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国春秋辑本

第3章 范亨《燕书》

高祖武宣皇帝纪

高祖慕容廆,少有大度,雄略杰出。晋安北将军张华雅有人鉴,镇蓟总御诸部。高祖弱冠往见,华甚异之,谓高祖曰:“君必为命世之器,匡时济难者也。”脱所著帻簪以遗高祖,结殷勤而别。(《御览》四百七十八,又六百八十八)

廆,泰始五年生。年十五,父单于涉归卒。(《通鉴晋纪考异三》)

太康四年,慕容涉归卒,弟删纂立(同上)。

删谋杀廆,廆亡。国人杀删,迎廆,立之。高祖廆,年十五,出避难,追者急,走避民家,入其屋,以席自障。追者入屋发视,无所见,遂免。(《御览》七百九)

太安元年,素怒延围廆于棘城。遂出击,大破之。(《通鉴晋纪考异六》,按《载记》作“素延”,而云《燕书纪传》皆谓“素怒延”,《燕传》则不知何人)

晋室大乱,高祖(二字疑系“琅邪”之误)方经略江东,高翔说高祖曰:“自王公政错,士人失望,襁负归公者,动有万数。今王氏败没,而福星见尾箕,其兆可见也。今晋室虽衰,人心未变,宜遗贡使江东,亦有所尊,然后仗义声以扫不庭,可以有辞于天下。”高祖深纳焉。(《御览》四百六十二)

破鲜卑宇文部,获皇帝玉玺,使裴嶷送建邺以献捷。裴嶷至自建邺。大兴四年,以慕容廆为车骑大将军、平州刺史。(《通鉴晋纪考异十三》)

太宁三年,石勒使乞得归来伐。廆遣世子皝击之,以仁为左翼。乞得归拒皝,遣兄子悉拔雄拒仁。(同上,十五)

太祖文明皇帝纪

咸康四年,四月,石虎至燕城下,会邺使至,云太子邃在后恣酒,入宫杀害,石主大恐,狼狈引还。(《通鉴晋纪考异十七》)

初,帐下吴胄使邺还,说:“四月浴佛日,行像诣宫,石太子邃骑出迎像,往来驰骋,无有储君体。”王曰:“古者观威仪以定祸福,此子虎之副贰,而轻佻无礼,将不得其死。”然及石主东归,留邃监国,荒败内乱,以致诛戮。(同上)

咸康六年,燕王皝袭赵,略燕、范阳二郡男女数千口而还。(《通鉴晋纪考异十八》,《载记》作“掠徙幽冀三万余户”)

太祖皝八年(咸康七年),使杨裕、唐柱等筑龙城,立门阙、宫殿、庙园、藉田,后遂改为龙城县。(《御览》百九十二)

建元二年,八月,皝遣世子儁帅前军,帅评等击代(《通鉴晋纪考异十九》,按《载记》未记此事。)

建元二年,皝伐宇文逸豆归。遣南罗大涉夜干(《载记》作“涉弈於”)逆战。(同上)

烈祖景昭皇帝纪

永和五年,赵乱。四月,集兵二十余万,为进取之计。(《通鉴晋纪考异二十》)

永和八年,三月,己酉,冉闵杀刘显及其公卿以下百余人。(同上,二十)

冉闵妻得玺以献,因以永和八年僭即皇帝位,建元曰“元玺”。元玺元年,蒋幹遣侍中缪嵩、太子詹事刘猗,赍传国玺诣晋求救,猗负玺欲亡匿,私行数里,忽黄雾四塞,迷路不得进,乃复故道还,易取行玺,始得去。(《书钞》百三十一《事类赋注》三,《御览》十五,又六百八十)

寿光二年,升平二年,十二月,晋苟羌寇泰山,杀太守贾坚。(《通鉴晋纪考异二十二》)

少帝纪

兴宁初,暐使慕容评寇许昌、悬瓠、陈城,并陷之,遂略汝南诸郡。兴宁元年,汝南太守朱黎(《晋纪》作朱斌)袭许昌,克之。(《通鉴晋纪考异二十三》)

太和四年,此年十二月,王猛攻洛阳,明年正月,拔洛。(同上,二十四)

王猛与慕容评相遇于潞川也,评鄣固山泉,鬻水与军人,绢匹水二石。(《水经注》十)

世祖成武皇帝纪

建兴十年,慕容宝自河而还军,败于参合,死者六万人。十-年,垂众北至参合,见积骸如山,设策吊之,死者父兄皆号泣,六军哀恸,垂惭愤呕血,因而寝疾焉。辇过平城北四十里,疾笃,筑燕昌城而还。(《水经注》十三)

献庄皇帝纪

慕容令(垂世子,《载记》作全)之奔还邺,建熙元(当作十一)年二月也。(《通鉴晋纪考异二十四》)

烈宗惠愍皇帝纪

愍帝时有异爵,素质绿首,集于端门东园树,栖翔二旬而去。夏四月,以异爵,故大赦,名东园曰白爵园。(《类聚》九十九,《御览》八百二十四,按《载记》作昭武时事)

中宗昭武皇帝纪

秋,七月丁卯,昭武帝营新殿,昌黎大棘城县河岸崩出铁筑头一千一百七十四枚,永乐民郭陵见之,诣阙言状,以是日到,诏曰:“经始崇殿而筑具出,人神允协之应也。”赐陵爵关外侯。(《御览》百七十五,又七百六十二)

昭文皇帝纪

文帝熙平二年,左部民得玉玺玉鼎。(《御览》八百四)

昭文帝时左部民得紫璧以献。(同上,八五六)

汤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