总兵李锡,参将王瑞、康仁等剿之,破上油、古底诸寨,斩覃金狼等二千八百三十余级,俘二百二十余人,牛马器械称是。后残僮黄朝贵复合融县瑶号万人,声言欲入富福镇。王世科复引兵击之,斩五十余人。

始洛容在万山中,城小无雉堞,县官皆寓府城,知县余涵请迁城于白龙岩,不果,至是谢漳遂及于难。

又韦王朋者,马平僮也。初平马平时,因建营堡,使土舍韦志隆提兵屯其地。

王朋视堡兵如仇,常率东欧、大产诸蛮要挟营堡。兵备周浩使千总往抚,遂杀千总,劫村落,总兵王尚父剿平之。

庆远,秦象郡,汉交阯、日南二郡界,后沦于蛮。唐始置粤州,天宝初,改龙水郡,属岭南道,乾符中,更宜州。宋升庆远军节度,咸淳初,改庆远府。元为庆元路。洪武元年仍改庆远府。时征南将军杨文既平广西,二年,行省臣言:

“庆远府地接八番溪洞,所辖南丹、宜山等处,宋、元皆用其土酋安抚使统之。

天兵下广西,安抚使莫天护首来款附,宜如宋、元制,录用以统其民,则蛮情易服,守兵可灭。”帝从之,诏改庆远府为庆远南丹军民安抚司,置安抚使、同知、副使、经历、知事各一员,以天护为同知,王毅为副使。三年,行省臣言:“庆远故府也,今为安抚司,其地皆深山旷野,其民皆安抚莫天护之族。天护素庸弱,宗族强者,动肆跋扈,至杀河池县丞盖让,与诸蛮相煽为乱,此岂可姑息以胎祸将来。乞罢安抚司,仍设府置卫,以守其地。”报可。乃命莫天护赴京。七年,赐广西土官莫金文绮六匹,置南丹州,隶庆远府,以莫金为知州。八年,那地县土官罗貌来朝,以貌知县事。

二十八年,都指挥韩观率兵捕获宜山等县蛮寇二千八百余人,斩伪大王韦召,伪万户赵成秀、韦公旺等,传首京师。时岭南盛暑,官军多病瘴,帝命观班师。

南丹土官莫金叛,帝命征南将军杨文,龙州平后,移师讨南丹、奉议等处。龙州赵宗寿来朝谢罪,贡方物。大军进征奉议,调参将刘真分道攻南丹,破之,执莫金并俘其众。后遣宝庆卫指挥孙宗等分兵击巴兰等寨,蛮僚惧,焚寨遁去,官兵追捕斩之,蛮地悉定。诏置南丹、奉议、庆远三卫,以官军守之。

二十九年,广西布政司言:“新设南丹等三卫及富川千户所,岁用军饷二十余万石,有司所征,不足以给。”帝命俱置屯田,给耕种。寻遣中使至桂林等府市牛给南丹、奉议诸卫军士。都指挥姜旺、童胜率兵抵思恩县镇宁等村洞,杀获叛蛮三千余人,降一千一百余户,得故宋铜印一来上。

永乐二年,庆远府言:“忻城、宜山二县洞蛮陈公宣等出没为寇,请剿捕。”

帝命都指挥朱辉亲往抚谕,公宣等相率归附,凡千三十五户。荔波县民覃真保上言:“县自洪武至今,人民安业,惟八十二洞瑶民未隶编籍。今闻朝廷加恩抚绥,咸愿为民,无由自达,乞遣使招抚。”乃命右军都督府移文都督韩观遣人抚谕,其愿为民者,量给赐赉,复其徭役三年。

宣德五年,总兵官山云讨庆远蛮寇,斩首七千四百,平之。九年,云奏:“思恩县蛮贼覃公砦等累年作乱,今委都指挥彭义等率兵剿捕,斩贼首梁公成、潘通天等枭之,仍督官军搜捕余党。”帝赐敕慰劳。又奏:“庆远、郁林等州县蛮寇出没,必宜剿除,而兵力不足。”帝命广东都司调附近卫所精锐士卒千五百人,委都指挥一员,赴广西,听云调用。十年,南丹土官莫祯来朝,贡马,赐彩币。

正统四年,莫祯奏:“本府所辖东兰等三州,土官所治,历年以来,地方宁靖。

宜山等六县,流官所治,溪峒诸蛮,不时出没。原其所自,皆因流官能抚字附近良民,而溪峒诸蛮恃险为恶者,不能钤制其出没。每调军剿捕,各县居民与诸蛮结纳者,又先漏泄军情,致贼潜遁。及闻招抚,诈为向顺,仍肆劫掠,是以兵连祸结无宁岁。臣窃不忍良民受害,愿授臣本州土官知府,流官总理府事,而臣专备蛮贼,务擒捕殄绝积年为害者。其余则编伍造册,使听调用。据岩险者,拘集平地,使无所恃。择有名望者立为头目,加意抚恤,督励生理。各村寨皆置社学,使渐风化。三五十里设一堡,使土兵守备,凡有寇乱,即率众剿杀。如贼不除,地方不靖,乞究臣诳罔之罪。”帝览其奏,即敕总兵官柳溥曰:“以蛮攻蛮,古有成说。今莫祯所奏,意甚可嘉,彼果能效力,省我边费,朝廷岂惜一官,尔其酌之。”

弘治九年,总督邓廷瓒言:“广西瑶、僮数多,土民数少,兼各卫军士十亡八九,凡有征调,全倚土兵。乞令东兰土知州韦祖鋐子一人,领土兵数千于古田、兰麻等处拨田耕守,候平古田,改设长官司以授之。”廷议以古田密迩省治,其间土地多良民世业,若以祖鋐子为土官,恐数年之后,良民田税皆非我有。欲设长官司,祗宜于土民中选补。廷瓒又言:“庆远府天河县旧十八里,后渐为僮贼所据,止余残民八里,请分设一长官司治之。”部议增设永安长官司,授土人韦万妙等为正、副长官,并流官吏目一员。是年,裁忻城县流官,留土官知县掌县事,亦从廷瓒奏也。十二年,韦祖鋐率兵五千助思恩岑浚攻田州,杀掠男女八百余人,驱之溺水死者无算。副总兵欧磐诣田州,兵乃解。

嘉靖二十七年,那地州土官罗廷凤听调有劳,命袭替,免赴京。四十二年录平瑶功,授东兰州、那地州土官职。

庆远领州四。河池,弘治中以县升州,改流官。其东兰、那地、南丹皆土官。

县五,忻城土官。又长官司二,曰永安,永顺。

东兰州,在府城西南四百二十里。宋时有韦君朝者,居文兰峒为蛮长,传子宴闹。崇宁五年内附,因置兰州,以宴闹知州事,俾世其官。元改为东兰州,韦氏世袭如故。洪武十二年,土官韦富挠遣家人韦钱保诣阙,上元所授印,贡方物。

钱保匿富挠名,以己名上,因以钱保知东兰州。既而钱保征敛暴急,民不堪命,拥富挠作乱。广西都司讨平之,执钱保正其罪,仍以其地归韦氏。

那地州,在府城西南二百四十里。宋熙宁初,土人罗世念来降,授世职。崇宁五年,诸蛮纳土,遂置地、那二州,以罗氏世知地州。大观中,析地州置孚州。

元仍为地、那二州。洪武元年,土官罗黄貌归附,诏并那入地,为那地州,予印,授黄貌世袭土知州,以流官吏目佐之。

张廷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