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唐书

第511章 外戚(4)

泾师之乱,从幸奉天,卢杞、白志贞谓德宗曰:“臣细观朱泚心迹,必不至为戎首,伫当效顺。宜择大臣一人,入京师慰谕,以观其心。”上召从幸群臣言之,皆惮其行。溆起奏曰:“不以臣才望无堪,臣愿北行。”德宗甚悦。溆退而谓人曰:“人臣食君之禄,死君之难,临危自计,非忠也。吾忝戚属,今日委身于贼,诚知必死,不欲圣情慊于无人犯难也。”即日赍诏见泚,深陈上待属之意。

时泚逆谋已定,貌虽从命,而心已异,乃留溆于客省,竟被害。上闻之,悲悼不已,赠太子太傅,赐其家实封二百户,一子五品正员官,敕收城日葬事官给。弟凑。

凑,宝历中与兄溆同日开府,授太子詹事,俱封濮阳郡公。凑以兄弟三品,固辞太过,乞授卑官。乃以凑检校太子宾客,兼太子家令,充十宅王使。累转左金吾卫大将军。

凑小心谨慎,智识周敏,特承顾问,偏见委信。大历中,滑帅令狐彰、汴帅田神功相次殁于理所,时藩方兵骄,乘戎帅丧亡,人情多梗。代宗命凑衔命抚慰,至必委曲说谕,随所欲为之奏请,皆得军民和协,帝深重之。

宰臣元载弄权,招致贿赂,丑迹日彰。帝恶之,将加之法,恐左右泄漏,无与言者,唯与凑密计图之。及收载于内侍省,同列王缙,其党杨炎、王昂、韩洄、包佶、韩会等,皆当从坐籍没。凑谏救百端,言“法宜从宽,缙等从坐,理不至死。若不降以等差,一例极刑,恐亏损圣德。”由是缙等得减死,流贬之。

大历末,丁继母丧免。建中初,起为右卫将军,兼通州刺史。贞元初,入为太子宾客,出为福州刺史、御史中丞、福建观察使。为政勤俭清苦,美誉日闻。宰相窦参以私怨恶之,数加谮毁,又言凑风病,不任趋驰。德宗召凑至京师,对于别殿,上令殿上行走,以验其病否,由是悟参之诬,因是恶参。寻以凑为陕州大都督府长史、陕虢观察使,以代参之党李翼。会刘玄佐卒,以凑检校兵部尚书、汴州刺史、御史大夫、宣武军节度使。

时汴州军乱,杀牙将曹金岸、县令李迈,谋立玄佐子士宁。上将遣兵送凑赴镇,召宰臣议。窦参深沮其行,恐军中拒命,乃召凑回,授右金吾卫大将军,而以梁宋节钺授士宁。

贞元十四年春夏旱,谷贵,人多流亡。京兆尹韩皋以政事不理黜官。上召凑,面授京兆尹,即日令视事,经宿方下制。凑孜孜为理,以勤俭为务,人乐其政。

时宫中选内官买物于市,倚势强买物,不充价,人畏而避之,呼为“宫市”。掌赋者多与中贵人交结假借,不言其弊。凑为京尹,便殿从容论之,曰:“物议以中人买物于市,稍不便于人,此事甚细,虚掇流议。凡宫中所须,责臣可办,不必更差中使。若以臣府县外吏,不合预闻宫中所须,则乞选内官年高谨重者,充宫市令,庶息人间论议。”又奏:“掌闲彍骑、飞龙内园、芙蓉及禁军诸司等使,杂供手力资课太多,量宜减省。”上多从之。

初,府掾吏以凑起自戚藩,不谙簿领,凡有疑狱难决之事,多候凑将出时方呈,冀免指擿瑕病。凑虽仓卒阅视,必指其奸幸之处,下笔决断,无毫厘之差。

掾吏非大过,不行笞责;而召面按问,诘责而释之。吏尤惕厉,庶务咸举。

文敬太子、义章公主相继薨殁,上深追念,葬送之仪颇厚。召集工役,载土筑坟,妨民农务。凑候上顾问,极言之。宗属门吏以凑论谏太繁,恐上厌苦,每以简约规之。凑曰:“圣上明哲,忧劳四海,必不以公主、太子之钟念而忽疲民。

但人多顺旨不言,若再三启谏,必动宸情,则生民受赐。长吏不言,是为阿旨。

如穷民上诉,罪在何人?”议者重之。以能政,兼兵部尚书。官街树缺,所司植榆以补之,凑曰:“榆非九衢之玩。”亟命易之以槐。及槐阴成而凑卒,人指树而怀之。

凑于德宗为老舅,汉魏故事,多退居散地,才免罪戾而已。凑自贞元已来,特承恩顾,历中外显贵,虽圣奖隆深,亦由凑小心办事,奉职有方故也。

凑既疾,不召巫医,药不入口,家人泣而勉之。对曰:“吾以凡才,滥因外戚进用,起家便授三品,历显位四十年,寿登七十,为人足矣,更欲何求?古之以亲戚进用者,罕有善终,吾得归全以侍先人,幸也。”德宗知之,令御医进药,不获已,服之。贞元十六年四月卒,时年七十一,赠尚书左仆射,罢朝一日。

窦觎,昭成皇后族侄。父光,华原尉。觎以亲荫,释褐右卫率府兵曹参军。

鄜坊节度臧希让奏为判官,累授监察殿中侍御史、检校工部员外郎、坊州刺史。兴元元年,讨李怀光于河中,诏觎以坊州兵七百人屯邰阳。贼平,以功兼御史中丞。迁同州刺史,入朝为户部侍郎。

觎无他才伎,为吏有计数,又以韩滉子婿,故藩府辟召,遂历牧守。宰相窦参,觎再从侄。参少依觎,及参秉政,力荐于朝,故有贰卿之拜。数月,为扬州大都督府长史、御史大夫、充淮南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既非德举,人咸薄之。

赴镇旬日,暴卒,诏赠礼部尚书。

柳晟者,肃宗皇后之甥。母和政公主。父潭,官至太仆卿、驸马都尉。晟少无检操,代宗于诸甥之中,特加抚鞠,俾与太子、诸王同学,授诗书,恩宠罕比。

累试太常卿。

德宗即位,以与晟幼同砚席,尤亲之。泾师之乱,从幸奉天,晟密启曰:

“愿受诏入京城,游说群贼,冀其携贰。”德宗壮而许之。晟与贼帅多有旧,出入其门说诱之。事泄,为朱泚所擒,械之于狱。晟有力,乃于狱中穿垣破械而遁,落发为僧,间道归行在。迁将作少监。元和初,检校工部尚书、兴元尹、山南西道节度使。罢镇入朝,以违诏进奉,为御史元稹所劾,诏宥之。俄充入回鹘册立使,复命,迁左金吾卫大将军。元和十三年卒,赠太子少保。

王子颜,琅邪临沂人,庄宪皇后之父也。祖思敬,少从军,累试太子宾客。

父难得,有勇决,善骑射,天宝初为河源军使。吐蕃赞普王子郎支都有勇,乘谙真马,宝钿装鞍,出阵求斗,无敢与校者。难得挟枪奋马突前,刺杀郎支都,斩其首,传于京师。军还,玄宗召见之,令于殿前乘马挟枪作刺郎支都之状。赐以锦袍金带,累拜金吾将军同正员。

天宝七载,从哥舒翰击吐蕃于积石,虏吐谷浑王子悉弄参及子婿悉颊藏而还,累拜左武卫将军、关西游奕使。九载,击吐蕃,收五桥,拔树敦城,补白水军使。

十三载,从收九曲,加特进。

禄山之叛,从哥舒翰战于潼关;关门不守,从肃宗幸灵武。时行在阙军赏,难得进绢三千疋及金银器等。至德初,试卫尉卿、兴平军使,兼凤翔都知兵马使。

进收京城,与贼军战。其下靳元曜战酣堕马,难得驰救之,贼射之中眉,皮穿披下鄣目。难得自拔去箭,并皮掣洛,驰马复战,血流被面,而抗贼不已。肃宗深嘉之。从郭子仪攻安庆绪于相州,累封琅邪郡公,英武军使。宝应二年卒,赠潞州大都督。

子颜少从父征役,累官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卫尉卿,生后而卒。顺宗内禅,以后生宪宗皇帝,褒赠先代:思敬司徒,难得太傅,子颜太师。

颜子重荣,官至福王傅;用,官至太子宾客、金吾将军。

赞曰:戚里之贤,避宠畏权。不恤祸患,鲜能保全。福盈者败,势压者颠。

武之惟良,明于自然。

(后晋)刘昫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