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狐行动

第8章 激情尼日利亚(4)

薛金永接过名片,笑了一下。“没错了,咱们有侦查的切入点了。”他说。

“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戴涛问。

“你就看我的吧。”薛金永正色回答。

一夜无眠,钱松和薛金永在房间里,忙碌着不同的事情。钱松操作着笔记本,按照薛金永的要求,提供着“大老张”的所有资料,年龄、籍贯、身高、体态、口音、经历,甚至嗜好,事无巨细。这里虽然无法和国内的信息库联网,但钱松这个信息专家早已在出国之前,将所有关于张青山案件的信息情况和其个人资料收集整理,随时可供提取分析。而薛金永则用手机里的一个聊天软件把那个女孩加为了好友,他冒充着钱松的身份,给自己起了一个网名叫“P sir”,女孩问他为什么叫这个名字,薛金永解释道,因为他姓潘。

薛金永山南海北,从尼日利亚的天气到国产电视剧的情节,从奈拉对人民币的兑换比率到两国人的文化差异,逐渐与琳达拉近着距离。而钱松则不断在薛金永的要求下,提供着各种数据。一个小时后,薛金永已经知道了女孩琳达的家乡在中国四川,今年二十五岁,来尼日利亚刚刚两个月,在金湖餐厅做着按摩小姐。金湖餐厅名义上是个餐厅,实则是个挂羊头卖狗肉的情色场所。这里实行会员制,只接待办卡的会员,没有散客。要不是看“P sir”长得精神,琳达才不会主动搭讪。

“嘿,说你精神呢。”薛金永坏笑着说,弄得钱松一头雾水。

经过一夜上千条信息的攀谈,薛金永初步汇总了情况,在黎明时分敲开了戴涛的房门。

“怎么样?有线索了?”戴涛急切地问。

“‘大老张’是不是五十多岁?”薛金永问。

“是啊。”戴涛回答。

“是不是一米九的身高,籍贯山东?”薛金永又问。

“没错。”戴涛回答。

“是不是有挤眼睛的习惯,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他又问。

“这个……”如此的细节难住了戴涛。

“是不是几个月前被拉各斯警方抓过?”薛金永继续问。

“是,是!这个情况你知道啊。看来有谱了!”戴涛笑了,打了薛金永一拳。

“就是他!”薛金永确定地说,“我和钱松忙活了一宿,他比对信息,我套那个按摩女的话,现在基本可以确定,金湖餐厅的经营者姓张,五十多岁,是中国山东人,一米九的身高,有挤眼睛的习惯,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几个月前曾被拉各斯警方追捕。”

“太好了!你可真是个歪才啊。”戴涛大笑,“对了,你在套对方话的时候,没有露出马脚吧。”

“放心吧,领导,我把问题混杂在上千条的繁杂信息里,有一搭无一搭地引导,这些信息点,都是她主动说出来的,不会有任何问题。”薛金永笑着回答。

“好,那咱们就立即开始下一步,研究如何开展抓捕。”戴涛完全相信薛金永的实力。

在戴涛的房间里,三个人反复研究着“大老张”的抓捕方案。戴涛又向总领馆的领导通报了情况,总领馆领导再次给移民局致电,要求增派人手,加大工作力度。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

在研究会上,大家反复分析着突袭金湖餐厅实施抓捕的实操性,但考虑到门前有持枪的警卫,这种抓捕方式存在巨大风险。薛金永的手机仍响个不停,经过一宿的“推心置腹”,那个与“P sir”在异国他乡相遇的四川按摩女郎,显然已经对他产生了好感。

“这个按摩女说来到这里是朋友介绍的。来这里工作,机票费、住宿费,都由张老板提前垫付,待有生意之后再慢慢偿还。女孩的按摩价格是一次五十美金,提供性服务是一次二百美金。她正在询问,什么时候可以进行服务。”薛金永说。

戴涛默默点头,思量了一会儿说:“你问问她,能不能出来为你服务。”

薛金永点了点头,显然明白了戴涛的深意,他操作起手机,不一会儿放下说:“我告诉她说我不愿意去金湖餐厅里面,那里人多眼杂不安全。我让她到拉各斯中心岛的华阳酒店来进行服务。”

“拉各斯中心岛的华阳酒店?那里可离这儿挺远的,她会去吗?”钱松质疑。

“呵呵,你放心,对于她们这些人来说,只要钱数够诱人,就没有达不成的交易,能为了钱来这么陌生的国家,就不会在乎多跑一段路程。鱼一旦上钩,就轻易跑不了。但咱们不能急于收线,而要慢慢地在水里遛它,然后再找准时机下手。再说了,她一个刚刚来这里两个月的女孩,能一个人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吗?”薛金永笑着说。

“哦……你的意思是,不但要把她引出来,还要让人送她?”钱松醒悟了过来。

“这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戴哥的意思。”薛金永说,“但现在仍有个问题,就是如果送她出来的人不是‘大老张’,而是那个黑人保镖或者其他人怎么办?”

“嗯……这是个问题。”戴涛轻轻地点头。他思索了一会儿又说:“你再给她加些钱,不能太少也不能过多,少了起不到作用,多了显得假,具体数额你自己琢磨。然后告诉她,要多陪你几天,我想,这样她老板亲自送她出来的可能性才会增大。”

“好,我明白了。五百美金一天,一周时间。怎么样?”薛金永问。

“行,你继续吧。”戴涛回答,“钱松,你跟我再去一趟移民局,咱们要立即布置在华阳酒店抓捕‘大老张’的方案。”他说着站起身来。

三个人分兵作战,在不同的战场上驰骋。几个小时后,三个人在维多利亚岛区的海边聚齐。大家已经统一了思想,与其贸然抓捕,不如以不变应万变,请君入瓮,用钱作为诱饵,让“大老张”自己进入设置好的陷阱。

一望无际的海平面上波光粼粼,和第一次看到这里的景象一样,海鸟飞翔、海潮涌动,在波涛撞岸声中的世界,反而显得安静。薛金永迎着海风,拿出了香烟,三人一人一支,面对蔚蓝的海面默默地喷吐。这是大战来临之前难得的片刻休息。大家都知道,最考验自己的时刻到了。

薛金永的手机仍然响个不停,他低头操作了几下,抬起头说:“等抓捕成功,事情结束了,我要把这个女孩送回国内。”

“什么?”戴涛一时没反应过来。

“她来这里,也是受到了姐妹们的诱惑。现在证件被‘大老张’扣着,想回也回不去。我觉得……该解救她回去。”薛金永对着海的方向说。

“嗯……那个家伙,害人不浅啊……”戴涛点头。“明天约的什么时间?”他问。

“明天午饭之后。”薛金永回答。

“好,这个方法好。”戴涛点头。

“为什么……是午饭之后?”钱松显然还没明白。

“这里的黑人每天要做四次礼拜,午饭之后的时间正好是一天中的第二次礼拜时间,再加上之前我告诉女孩的我对当地人不信任,就能避免黑人保镖送她过来。同时按照我们的计划,我提出了每天五百美金,让她服务一周的要求,按摩女向她的老板报告了,她老板决定明天中午亲自过来跟我谈谈。明白了吗?”薛金永平静地回答。

“嗯……我明白了。”钱松重重地点头。

“唉……想想也可悲,到现在为止,那个按摩女都以为是在和你聊天呢……”薛金永又笑了起来。

钱松无奈地摇头,戴涛也笑了起来,但他的表情又渐渐落寞下来。戴涛默默地望着大海,在心中想着,要钓的鱼已经咬钩了,圈子也兜得差不多了,现在就差收网了。“大老张”已经不知不觉地按照我方的引导步步走进陷阱,离成功抓捕的目标越来越近。但远在阿布贾的战友孙鹏,却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从昨天到今天,他的电话一直没有打通。

吕铮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