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科活人全书

麻科活人全书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1章

寒者易治。热者难为。治之者、先宜探其寒热而施治。方无差谬。凡遇此候。先以冷饭炒热。以绢包裹乘热而揩其胸。喜揩而痛稍减者。此寒多热少。以香茱汤与之顿服。得吐。则寒邪外泄。而痛即止。不吐亦即痊愈。若揩之而更加痛者。此内热已极。外感最深。热毒风寒。搏结胸中。吐之难减。下之不利。温之增剧。凉之弗息。延经一二日。肺胃腐败而死。虽用清热保肺清胃之剂。亦仅十全一二而已。

朱曰 试气痛寒热。法甚精。然炒热盐试之。亦未尝不可。腹痛不仅有寒热两证。因气、因血、因痰、因食。且有虚痛。有实痛。原因不一。

香茱汤 治寒痛、绞肠痧等症。

香附米 吴茱萸 五灵脂(俱用醋炒) 台乌药(各三钱) 水煎浓汁。顿服。中病即止。

头温足冷下体冷过膝四肢身体冷如冰第九十三

麻症属阳身宜温。身不温暖有灾 。首尾不温非美候。变症一见谒阎君。

头温脚冷症候逆。初出见之且莫急。正出正收脚仍冷。纵有神方也无益。

遍身发热麻之常。若不发热苦难当。收后下体冷过膝。此为肾败治无方。

四肢身体冷如雪。初热见之毒难出。正收收后逢斯症。脾胃败坏死可决。

痘症头温足冷为顺。如麻见头温足冷之症。则为逆候。然而麻症有下体冷者。亦有顺逆。但有先后之分耳。何则。麻之为症。上膈主之。必从头上热至脚。其初热时。上身壮热。下体及脚凉冷。必须壮热至足。麻方得出。故初发热之时。下体及脚凉冷。此为顺候。若出后及正收之时。则上身下体。俱以不冷为佳。此时下体冷者。则为逆候。至于麻收之后。则宜遍体温凉如常。倘有麻收之后。虽遍身温凉如常。独下体厥冷过膝上止者。此为肾败。不治之症。若初出之时。腰以下不热。毒不能透。而反渐收者。亦为逆候。急当温养脾肾。或有得生者。温脾如白芍药、炙甘草之类。果仁、白术等味。在所宜禁。养肾如熟地黄、当归之属。杜仲、枸杞等味。又在所必忌。只可用养阴汤。(见三十二条)去麦冬、元参、薄荷、荆芥、川芎。加炙甘草。以补其脾、养其肾耳。夫麻乃肺胃邪热所发。本属于阳。故四肢身体常宜温暖。若四肢身体反冷如冰者。则是大逆症矣。若初出正出之时。四肢身体冷如冰者。则毒不得透。而麻必渐收。若正收及收后。肢体冷如冰者。此乃脾胃败坏。气血大虚。毒必不尽。定不治矣。

疟疾第九十四

麻疹寒热似疟症。柴苓汤儿加减进。收后患疟用鳖甲。神而明之医中圣。

麻症初热已出之时。有寒热似疟者。此时切不可专以疟疾施治。宜以葛根疏邪汤(见三十三条)加薄荷叶主之。至出尽之时。如有寒热似疟者。以柴苓汤。去人参、半夏、肉桂、白术。加贝母、骨皮治之。如麻后竟成疟疾者。治法以清凉健脾开胃为主。宜以静远主人鳖甲饮主之。渴者。加熟石膏少许。不渴者。方中之麦冬、知母。须除去之。夫疟多因脾虚生痰而作。若出麻之后。果是疟疾。并无余毒。则柴苓汤中之人参、半夏。又何妨施用。但肉桂、白术。不可轻使耳。又何必拘泥麻初常法。麻后余邪等症之不宜用燥悍之药耶。如小柴胡汤。(见二十二条)正所宜用。所谓神而明之。存乎其人者此也。

朱曰 疟之原因甚多。当因其见证而治之。不必拘于一证。亦不必拘于一方。

柴苓汤柴胡 半夏 人参 黄芩 甘草 猪苓 泽泻 白苓 白术 肉桂 姜、枣引。

静远主人鳖甲饮九肋鳖甲(新瓦上焙、以醋淬数次、至黄色、研为末、再用醋拌炙干二钱) 山楂肉(去子三钱)麦冬 薏苡仁(炒各五钱) 白茯苓(二钱) 橘红(二钱五分) 知母(一钱二分) 干葛白芍(各一钱五分) 柴胡(二钱) 贝母(三钱) 淡竹叶(一钱) 炙甘草(七分) 姜引。水煎服。

沉睡昏睡似寐非寐烦躁不眠第九十五

沉睡昏睡似寐同。却有分别在其中。更有烦躁不眠者。临症无讹是良工。

沉睡者。谓沉沉熟睡。精神意志清白者、是也。夫麻原属火候。火症得安静沉睡。本为上吉。

然当分首尾而治。正热出现之时。其人精神困倦。沉睡少醒者。则为逆候。何则。盖缘正气亏损。

邪火内郁。而未能发扬于外。乃正气不胜所致。后必变大发烦躁者有之。宜以养阴汤(见三十二条)去熟地黄、川芎、白芍。加生地黄主之。若正收及收后。能食而安静沉睡者。盖缘气血俱虚。火毒退去而得安宁。此为顺候。治法、当以补脾养血为要。以四物汤(见二十五条)加薏苡仁、白茯苓主之。又有一等名曰昏睡。昏睡者。调昏昏而睡。不知起止。虽睡多久。醒来不知人事。掐其颊车、合谷二穴。而不知痛者。是也。又有一等似寐非寐者。此两症、无问正出收后。见之良非吉兆。

多难治疗。当察其兼见何症而施治之。夫沉睡昏睡两症。虽相仿佛。而实不同。昏沉二字。医家最当详辨。庶几临症无讹。又有麻疹挟热。作麻不出。烦躁不眠者。法当解毒清凉。以白虎解毒汤(见二十六条)加连翘、牛蒡子以清解之。热除麻出。而烦躁自宁。可以安寝矣。若收后烦扰。而反不得寐者。是余火复燃。急须滋阴养血。以六味地黄汤(见七十八条)合四物汤(见二十五条)。加生枣仁二三钱与服。则阳自敛而得寐矣。

朱曰 麻后烦扰不寐。用六味丸加减。亦是一法。

中恶第九十六

麻疹收完幸平复。动止如常饮食足。心腹绞痛忽然亡。此是气虚中恶毒。

麻疹收完之后。动止饮食如常。忽然心腹绞痛而死者。此是元气虚弱。兼之偶中疫疠之气。

正不胜邪。邪伏于中。外若无病。内已亏损。故一中即死。谓之中恶。

发搐第九十七

痰热聚于心胞络。喉中哈哈发惊搐。未透之时反为吉。慎勿妄投金石药。

麻毒流连为壮热。烦躁不宁时搐掣。养血散火清心肝。神爽身凉生可决。

发热无休神渐昏。忽然螈 似堪惊。莫将疯痫同调治。小便通利即安宁。

麻之发搐。不同常论。乃痰热聚于心胞络中所致。若见于发热初出未透之时。俱为无害而反吉。治法宜以疏散之剂。少加清凉之药治之。以清热透肌汤(见二十五条)去生甘草、杏仁。加栝蒌霜、淡竹叶治之。若收后而发搐者。则为难治。法当消痰清上焦之火。兼利小便。只宜用轻清之剂调之。不可误用镇惊金石之药。以加味导赤散(见四十九条)去薄荷、石膏。加贝母、栝蒌霜主之。如痰壅甚者。以栝蒌仁一味煎汤与服。以涌吐之。如麻后浑身壮热不除。未至羸瘦。但多搐掣、烦躁不宁者。此乃热在心肝二经。然不可与急惊同治。以当归养血汤去川芎、甘草。加酒炒黄连、地骨皮。与黄连安神丸相间而服。或以安神丸去冰片、甘草。或导赤散(见二十六条)去甘草。

加人参、麦冬。煎汁送下治之。小便清长者可治。小便短少者不可治。宜以抱龙丸与服。若搐而喉中无痰鸣。或自吃指者。是非麻之发搐。乃正虚不能主持之候也。必死不治。

朱曰 以栝蒌仁一味煎汤取吐。为吐法另立一法。

当归养血汤当归 川芎 生地黄 麦冬 木通 栀仁 甘草 淡竹叶 灯心引。

黄连安神丸黄连 当归 龙胆草 朱砂(各二钱) 全蝎(水洗糯米拌炒干七只) 石菖蒲(姜汤泡去毛姜汁蒸) 白茯神(各一钱五分) 为末。滚水和作饼。蒸熟。以 猪心血同捣为丸。以朱砂为衣。黍米大。灯心汤下十丸。

安神丸黄连 当归身 麦冬 白茯苓 甘草(各五钱) 朱砂(一钱) 冰片(二分五厘) 为末。滚水和丸。蒸熟。以 猪心血同捣合丸。黍米大。灯心汤下十丸。

抱龙丸琥珀 天竺黄 白檀香 人参(各一两五钱) 白茯苓(一两五钱) 甘草(去节三两) 枳壳(麸炒) 枳实(麸炒各一两) 辰砂(五钱) 金箔(一百张) 山药(去黑皮炒熟一两) 牛胆南星(一两) 为末。每药一两。取新汲井水一两。同入乳钵内捣匀为丸。如皂子大。勿见日。阴干。

晒则燥烈。每用一丸。薄荷叶煎汤化下。

谵语第九十八

手厥阴经心胞络。热邪壅滞谵妄作。正收收后兼凉血。发热正出用疏托。

谵语妄言。其症皆由热邪炽盛。火毒壅滞于心胞络而作。若初发热而烦躁狂言。或麻隐而不出者。以宣毒发表汤(见第五条)去升麻、桔梗、甘草煎汁。调辰砂、滑石末治之。(有用第二条纳荆防败毒散去柴胡、川芎、羌活、人参、甘草。加木通、豆根、骨皮治之者。并注记听用。)若发热未出正出之际而谵妄者。俱为火邪内伏。不得透表而致。药宜疏托。佐以清凉分治之品。以葛根解肌汤(见第五条)去赤芍、甘草。加麦冬、赤茯苓、石膏、知母、枳壳治之。甚则加蜜酒炒麻黄以发越之。使麻得以尽出肌肤。而谵语自止。若麻已出之后。狂言乱语者。以淡竹叶、灯心煎汤。调辰砂、滑石末治之。正敛及敛后谵语者。药宜清凉解毒。佐以分利凉血之剂。以白虎解毒汤(见二十六条)去天花粉。加牛蒡子、连翘、木通、赤苓。以清解凉血而分利之。(有以竹叶石膏汤去人参、半夏、甘草梢、粳米,加生地黄治之者,实为无济。)使火退毒清。而谵语自止矣。慎勿迟延。以致不救。如热轻余毒未除者。必先见诸气色。宜预防之。始终以消毒饮(见二十二条)除甘草。加连翘、枳壳、木通、赤苓以分利之。(有用苏葛汤、加减黄连解毒古方治之者,并注记听用。)若麻收后余热内攻。循衣摸床。谵语妄言。神昏志衰者。死症也。

朱曰 谵语有轻有重。伤寒胃中热甚。上乘于心。心为热冒。谵语不休。其证至重。故必下之。此则仅仅妄言证之轻者。故可以辰砂、生地、木通或白虎辈清之。

虚羸第九十九

麻毒流连热不除。浑身似火毛发枯。 羸渐渐成疳瘵。得遇良工病可苏。

麻疹收后。身有微热者。此虚热也。不须施治。待气血和畅。自然退去。若麻疹既收。其毒不解。邪火拂郁。浑身发热。昼夜不退。精神倦怠。饮食减少。或咳嗽不止。或便泄不已。或身热不除。形体羸瘦。毛发枯竖。皆真元虚损所致。若不及时调理。恐成疳瘵之患。倘不早治。以致睡则扬睛。口鼻气冷。手足厥逆。微微螈 。变为慢风。不救者多矣。并宜以双和汤去川芎以和之。有嗽。加橘红、贝母。咳。加麦冬、百合。有泻。加土炒白术与炒扁豆。如食难消化。加砂仁、麦芽。

如气血俱虚。以双和汤合四君子汤(见七十二条)。随症调治之。切禁用寒凉伤犯脾胃之药。专力资培。缓图平复可也。愚按、虚羸之候。虽系真元虚损。故不宜用寒凉伤犯脾胃之药。亦不宜骤用大补之剂。但当清其余热。滋其阴血。和其脾胃。平其肝气。杀其疳虫。使营卫和畅。脾胃健运。自然日渐平复。神全体肥。若以双和散而治虚羸。竟用 、桂。是犹抱薪救火。非惟无益。而又害之矣。曷若以柴胡四物汤(见三十条)去川芎加薏苡仁。与清热除疳丸去川芎加薏苡仁。相间而服。实为妥当。若麻后元气不复而羸瘦。身无潮热者。乃脾胃虚弱所致。调理脾胃。平其肝木。

必渐渐康强。以白芍汤主之。或以八珍汤去白术、人参。加芡实米、薏苡仁治之。慎勿轻用人参、白术。恐闭其余邪。致难清理。如麻收之后。失于调理。以致体瘦气弱。且又泄泻。将成疳积者。宜以奇效神应肥儿丸。或健脾肥儿丸治之。如麻后眼青体弱。精神不如平日。又有咳嗽气急者。以苏子四君汤加姜汁炒芥子、光杏仁治之。气急甚者。加箩卜子、栝蒌仁治之。若热大甚。或日久不减。而渐羸瘦者。总宜清热平肝。以柴胡麦门冬散(见三十条)加酒炒黄连、黄芩、骨皮治之。甚则以古方黄连解毒汤(见三十五条)合人参白虎汤。(见六十四条)与柴胡麦门冬散(见三十条)。相间而服以治之。

朱曰 清余热、滋阴血、和脾胃、平肝气、杀虫疳。凡此数法。真治小儿麻后虚羸之圣法。

清热除疳丸黄连 当归(各二钱) 龙胆草 川芎(各一钱) 青皮 陈皮 芦荟( ) 干蟾头(又名蛤、即虾蟆、火炙酒淬。) 君子肉(面粉包煨、去壳并黑皮、各钱半。) 为末。神曲糊合丸。米饮下。

白芍汤白芍药 炙甘草(此二味为君) 莲肉 山药 扁豆 龙眼肉 青黛 麦冬(此六味为臣) 合三四剂。水煎服。

八珍汤当归 川芎 熟地黄 白芍药 人参 白茯苓 白术 甘草 姜、枣引。

奇效神应肥儿丸 治肌瘦面黄。或面青而白。泄泻少食。肚腹胀大。青筋满腹。或伤饮食。常有吐泻。尿如米泔。及一切疳症。

人参(三钱、如力微者、用一两、或以乳汁蒸北直参一两代之) 大川黄连(酒炒二钱) 臭芫荑(炒擦去皮取净者五钱) 君子肉(面粉包煨、去壳、并去内黑皮、四十五粒。) 夜明砂(淘去土砂、取净砂醋炒干一两。) 漂白术(陈壁土炒五钱、不宜白术者、以薏苡仁炒代之。) 吴神曲(炒五钱)生麦芽(炒五钱) 天浆子(即五谷虫肉、汤浸洗净炒一两。) 淮山药(炒三钱) 小青皮(醋炒三钱) 胡黄连(酒炒三钱)山楂肉(去子汤洗三钱) 干蛤蟆(火炙醋淬极焦三只) 花槟榔(三钱) 等合研为细末。每早空心。

以米饮调下二三钱。

健脾肥儿丸人参 陈皮 甘草(各五钱) 黄 (蜜炙) 扁豆(炒) 山药(炒) 白术(泔水洗漂土炒)白苓(炒各一两) 神曲(炒) 楂肉(去子各二两) 百合 当归(去尾各八分) 黄连(酒炒三钱)白芍(酒炒) 地骨皮(去骨酒洗各六钱) 陈皮(去白五钱) 为末。蜜丸。弹子大。老米为饮。化下一丸。

双和汤熟地黄 白芍(酒炒各一钱) 黄 (蜜和酒炒) 当归(各七分) 川芎 炙甘草(各四分)上肉桂(三分、有热者去之) 生姜一片。红枣一枚去核为引。水煎服。

妊娠出麻第一百

孕妇麻症若相当。潮热蒸蒸胎易伤。子去母应无害事。症轻子母两无殃。

谢玉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