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伦汇编人事典贫富部

第4章 总论

书经

洪范

五福一曰寿二曰富

五福以寿为先虽寿无以养其生故富次之

六极四曰贫

韩诗外传

论贫富

原宪居鲁环堵之室茨以蒿莱蓬户瓮牖桷桑而无

枢上漏下湿匡坐而弦歌子贡乘肥马衣轻裘中绀

而表素轩不容巷而往见之原宪楮冠黎杖而应门

正冠则缨绝振襟则肘见纳履则踵决子贡曰嘻先

生何病也原宪仰而应之曰宪闻之无财之谓贫学

而不能行之谓病宪贫也非病也若夫希世而行比

周而友学以为人教以为己仁义之匿车马之饰衣

裘之丽宪不忍为之也子贡逡巡面有惭色不辞而

去原宪乃徐步曳杖歌商颂而反声沦于天地如出

金石天子不得而臣也诸侯不得而友也故养身者

忘家养志者忘身身且不爱孰能忝之诗曰我心匪

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盐铁论

贫富第十七

大夫曰余结发束修年十三幸得宿卫给事辇毂

之下以至卿大夫之位获禄受赐六十有余年矣

车马衣服之用妻子仆养之费量入为出俭节以

居之奉禄赏赐一二筹册之积浸以致富成业故

分土若一贤者能守之分财若一知者能筹之夫

子贡之废着陶朱公之三至千金岂必赖之民哉

运之六寸转之息耗取之贵贱之间耳

文学曰古者事业不二利禄不兼然后诸业不相远

而贫富不相悬也夫乘爵禄以谦让者名不可胜举

也因权势以求利者入不可胜数也食湖池管山海

刍荛者不能与之争泽商贾不能与之争利子贡以

布衣致之而孔子非之况以势位求之者乎故古者

大夫思其仁义以充其位不为权利以充其私也

大夫曰山岳有饶然后百姓淡焉河海有润然后

民取足焉夫寻常之污不能溉陂泽丘阜之木不

能成宫室小不能苞大少不能淡多未有不能自

足而能足人者也未有不能自治而能治人者也

故善为人者能自为者也善治人者能自治者也

文学不能治内安能理外乎

文学曰行远者假于车济江海者因于舟公输子能

因人主之材木以构宫室台榭而不能自为专室狭

庐材不足也欧冶能因国君以为金炉大钟而不能

自为一鼎盘材无其用也君子因人主之正朝以和

百姓润众庶而不能自饶其家势不便也故舜耕于

历山恩不及州里太公屠牛于朝歌利不及妻子及

其见用恩流八荒德溢四海故舜假之尧太公因之

周君子能修身以假道者不能枉道而假财也

大夫曰道悬于天物布于地知者以衍愚者以困

子贡以着积显于诸侯陶朱公以货殖尊于当世

富者交焉贫者淡焉故上自人君下及布衣之士

莫不戴其德称其仁原宪孔伋当世被饥寒之患

颜回屡空于穷巷当此之时迫于窟穴拘于缊袍

虽欲假财信奸佞亦不能也

文学曰孔子云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事吾亦为之

如不可求从吾所好君子求义非苟富也故刺子贡

不受命而货殖焉君子遭时则富且贵不遇退而乐

道不以利累己故不违义而妄取隐居修节不欲妨

行故不毁名而趋势虽附之以韩魏之家非其志则

不居富贵不能荣谤毁不能伤也故原宪之缊袍贤

于季孙之狐貉赵宣孟之鱼食甘于知伯之刍豢子

思之银佩美于虞公之垂棘魏文侯轼段干木之闾

非以其有势也晋文公见韩庆下车而趋非其多财

以其富于仁充于德也故贵何必财亦仁义而已矣

法言

学行篇

或谓子之治产不如丹圭之富曰吾闻先生相与言

则以仁与义市井相与言则以财与利如其富如其

义或曰先生生无以养死无以葬如之何曰以其所

以养养之至也以其所以葬葬之至也或曰猗顿之

富以为孝不亦至乎颜其馁矣曰彼以其粗颜以其

精彼以其回颜以其贞颜其劣乎颜其劣乎或曰使

我纡朱怀金其乐不可量也曰纡朱怀金之乐不如

颜氏子之乐颜氏子之乐也内纡朱怀金之乐也外

或曰请问屡空之内曰颜不孔虽得天下不足以为

乐然亦有苦乎曰颜苦孔之卓也或人瞿然曰兹苦

也祗其所以为乐也欤

(清)陈梦雷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全书完,更多原著好书尽在QQ阅读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